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板鸣锣开市 一图带你了解首批25家公司

【TechWeb】7月22日,如此前所公布的一样,上海证券交易所今日上午举行了科创板首批公司上市仪式,华兴源创、天准科技等25家公司正式上市交易。

科创板首批上市公司开市_500

科创板在去年11月5日正式提出,今年3月22日开始受理相关公司在科创板上市的申请文件,并在6月13日正式开板,到今日首批25家公司挂牌上市,科创板在这8个多月的时间里也从提出变成了现实。

在今日鸣锣开市之后,科创板的首批25家公司已经开始交易,科创板的首批25家公司,分别是苏州天准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烟台睿创微纳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苏州华兴源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浙江杭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澜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西安铂力特增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西部超导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虹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微创医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安集微电子科技(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乐鑫信息科技(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微创心脉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中微半导体设备(上海)股份有限公司、哈尔滨新光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福建福光股份有限公司、中国铁路通信信号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光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容百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嘉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北京航天宏图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天宜上佳高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沃尔德金刚石工具股份有限公司、苏州瀚川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广州方邦电子股份有限公司和交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在这25家公司幸运的成为科创板的首批公司、率先在科创板挂牌交易之际,Techweb综合了这25家公司的信息及上市历程等各方面的信息,制成图片,以便大家对这些公司的业绩、业务等各方面的信息有一个初步的了解。

科创板251科创板252

科创板首批25家3_500

科创板253科创板254

科创板255科创板256

科创板257科创板258

科创板首批25家公司

文章


华晨宝马建成全球首个5G汽车生产基地

PingWest品玩7月22日讯,近日,华晨宝马沈阳生产基地实现5G网络的第一次技术迭代,移动网络终端传输速率提升至1Gbps,大幅度提高了数据传输效率。早在今年4月,华晨宝马已完成其沈阳生产基地的5G网络建设并率先启动应用示范项目——测试车辆数据5G传输,成为全球首家将5G技术应用于汽车研发及生产领域的汽车制造企业。

作为沈阳第一个5G示范单位,华晨宝马从2018年10月开始在沈阳生产基地的铁西工厂、大东工厂和动力总成工厂全面建设5G基站,共建设铁塔21个,5G基站35个,今年4月已经实现三大工厂100%的5G信号覆盖,总覆盖面积超过300万平方米。

华晨宝马沈阳生产基地采用了中国联通和中国移动双运营商5G网络。测试车辆数据5G传输项目是宝马集团全球的第一个5G应用。未来,工厂计划探索并实践包括增强现实、亚米级定位、云端高效控制AGV、可穿戴设备的人机交互、机器人与机器人之间通信以及机器臂上“夹具”与控制器通信等5G技术应用场景。


小米首次进入财富世界500强企业名单

PingWest品玩7月22日讯,今日,《财富》发布2019年世界500强榜单:沃尔玛位列第一,中石化第二,壳牌第三。科技公司方面,苹果排名第11,亚马逊排名第13,三星电子第15。

根据财富杂志的排名,小米排名468位,首次进入世界500强。今年3月,小米创始人雷军在“博鳌亚洲论坛2019年年会”期间接受采访时称,小米去年营收1749亿,有极大可能进入世界500强。根据小米公司之前的年报,报告期内实现总营收174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2.6%,经调整利润8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9.5%,其中2018年小米智能手机收入人民币1138亿元,同比增长41.3%。

7月10日晚间,财富中文网发布了2019年财富中国500强排行榜,其中小米1749亿元排名第53名,同样是首次上榜。


如何看待新海诚的新作动画《天气之子》?

成为你的“还好”——《天气之子》观后感

翘首期盼的首映日的《天气之子》,看完之后的直观感受,是失望的。电影院中放映结束后亮灯的一瞬间,估计和我抱有同样的感受的观众也有不少。比起月初看的《青春野狼》剧场版,《天气之子》的上映虽然座无虚席,却没有前者,也没有了当年《你的名字。》时的抽泣声四起。首当其冲的失望,正是来自于此。新海诚没有像我期待的那样给我带来新的触动人心。为什么这么说,让我缓缓道来。

风景表象

《天气之子》的故事,正如其名字所示,是有关天气的。天气在这部作品中——正如新海诚在以往作品中的做法——是角色情绪的表现。作中也多次借着帆高的独白感叹到天气正是人们的心境与情绪。所以祈愿良好的天气、开阔的蓝天,与祈愿幸福与开朗的心情是同义的。男主角帆高正是在这样的一种“天气”的风景中来到东京的。帆高在代表阴郁心情的风雨中踏起自行车追寻那一缕阳光,直到离岛的尽头,雨云笼罩了整个海面,而跨越海峡的阳光的目的地正是女主角阳菜所在的东京。阳菜同样也是如此,在母亲的病房听着悲伤的雨声,望向窗外的那一束光芒,爬上废弃建筑的楼顶,祈愿光明的未来。两人相遇后组建天气祈愿平台的桥段也不出意外,100%的放晴女在给人们带来晴朗的同时也带来幸福与快乐。这个桥段的音乐节奏与观众的心情,同样也是欢快的。

不过,虽然是新海一贯的手法,但是不得不承认天气之表象与角色心境的联系过于简单俗套。估计很多人和我一样,对新海的风景表象最喜爱的应该还是EF两作OP中高过整个城市的校舍屋顶和冲上云霄的天使的阶梯吧,与之相比,天气之子中的风景表象光有精美的外表,却不再有着丰富的情感。我作为观众,也无法像《你的名字。》中一样,因为黄昏之时中眩光的闪烁而感受到他们的揪心和不安。当然,这并非说《天气之子》中就没有天气以外的风景表象。但是不得不说的是,对天气主题的过于强调,晴雨二分的过于简单的形式,让新海诚的风景叙情的威力下降了很多。

从世界系跨出脚步

其实,在之前的想法中我就有所提到,如果《天气之子》无法在割离妳我关系的抽象要素上做出新的高度,甚至是后退到社会中间项的话,我是很难给出正面的评价的。我没有想要刻意预测的意图,然而《天气之子》却不幸地撞上了这预测的枪口。简单来说,《天气之子》虽然在种种元素上都继承了《你的名字。》,但是却没有继承其中世界系的美学。

从《追逐繁星的孩子》开始新海诚逐渐用民俗学的设定来取代前期来自科幻的设定。《天气之子》也是如此,阳菜100%的放晴能力,被设定成千百年来稳定人类文明的“天气巫女”。而这种能力的代价便是成为人柱,随着能力的使用,巫女将会逐渐变得如雨水一般透明,最终消失在天上的世界。肩负着人类命运的少女,以及在少女与人类命运之间的抉择,看上去似乎是很经典的世界系结构。实际上并非如此,理由有三。

其一:帆高并没有在这种抉择中表现出世界系最重要的特征——不能性。例如《伊里野的天空》虽然有着这样的对立结构,但是男主角浅羽并做出任何选择,也没有实质性的选择权利。他能做的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伊里野搭上没有返程票的战机,沉浸在自身的无力感之中。又例如《请记得我》之中,“我”能做的,只是默默地记住即将消失的她的名字,在干枯的海滩上留下泪水。又例如,在东浩纪最喜欢的世界系作品《AIR》的终章中,主角/玩家化作乌鸦,被剥夺了一切的选择支,只能在屏幕面前眼睁睁地看着观铃走向结束,而无法做出任何行为。用一种不怎么正面的表达方式来说的话,所谓世界系之不能性,就是去享受这种无力感、享受一种男性的主体不能性——甚至我们可以说得更猥亵一些,即是阳痿——的美学。而《你的名字。》通过男女主角交换身体、以及拯救村落和忘记名字两条叙事线融合的方式巧妙地在不能性和Happy end之间达到了一种平衡。但是在《天气之子》中,帆高面对这个选择时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少女。其中没有任何犹豫,也没有任何阻碍,只是单纯的想念就能得到圆满,这比起《你的名字。》中最后回头时的可贵性质,无疑是黯然失色的。

其二:正如我在想法中所提及的,分离两人的主要阻碍,应该是一种抽象的要素。天气巫女的能力似乎符合,但是问题在于它并没有成为分离两人的主要阻碍。当我们不去过多考虑设定,而是关注新海诚到底是如何描写这个分离与阻碍时就会发现,在这里实质性的阻碍是警察。并且警察对两人的阻碍,并非是针对阳菜的抽象能力,而是针对男主的离家出走、持有枪支和阳菜的谎报年龄的。《追逐繁星的孩子》无疑是新海诚的一个转折点,从这部作品开始,新海诚开始不断地声称自己要追求动画电影的娱乐性。《天气之子》中与警察的追逐,如同《追逐繁星的孩子》中组织和地底人的战斗一般,似乎成为了新海诚心目中的“娱乐”的体现。在作画精美的警匪追逐中,配合上新海诚擅长的音响剪辑,确实如他在访谈和小说版后记中谈到的一样,有着异常的魄力和表现力。但是这种表现力并不能掩盖其“娱乐”的俗套之感。毕竟我们去电影院看新海诚,并不是想要看同柯南一般的动作场景的。所以,当新海诚把与警察的追逐放在故事的高潮之时,把它当作你我关系危机的解决办法,世界的秘密、巫女的能力等等设定也就徒有其表了。逃过了警察的追击,也就战胜了巫女的诅咒,世界的秘密还未展露一点头角,就已经被抛弃。如果我们回头看看《你的名字。》就会发现,拯救村落并没有成为两人相遇的契机,反而成为了阻碍两人相认的原因。即使有着拯救数百人的力量,也无法超越忘却。所以《你的名字。》中虽然有着拯救村落这样的“娱乐”,其主要的阻碍依然还是时间、忘却这样的抽象要素。

其三:世界的命运或者说危机不够宏大。三年不停的雨,虽然淹没了东京中心靠港区的部分。但是没有造成任何人员的伤亡。人们的日常生活也没有停滞。甚至在故事的终局,曾经祈愿放晴的年迈老婆婆也如此说道——东京这块土地,以前也是海洋,现在,只不过是回到几百年前的江户时的东京的样子罢了。世界的命运、巨大的灾害,在这里变成了曾经的,同时今后也会伴随着人类的日常。当少女所肩负的世界危机被消解为日常,那么世界与少女的对立又有何意义?

独白与共情

新海诚的动画电影中,我评价最高的是《星之声》和《你的名字。》。因为在这两个作品中,新海诚所独有的“垂直蒙太奇”方法论表现地最淋漓尽致。而这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点,便是男女主角独白的重合与分离了。《星之声》中的独白之声比这个宇宙最快的速度光速还要迅速,能够让相距数十光年星球上的男女的声音在一瞬间重合。而《你的名字。》中的独白之声能够跨过时间的维度,在相隔三年的时间轴上重合为一句话。但是《天气之子》中女主角阳菜的独白是缺席的。除了在宾馆那晚的梦境之外,整篇中的独白几乎都是出自男主角帆高。而女主角独白的缺失,无疑是造成《天气之子》难以引起共情的主要原因。

这种缺失让我感受到的首先是男女主角之间恋情发展的温度差。《你的名字。》中超越时空在同一个画面响起的独白,能够让我感受到两人一步一步地,同时地恋上对方的过程。但是缺失了女主角独白的《天气之子》只能让我感受到帆高单方面的热情。而感受不到阳菜内心的波澜。被限定在男主角独白中的观众,自然也无法感受到像《你的名字。》中三叶去东京寻找泷时的那种不安情感,也无法产生一种守护男女主角之间恋情去向的上帝视角。这样就无从谈起《你的名字。》中重要的主题、同时也是世界系的命运问题中的“对恋爱关系偶然性的不安”了。所以,在这《天气之子》中我所感受到的,更像是《她与她的猫》时代的新海诚。逃离家乡来到东京的帆高,与摆脱父亲的建筑公司在falcom寻找自己道路的新海诚在我的感受中重叠。男主的独白就成了猫=新海诚的独白。男主的单方面的思慕观感,也就成了猫那单向的恋情。而这并不是我所喜欢的新海诚。

“还好”的意义

所以《天气之子》这部作品,或许从一开始就并不是一部要超越《你的名字。》的作品,而是一部有意的远离你的名字的作品。或者说,就像新海诚在访谈中所说的那样,一部“充满了任性”的作品。确实,在世界与少女的抉择中毫不犹豫的选择阳菜的帆高,这种“直球”出现在一部如此体量的片子中确实让人感受到一种任性。但是,让我最疑惑不解的是,在人们异口同声地提到他们无需为天气的骤变感到愧疚,无需为世界的改变承担责任之时,在最后的场景中,目睹朝着淹没的城市献上祈愿的阳菜,帆高却坚决地否定了人们的看法,用最肯定的口吻说出——

不是这样的,世界并非从一开始就是疯狂的。是我们改变的。是在那个夏天,那片天空的穹顶上,我选择的。比起青空,更重要的是阳菜,比起众多的幸福,更重要的是阳菜的生命。于是我们也祈愿了,无论世界的形态变成什么样子,我们都会单纯地活下去。

但是与这坚定的口吻所不相符,帆高的脸颊却流下了莫名的泪水。面对阳菜的“没问题吗?”的疑问,帆高整理了自己的心情,又找回了坚定的口吻,发出了整个作品中最强有力的的台词,最有信息量的结尾。——

「陽菜さん、僕たちは――」

「僕たちは、大丈夫だ」

如何看待这个结尾,我还没有能够将心中的这股感受整理完毕,不过,或许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在小说版的后记中,新海诚提到,这个结尾在制作过程中一直没有最终决定下来。他一直没有能够准确捕捉到两人在此时的情感。最终让他做出决定的,是洋次郎一开始提出,但是却一直找不到合适的用处的曲子『大丈夫』。于是新海诚这么说道了:(他们的心境)全部都已经写在这里了

『大丈夫』的歌词如下

D.C. (反复)
世界が君の小さな肩に乗っているのが僕にだけは見えて泣き出しそうでいると
「大丈夫?」ってさ君が気づいてさ、聞くから
「大丈夫だよ」って僕は慌てて言うけど
なんでそんな事を言うんだよ
崩れそうなのは君なのに
D.C. (反复)
世界承担在你纤细的肩头 只有我才知晓 眼泪不禁而下
察觉到的你向我问道 “你还好吗?”
急急忙忙地回应“我还好”
为什么要顾及我
明明快要支离破碎的是你

取るに足らない小さな僕の
有り余る今の大きな夢は
君の大丈夫になりたい
大丈夫になりたい
君を大丈夫にしたいんじゃない
君にとっての大丈夫に
なりたい
不足挂齿微小的我
现在最不符也是最宏大的梦想
是成为你的“我还好”
想要还好
不是让你还好,而是成为你的还好。

所以,在最后的场景中,目睹朝着淹没的城市献上祈愿的阳菜。帆高所做出的,在天空的穹顶所做出的,并不是放弃世界选择阳菜的决定。真正的决定权一直都负担在阳菜的肩上,面对不再是天气巫女的阳菜依然面相沉没城市献上祈祷。他下定的决心也不再是肯定自己的选择,而是肯定阳菜的选择。他所做的,正是如歌词中所描绘的一样,在这个沉没的世界中,这个风雨肆虐的天气中,作为阳菜的“还好”活下去,作为阳菜的“幸福”活下去。这个故事不是关于选择世界与少女的故事,而是我们用怎样的一种姿态活下去的故事。正如在小说版的最后,在决定了这样的一种姿态之后,沉没了东京的雨滴能够如同抚摸肌肤一般地滑过两人牵在一起的手一样,从灾害变成祝福。

最后可能要补充的一些在于,虽然东京淹没后的日常表象,会让人不住地联想到震灾后日常的问题。但是我不太想将两者放在一起。如果那样的话,《天气之子》甚至不如描震灾后日常继续,少年少女依然能够产生清纯的恋情的《薄暮》。藤田直哉在推特上评论到《天气之子》和《崖上的金鱼姬》的相似性时,提到后者是一部有关“在一个不断迎接各种灾害的国家创立应有态度的作品”,我觉得他将3.11震灾的单独性消解,将其归类进“灾害”的大分类中的做法是非常正确的。正如《天气之子》中提到的“无论世界的形态变成怎样”——无论是地震、海啸、暴雨还是冰雪——我们都将与成为我们的“幸福”、我们的“还好”的人一起,共同活下去。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红茶泡海苔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此问题还有 153 个回答,查看全部。
延伸阅读:
对于新海诚新作动画《天气之子》的期待超越《你的名字》?

新海诚新作《天气之子》会不会有新的突破?


降噪豆的涅槃:WF-1000XM3 一周快速体验

评测这么搞不会长久的。上次买的 Xperia 1 砸手里还没卖出去,就又买了个降噪豆。这回不是卖不出去,而是我根本不想卖了。结论放在最前面,三代降噪豆非常值得买,并且它有实力成为 AirPods 的竞争对手。

首先跟大家道个歉,本来上期结尾的预告是 Powerbeats Pro,我当时其实都已经拍完就差剪了,结尾给了它一个最佳分体式的结论,但横空杀出一个降噪豆,我一看这个结论得变,干脆这期咱们重来吧。视频出太慢就是这个下场…

降噪豆完全替代掉了我手里的 Bose QC30 和 Bose SoundSport Free。虽然盒子有点大,但怎么说也比那两个便携吧,实际上这是目前最便携的降噪耳机 —— 我甚至觉得它是目前最好的降噪耳机。

本着「欲扬先抑、阴阳怪气」的原则,咱们先说缺点。

缺点

首先配对起来确实不如 AirPods 或者 Powerbeats Pro 那么方便,如果想要连接其他设备,手势是……没错……。

延迟不能说没有,肯定不像 AirPods 2 那样基本只有音游可感知,根据我的测试在 220ms 上下,和 AirPods 一代差不多。但问题就在于很多针对 AirPods 可以补偿延迟、甚至针对 HomePod 可以补偿延迟的视频软件,对降噪豆不够友好,比如 YouTube 和 bilibili,嘴形还是会对不上。调用系统原生播放器的,比如 Safari、Apple Music、WWDC,都不会有问题,nPlayer 和 Netflix 也都 OK。

再一个就是入耳式天生封闭的特性导致有一点听诊器效应,好在没有线,不容易触发,走路的时候别穿硬底鞋,像 QC30 这种不完全封闭的就没这个问题。佩戴起来也不是特别舒服,虽然不像 AirPods 那样带不了的人干脆就用不了,但是赠送的 7 对塞子都不太舒服。胶塞是带着疼,海绵塞是太滑带不住。所以宣称的 6 个小时续航我基本用不了一半的电就受不了摘了。目前我用过的耳机里没有一个舒适度能比得过 Bose QC30,我指的是耳朵上的舒适度,降噪豆的好处就是少了个圈嘛。

最后就是这个盒子,一点都不耐划,而且你没办法知道盒子还能剩下多少电,耳机的电量能在 app 里看,但是盒子的不行,就只能等到 LED 灯变红的时候才能知道「哦……该充电了」,这样你出差的时候就会遇到你以为电量很多,结果一上飞机盒子就红了的问题,它也不支持无线充电。

然后……说实话就没什么缺点了。

优点

降噪豆信号的稳定性挺不错的,不敢说 100% 完全没问题吧,但是也像 Powerbeats Pro 一样是 Class 1 蓝牙,我大概测试了一下连接距离,和 Powerbeats 相当,但我用的这一周,出现过两次右耳突然没声的情况,过几秒又好了,暂时不清楚是个什么问题,但我估计固件更新能解决。

然后多设备之间切换,只要是配对过的设备,不用这样,在蓝牙菜单里直接选 WF-1000xm3,就切换过去了。其实比 AirPods 就少了一步,就是能直接出现在 AirPlay 菜单里,不过……苹果你懂的。

然后两只耳机也可以任意独立使用,无论是听歌还是打电话都没问题,也支持佩戴检测,摘下自动暂停,而且摘下之后五分钟还能自动关机,AirPods 要是这样的话一晚上自己就耗没电了。可惜不能像 AirPods 那样让手机知道你已经摘下来了,自动切换到外放。

当然我知道你们都在等最重要的两部分内容:降噪,和音质。

降噪

降噪我重点拿它和 QC30 进行了对比,因为这两个产品的使用场景类似,可以认为是竞争关系。但遗憾的是我没有设备能录下来它俩的声音,所以你们只能相信我了。

首先三代降噪豆是前后双反馈,也就是先收集外部噪音,做一次降噪,然后再看一下耳朵里面的效果,如果还有残留那就再做一次降噪。这次索尼也用了专门的 QN1e 降噪芯片,和大耳上那个 QN1 比信号处理器从 32bit 降低到 24bit。效果劣化肯定是有的,而且跟 QC30 去比也会稍弱一丢丢,体现在人声频率的过滤不如 QC30 干净,但差别非常小,小到只有这样对比才能勉强听出来区别。

但有一点区别比较明显,就是每次带上降噪豆的时候,它似乎总需要五六秒的时间来适应周围的噪音水平,然后降噪效果才会达到一个比较好的状态。这在平时使用没什么问题,但比如你中途摘掉一只,再带上去的时候,两边降噪幅度就会不一样,得等五六秒。

然后索尼还让你在耳机上直接调节降噪幅度,轻触左耳机(可设置)可以在三个模式之间轮换:降噪、环境声放大、关闭降噪;另外还有一个「还我世界」功能,和大耳一样,长按左耳机启动(可设置),降低音乐音量的同时将环境声放大给你放出来。这个功能我一般不用,因为它需要几秒的反应时间,等它反应归来对方一句话都说完了,不如直接摘耳机方便。

在 app 里还可以设置更多功能,比如把降噪降低一档,变成「控制风噪」模式,其实就是把前反馈麦克风关掉,这样风噪是没了,但是降噪幅度也会降低一些,聊胜于无吧。然后它还和大耳一样支持根据运动状态自动调节降噪幅度,检测是依靠手机陀螺仪来做,反应比较慢,所以我一般不用。

然后我们来听一下麦克风的效果,现在我们处在天桥上,下面是各种各样的车,我现在说话大家听得清吗?也顺便对比一下 AirPods 2 的效果,同样也是在这个天桥上,我现在说话大家听得清吗?

音质

然后是音质,这也是让我毫不犹豫抛弃掉 QC30 的原因。如果说降噪水平它们相当,那音质就是索尼把 Bose 按在地上摩擦。事实上这是我听过的所有真无线耳机中,音质最好的,没有之一,甩第二好远。索尼不发威你当我 Hello Kitty。这个耳机也完全让我打消了把魅族 Live 改造成蓝牙耳机的念头。

非要挑缺点的话,可能索尼为了能让它的声音更抓耳,把高频调得比较尖锐,听久了可能会觉得疲劳不耐听,但是没关系!app 里面可以调均衡器!而且均衡器是跟着耳机走的,不怕换设备。我一般喜欢保持五个频段不动,把 ClearBass 稍微调高一点,嗯,贼爽。

还记得老解之前说过 200 美元以上的耳机区别基本就是个 EQ 吗?虽然不太严谨,但只要你不是发烧友,用这个 EQ 绝对能让降噪豆变成你喜欢的声音。

如果你想要更详细了解降噪豆的音质,我给大家推荐 B 站 up 主 -LKs- 做的一期《听懂耳机》视频,他用的录音设备是 3Dio 人头录音,两万那款,然后改造了耳朵结构让它能测试入耳式耳机。虽然不可能跟专业的测试仪器比,但是用来体现耳机之间的差距做参考是足够的,他对比了 AirPods 和小馒头,大家可以去看一下。

所以,最终结论就是降噪豆在我这实现了用 ¥1699 取代 Bose 这两个加起来三千多块的产品,如果你已经种草了,赶紧买;如果你还在犹豫要不要买,赶紧买;如果你还是觉得它没啥用……额……Bose 这俩你看咋样?箱说全,价格私聊?


火箭发动机推进剂喷注与燃烧不稳定性(下)

火箭发动机燃烧稳定性的末篇终于出来了。

自己反复读了几遍,为了增加可读性,我删掉了一些公式。

同时,鉴于本篇篇幅太长,为便于大家阅读,我将其分开了。

相比于前两期,这一期理论性有些强。如果您没有看过前几期,可以点击浏览:

1,浅析液体火箭发动机推进剂喷注雾化与燃烧不稳定性(上)

2,火箭发动机推进剂喷注与燃烧不稳定性(中)


四,液体火箭发动机咽喉的那根刺

1,喷注盘——液体火箭发动机的咽喉

上期讲到,目前双流体同轴喷注器成为几乎所有(实际上,我看到的很多文献中都是用“所有”来形容其地位,在这里我们用“几乎所有”来限定一下)飞行发动机喷注器的喷注单元。其重要性可见一斑。

(数据表明)大多数的不稳定性破坏集中于喷注器面附近。因而喷注器及其有关的稳定性装置(隔板和声腔)是发动机中主要的稳定性和性能控制组件,这些组件和装置是整个稳定性研制工作的基础。

燃烧导致喷注盘熔毁。
视频中爆炸最先于发动机喷注盘位置发生,这块地方在推进剂泵之下,主燃烧室之上,是温度和压力变化最为剧烈的地方。喷注盘之上,零下一百五十度,喷注盘一下数千度,资料来源NASA
流体中的湍流在这里形成,激波在这里反射,分子在这里破裂与形成,而偏偏喷注盘又是个千疮百孔的东西,所以如果说发动机是火箭的心脏,那么喷注盘就是发动机的咽喉
F1火箭发动机试车失败引发爆炸炸毁测试台,资料来源NASA

目前,美国所有的氢氧火箭发动机全部采用同轴喷注器。俄罗斯的分级燃烧煤油发动机也采用了相同的设计技术(包括RD-170系列以及RD-180,后者采用同轴旋转喷注器)。

NASA正在测试的液氧-甲烷火箭发动机,也采用同轴喷注器:

这个喷注盘就更典型了,同轴喷注孔口设计为凹面形,将每个同轴喷注头隔离为独立的雾化单元,效果与V-2的“燃烧器杯”一样,也正因此没有设计隔板

回首看看94年由S.Stein设计的第一款同轴喷注器,二者何其相似,当年S.Stein为这款产品申请了专利:One ofthe most notable technologies thatresulted from work in theRocket Laboratoryis the concentric tube injector, invented by S.Stein [“Rocket engine injector,” U.S. Patent No. 3,136,123(1964)]。

相比酒精和煤油,液态甲烷的许多物理性质都更加接近液氢,沿用氢氧火箭发动机设计思路也在情理之中(从“梅林”到“猛禽”:“液氧甲烷”+“全流量分级循环”,星级火箭发动机的终级选择?(下))。

2,纷繁多样的同轴喷注器

实际上,同轴喷注器的设计也纷繁多样。在S.Stein设计的第一型喷注盘上,视力可以分辨的就有三种喷注孔。推进剂流过不同的喷注孔,其破碎原理也存在较大的差异。

J-2火箭发动机第一批同轴喷注单元的中心氧化剂管与整个喷注盘齐平。今天我们更多地称之为“平行燃料同轴剪切”型。

后来经过进一步探索,采用了从喷注面延伸出来的各种环形混合区设计,这样大大限制了不同推进剂组元在一开始的接触。采用这种同轴喷注模式燃烧稳定性得到了改进,冷却却成了难题,因而最终不得不将氧化剂喷管从喷注器面内部缩进。上图为航天飞机主发动机同轴喷注器,刚刚提到的NASA在研的液氧甲烷火箭发动机也采用该喷注设计。

氧化剂喷管缩进将导致两种推进剂提前掺混,这个时候流体的剪切和惯性撞击对射流破碎有有增益。置于选择多大的缩进比例,还得综合流速、密度和温度的差异来衡量取舍(比如我们在上篇聊到的氢温。资料来源(DongjunKimet al. JPAP. 23(6),(2007))
氧化剂喷管缩进得多了,工程师索性重新设计喷注头,直接让推进剂在管内相互撞击。上图中,内管收窄,环缝放宽,两种推进剂便产生了径向速度,并在内部氧化剂管口相撞。由于内管缩进程度较大,燃料管口内侧还形成了另一段环形混合区。现在请您再联想一下V-2的“燃烧器杯”,是不是很相近?
V-2导弹发动机的“燃烧器杯”。

当然了,有内部撞击就有外部撞击,外部撞击需要对喷注盘上的喷注孔位置和角度进行精心设计,使推进剂射流雾化角既不过小(推进剂喷出燃烧室外导致燃烧不完全),又不会过大(过大,推进剂会打在燃烧室内壁,如果是煤油会形成结焦,关于结焦我们在从“梅林”到“猛禽”:“液氧甲烷”+“全流量分级循环”,星级火箭发动机的终级选择?(下)有过介绍)。

好吧,是不是很心累,(雾化角)大了不行小了不行,(氢温)热了不行冷了不行,(喷注器位置)宽了不行窄了不行……所有的参数都要被限制在一个很窄的区间内,像个小姑娘一样神(难)秘(以)莫(伺)测(候)。

那么导致根源在哪里?

3,高频燃烧不稳定性

就现象的根源而言,那就是燃烧过程中压力的高频振荡,而且这个振荡频率范围极广,低至几十赫兹,高至数万赫兹,压力振幅更是能够达到几个兆帕甚至几十兆帕。

从F-1到RL-10、J-2再到M-1,我们可以发现在液体发动机的研制过程中,燃烧不稳定性问题是最为棘手的问题。许多试车事件表明,燃烧不稳定性可以在几分之一秒之内引起燃烧室、试验设备甚至飞行器和发射台的严重破坏。

这种高频振荡能够导致敏感的电气元件失效,而高幅值的压力振荡会影响结构强度,严重情况下会导致发动机爆炸。

我们前面讲过,火箭和发动机不是小产品的等比例放大,因为结构增大时,结构基频变低,加之发动机压力振荡频谱如此之宽,系统间非常容易出现耦合共振


五,湍流——罪魁祸首还是砥柱中流?

当我们沿着现象追溯物理本质时,就会发现,一切的一切都可以归咎到湍流上来。

湍流的燃烧过程本身就具备高复杂性和强非线性性质,只不过在扰动的早期非线性尚不明显,在我们看来就是线性的。

1,从层流中来,到湍流中去

现在有个隐形的套路,如果你想抬高自己的行业,最好找个数学、物理方面,人人皆知但是人人不懂的一个名词,用来类比自己的行业,比如“纳米”(七八年前特别特别火)和“量子力学”(现在就很火啦)就是个好名词。因而我对朋友搞金融的量子基金、量子投资特别羡慕。

纳米也好,量子也好,都不是信手拈来的。

不过我们生活中有个高大上的现象,就在我们身边。

湍流。

实际上湍流是一个与“量子”齐名,但远比“量子”更古老更让我们苦恼的名词。

相比于“量子”,湍流就在我们身边:呼吸、饮水、血液流动……甚至渴了沏壶茶都能看到湍流。

所以湍流一点也不神秘,如果咱们不了解“量子”,那是因为人的尺度太大了(如果把我们缩小到原子级别,可能就好很多),可如果您不了解湍流,没关系,点支烟看看烟圈,摇一摇花露水,湍流便立即呈现在你眼前。

所以,现在我们至少应该有一个概念,湍流不是韩流、日流,也不是一种像水、油这样的另外一种流体,而是一种流动现象

最先研究生活中这种司空见惯的流动状态的是英国人雷诺,他在观察圆管内流体运动的时候发现,墨水的染色线(Streakline)有时会变得紊乱起来,不再简单的呈直线状。这个实验直接涉及到了层流到湍流的转捩,“转捩(lie)”是流体中有一个专有名词,转捩的实质是流体分子间的阻力(引力+动量交换,宏观体现就是粘性啦)“Hold不住”分子的惯性。就像妈妈拉不住任性的孩子出去玩一样。

然而就是这种司空见惯的现象,流体力学研究了一个多世纪甚至连一个精确的数学定义都给不出来,其难度可想而知。

现在,有多少种研究角度,就有多少种湍流描述。

从流动稳定性的角度来讲,湍流是一种连续不稳定的流动:大结构不断的发生不稳定,然后破碎;相反的过程也在同步进行,小结构通过某种神秘的相互作用,形成更大的所谓的拟序结构(人们在千奇百怪的湍流流动现象中观察到一些共性,起了这么一个和湍流一样模糊)。
从动力系统的角度看,湍流是个非线性演化过程。从统计角度看,湍流是个随机过程(哎,很多时候连高斯分布都不服从)。从能量角度看,湍流更像个“二道贩子”,把大尺度上的能量向小尺度转移,能量在小尺度被消耗(耗散)掉,当然偶尔出现消化不良,能量从小尺度逆向传送到大尺度(逆级联)

2,雷诺数

一般而言,湍流的发生有几个必备要件:扰动,非线性演化和一定的规模(比如管流的雷诺数,实际上当一个非线性系统超过一定规模时都会有类似湍流的性质)。

关于非线性演化,我们在“浅析液体火箭发动机推进剂喷注雾化与燃烧不稳定性(上)”中进行了粗浅的介绍。

而衡量规模的,就是雷诺数。

人们用雷诺数来衡量流动可以乱成湍流的潜质,雷诺数越大流动越容易乱成湍流。雷诺公式分数线上面是速度与尺度的乘积:速度快代表流动中充满了可以作乱的动能,如果尺度还很大,有足够的空间发展混乱,流动会很容易乱成湍流。
流体具备一定速度和尺度后,就会躁动起来,就好比把一千个利物浦球迷和一千个俄罗斯球迷放到一个广场上……那画面,你可以想象
雷诺数定义式分数线下面是粘性表示只要流动粘性很大,就很难乱成湍流。如果你高高地往碗里倒水,会看到水在碗里旋转翻腾
但是倒油,油就不会在碗里翻腾。因为粘性消除了流动作乱的能量。
火箭发动机喷注器的推进剂雷诺数在105-106这个量级,湍流现象当然不会缺席,并且湍流和燃烧纠缠(耦合)在一起,成为一个更加困难的课题——湍流燃烧

烧不稳定性,就是燃烧领域中一个极端到变态的例子。

3,扰动的根源与三大不稳定性

扰动是湍流的发生的一个必备要件,扰动往往意味着一种不稳定的能量存在,当雷诺数较小时,粘性较大,粘性能够耗散掉这种不稳定能量。而当雷诺数较大时(粘性较小),耗散不掉的扰动便在流体中肆无忌惮地“疯”起来。

那么扰动是怎么来的呢?

这就得讲讲流体中三大不稳定性,它们代表着三种主要的扰动产生方式。

K-H不稳定性(Kelvin–Helmholtz instability)

先给大家看个照片,照片里的海浪就是Kelvin-Helmholtz不稳定性的一个实例。

海水密度比空气大,然而照片里的浪尖比波谷处的空气还要高,这显然是个不稳定态。而打破稳定态的就是风(外力)。

海浪可以进一步抽象成两种流体的接触面,密度大的流体在下,速度低;密度小的在上,速度高,这样在它们之间就形成了一个剪切层。

所谓“无风不起浪”,没有风的时候,海面处于平静的层流状态,雷诺数也很小,因而动力相对阻力还很小,顽皮的“孩子”所以被粘性力给牢牢地牵制住了。

风吹,则浪起。

这个时候,粘性力不再是单纯的阻力了,更确切地说,它充当了动力。上层流速高的流体,通过粘性作用,会把下层低速流体的速度也拉高。

当然如果速度不够快或者下面的实在太沉太慢,也会实在带不动。这个时候尽管拉不起来,但是流体在界面上仍然跃跃欲试,这就是涌动。但是不管怎样,速度的剪切通过粘性作用使界面扰动起来了。如果风力小了不会形成浪,只会是涌动;在一样的风力下,如果把海水换成水银,那就浪不起来了。

在扰动中,两种流体的界面发生扭曲,一部分重流体激凸到上面轻流体里面去了,同样因为连续性假设,也有一部分轻流体回往下凸进来——这样其实就等于两块流体交换了位置和速度——流体因此发生了混合。

在这个过程中,仍然会有一股力量驱使着扰动的脚步,想要把不稳定的发生给牵制。但这次不是再粘性力了(尽管其耗散作用仍然存在,但是相对于扰动能量来说,耗散掉的十分微少),而是浮力。向上凸入轻流体内的重流体,其受到的浮力不足以抵消自重,还会再下去;对另一种流体亦然。

也就是说在浮力作用下,整个系统想要回归初始的稳定态。

两部分混合的流体不仅交换了位置,也交换了速度。密度大的流体由于上层的带动速度有所提高,而密度小的流体速度降低了。密度大的流体,在同样的速度下,其惯性力也更大,雷诺数的分子就更大——也就是更难被控制——当达到控制不了的程度时,层流即转捩为湍流,形成涡旋。
回过头来看,从扰动的发生到转捩的形成,都得益于流体界面一定的速度差。
很显然,喷注器形成的射流界面上这种速度差不仅存在,而且非常大。液氧射流速度在几十米每秒,而氢气射流在百米量级。
对射流而言,产生扰动的还有另一个更重要的因素——表面张力,相对于界面速度剪切而言,表面张力对高频扰动的作用更加明显。
我们在“浅析液体火箭发动机推进剂喷注雾化与燃烧不稳定性(上)”讲到的F-1火箭发动机不稳定现象主要存在四个区域,三个位于喷注面上,第四个就与表面液膜的冷却有关:由于涌动的存在,从燃烧室冷却液膜产生的液体层上脱离的液体燃料会产生脉冲燃烧。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思考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5G需求强劲 台积电加快5纳米芯片制造工艺开发进程

2019年,整个市场对半导体的需求呈下降趋势。但是,自从5G设备进入市场之后,关键芯片制造商台积电(TSMC)看到了对尖端处理器的需求呈现上升趋势。该公司最新的季度收益会议召开后,台积电决定提前推出其最先进的技术,并宣布将于2020年上半年间开始使用新的5纳米芯片制造工艺,这将使得第一批5纳米芯片能够在明年的这个时间段内上市。

台积电于去年开始大规模制造7纳米芯片,这使得苹果和华为等关键客户都声称,他是当时先进技术的引领者。可是,苹果配载在iPhone XS中的A12仿生系列处理器却先一步成为了消费者的首选。据报道,7纳米芯片于2018年5月下旬量产,而苹果则是在大约四个月后,才开始大规模制造。或许,A14芯片会在明年的5月份投入生产,并且华为公司也会在那个时候有所动作,与苹果展开竞争。

台积电并没有打算将7纳米芯片制作工艺直接换成纳米技术,而是先扩大7纳米容量以满足增长需求,特别是来自5G无线设备的制造商的需求。台积电首席财务官Lora Ho预计,来自5G智能手机和基站制造商的强劲需求,不足以完全抵消对更老、更大5G前部件需求放缓所带来的影响。台积电目前为AMD和英特尔等巨头生产芯片,三星是其最大、最强劲的竞争对手。

作为台积电的重要客户之一,苹果将在其2019年末推出的iPhone和iPad中使用台积电制造的第二代7nm芯片,在2020年某个时候转用5nm芯片,然后在2022年转用3nm芯片。如果芯片的生产延迟了,将会产生严重的甚至是毁灭性的影响。所以,台积电时刻在为优化制作工艺奋斗。

除了比7nm芯片更小外,5nm芯片还将拥有更高的功效或是更强的处理能力,而这取决于芯片设计人员的需求。5nm芯片或许能够让智能手机的CPU使用更小的电池并将可以被用在可穿戴设备(如AR眼镜和耳机)上,提供给大众以全新的体验。而且,它还能使明年的5G设备在运行温度更低、能耗更低的情况下,同时提供与当前型号相同或更多的电力。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