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与情怀冲突?马蜂窝又被传大比例裁员

WechatIMG72_meitu_1

【猎云网北京】12月14日报道(文/荼米)

近日,旅游平台马蜂窝被爆将启动裁员,裁员比例达40%,并从12月12日开始约谈员工,涉及全公司,交易中心是重灾区,研发居多,赔偿方案为N+2,留下的员工除搜索推荐,内容中心等核心部门外,其他均没有年终奖。

对此,13日上午,猎云网前往马蜂窝全球总部了解实际情况,具体地址是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北路9号院恒通国际创新园C9。

猎云网在马蜂窝总部了解到,马蜂窝的办公区域分布在C7栋(主要门面)和C9栋(职能部门多一些),目前该公司在北京的员工有1400多人,各地也有站点。

对于网上传出的裁员信息,以及公司内部是否真的在裁员,猎云网问及到的马蜂窝前台、市场部、投诉部门、客户服务部的员工均表示,不知道、不太清楚或者不愿多说。

另外,猎云网也向马蜂窝前台人员提出采访公司相关负责人。但该前台员工表示,采访需要提前预约,至于什么时候能约上,就得等公司人员那边联系过来(注:截至发稿前,猎云网还未接到马蜂窝的电话)。

最后,猎云网从在马蜂窝技术部门做后端的一名员工处了解到,他们部门确实有员工被约聊,但他没有,所以具体约聊什么内容就不清楚,对于其他涉及裁员、人员结构之类的问题则不愿多聊。该员工在马蜂窝已工作近2年。

当天猎云网也电联了马蜂窝联合创始人陈罡,但电话无人接听;另外,也发短信求证裁员事宜,截至发稿前陈罡都未回复。

在处处吹着资本寒冬之风下,公司裁员、人员优化、重组架构这种事已见怪不怪。但每一次把“刀”挥向公司内部员工,必事出有因。

新老员工难融合,新领导大刀阔斧?

关于马蜂窝此次裁员,最先是其公司员工在职场实名社交平台脉脉App上传播。从被爆出的内容看,这次裁员也暴露出了马蜂窝新老员工之间疑似存在一些思想上的冲突,从而引发双方“口水战”。

以下内容从脉脉上截取,疑似马蜂窝员工发布:

“马蜂窝员工”抱怨“新人”:“带着所谓的‘有经验’来,跪舔自己的不信服的Leader(领导),向上汇报能力一流,好数据往上报,差数据各种遮掩,整个公司打着往更专业的组织架构上走,可是最后的结果是擅长的人都被撤走,让不专业的人硬干,市场的搞内容、社媒的搞视频、公关的搞运营。”

马蜂窝老员工情怀.jpeg

(截图来自脉脉App)

“马蜂窝员工”反驳“老员工”: “老员工靠着情怀,因为喜欢旅游爱玩当年加入马蜂窝,几年了屁业务都没做出来,没有业绩。”

新员工反驳.jpeg

(截图来自脉脉App)

每个公司都会有新老员工融合阶段,但如果结合太生硬,互相受不了,那新老员工就会有很多各种想法。

新老冲突.jpeg

(截图来自脉脉App)

在这场新老员工冲突中,马蜂窝员工也质疑,其公司高层管理能力不到位,领导力不行。

对于马蜂窝这次裁员传言,有称是要裁掉“PHP”的员工,换成懂“Java”的。

外界还有传言,马蜂窝来了个CTO(首席技术官),是从美团转过来,裁员技术是第一步棋。

从目前传出的消息看,一些还未转正的新人已被裁掉。

应届生被才.jpeg

应届生情怀被裁.jpeg

(截图来自脉脉App)

另外,马蜂窝也曾被抱怨,情怀不在了,也不太支持创新;岗位不伦不类,没上升空间,方向和领导变来变去的。

战略与情怀冲突?

为什么说马蜂窝当初是有情怀的?从马蜂窝的定位看:是一个基于旅游社交和旅游大数据的新型自由行服务平台,更多是为自由行旅行者服务。另外,马蜂窝创始人陈罡和吕刚,也曾是国内最早的自助驴友。

爱旅游的文艺青年心中几乎都讲情怀。怀着情怀去打造出来的产品,会更注重用户体验和内容,特别是TO C。从产品形态看,马蜂窝曾经是有情怀的;但从商业模式看,马蜂窝似乎处于挣扎边缘。

商业模式上,马蜂窝更多是通过C端内容输出从而去挖掘更多用户需求,变现方式主要是广告收入和旅行产品的佣金。这与携程通过B端获得强大的变现能力不同。

而在互联网时代,包括在线旅游的很多行业非常看重流量和客户转化率。高流量是吸引投资人最直观的优势。

根据公开信息,去年5月,马蜂窝公布:用户月游记已达到13万,累积点评超过1.8亿,独立用户数突破1.2亿,MAU超8000万。

但去年10月份,一篇叫《估值175亿的马蜂窝 竟是一座僵尸和水军构成的鬼城?》的文章将马蜂窝推至风口浪尖,直至其平台点评数据造假,充斥着水军。

马蜂窝当时的回应是,在平台UGC内容数据中,游记和攻略占比是78.91%,都是用户真实的情感和回忆,也是马蜂窝内容的真正价值;而点评内容仅占2.91%。

这次风波似乎没有影响马蜂窝的融资步伐。企查查显示,马蜂窝目前已完成6轮融资。其中,被质疑数据造假后还完成了2轮。

屏幕快照 2019-12-13 17.53.04.png

但资本加入,不是为了情怀来的。大量资本参与后,马蜂窝也被质疑初心变了,并传言要推动挂牌上市。

值得一提的是,自从数据造假风波后,马蜂窝似乎再没在公开渠道讲过公司运营数据。据称是存在新客难增长问题,以至于难以推动IPO。

再者,从外部环境看,原来梯队里,携程、去哪儿、飞猪保持势头,坐居在线旅游行业前三名;“新生代”里,玩转社区的小红书、玩转各种视频的字节跳动逆势来袭。马蜂窝单靠用户找内容的模式已跟不上潮流。

马蜂窝要变、在变。

马蜂窝内部今年进行了业务架构调整改革,最近也推出新战略,而这两次大动作都伴随着裁员消息传出。

今年四月,马蜂窝将业务架构调整合成新四大业务中心,分别是内容中心、交易中心、数据中心、用户增长中心。在这次架构调整中,相应的,很多部门就此解散,当时同样传出马蜂窝要大量裁员。

在12月12日,马蜂窝发布2020年“攻略+”营销战略,即依托攻略构建与产品、数据、创意、IP相结合的营销服务体系。

陈罡认为,以“服务”为核心的体验经济1.0,全面转向以“交互”为核心的体验经济2.0。基于此市场趋势,马蜂窝发布了新战略。

按照马蜂窝旅游网副总裁周默当时的意思,马蜂窝基于不同场景、不同圈层打造的内容生态,将实现用户从“找内容”到“逛内容”的行为路径转变,并借助大数据完成从“人找内容”到“内容找人”的升级。

如果说,以前的马蜂窝更讲究用户在前端的搜索体验,那接下来,马蜂窝将更重视后端,并向对用户实现更精准营销、更智能推荐的方向加快迈进。

如此,那么满足原有技术团队能否满足新战略需求?通过“人员换血”能否改变马蜂窝现状?

对于裁员传言,目前马蜂窝仍未作出回应,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不管是不是病急乱投医,对于马蜂窝而言,也是在寻找破局之路。


挪威电信表示继续使用华为设备建设5g网络

PingWest品玩12月14日讯,据新华社消息,挪威电信公司(Telenor)13日表示,在5G网络建设中将继续使用中国供应商华为公司的设备,同时新增瑞典的爱立信公司为5G供应商。

在13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挪威电信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西格韦·布雷克说,公司未来4至5年内将改造网络,在此过程中,挪威电信将继续使用现有供应商华为公司的设备来维护4G网络并将部分地区网络升级到5G。

一些媒体报道称挪威电信将在5G建设中排除华为。布雷克表示,挪威电信没有理由推迟与华为的合作,他期待与华为继续合作。他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对与华为的合作感到非常满意。”


证监会发布上市公司分拆所属子公司境内上市试点规定

新浪财经讯 12月13日消息,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常德鹏13日表示,证监会发布《上市公司分拆所属子公司境内上市试点若干规定》,发布之日起实施,主要包括三方面内容,一是明确分拆条件,要求上市公司具备一定盈利能力,规范运作手段。分拆后母公司和子公司要符合独立性要求。二是要有独立流程,三是强化中介机构责任,要求上市公司聘请专业机构,就分拆是否符合相关机构发表意见。独立财务顾问还要进行持续督导。

文章


聚划算“致敬”拼多多

电商平台们集体穿越回了以补贴争夺用户的互联网上半场。

双 12 的前一天,聚划算宣布正式上线“百亿补贴”,并称该策略将会“常态化、长期化”。

阿里巴巴大聚划算事业部总经理刘博(花名家洛)表示,“我们的百亿补贴才是真百亿补贴,才是真划算,才是百亿补贴的极致版,和竞对正面硬刚”;“一定要让消费者“买得放心,买得舒心,绝对不会有‘砍单’这样影响消费体验的情况发生。”

字里行间和拼多多针锋相对。

今年上半年以来,拼多多针对戴森、博世、华为、iPhone等高溢价品牌推出了“百亿补贴”,根据拼多多提供的数据,“百亿补贴”入口的日活用户突破 1 亿,参与计划的国内外品牌超过2800家,热门补贴商品超过23000款。通过“百亿补贴”,拼多多在“用户购买频次”和“用户购买的客单价”这两大关键指标上实现了提升。

聚划算“百亿补贴”首期上线的货品和拼多多类似,包括iPhone、戴森吹风机、任天堂游戏机等十余款“硬通货”。点进商品链接发现,这些货品均来自一家“洋桃海外旗舰店”。聚划算方面称“百亿补贴”的具体货品是根据其“尖货商品池”筛选出来的,这个商品池由 100 个到 200 个爆款商品构成,是百亿补贴的主力款,且都来自天猫自营、品牌直营等优质渠道,并配套高标准的物流、售后。

聚划算“百亿补贴”页面
聚划算“百亿补贴”页面

和拼多多不同的是,聚划算App并没有为“百亿补贴”开辟单独的频道,而是在淘宝 App 首页“聚划算”下方呈现;另外,聚划算每件补贴商品都有数量限制,比如双 12 当天,戴森V8 Absolute无线吸尘器补贴价为 2099 元,限量 50 件;日本 SK2 神仙水限量 100 件;iPhone 11 proMax 限量 320 件,绝大部分“百亿补贴”商品当日早早售磬,对普通用户而言,抢购难度不小。而拼多多平台的“百亿补贴”并没有数量限制。

聚划算“百亿补贴”获得了淘宝 App 首页的推荐位
聚划算“百亿补贴”获得了淘宝 App 首页的推荐位

聚划算也曾玩过秒杀iPhone的补贴营销。2019 年 7 月 22 日,聚划算品牌直降区频道上线了苹果低价秒杀活动,每天三个整点秒杀,并号称是苹果官方正品,全网最低。但也只是限量秒杀,并未对拼多多构成实质性威胁。

聚划算推出“百亿补贴”,无疑是它狙击下沉市场的又一重要动作。聚划算方面透露,截至 12 日中午 12 点,访问百亿补贴会场的用户超过 100 万,其中下沉市场用户占比超过 65%。但现阶段来看,聚划算要在“百亿补贴”上“和竞对正面硬刚”,补贴力度、库存数量和资源位到底能投入多少,卖的是不是没有套路的“真低价”,还有待观察。

有意思的是,跟阿里巴巴当年把“双十一”注册商标一样,拼多多也为“百亿补贴”注册了商标。

下沉市场攻守之道 

电商平台对互联网存量用户的争夺越来越激烈。面对拼多多,阿里巴巴并不打算将其当成一个需要出动全集团对抗的对手,而是像当年扶持天猫与京东对抗一样,重新祭出了聚划算。

 9 年前上线的聚划算曾在“千团大战”中所向披靡,后来因领导层贪腐等原因调整组织架构,又逢阿里巴巴重视能带来高客单价的品牌商家,因而从一个拉起交易规模的明星项目,战略降级为天猫的一条业务线,为后者提供数据运营和营销支持。

正是这段时间,拼多多依托超低价商品、免邮和微信社交链在下沉市场迅速崛起。拼多多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年活用户单季净增月5000万,以5.36亿直追阿里;此外,拼多多在高线城市的渗透率逐步提高,一二线城市用户的GMV占比从 2019 年 1 月的37%攀升至6月的48%;其中一线城市用户的年化消费已经超过5000元。

今年,在阿里巴巴的电商业务规划中,聚划算的优先级地位重新明确。服饰运营、数码运营等团队全部重新拆了回来,“淘抢购”和“天天特卖”与聚划算合并,归入大聚划算事业部。刘博曾在接受PingWest 品玩时明确表示:聚划算是阿里过去一年多在下沉市场新客拓展绝对的第一抓手。

根绝阿里巴巴集团2020 财年第二财季(即 2019 年第三季度)财报,阿里巴巴在中国零售市场的移动月活跃用户达 7.85 亿;年度活跃消费者增长 1900 万至6.93 亿。上个财年,阿里巴巴新增用户中有70%来自低线城市,但阿里巴巴集团 CFO 武卫称,本财季部分用户所占的比例“其实是下降的”。

聚划算的回归,就是要在下沉市场正面迎战拼多多。

如果计算平台活跃用户消费额,拼多多三季度为1566.7元,远逊于阿里巴巴一季度的数据8757元,淘系仍然是电商行业当之无愧的霸主;但双方用户重合度越来越高:过去两年,淘宝新增用户中超过70%来自于下沉市场,根据个推大数据的调查,淘宝、拼多多的重叠用户占淘宝用户的比重为51.4%,占拼多多用户的比重为78.3%,拼多多新增用户中二线城市用户达到28.9%,一线城市用户为7.3%。

淘系和拼多多,前者下沉,后者上升。

此次阿里巴巴“百亿补贴”常态化的计划,就是要推动聚划算加速下沉。聚划算的破题思路是“凸显正品心智”,价格竞争力有助于聚划算进一步提升消费者黏性,增强其在下沉市场的竞争优势。

聚划算方面的说法是,聚划算入场“让补贴可持续常态化”。聚划算背靠整个阿里,阿里经济体整体的实力让这种补贴可持续,补贴又会进一步带动淘宝的活跃度(包括日活和月活)。

拼多多的“百亿补贴”进一步提升了平台用户黏性,还撕掉“廉价”、“山寨”的标签,成为向一二线城市高价值人群渗透的重要工具;在货品上,则团结了品牌商和商户,整合产业链资源。

拼多多“百亿补贴”页面
拼多多“百亿补贴”页面

不可忽视的是,巨额补贴同样带来了短期亏损。拼多多Q3用于销售与市场推广费用为69.088亿元,较去年同期的32.296亿元同比增长114%。黄峥在Q3财报后的电话会议上表示,花钱是一种投资,“有了这样的机遇就应该去大量地投资,而不是把钱都存着。”“百亿补贴”不是口号,下季度将继续。”

拼多多方面告诉 PingWest 品玩,它为“百亿补贴”配备了一支200多人的监测团队,依据“实时比价”机制动态调整补贴力度和补贴目录,将其作为长期项目运营。

百亿补贴与营销支出字直接相关,而近几次引发拼多多股价下跌的,均是财报中的经营亏损数据。市场关注亏损数据,但更关心的是,补贴出去的营销费用是否有用,补贴是否让用户和平台的联系更加紧密。百亿补贴直接带动了一二线用户的消费增长,这些从淘系循着补贴的价格优势来到拼多多的用户,留存度到底如何,尚且没有明确的数字。

在2020 财年第二财季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上,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在被问到与拼多多的竞争优势时,曾表示在市场环境中,最重要的是为消费者和客户带来可持续的价值。一直简单采用补贴的方式是不可持续的,补贴新客户能带来很好的用户增长,但更重要的是留存用户。

如今,这个问题同样摆在了聚划算面前。


医疗数据和网络医疗服务商国医科技完成5500万元A轮融资

WechatIMG72_meitu_1

【猎云网北京】12月13日报道

近日据悉,国医科技已完成5500万元的A轮融资,投资方为吉富创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

据企查查显示,国医科技创立于2014年,是一家SPD智慧型医用物资管理服务商,面向医药企业、帮助等级医院,构建医用物资SPD新型管理模式,实现医院医用物资精细化管理,专注于为医疗行业提供医用物资管理建设和运营方案,深耕医用物资信息化、自动化与智能化建设与服务,打造了国内先进的SPD医用物资管理模式。

SPD服务最早是从日本引进的一种由第三方发起向医院提供药品耗材管理的综合服务;国内则发展相对滞后,院内物流存在着管理精细化程度不高,药品耗材使用追溯困难等痛点,需要借助像国医科技这样的“供应商协同平台+SPD+智能终端”一体化综合解决方案将生产企业、流通企业、院内一级库、科室临床有效链接起来,以实现信息的无缝对接,优化了院内物流的效率、降低院内物流管理成本。

目前,国医科技已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广州华侨医院、丽水市中心医院、临沂市人民医院、江苏大学附属医院、太仓市第一人民医院等多家等级医院实现项目落地应用,为国内一票制和零差价等医改政策下实现去医院物流管理成本以及践行医改降低药耗占比。


在新兴市场下沉,UC出海十年的VMate新章

WechatIMG72_meitu_1

【猎云网】12月13日报道

怎么让印度短视频“老铁”们把“666”的概念玩起来?这是VMate员工谢子超遇到的一个难题。负责印度短视频社区产品VMate的内容运营,谢子超面对的是一个社会文化多元、常用语言多达10余种的复杂市场。

拥有超过13亿人口,领先全球的互联网发展速度,印度正在形成一个与中国等量齐观的超级互联网市场。近两年,中国互联网公司纷纷杀入,有的凶猛抢食,有的铩羽而归,而阿里巴巴旗下的UC已经在这个市场耕耘了十年。

2009年到2019年,UC见证了印度移动互联网的普及,也从浏览器工具演进到内容消费平台,满足本地用户不断迭代的需求。在“copyfromChina”的出海模式下,UC在印度孵化出VMate,成为中国互联网企业海外创新的典型案例。

弄潮印度下沉市场

在印度中央邦奥恰村尘土飞扬的乡间,10多名VMate平台上的“网红”被村民印制在广告幅上,祝愿过往行人Dashahara和Diwali节日快乐。

在村里小广场上,VMate达人运营团队向用户和达人们讲解VMate的运营规则,解释首页推荐和互动打赏功能,鼓励他们多拍摄视频,多跟粉丝互动,还反复向听众们确认“都听明白了吗?”

这是今年10月VMate线下运营活动的一站。不断深入到偏远的印度村寨,VMate努力推动用户从内容消费转向内容生产和互动。从2017年9月创立,VMate两年时间中保持着快速增长,目前月度活跃用户达到近5000万。

与其平台不同,VMate上涌现出了很多来自印度底层的“野生”短视频达人,展示他们平淡有奇的日常。

19岁的Arti Sharma来自农村贫穷家庭,初中就被迫辍学在家干活,拍摄在田间地头做农活,让她在VMate上拥有超过90万粉丝,两个多月的打赏收入超过10万印度卢比。Arti不仅说服家人支持自己拍视频,还成为村里第一个拒绝提亲的女孩,“有了VMate,我成为更大社群的一员,也更有自信,成了能为家庭带来收入的人,不再是负担了。”

事实上,印度有宝莱坞文化,人人能歌善舞,表现诉求强烈。然而受阶层制约,贫富差距大,导致大量普通人的才华无处施展。VMate业务负责人程道放坚定看好社区模式,给印度普通人一个表现和互动的舞台。

通过用户运营和搭建本地代理体系,VMate平台上活跃着2000多位从印度各地挖掘出的达人,他们大多出身普通,代表着印度社会各个群里和圈层。“在平台上能看到很多向好的变化,有些人的生活轨迹都因为这个平台被改变了,我们觉得有些自豪。”VMate运营负责人戴家文说。

十年本土化深耕

定位为印度“快手”的VMate,初始的创意与团队均来源于深耕印度市场的UC国际业务。

作为国内第一代移动互联网创业公司,UC浏览器提供快速、省流的浏览工具,帮助大量国内用户第一次实现了手机上网,同时也意外收获了海外用户。“当时发现有不少印度用户在使用UC浏览器。”一位UC老员工回忆,印度程序员自发为UC浏览器做了本地化版本。

2009年,UC正式启动全球化战略,出海第一年就从海外市场获得了3000万的下载量,以及1000万的用户。随后,UC在德里和孟买设置办公室,一批批UC中国员工挤上“突突车”,在湿热的天气,拥堵的交通和飘荡在每个角落的浓浓咖喱味中,开始了本地化运营。

海外发展首先面临的是吸引本地人才的难关。面对印度大量科技人才的外流,UC采用招聘和培养“高潜”人才,在实战中成长的策略,并制定了一套更符合印度国情的激励和晋升制度。如今,UC印度本地员工占比达80%。

随着智能手机在印度的快速普及,UC先后在端内开设了板球、音乐、电影等专区,满足用户内容消费需求升级。2016年6月,UC将浏览器升级成为内容聚合平台,运用大数据实现信息的精准推送,让印度用户体验到从“人找信息”到“信息找人”的转变。

“被当地人评价为‘像个印度人’让我们最开心”UC国际中方员工Steve时常在印度街边尘土飞扬的马萨拉茶摊与当地媒体人洽谈合作。如今,UC在印度构建的信息流月活用户约1亿,自媒体平台累积注册账号达到12万,和700家媒体机构开展合作,覆盖了15种语言。

靠着深入的本地化运营,UC浏览器在印度印尼的市场占有率长期领先于谷歌Chrome,仅印度市场月活用户数就达到1.3亿。Sensor Tower数据显示,UC浏览器跻身2018年度苹果和谷歌两大应用商店的合计全球下载量TOP 10,超过YouTube、Snapchat等。UC Browser、UC News、9Apps和UC Ads等构成的产品矩阵,让UC在印度成为继Facebook、Google之外的第三大生态型互联网应用平台。

“印度语言的复杂程度超出想象,这也是我们决定布局短视频的原因。短视频画面的表达和传递,成了不同邦的用户之间完成互动的最佳形式。” 阿里创新业务事业群主管创新项目投资的邓兆俊介绍。切中本地用户的需求和痛点,VMate在2019年5月获得了阿里巴巴集团的亿级美元投资,升级成为阿里创新业务事业群的独立事业部。

创新出海的战略定力

近两年,众多中国互联网企业裹挟着资本杀入印度市场,短视频成为最为火爆的领域之一。字节跳动旗下有TikTok、Vigo、Helo等多款产品,欢聚时代并购了Likee,去年TikTok还成为印度谷歌商店下载榜第一。

在对手加大投入、数据飙升的压力下,程道放坚定走慢慢发掘培养普通人,建立社区的战略方向,“使印度人能够平等的记录和表达”这个VMate的使命,从一开始成立就没有变过,要服务普通印度人,而不希望成为一个少数人表演的平台。

“阿里系创业,我们是build to last,就是我可以持续五年十年,只要真正能提供用户的价值。我们现在做的都是未来三到五年的规划,笃定印度未来经济的高速发展,按照我们自己的节奏,考虑花钱的效率。” 程道放说。

他的底气来自于对印度市场长期积累的判断。今年印度的融资情况不太理想,各家收缩投入,VMate则在原定预算投入下,实现了观看视频数量翻倍,生产量增长2倍多,人均互动数增长近六成。

今年6月18日,阿里巴巴宣布重组创新业务事业群,由朱顺炎担任总裁。这位创业老兵在强调决心与耐心的同时,总结创新项目三个原则:独立思考、从小到大、树立英雄。而VMate作为首个融资成功的项目,则在海外市场验证了这套大公司创新模式的胜率与效能。

目前充满信心和耐心的程道放在集中精力做好两件事,一是建立代理网络做地推,引入更多达人,二是做达人的培训工作,提升他们的内容能力。“目前,我们要回归到社区建设与用户满意度这个初心上,加强与优质内容生产者的关系。” VMate需要继续投入更多力量去,做费时费力的线下推广和活动。

而谢子超想要推动的“666”概念,经过中印员工的反复讨论,也有了解法。一句“helloVMatefriends”,已经成为印度“老铁”在短视频互动中的流行语。这也成为了下一个十年,UC在海外市场持续创新的注脚。在印度经济快速增长、人口庞大、互联网普惠的红利期中,UC基于中国互联网成功经验的本土化创新,来迎接印度互联网产业爆发的历史机遇,为印度普通人搭建实现梦想的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