东芝发言人:目前尚未就是否取消出售作出决定

【TechWeb报道】4月22日消息,东芝正讨论不再出售半导体业务,并计划将该业务作为业绩支柱继续保留。原因是东芝出售半导体业务的计划正在接受监管部门的审查。如果在5月底之前没有得到中国监管部门的批准,东芝将暂时停止出售。

2

随后,东芝发言人表示,目前尚未就是否取消出售作出决定。

半导体业务给东芝带来了近九成的营业利润。为了缓解债务问题,在银行的压力下,东芝曾于去年9月决定出售半导体业务,而半导体业务给东芝带来了将近九成的利润,东芝半导体内存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二,仅次于三星。

由于债务问题得到解决,东芝经营的自由度也随之提高,因此银行团中出现了停止出售半导体业务的意见。不过,如果希望该业务继续维持竞争力,那么每年需要3000亿日元的设备投资。而如果智能手机市场的需求下降,那么有可能导致东芝的财务状况迅速恶化。因此也有内部人士担心:“如果市场状况恶化,那么东芝公司可能会崩溃。”

蚕豆网微信


摩拜共享电动汽车DEV 1正式发布 续航350Km

【TechWeb报道】4月22日消息,近日摩拜单车和新特汽车合作的首款量产车,A0级纯电动小车 DEV 1现已面世。让人意外的是,此次有一个专门为摩拜定制的版本,除了外观印成了摩拜单车同款的橙红色,以及大大的MO logo,车内还搭载了专为共享打造的摩拜专用的车载系统,用户登陆摩拜账户即可使用车辆,也就是说,用户可以实现从共享汽车与共享单车之间的无缝衔接。

1

官方介绍这款小电车DEV1的最大功率55kw,最大扭矩170牛米,相当于1.6L—1.8L汽油发动机的动力水平,但百公里的用车成本仅为5元,对标燃油车油耗在8L/100km,折算下来55.2元/100km。虽然目前没有消息公布摩拜版DEV1共享汽车的押金和租金价格,但是如此低成本也必然会为后面的运营带来巨大的优势,而这样的共享汽车或许能在未来成为另一种通勤利器。

早在去年11月,摩拜单车就与新特汽车宣布达成在共享汽车业务的运营和落地方面的合作。12月,双方合作的首批摩拜共享汽车在贵州正式上线。当月月底,摩拜单车还在贵州省贵安新区上线了另一批共享汽车。

在美团将摩拜收入囊中之后,美团网约车和共享单车、共享汽车之间的数据打通或将成为可能,这对摩拜“大出行公司”的发展就相当有利了。

蚕豆网微信


为视频影片刷量数亿次 刷单者被爱奇艺索赔500万元

【TechWeb报道】4月22日消息,平时观看影片的朋友一定只看,点击量的重要性,用户会根据点击量来观看影片,公司会根据点击量统计相关数据。但是最近发现一些名不见经传的视频影片点击量过亿,甚至攀升至热播榜,而背后推手可能是精心设计的刷流量软件。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日前公开开庭审理了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针对杭州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吕某某、胡某某的“刷量”行为提起的民事诉讼案。

爱奇艺公司认为,三被告的“刷量”行为侵犯了其合法权益,构成不正当竞争,要求对方赔偿其经济损失500万元。

并且诉称这些数据对于爱妻来说至关重要,网站会根据视频访问者的访问次数、IP地址、访问时间等数据,然后根据这些真实数据的分析结果,制定视频内容推荐、版权采购、广告合作、服务器布局等一系列经营策略。

爱奇艺公司认为,被告通过控制诸多域名,集中借助上海地区的服务器连续访问爱奇艺视频内容,在短时间内迅速提高特定视频内容的访问量。据不完全统计,自2017年2月1日至2017年6月1日,三被告在爱奇艺网站制造了9亿多次的虚假视频内容访问次数。这种“刷量”行为干扰了视频网站的正常功能,破坏了网络视频行业的市场公平秩序,违背了诚实信用的公认商业道德,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等法律规定。

为此,爱奇艺公司请求法院判令杭州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及其骨干人员立即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赔偿经济损失500万元,并在相关媒体上刊登声明,消除影响。

被告辩称,吕某某、胡某某两被告的刷量行为系职务行为,无需对外承担责任,而杭州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与爱奇艺不具有竞争关系。同时,在接到原告的起诉之前,并不清楚自己的“刷量”行为涉嫌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而之后停止相关行为。

据悉,法院将择日作出宣判。

蚕豆网微信


中兴董事长殷一民:美国禁令会使公司业务陷入休克状态

【TechWeb报道】4月22日消息,近日中兴事件闹得是沸沸扬扬,针对于美国发布禁令,中兴目前做出了两个动作。公司董事长殷一民发布全员内部信,同时公司还在深圳总部召开了一场新闻发布会。向外界传达的最重要一点是,来自美国的禁令可能会使中兴所有业务陷入休克状态,中兴将坚决反对这一制裁决定,并声明中兴将通过一切法律允许的手段来解决问题。

在本次发布会上殷一民对外描述了中兴被制裁后会带来的一系列后果,包括整体公司立即进入休克状态;直接影响公司8万员工的工作权利;将对公司为全球数百个运营商客户,以及包括数千万美国消费者在内的数以亿计的终端消费者用户履行长期服务责任带来直接影响;将对公司全球30万股东的利益造成重大损害;将对公司对数以千计的包括美国企业在内的合作伙伴和供应商履行责任和义务带来直接伤害。

同时,殷一民也指出,中兴通讯通过此次事件也在认真反思,未来还要加大研发投入,求人不如求己。

而还原此次“封杀中兴”事件,其中35名中兴员工是否被及时按规处罚,成为一个关键因素。本来按照去年中兴与美国商务部达成的协议,中兴也承认违反了美国制裁规定向伊朗出售了美国商品和技术,为此承诺缴纳12亿美元罚款了结此事。

根据去年的协议,中兴还须解雇4名高级雇员,并通过减少奖金或处罚等方式处罚35名员工。但实际上,中兴却只解雇了4名高级雇员,并未及时处罚或减少35名员工的奖金。由此导致4月15日,美国商务部激活中兴拒绝令,将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销售任何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直到2025年3月13日。

对于为解雇员工,殷一民也做出回应“出口管制是个复杂的系统,中兴通讯业务复杂、员工众多,要保证每个员工每个业务在任何时候都不会出现疏忽,我们还需要更加努力。在本次事件上,公司自查发现了问题并及时采取补救措施,本身就体现了我们的合规体系在有效运转。”

蚕豆网微信


互联网公司大数据杀熟越来越厉害,这里有 7 个办法避开它 | Hack Your Life

大数据杀熟,新时代的“看人下菜碟”

越来越多的人在反思算法带来的负面效应。

自从微博用户 @廖师傅廖师傅抱怨了自己用手机打车和订酒店遭遇到的“大数据杀熟”,更多人在社交网络上表达共鸣——面对同一段行程、同一家酒店或者同一个商品,基于互联网公司的用户画像,不同的用户会看到截然不同的价格。

滴滴、携程、飞猪、京东、美团和淘票票都被卷入其中。有人说在携程上看到一家酒店,用自己的账号和别人的账号显示不同的价格;也有人说打开滴滴打车,iPhone 用户会比 Android 用户显示出更高的预估车费;如果是级别更高的白金用户,行程升舱到专车后可能结算价格并没有得到优惠;在购票网站买夜场电影票要 38 块,而在电影院柜台只要 15 块。

不过提供服务的公司没有承认。携程后来回应说,人们对于价格体系有所误解,展示上的差异是因为用户领用或购买优惠券的差异。滴滴对此的回应是,“滴滴平台不允许价格歧视,打车价格更不会因人、因设备、手机系统而异。”

“大数据杀熟”的始作俑者是亚马逊。2000 年,亚马逊针对同一张 DVD 碟片施行不同的价格政策,新用户看到的价格是 22.74 美元,如果是算法认定有购买意愿的老用户,价格会显示为 26.24 美元。如果删除 Cookie,价格马上又回落。很快这种策略被用户发现并投诉,亚马逊 CEO 贝索斯公开道歉,说这仅仅是一场实验,也承诺不再进行价格歧视。

大数据为企业的价格歧视提供巨大便利。所谓“价格歧视”其实是个中性术语,它是指相同等级或质量的商品或服务,在购买者中实行不同的收费标准。

大多数情况下它能帮助企业平衡效率和收益,最为典型的是民航业,同样是经济舱,赶时间、对价格不敏感的商务旅客在起飞前才买票,价格昂贵;提前很久预定的旅行游客,却可以低价买到同样一班飞机、同一个舱位。不管坐多少人飞机都得飞,这样的不平等让更多人坐得起飞机,而航空公司也可以获得尽可能多的利润。

还有日常生活常见的现象,一瓶矿泉水在街边商店只需要 2 块钱,但在景区景点可能会卖到 10 倍价格。

而互联网扩大了价格歧视的范围,科技公司能够轻而易举知道你是否有购买意向。但可疑之处在于,一张机票在临近起飞才购买价格高昂合情合理,这是为时间成本付出的代价。但是同一时间、同一购票平台、不同用户看到不同的价格就令人难以接受,这似乎不再是价格歧视,而是对购买者的“歧视”。

即便抛开有没有价格歧视,利用大数据来分析用户,以此来实现利润最大化早就是互联网的常态。在广告业务上,Google、Facebook 以及国内的微博、微信、今日头条、百度都是建立在用户产生的数据之上——分析用户喜欢什么,再把广告主的广告,或者自己的产品和服务尽量精准的推送到用户眼前。

每个用户都被打上无数个标签,你喜欢看什么、买什么、有多大的消费能力、你的好友都是谁……在掌握数据的科技公司眼中,已经存在对你是精确“偏见”。

很多时候这样的偏见让人意识不到,但确实会影响日常决策:

  • 根据购物记录判断购买能力,电商平台会推荐你可能会买的东西,甚至不同的评论排序;
  • 同一家酒店或机票,同一时间很多人搜索,价格可能会上涨;
  • 经常不使用的账号会一直收到优惠券,频繁预定的账号反而优惠券很少;
  • 同理,账户的级别越高反而代表了购买力越强,就越有可能被推荐更贵的东西

这是一个世界性议题,尤其在 Facebook 遭到数据泄露的丑闻之后,人们开始反思曾经被视为改变人类生活、提供巨大便利的算法和大数据,现在是怎样摧毁我们的。

上周,每年一次讨论未来话题的 TED 大会也表现出这种焦虑。计算机科学家亚隆·兰尼尔(Jaron Lanier)在演讲中说,当计算机变得越加聪明、算法更加精准,一切都是为了让你看更多广告而运作的时候,一切似乎都乱套了,“我不称他们为社交网络了,我现在称它们为’行为改造帝国’。”“这是一个全球的灾难。”

他没有给出具体的解决方法,在大数据改造人类行为上,科技公司而不是他们的用户掌握主导权。

而且令人沮丧的是,一时半会这样的大数据偏见不会好转。就像 Facebook 在面对国会的质询后承诺整改,但是它的广告业务依然基于庞大的用户数据分析。花了那么多预算招人做大数据、做人工智能算法的公司们,会放弃用数据来提升赚钱的效率么?

乐观一点看,我们还是有一些可以自己决定的空间。今天的 Hack Your Life 就尝试为你找到一些方法,让你在有限的范围内可以尽量控制自己的隐私输出。

先从控制浏览记录开始吧。

题图来自 Giphy

第一步,尽量在浏览中不留痕迹

用户偏好的数据积累来自你的浏览记录,购买过的东西、点击过的广告、收藏过的商品都构成互联网公司分析你的基础。

比如在搜索引擎输入关键词,浏览记录就会被搜集记录,如果登录了搜索网站的账号体系,手机号又被当成注册的账号,这就是一次实名搜索。之后搜索公司可以将你的数据卖给广告营销公司,推送适合的广告,也可能向手机发送短信。

当然我们要承认这些数据带来了很大便利,淘宝首页永远有你近期打算买的东西、大众点评会推荐附近评分最高的餐厅、在旅行网站买过的机票隔天就会推送目的之处的酒店和其他服务。

让算法减少对你的判断信息是第一步,可以尽量不要用他们各自的手机应用完成浏览和购买,改用浏览器会让你有更多的主动权。

你无法阻止的是,一旦开启一个账号应用就会开始搜集你的偏好数据,特别是购物类的应用。最极端的办法是删除整个账户,我们针对清除账号做过一次评测和攻略,可以戳这里复习。

在不需要的网站,关掉 Cookie

Cookies 是网站为了辨别用户身份,储存在用户本地终端上的数据,通常它记录你经常访问哪类网页、停留多久、什么时间访问……这也没什么错,但如果信息被比如广告商收集,你的兴趣和口味就会被分析判断。

Cookie 不是魔鬼,启用 Cookie 可让你浏览网页更轻松,比如以前填写过的各种资料、选择的语言……都会被 Cookie 存储,停用 Cookie 会让你第二次访问网页时遇到很多麻烦。

停用并不麻烦,只需要关掉一些不需要登陆但又常用的网站比如搜索引擎。这个步骤并不难,Chrome 也有详细的说明。进入浏览器的设置页面进入高级设置后,在隐私的内容设置里关掉 Cookie 追踪就可以了。如果嫌麻烦,你可以直接用 duckdockgo.com(需要访问技巧)这个网站进行搜索,它在你搜索时,并不会记录你的个人信息。

开启匿名浏览模式

主流的浏览器大多有匿名浏览模式,也叫隐身模式或者无痕浏览。Google 的 Chrome、苹果的 Safari、还有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

开启隐身模式,浏览器不会记录访问过页面上的信息,包括浏览记录、密码、Cookie、缓存的图片等等,用完就走不留痕迹。

当然也有相对不便利的地方,比如网页上的自动填充,还有需要账户登录的时候并不会自动登录,要再次手动输入一次账号和密码。

不过要想达到完全没有偏好推荐的状态,在使用购物应用的时候最好在匿名浏览模式下也不要登录账号,你可能会看到这个网站最原始的样子。

关注手机获取权限

iOS 和 Android 都会在下载新应用时,提示隐私数据的设置。你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选择是否要禁止它对你通讯录、地理位置等信息的抓取。

更多的时候,应用在第一次安装打开时会弹窗提醒一些权限获取,这时候你可以谨慎一点,如果一个手电筒应用要求调用拍照或话筒,还要获取你的地理位置和联系人信息?拒绝它!

iOS 系统更保守一些,在使用途中也会提示获取权限,比如麦克风一旦被开启,屏幕顶端会做明显的提示。

几个匿名搜索引擎

可以试试以下几个匿名搜索引擎

Tor(The Onion Router,洋葱路由)。Tor 浏览器可以让用户 IP 地址在世界各地间“跳跃”,由此避免被其他人追踪到。不仅可以提供客户端的匿名访问,还可以提供服务器的匿名,这样服务端和客户端互相都不知道对方的 IP。由此服务端无法记录用户使用信息、客户端不输入真实个人数据,可以达成上网的完全匿名性。

DuckDuckGo。一个承诺完全不监控、不记录用户的搜索内容的网站,

WolframAlpha,它更像一个问答网站,当你输入问题比如“北京到上海的距离”,直接弹出的不是一个个网页链接而是问题结果。

评论夸得天花乱坠,要如何才知道这件商品究竟好不好?

出门不用带钱包已经是常态了,衣食住行没哪样是不能用手机解决的。但相信有一个困扰是普遍的:我怎么知道商品的评论是真是假?

首先有一个事实,就是在淘宝已经诞生 15 年之后,所有能买东西的在线服务上都已经有了成熟的“刷单”商业模式。淘宝店铺的信誉、销量,大众点评店家的好评,推荐微博下的评论和点赞都是可以制造的。

所以总的来说,评论这件事很难判断。逻辑上来说,你没办法知道一条“这东西真好,强烈推荐”是一句发自肺腑的顾客反馈还是机器制造的噪音。

从评论体系这件事说起。首先,购物的核心体验是买到东西,如果这样东西称心如意,以个人经验来说,在绝大部分情况下大概是没什么动力跑回去说夸奖的话的,评论这件事根本不是正常购物流程的一部分。

当然也有例外。把在线购物这件事对应到现实生活的购物中,会发现挑选、讨价还价、付款这些环节是一样的,但评论环节是独立的。现实世界中离开一家商店之后是没有评论这个环节的。当你真的发自肺腑需要将一件东西推荐给别人时,有效的动作是告诉他店铺的地址或者网址。

评论的价值就在于“推荐”,只有一件东西的价值难以从外观上来判断时,才会天然的形成内容丰富的评论。你不会为了一件衣服写上 500 字,但为了一本书或一部电影来说就很正常,因为后两种消费中本身就含有个人的再创作。

但无论是 C2C 的淘宝还是 B2C 的京东,平台都希望大家来评论,希望能够影响到正在挑选的顾客,所有淘宝有店家的返现好评,京东有评论送京豆。但它们有一些不同。在 C2C 平台上,卖同一件东西的商家都是竞争关系,好评论留下的客户就是营业额;在以自营为主的 B2C 平台上,评论的价值就要弱很多,因为无论你买哪一样对平台来说都是一样的。

基于这些逻辑,我们有几个小建议来从评论中获得相对真实的信息:

1.  不要看店铺信誉,看销量

在各种刷单商业模式下,C2C 平台的“信誉”数值现在已经没有参考价值了。

C2C 平台上挑选东西时,比如购买海外版本的手机,比较好的方式是以销量来排名。虽然“销量”这个数值也可以有水分,但具体到某件商品上来说,它是可以看出趋势的,比如手机卖的最好的那家要么是网红开的,他比较在乎信誉;要么是价格便宜一点,这何乐而不为;要么是上架最早,这说明渠道相对靠谱。

2.  看差评。

差评基本上只有两种来源,要么是怒不可遏的消费者,要么是不怀好意的竞争对手,而后一种情况其实并不多见,因为差评需要说的很具体,批量生产的差评这很容易拆穿。

无论是大众点评、淘宝还是携程,当差评区域出现针对某种特定事件的多个评论,可信度就相对高。比如某家餐厅不开发票只送饮料,某个店家发已拆封商品,某间酒店隔音很差等等。

在淘宝上,一个真实的差评是很“难得”的。绝大部分店家会选择息事宁人,用退货退款的方式减少差评的诞生。但如果你发现一件商品里挂着一个差评,而且字数不少且和店家有几次文字交锋,那基本上说明买家经历了难以忍受的购物体验。

3.  排除“返现”好评。

淘宝上的返现评论都是店家自己组织的,这很难识别。但比如大众点评这样的平台上,出现抽奖赢得的评论可以说没有任何信息量。比如“感谢抽到了霸王餐,这间店美味又大碗”。

但京东这样的平台除外,因为理论上来说,京东的评论只有购买才能添加,而且无论写什么都有代金券可以拿,这种情况下那些贴上照片的评论,就会比随便写 15 个字的更有参考价值。

4.  选择信誉比较好的平台

这个部分最简单,选“官方店”出错的概率是极小的。比如淘宝、天猫品牌旗舰店,京东自营,或者店家自己的在线平台,比如 Apple Online Store。或许第三方卖家会比这些官方店便宜一些,但在购买比较贵的东西时,官方店的价值大多数情况比差价更有价值。

如果买书,你可以找你信任的媒体评论。目前翻译版是主流,去美国亚马逊或Goodreads 看原版评论也是好选择。

怎样快速辨别虚假的信息?这里有一些简单的办法和逻辑

假新闻也是算法推荐的结果,也是 Facebook 面对的最大质疑之一。虚假新闻往往有耸人听闻的标题,这让它传播的更广更快。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毒鸡汤、养生帖。

这是信息传播的必然,个性化的算法又更加助推了这些吸引人、但实际上难辨真假甚至有害的信息。

怎么辨别虚假的信息?

简单的说,一篇有理有据令人信服的文章,应该有具体的时间地点和人物姓名,以及使用标准的引用来源。通过查证这个来源就可以迅速判断真实性。反过来说,时间、地点、具体人物和引用来源只要缺一样,信息的可靠性就值得怀疑。当缺少两样或更多时,就大概率是鸡汤或者毒鸡汤了。

查找信源是最直接的办法,但也有一些套路可以辨别假新闻。

在中文互联网上,和民族主义有关的假新闻是最为猖獗,而且受众广泛的。举例来说,4 月 15 日美军因使用化学武器空袭叙利亚军事目标之后,中文社交网络上流传了一张所谓“叙利亚驻联合国代表贾法里低头枯坐,弱国无外交”的照片。这张照片所配的文字迎合了某种情绪,但仅以事实来说,这张照片和配文是附会的。

如何分辨?

以贾法里这张照片为例,首先使用 Google 图片搜索之后,英文结果中绝大部分已经被中文社交网络的结果污染了,仔细分辨能发现,有一条来自 Twitter 的结果显示照片发布时间是 4 月 11 日。

使用贾法里的英文名 Bashar al-Jaafari 在 Twitter 搜索,可以发现这张照片被大量引用,但因为分辨率不高所以 Google 似乎没办法很好的识别,但最早的发布时期是 4 月 9 日。也就是说,贾法里这张照片至少和 15 日的空袭没任何关系,

随便选了一个 Twitter 帖子,就是 15 日之前发的“穿越帖”

类似的例子有很多,有相当一部分谣言是这个模式,“开头一张图,结局全靠编”。在图片清晰度较高的情况下,Google 搜索可以有效的找到信息源头,至少可以验证一些基本的事实。

有时候,即使是内容完全是事实,它也并不是全部真相。

举例来说,“努力可以带来成功”这句话是事实,但如果继续推导出“只要努力就会成功”显然就不对了,这种推导落入了“幸存者偏差”,只有努力且成功的人会被关注,而失败者的存在则被无视了。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那有什么大饥荒,我家老人说从没饿过肚子”,“同性恋地位可高了,我认识的一对恋人收到很多祝福”,“我家亲戚用这个偏方治好了疑难杂症,你试试肯定有效”等等,这些例子都是类似的。

还有一种情况和幸存者偏差类似,都和概率相关,但是看起来似乎相反。比如有公众号发布文章,说统计了很多打疫苗之后有严重副作用的幼儿,呼吁家长不要给小孩子注射疫苗。类似的新闻也类似幸存者偏差,只是反过来了,忽视了幸存者的存在。

科学是严谨且可以证伪的。看到言之凿凿的新闻,尤其是和科学相关时,用幸存者偏差的逻辑就可以做有效的初步判断。

别被个性推荐左右了视野,信息来源自己掌握

这也是全面客观理解事物的一个部分。

左翼互联网活动家 Eli Pariser 在《别让算法控制你》这本书中提出了“信息泡沫(The Filter Bubble)”。简单来说,互联网分析了你的喜好,不断推送你爱看的东西,这个过程让你获取的信息越来越接近“你认同的”而非事物的本来面目。就好像,你被笼罩在一个范围有限的泡泡里面,然后形成偏见。

社交网络,别只看热门内容

微博看起来开放,但它的智能排序让流量分发变得并不平等。如今的微博基于用户关注、标签记微博内容等相关信息做智能排序,而不是时间排序,你会看到一些自己更想看到的信息,而不是正在发生的信息。

你并不能关掉智能排序,有限的选择是微博搜索,这可以帮助你快速把握某些热门事件的多个面貌,看到和你意见向左的观点。微博搜索也会按照智能排序,你可以选择“实时”,这可能是微博仅剩的单纯的时间排序信息流。

而微信朋友圈全部基于熟人,它实际上加重了人群观点的分离,并不适合做高效的信息搜索,顶栏的搜索框可以显示“一周热门朋友圈”,以及热门的公众号文章,但实际上这也是基于你的朋友的喜好。这也会让假消息证伪的周期会变慢一些,人们可能会陷入某种大众情绪。想想你在长辈的朋友圈里见过多少耸人听闻的养生和健康谣言。

自己订阅和管理新闻源

类似今日头条的新闻应用有源源不断的新闻文章,根据你之前的点击行为和你的个人数据推荐内容,但实际上它剥夺了你的选择权。

用微博这样的社交网络关注新闻也不能拒绝数据推荐,点赞高的会排在前面。

这也是加重信息偏见的一部分,如果不想被喂食,你可以选择自己主动在订阅软件中订阅想看的信息源。

有几个应用可以考虑。比如 DiggFeedly。把你认为可靠的新闻网站一个个添加进去,就可以在同一个信息流中获取最新刷出的信息。

并且还可以对话题做分类,比如时事政治、商业新闻、娱乐新闻……自己定制一个新闻阅读应用。

如果你不满足于这种时效性不太强的邮件订阅,还可以用 Google 自定义一份。在 Google News 里搜索你感兴趣领域的关键字,比如“共享单车”,它的页面会出现大量相关新闻,在页面的右下角会有一个“创建快讯”功能,利用这个功能你可以直接创建一个相关领域的 Newsletter。

看维基百科,也有一些方法筛选信息

首先,用更有节操的搜索引擎可以获得更有价值的信息,Google 是相对好的那个选择。

Google 的搜索技巧已经介绍过蛮多次了,比如用在关键词后面加上 site:****.com 进行站内搜索,或者用“-”符号来排除搜索结果里的一些关键词,比如“UFO -dailystar”来排除某些小报的不严肃报道等等。更多的搜索技巧可以看这里

或者,可以查看国际互联网上最中立的网站之一维基百科。

维基百科是一个由志愿编辑维护的非盈利网站,每一个字都是身处世界各地,使用各种语言的志愿编辑敲上去的。按照维基百科的编辑规则,除了极少数的常识性文字,大部分描述、评论和事实都需要具体的资料作为引用的证据,引用可以是严肃网站的网页,也可以是某本出版的论文或者书籍。

同时,没一个编辑的操作是被其他编辑监督的。如果一段话没有来源,会被编辑团队打上角标“本段文字缺乏来源”。

可以用 Google 直接搜索具体的词汇,维基百科的结果会被放在极为重要的位置,要么是结果的第一条,要么是页面右侧位置更重要的引用栏。

在维基百科中,会有一些被编辑团队加上好评的页面。比如搜索大众汽车,在左下角多语言页面的位置,能看到德文页面被标上了黄色小星星,这代表维基百科页面最好的评价“典范条目”。按照维基百科的说法,整个维基百科 100 多万条目中,只有 652 个典范条目,它们是按照专业的写作标准完成,介绍且大致附有可靠来源可供查证,是维基百科“最好的作品”。

同时能看到印尼语的页面被标上了绿色加号套圆圈的标志,这代表“优良条目”,就是不够“典范条目”那么好,但已经满足“编写得非常有条理,内容真实准确且信息可供查证、覆盖面广泛、观点中立、内容稳定,且在可能情况下,遵守版权地配以切题图像。”

查看这两种条目是最好的体验,如果遇到了不会使用的语言,请活用 Google 或者 Bing 的页面翻译,在翻译维基百科这样以书面语撰写的页面时它们非常好用。

最后的建议,当查看中文维基百科时,尤其是在和意识形态、历史、文化相关的页面时,请注意查看引用来源,以及页面的编辑历史。维基百科的多个中文页面曾被人恶意篡改,在大多数的情况下这些页面会被按照维基百科的要求重新编辑并冻结,但或许有漏网之鱼。

当然,最重要的是有好奇心和求真精神。

旅行是重灾区,尤其是国际机票

旅行可能是最容易受到大数据偏见影响的消费,这其中有太多信息不对等——机票价格怎么变动、当地的交通开销、景点的费用等等都要抽丝剥茧一样自己查。

所以携程和飞猪这类在线旅行平台往往尽可能让你打包购买服务,去年搭售的问题备受争议后,打包售卖其实也并没有完全被解决,买完机票后你可能会收到接二连三的推送,推荐你购买接送机、保险、门票之类的附加产品。

用一个匿名浏览器看价格,以及利用比价工具

理论上来说机票的定价波动主要来自航空公司,但就像我们前面提到的,在线代理平台可以利用大数据做一定空间内的价格调整。如果同一个行程同时有很多人搜索,价格自然会水涨船高,两次搜索前后差个一小时,价格也可能差别巨大。

匿名浏览器可以尽可能消除大数据价杀熟的可能性,更进一步的话,连账号都不要登录,这样你可能会看到最原始的价格显示。

机票价格波动的原因太多,航空公司一直在微调价格,预测起来非常难。

有一些工具可以帮到你。预定国际机票的话可以试试 KAYAKFareCompare,他们从其他平台抓取到票价的变化,然后给出一个参考,告诉你某个明确的时间段内什么时间是出手的时机。

爱飞狗旅行是一个微信小程序,它用一年时间收集了 350 亿机票价格,提供的服务是航班的历史数据对比,然后给出未来一段时间机票变化的预测轨迹。

订阅某个航班,确定出行日期,它会通过历史价格轨迹告诉你提前几天买到最低价的可能性最大。不过目前它所覆盖的航班数量还比较少。

不过价格预测工具注定不会变成大平台,仅仅只能当做参考。假如真的有一个能准确预测价格波动的大平台,航空公司也会因此再次动态调整价格,那么所谓的预测也就失去了意义。

自己掌握目的地信息,有些海外服务更了解本地市场

比如预定接送机的车辆,国内的旅行网站经过了层层代理,价格可能远远高于你自己寻找的本地服务。

旅行网站的信息并不完全可靠,订酒店之前,不如先看看官网的价格,景点的信息和门票也是一样的道理。

更多的时候,自己用本土的海外服务还更方便。

Uber 国际版。Uber 中国被滴滴出行吞并后,Uber 推出了一个新的中文版 Uber 应用,不能在大陆使用,但可以在海外 Uber 运营的地方用来打车。

Yelp。美国的大众点评,在欧美国家有较好的覆盖,用来查找餐厅、查看餐厅评分、人均价格的利器。Yelp 官网也定期分享一些更新的进展和使用小技巧。比如 Yelp 每周会有当地的周报,告诉你有哪些新鲜的地方上榜,还有专门的“新增商家”栏目。

如果你去日本,tabelog 是日本版的大众点评,对各个城市的了解要比大众点评海外版好很多,支持中文。

TripAdvisor。这是一个更适合查看景点和当地资讯的应用,特别是酒店评分,可以看到全球各地入住者的评价,相对来说比较客观。

Google Trips。Google 推出的行程管理应用,特点在于它充分利用了 Google 本身的资源和信息优势,通过自动抓取你通过Gmail 邮箱订阅的酒店、飞机、火车等信息,自动分类,为你自动生成推荐的行程;此外,它会根据其他旅行者的历史记录,为你智能推荐值得一去的景点、餐厅等。

还想看更多的旅行建议,这里有一份 TED 大会演讲者提供的建议汇总。

删掉购物应用,只在电脑下单不但省钱也能减少对你的追踪

这似乎是一个恶性循环,算法推荐给你合适的内容或者商品,你就无法自拔不断浏览,继而算法会抓取更多的个人细信息,越来越懂你的喜好。

抖音和淘宝可能让你花费了越来越多的时间沉迷其中,浪费了大量时间,还有金钱。

好好控制使用手机的时间吧,这需要你的自制力。

我们曾经探讨过为什么你会在双十一热衷于买买买,尽管有些商品并不能带来实质性的优惠。购物和美食一样可以激活大脑分泌多巴胺,这种物质可以缓解内心的负面情绪,让我们陷入越买越上瘾的循环中。

关于怎么降低自己的购物欲理性消费,请戳这份指南

购物应用诱惑太多,用网买东西吧

大数据在助长不合理的消费欲望,你可以从源头上做一点控制。

比如尽量不要用购物应用,和购买机票的套路类似,购物也在一个不会记录 Cookie 的浏览器里完成,也可以帮助你减少隐私的泄露。

还有一些察觉不到的习惯,购物应用大多可以通过社交账号(微博、微信和手机号等等)登录,这就等于把你的社交关系交了出去。服务提供商可以据此做很多事,比如推荐你好友去过的餐厅、买过的东西。同时你的喜好也被“广播”了出去,比如微信计步、大众点评的好友动态,有时候也是个大写的尴尬。

所以,单独准备一个用来购物的手机号码吧,把你的社交关系和购买消费隔离开来。

购物应用的诱惑太多了,每一个角落都在刺激你的消费。淘宝还有边看边买的直播,一不小心就种草了很多根本用不着没买过的东西。在这一点上,年轻人可能和看电视购物买东西的长辈们没有任何差别。

如果用实体线下购物做类比的话,用网页购物就像去逛商场,而花样繁多的购物应用更像 711 这样的便利店——它更加触手可得,消费决策的门槛也就更低了。

好好记账,搞清需求

在消费的控制上,可以试试下面两个记应用。记账本身不是一个快乐的事,每一笔都手动输入的话是个负担。电子支付的普及,选择记账应用的首要条件是能够自动导入。

网易有钱,截图记账,不用输入账户信息。如果信任它,登陆支付宝账号,或者网银账号,直接导入账单。

把所有的收入开支渠道统一起来,也方便你搞清楚自己的开支去向。

另一个是每年要付 350 元的 YNAB,它的特点是节省时间,以及设置预算上的便利。它在设计时考虑了你不一定是每天记账,当你连续记录新账目时,每一笔开支的时间默认和上一笔记录相同。这样当你记录周一的 7 笔账的时候,就不需要调 7 次时间。

怎么做手机和电脑的使用时间管理?

关于电脑和手机使用的时间管理,你可以试一下工作狂喜欢的工具 RescueTime 。目前它支持 Windows、Mac、Android,暂时不能装在 iOS 设备上。

安装了应用,它就会默默记录你都干了什么,让你知道每一天、每个月自己时间的多少花在了哪些任务上面。最为核心的一个数字是“有效率的比例”,记录了使用工作相关应用、网站的时间,它们占据总时间的多少比重。

这有助于你审视自己浪费掉的时间都去了哪里。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每当我们写食物评论,写的其实都是“我是一个啥样的人”

你在给餐厅写评语时,有想过它们除了建议别人“绝不能错过”或是“千万别踩雷”,还能被研究者用来研究你的内心世界吗?

斯坦福大学语言学和计算机科学教授 Dan Jurafsky 和他的同行们就分析了 Yelp 网站上人们对美国 6548 家餐厅的近 90 万条评论,他们说,人们用什么字眼来描述对食物的感受,其实都是在曲折表达“我是谁”、“我有什么样的情绪、欲望和感受”。

好评总体上会反映出一种在追求享乐上更积极活跃的自我形象,但具体来说,人们在给贵的餐厅和便宜的餐厅打好评时又有一些微妙的不同,比如说,爱用和性有关的字眼来描述在昂贵餐厅进食的感受,而用和毒瘾有关的字眼来评价便宜的餐厅。

价格越贵的餐厅,收到的好评中有更多与“性”相关的描述,人们更有可能使用诸如“性感”、“撩人”、“贪恋”、“高潮”这类词语。反过来也成立,好评关于性的描述越多,这家店就越贵。

最常和性感描述联系在一起的食物是寿司和甜点。寿司主要赖它们在美国日料店的常见命名——不是什么“前戏卷(Foreplay roll)”“热辣虾卷( hot sexy shrimp roll)”,就是啥“Sexy Lady 卷”。而甜点和性的关联在美国文化中则一直有迹可循,比如巧克力广告里总在强调纵享丝滑,流行音乐里也总是把奶昔、棒棒糖等甜食用来隐喻性。

和甜点相关的评论通常都是好评,事实上,越多 Yelp 用户提到一家店的甜品,说明这家店越受欢迎。而且 Yelp 用户提到一家餐厅的甜品次数越多,就越有可能给这家店打高分,提及甜品的朋友的评分平均是 3.9(总分 5 分),而没有提到甜品的平均只会打到 3.5 分。相比男性,女性更爱在评语里聊两句甜品。

当我们谈论甜品时,我们更多是在讨论它们在嘴里的口感,比如丝滑、软糯、多汁、很 Q 弹……而不是它们长啥样、闻起来如何、吃起来是不是嘎嘣响,甚至多过讨论它们的实际味道。关于口感的描述通常都是在强调感官乐趣和满足感,与性描述有天然的共性。

图片来自:Giphy ©️ Daria

相比昂贵的餐厅,那些平价餐厅收到的好评里人们谈论食物总像在谈论毒品。相关的描述词汇多是和上瘾、沉迷相关的。像是“这些杯子蛋糕简直就是白粉”“别怪我没跟你说过他家鸡翅会上瘾”,以及“这蒜香面条好吃到违法,它现在是我的嗑药首选”。

这些翻译过来的好评看起来可能有点耸动,不过结合我们自己文化中一些常见的评语就不难理解了,比如你对自己迷恋的那家串串/火锅/螺蛳粉店也难免产生这样的念头“这么好吃是不是放了大烟壳了”,或者更时髦的说法“这家店简直有毒,一周吃了三次还想去”。

不管店家是不是真的有添加罂粟壳调味,把“好吃”和“毒瘾”建立关系的确是食客们一种常见的心理暗示。

会被描述为“有毒”的食物一般是大荤的、甜腻的、淀粉含量很高的小吃或者快餐,比如披萨、汉堡、烤鸡之类的。基本上没有谁是会吃蔬菜吃到沉醉不知归处的。研究者认为,这种描述很符合人们对于高糖高热量食物的矛盾心理——通过把食物比喻成毒品,来减少自己对口食之欲的负罪感。

至于差评,Dan Jurafsky 教授说最让他感到意外的发现是,写下差评的那些人总是显得很受伤,用词都和一些描述情感创伤的方式相似,吐槽的内容则基本上是糟糕的服务,比如“我们在点单前足足等了十分钟,也没能换来她(服务人员)的丁点儿注意”。

人与人之间的互动,通常是粗暴或刻薄的对待,会直接唤起人们对自己感受的关注,因而关于服务的吐槽远比对食物本身或者餐厅环境的吐槽要来的多。

所以你看,不管餐厅是不是很贵,评价是好是坏,都不会局限于食物本身,而更多是在说自己的体验、感受、欲望和情感。写评论的人们最终总是更在意如何在评语里展示自己。

这也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大众点评里总有一些热衷于给每一道菜写传记的野生罗曼罗兰,比起给别人做参考,他们归根结底想表达的是“我很会下馆子”且“我比你们会吃”的优越感。

题图来自:Giphy ©️ 今敏《红辣椒》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政治知识越贫乏的人越觉得自己懂政治,你或许也感受到了

一项最新的研究验证了政治领域的邓宁-克鲁格效应(D-K 效应)——它是一种认知偏差现象,指的是能力欠缺的人在自己欠考虑的决定的基础上得出了错误结论,因而无法认知自己的不足,并沉浸在臆想营造出的虚幻优势中,高估自己水平,也无法客观评价他人——那些政治知识糟糕的人,通常会觉得自己比谁都懂政治。

研究结果刊登在了最近一期《政治心理》期刊上。论文作者 Ian Anson 来自马里兰大学。他说,自己开始对这个话题感兴趣是在 2016 年的美国大选期间。他在推特上关注了很多政治心理学家,这些人都为社交网站在讨论大选时展现出的典型的 “D-K” 倾向感到惊奇;而在特朗普当选后,也有人称这次就职堪称 “D-K” 式的就职,因为特朗普对自己所知甚少的政治议题表现出了超乎寻常的自信。

在浏览这些时,Anson 意识到之前鲜有人做过政治领域的 D-K 效应研究,所以便决定自己着手一项调查。这项研究一是要考察人们习得政治知识的能力,另外还要探索“党派支持者式的思维”。他最感兴趣的议题是,这些参政议政者的心理是不是很容易被对自身政治知识的过度自信而影响。

Anson 用了两份问卷在线测试了 2606 个美国人。一份相当于一套政治试卷,其中的问题包括现任能源部长是谁、哪个党派在医保健康领域的态度更为保守、哪方控制着众议院、联邦政府花钱最少的四个项目是什么;另一份是评估问卷,要求参与者对自己的成绩和别人的成绩做出评价。

多数人都答得挺糟糕。但是其中答得更糟糕的那些人,往往更可能高估自己的水平。“很多美国人看起来对政治知识自信的不得了,因为他们根本没办法知道自己对真实政治世界的了解有多贫乏……这在涉及到两党时更为显著,当面对充满了对家阵营和党外人士的世界时,一个党派的支持者通常觉得自己的知识水平高于平均。”

Anson 让参与者们为一个虚拟的对手党派支持者的测试结果打分。结果显示,得分低的那些人给别人打分时表现出了党派偏见。“这就显示了全国范围内的政治讨论非常失败。当某人与党外人士交谈时,他们很可能就错误地估计了自己和对方的水平,觉得自己比别人懂得多,但实际上别人比他们懂……我想这是我们在当代美国民主制度中经常观察到的现象。”

作者承认,这次研究也是一次很奇怪的自我反思过程。在阅读那些文献时,他也意识到自己在这个领域的知识不足,然后对自己的“自信”产生怀疑(他在 D-K 效应相关文献的脚注里,还发现别的研究者也有所同感)。

因为这起调查在网上进行,并没有真实接触到讨论政治的人群,所以 Anson 认为它还存在不少局限,未来最好在实验室条件下进行更深入地探究。

不可否认,它和人们平时隐隐得出的结论还挺符合,大概也不止适用于美国公民。

题图来自 TheOdsseyOnline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好的包装设计,总可以让产品凭添魅力|这个设计了不起

「这个设计了不起」的微信公众号上线啦,直接搜索「BestDesign」或是「Qthings」就可以订阅,关注我们每日发现的新鲜好设计。

相比于经验丰富、成熟的设计师,初出茅庐的年轻设计师们,在包装设计领域更容易产出让人感觉脑洞大开的作品。这个周末,我们盘点了一组有着古怪趣味的包装设计作品,一起来看看。

Tonic by Caitlin Clancy

Tonic 是一款用于减轻酸痛的按摩油。伦敦设计师 Caitlin Clancy 为其创作了一组色彩明快,意在表现活力的包装,不同色彩组成的不规则色块冲撞在一起,也正好呼应产品帮助人体肌肉和关节放松的功能。

Caitlin Clancy 之前还曾为《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 newspaper)做过信息图表设计和编辑创意设计。

Chin by Christian Schubert

Chin 是一个概念性剃须刀品牌,伦敦设计师 Christian Schubert 为其创作了一个古灵精怪的品牌形象和包装。

他曾经在广告公司工作过,也做过自由插画家,但现在他愿意把自己称作平面设计师,喜欢高饱和度的色彩,和一些奇怪的东西,比如 Chin 的包装设计,以一个男性插画角色为主角,搭配了一个特别的长长的下巴,凸显 Chin 作为剃须刀的功能性,将关注点聚焦在光滑的没有胡须的长下巴。

图片来源:Behance

Dieudonnée by Amber Kin

纽约产品设计毕业生 Amber Kin 为概念葡萄酒品牌 Dieudonnée 创造了一套醒目的包装。整体白色的画布底色像是把颜料洒在纸上,又像是蓝色、绿色、红色和白色的油漆刷随意地在画布上点了几笔,色调很柔和,但又不失活泼。

Divinity by Jenny Crawford

穆兹利是一种产于瑞士,用碾碎的谷物、干果、坚果等制成的保健食品。目前就职于 Perkbox 的全职平面设计师 Jenny Crawford 为 Divinity 穆兹利设计了全新包装,以有趣为主题,将古怪的插图与希腊女神的形象相结合,不同的口味用不同的配色相区分。

图片来源:Jenny Crawford

Bee Barf by Kathleen Crosby

对于一个蜂蜜品牌来说,Bee Barf 的包装有些另类。但在纽约平面设计师 Kathleen Crosby 看来,这次的尝试非常有效。她定位于朋克风格爱好人群,“没有哪个朋克爱好者会被古典传统的蜂蜜包装所吸引,但这次的朋克包装会带来一些震撼和幽默。”

整个包装描述的画面,像是从 Bee Barf 品牌标识中喷射而出的蜂蜜。

图片来源:Kathleen Crosby

Honoka by Laura Ross-Tomlin

指甲刀需要创意包装吗?伦敦平面设计师 Laura Ross-Tomlin 认为有必要。

她设计的 Honoka 指甲刀系列定位于年轻人群,据称其灵感源自日本人在夜晚不剪指甲的迷信。日本不少人相信,在夜晚修建指甲这种看似无害的动作被视为厄运,因为这个简单的动作会导致早死,因为它允许恶灵栖息在你的身体里。

图片来源:Laura Ross-Tomlin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地中海沿岸四国6月将发起一项计划,辨认失踪难民身份

4 月 19 日,国际失踪人口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f Missing Persons)发推特称,意大利、希腊、马耳他、塞浦路斯将在今年 6 月发起一项倡议,辨识失踪或死亡的渡海难民的身份。这四个国家位于地中海沿岸,长期受到来自叙利亚、利比亚等地的难民潮冲击。

国际移民组织(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of Migration)称,自今年年初以来, 18000 多名难民通过海路抵达欧洲,其中已有 559 人已经报告死亡或失踪。这 559 人中,有 174 名来自非洲,19 人来自中东,剩下的 366 人都无法确定身份。

已记录的死亡人数 / missingmigrants

ICMP 的主要负责人 Kathryne Bomberger 在采访时表示,国家间的合作能够帮助确定失踪和死亡的难民数量,同时追踪幸存者和找寻逝者的尸体下落。1996 年,ICMP 诞生于南斯拉夫的萨拉热窝,它的 DNA 搜寻技术已经成功地帮助确定了巴尔干战火中 70 % 的失踪人口的身份。

欧洲难民危机以来,无数死于海难的难民尸体被留在了地中海的沙滩上。其中大部分都是尚未辨明身份就被埋葬了。举家逃难的人们身份辨认相对还比较容易,而那些独自离家、死于途中的难民对于他们的家人来说将永远都是“生死未卜”的状态。有一些家人听闻了船难的发生,心里或许模糊知晓不幸的发生;而另一些人却本能地笃信他们出逃的家人会活下来,已经到达了欧洲或者其他的地方,不过是还没有联系上而已。

Death of Alan Kurdi / wikipedia

2016 年《地中海区域失踪人口报告》采访了 84 个受影响的难民家庭,发现:由于没有渠道,前者无法得到家人的遗物,客死他乡的人被潦草埋葬在了岛上的集体墓地中;就算是笃信家人还活着的人们,也只能一天天地在怀疑和不安中度过。这些人通常都深陷精神痛苦,包括悲伤、睡眠紊乱、焦虑、高度紧张等一系列创伤反应。家中有人失踪同时也激化了家庭矛盾,是否要寻找失踪的人成为了家庭分歧。对于那些男性角色在逃难中失踪的家庭,失去经济来源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家中剩下的女性不得不承担起更大的责任,同时还要忍受许多的骚扰。由于并不能确定丈夫的生死,她们也无法再改嫁。

尽管国际人权法(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Law)中有规定“公民和非公民死亡之间不应存在歧视,各国有义务在不歧视的情况下保护所有人的生命权,尊重该国失踪亲属的权利,并采取特别措施保护失踪移民的子女。”但现在看来,真正遵守、落实相关规定还需要难民接受国联合起来,作出更多努力。

题图 / World Vision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光卖椰子水和椰奶不够,唯他可可还将推出气泡椰子水

很长时间以来,唯他可可(Vita Coco)的产品只有椰子水和椰子油。 最近这个在椰子水市场份额最大的品牌拓宽了产品线——推出了椰奶,也将推出气泡椰子水。

带气泡的椰子水——用一半的气泡水和一半的椰子水组成,将在下月推出。气泡椰子水会率先在 7-Eleven、纽约和洛杉矶的 Kroger (美国第二大连锁超市)独家发售。

气泡椰子水针对的消费者是喜欢喝椰子水、气泡水和功能饮料的人。把椰子水和气泡水两种上升趋势的产品结合在了一起,似乎是给销路加了双重保障。但是,唯他可可并不是唯一推出气泡椰子水的品牌,一些小品牌如 Woobo、CoCo Libre 早已推出了类似的产品。

唯他可可从 2017 年就在拓展产品线。去年年底它推出了椰奶——由 10% 的椰奶油,60% 的椰子水和维他命等成分组成。两种口味、原味和香草只有 1.25 升的大瓶在售。从毫升的设计来看它针对的是家庭和咖啡馆渠道。在 2016 年星巴克在全美门店提供杏仁奶的选项之后,其他植物奶(椰奶、燕麦奶)都对咖啡馆渠道虎视眈眈。

唯他可可推出椰奶产品也因为植物性替奶产品(Milk alternatives)发展很快,2017 年植物性替奶产品的销售额约为 21 亿美元,预计将在 2022 年前发展到 34 亿美元。不过,椰奶在其中是相对小的一个品类,目前销售额不及植物奶重最大份额——杏仁奶产品的一半。

在美国,椰子水市场依然在增长。根据 Technavio,在 2019 年之前椰子水的年复合增长率仍高达 25%。这个年销售额 27 亿的市场在 2020 年前会翻一倍达到 54 亿。在商超零售渠道之外,越来越多的餐厅也把椰子水摆上了菜单。

除了已经加入椰子水战局的可口可乐,还有新巨头加入:今年年初,达能集团领投椰子水品牌 Harmless Harvest 3000 万美元融资。

去年,路透社曾报道百事打算以 10 亿美金买下维他可可的母公司 All Market(不过后来并无下文)。根据欧睿国际,All Market 在全球椰子水市场占 26% 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一。

2014 年 All Market 出售了 25%的股份给华彬(红牛在中国的运营方)。华彬把这款饮料引入中国市场,为其分销和经营。 椰树集团在 2015 年紧随其后推出了椰子水。如果华彬把唯他可可的椰奶或气泡椰子水引入中国,势必跟椰树有一场恶战了。

题图来自 Vita Coco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