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十二月 2019

「城市早报」走,去泰坦星转转?以及来自全球 10 个城市的新闻

今日话题

最近有个地方值得拜访——

土卫六,土星卫星中最大的一颗,又名泰坦(Titan),释出了最新地图。

土卫六是太阳系已知唯一一颗同时拥有稠密大气层和液态海洋的卫星,因此被科学家高度怀疑上面有生命体存在。对地球而言,土卫六就像一个时光机器,揭示了生物诞生初期之谜。

这是一个下着烃雨的世界。 烟尘像雪一样飘落,在氮风的吹拂下变成沙丘。吹成沙丘。这里接收到的太阳光线仅有地球的 1%。自人类意识到土卫六和地球如此相似以来,它就屡屡成为科幻作品的主角。土卫六是克拉克所著小说 Imperial Earth 中人类的殖民地,其大气中的氢是星际旅行的主要燃料;类似的设定也出现在日本动画《星际牛仔》里;此外,泰坦星还是灭霸和卫斯理《蓝血人》的家乡。

不久前的 11 月 18 日,NASA 喷气动力实验室的行星科学家 Rosaly Lopes 和她的同事们绘制完成了土卫六的首幅全球地质图,发表《自然·天文》杂志上,可以看到许多地貌已经有了名字。比如泰坦星上最大的一片海叫克拉肯海(Kraken Mare),指挪威传说中的海怪。


1979 开始的三年里,先驱者 11 号、旅行者 1 号、旅行者 2 号先后近距离飞掠土卫六,但只留下被雾霾层包裹的模糊影像。

根据 NASA “卡西尼”号的探测器数据,Lopes 及其团队鉴定出 6 种主要地质形态,并确定了其相对年龄和整体分布。土卫六上有大片平原,有冰封有机物形成的沙丘,有液态甲烷汇聚而成的湖泊——这形成的甲烷循环有可能孕育生命。


也许有一天,在克拉肯海域上航行的水手会亲眼见到这样的情景:橙色的天空孕育出不断迫近的巨大漩涡,漩涡里发出轰鸣的声音。云层聚拢,海面的甲烷不断蒸发到大气中,一个在地球上从未见过的生命一闪而过——尽管水手很想继续一探究竟,但在这个天气状况下,冒险进入克拉肯海的咽喉是否明智?


Better Living

新西兰——航空公司试行可食用咖啡杯。由当地公司 Twiice 制造的杯子是用香草味的饼干制成的,而且显然可以“防漏”。每年,新西兰航空公司提供超过八百万杯咖啡,这种新的杯子是他们试图变得更环保,更可持续的一部分举措。但网上的一些评论表示,如果想改善环境,航空公司需要改变的不仅仅是咖啡杯。飞机是对环境最具破坏力的交通工具之一,其燃料排放产生大量的温室气体。一些研究计算得出,全球变暖约有 5% 是由飞行造成的。


爱尔兰,都柏林——虚拟现实将还原百年前被大火吞噬的档案。重建被毁的爱尔兰公共记录办公室,这个项目是由都柏林三一学院牵头,与爱尔兰国家档案馆、英国国家档案馆和北爱尔兰公共记录办公室合作。 1922 年,都柏林四法院的大火烧毁了档案文件的宝库,其中一些可以追溯到几个世纪以前。这个叫做 Beyond 2022 的项目旨在找回丢失的档案收藏。到目前为止,已有超过 200 卷的文档经鉴定,并进行了数码化。这些文件的虚拟现实体验,将于 2022 年 6 月开放,以纪念这场大火发生一百周年。

争议

美国,波士顿—— Airbnb 清除了波士顿一半以上的房源。今年早些时候, Airbnb 在波士顿拥有超过 6000 个房源,但当地官员表示,该市目前仅批准了 737 个短租注册。波士顿通过了严格的对短租条例,除了要求房东在城市注册外,还限制房东必须处在其出租的空间,并要求像 Airbnb 这样的平台与当地官员共享信息,删除不符合城市规则的房源。此前,Airbnb 曾因反对后两项规定,将政府告上法庭,称这些要求违反宪法,而且在技术上不可行。但最终这家公司选择了妥协,并清除了平台上的大量房源。

法国,巴黎——法国陷入数年来最大规模的罢工瘫痪。5 日,在法国的 100 多个城市,来自各行各业的 80 多万名工人举行了罢工,走上街头,在部分城市示威者和警察之间发生冲突。罢工导致城市陷入瘫痪。在巴黎,当天关闭了包括艾菲尔铁塔、奥赛博物馆和凡尔赛宫在内的热门旅游景点;火车运营商 Eurostar 和 Thalys 取消了至少一半的巴黎至伦敦和布鲁塞尔的服务; 16 条地铁线中只有 5 条正在运行;数百班航班被取消。罢工源于马克龙试图引入一种基于通用积分的养老金系统。工人对计划中的改革感到愤怒,因为这会使他们不得不延迟退休,或拿到更少的养老金。过去十年中,法国的官方退休年龄已从 60 岁提高到 62 岁,但仍是 OECD 发达国家中最低的国家之一。新的系统还鼓励积分制,工会担心这将意味着人们被迫为了更多的退休金而延长工作时间。

澳大利亚——取消专门负责艺术的联邦部门。 5 日,总理斯科特·莫里森宣布了一项公共服务大调整,从明年 2 月开始,将联邦部门数量从 18 个减少到 14 个。现有的传播和艺术部将被合并入一个新的实体,称为基础设施、运输、区域发展和传播部。艺术相关的经费和资源将如何受到影响还有待观察,但整个艺术行业对此表现出极大的不解和沮丧。莫里森称减少部门是为了减轻官僚主义,改善决策,但并没有提及艺术部门被合并取消的原因。

萨摩亚——政府建议未打疫苗的家庭挂红旗。在导致了数十人死亡的毁灭性麻疹疫情面前,这个太平洋岛国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关闭了学校,禁止儿童参加公共聚会,并开始了大规模疫苗接种运动。本周早些时候,萨摩亚总理宣布,政府将在 12 月 5 日和 6 日完全关闭,以帮助公务员开展挨家挨户的疫苗接种运动。而最近发布的公告则更进一步:建议公众在房屋前面和道路附近系一块红布或红旗,以表明家属尚未接种疫苗。与此同时,反疫苗倡导者正在抗议疫苗接种运动,并在推特上使用 #NaziSamoa 标签,将政府与纳粹进行类比。

北京——回迁小区安装人脸识别。太阳宫地区回迁安置房小区安新路 6 号院现已正式交房,小区里安装百余个摄像头,居民楼一层、二层、顶层和负顶层安装红外防盗报警系统,并设有防高空抛物智能监控系统。小区楼门口的人脸识别门禁系统与公安数据中心对接,安装有电子围栏系统,居民刷卡进入小区,访客进出需进行身份登记。北京还有其余大量老旧小区正在进行改造整治,安防系统全面提升。

一些地方也许值得拜访

美国,洛杉矶——“ ElSueñoAmericano | 美国梦:汤姆·基弗的照片”汤姆·基弗是美国西南边境小镇阿霍的海关边境保护处理中心保管人。在那里,他收集从被捕的移民身上没收的物品,并将其丢到垃圾箱里,这是他的工作。基弗最终想出了拍摄物品的方法,以此来纪念他们的前主人。他将他的影像视为美国历史黑暗时期的文件,它们会被记住,作为一种耻辱。洛杉矶斯基伯文化中心的新展展出了这些摄影作品。

“我使用色彩,不是为了美化它,也不是为了把它变得漂亮,而是为了让它美丽——可以说,是为了给它应得的,在阳光下时刻。”

© Tom Kiefer, Cynthia’s CD Collection (2017). Courtesy of Redux Pictures.
© Tom Kiefer, Cell Phone Assembly (2019). Courtesy of Redux Pictures.
© Tom Kiefer. Water Bottles (2014). Courtesy of Redux Pictures.
© Tom Kiefer, Tuny (2015). Courtesy of Redux Pictures.

上海——《 Sheng 女之家》。本剧内容基于在上海宣传画博物馆与著名的人民公园相亲角的实地考察,以及在性别研究、相亲手机程序、即兴工作坊方面的探索与工作。由年轻女性合作者共同创作完成,她们来自多样的背景,包括政治学、社会学、心理学、银行金融、剧场导演、表演、编剧及跨文化交流。“希望探讨对于我们的世代来说,独立意味着什么。”

时间:2019年12月7日 19:30-20:30、12月8日 17:00-18:00
地点:上海明当代美术馆

广州——第一回无界建筑季开幕。第一回无界建筑季将分为三个单元进行。第一单元为“住在广州”,将展出近年来出现在广州地区的有关建筑、居住以及城市空间的艺术作品与社会性艺术实践项目;第二单元为“在其他的地方”,将展映由居住在其他城市的独立电影导演与建筑师拍摄的六部有关建筑与城市空间的电影;第三单元为“亿达大厦再建计划”,将邀请近20位建筑师与艺术家在美术馆所在的亿达大厦的公共部分进行现场创作,这将是一次将私人物业转变为城市公共空间的尝试。

时间:2019 年 12 月 7 日- 2020 年 3 月 30 日
地点:扉美术馆


我们还有另一个应用,会在上面更新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在大庆你玩啥?只能喝酒,洗澡,大人玩啥我们玩啥” | 大庆故事⑨

打架,交朋友,主持公道,是少年时代的苏晗在大庆读初中的光辉时刻。从老家黑河坐六个小时的客车来到大庆,这才是大城市,苏晗觉得。他很快在这里结交了一帮好兄弟,又很快“离开”了他们。升上高中之后,苏晗放出风声,要“金盆洗手”。

黑河、大庆红岗区、大庆萨尔图区,武汉、上海,这是 23 岁的苏晗迄今为止的行进路线。


以下是苏晗的口述:

2019 年春节,我带着郑雯回了趟大庆。我俩都是 94 年的,也就刚工作两年。

郑雯:“我三年不好意思,我们是姐弟恋。我是他学姐,华中农业大学商务英语系。”

现在就只有过年会回大庆,待一个礼拜。今年因为郑雯,先去老家黑河待了两天,再开车四五个小时,去大庆待了一周,十天吧。

特别搞笑,朋友听说我带女朋友回来了,就开着车出来带我们去玩,最后停在大桥上让我们下去吹冷风,看龙凤湿地。问题在于冬天又没有湿地能看,冻成冰了。

郑雯:“不好看啊,但也不好意思说。”

在大庆就是吃。

郑雯:“对,因为没什么玩的。还有就是洗澡。”

她最喜欢就是洗澡。那种澡堂、洗浴中心。

郑雯:“很富丽堂皇,因为我没有去过。里面装修得金碧辉煌。我在其他城市去过洗浴中心,但大庆的不一样,它给你一种贵宾的感觉。你进去就是贵宾,很舒服,让你觉得很奢华。”

这个是大庆特色,哈哈!特别火爆。大家都会去泡一泡。有好几个,丽都温泉会馆,华溪温泉。

郑雯:“华溪不行,还有个叫水云天,也一般般,但水云天果盘好吃。”

果盘好吃。她 7 天差不多去了 5 次。我们那边风俗就是每周都去,一边泡澡一边喝茶。一般都是一个大家子,要么就是在外面喝多了,在那边过个夜。

东北这几年就是年轻人越来越少,少到什么程度,过年期间我们出来洗澡,车都打不着,走着去。大庆叫车有一个特别有趣的地方,你要避开晚上 5 点到 6 点的时间,这个时间所有的司机都会给你个统一口径:要倒班。倒班他就不会拉你,很多司机都在单位里有正职。就这样 5 点到 6 点基本上打不到车。不过大庆打车很便宜,起步价五块。这么多年了都是五块。

这次回去还路过了初中。我来大庆念书就在新村。不管是学校老师水平还是基础设施,还是环境,身边的同学,比老家黑河好太多了。之前真的就是井底之蛙。比如说我们以前学校只有两个篮球架,但过来大庆就是十个八个的那种标准篮球场。

郑雯:“我们有路过吗?”

有啊,不是还停车下来在外头看了一眼。就是挺大的。

郑雯:“还行吧。人很少,然后路很宽。就这两个感觉。”

龙凤湿地。图片由苏晗提供

最大的感受其实是大庆这几年没有发展了。跟我大学时候回去一样。我出来的时候好像万达还刚刚开起来,然后大学那两年开了几个商场,2019 年回去感觉跟 2015 年没有区别。

整个东北人就少。上大学都出来了。她家在武汉嘛,车多人多,上海也是,就觉得得大庆密度特别低。像现在从上海到武汉坐车四个半小时,我觉得太快了。郑雯就适应不了,她觉得四五个小时好长好久。我小的时候从老家去大庆,也就是自己坐一个客车过去,再自己回来。那个时候单程要六个小时,路还不是很好。12 岁那年,还遇到路不通,下车走了半个多小时,上了另一辆车接着开才到的大庆。

我们全家都跟石油没什么关系。应该是闯关东过来的吧,老家是山东烟台那边的,日子不好过呗,就来东北发展了。爷爷奶奶都是地道的农民。

父母在老家,更北边的一个地方,黑河你知道吗?再北就是俄罗斯边境了。时间应该是会战之后,当时大庆已经开始发展了,我们家从山东到了黑河,再到大庆。先是姑姑考到了大庆的八一农垦大学,姑父也是那个大学,就包分配进了大庆市政体系;后来把我爷爷奶奶接过去;再后来我又过去;未来我爸我妈再过去。

我在大庆没有房子,本来当时想在外面买。没想到这几年房价涨成这个样子,哈哈就很尴尬。当时是准备全家搬大庆嘛,房子都看好了,后来又退掉。因为我出去了,导致我爸妈还守着老屋,还想着以后要不要奔着我来。

因为我跟他们表达很明确,我肯定不会回去的,出来了我就没想着回去。

爷爷奶奶先到的黑河,后来才到了大庆。因为文革爷爷没考大学,他就自己想办法考了证书,在进修校当教师。

姑姑姑父最早在大庆红岗区工作。爷爷的办公室也在红岗区。红岗区就是一个比较没有特色的区,龙凤区就是石油,炼油厂特别多,大同区化工厂多,红岗区好像就没什么特色。当时我不到十岁,去爷爷的办公室,老式的木的桌子,上面压着玻璃板,后面有一个大书柜,下面还有个地球仪。我记得很清楚。一个人一间的。爷爷很厉害的,你想,2008 年的时候我爷爷退休工资就有 7 千多了。

老家有好多老师都是我爷爷的学生。爷爷去世把骨灰送回山东,都是他学生全程接待的,算是桃李满天下,他的学生都是县城的老师。

大庆一共五区四县,萨尔图是市中心,我们家先到的红岗区。去大庆读初中之前,我每个暑假都会大庆的爷爷奶奶家。大庆给人的感觉就是真的是个很繁华的大城市,我们家乡那边什么都没有。当时觉得黑龙江除了哈尔滨就是大庆,而且盛传说大庆人比哈尔滨人有钱。

一整个暑假,两个月待在大庆。再早一点我爷爷还能走路,最爱带我做的事就是看书,我爷爷教语文,相当于我的启蒙吧。狂人日记,蒲松龄的一些东西,古文类型的。

印象最深刻的是有年暑假去吃麦当劳,在大庆新村的新玛特商场,吃得意犹未尽,我姑姑带我去的。我爷爷抵触这种油炸食品垃圾食品。我爸妈也不是那种,他们不会想到带孩子去吃。我姑他们家的风格就比较相反,就比较惯孩子。

寒暑假区去大庆待了一段时间又回来,回来心里就不对劲了,就觉得,哎,还是大庆好。现在我在上海工作了,又觉得大庆可能没那么好,没那么有意思了。可能是我这个人不太知足,对大城市有一种天然的憧憬。来了大庆了,就觉得大庆都这么繁华,那北京上海得啥样?我就觉得还是要出来。比如说我大学回家的火车上,那时候基本武汉到黑龙江就是那一趟车嘛,车上很多很多家乡人。你会觉得他们为什么要在车上这么吵,为什么要在车上脱鞋,为什么要在车上大声看快手。对上海就是我高三的时候参加苏州大学自主招生,在上海转机了一趟,应该是在虹桥机场,当时就是太震撼了。

爷爷是 2008 年过世的,这些决定都是我自己做。从家里出来的比较早,家里也不怎么了解我,我有什么事情也不跟家里说,很多决定也都我自己做了。当时在大庆我在姑姑家住,我爸很少给我打电话,只有考完试出成绩的时候给我打。考得还行,说一句挺好,考得不行就把电话挂了。我跟奶奶最亲了。奶奶现在一个人住,她很烦很别人一起住。我奶奶是一个很独立的老太太。

一般回去就住我奶奶家,主要就是陪我奶奶。要么就是去大庆,要么就是去海南,因为我奶奶在海南有房子。东北人不是都候鸟嘛。

奶奶住的地方在大庆新村。我姑姑他们自己又买了一个房子,把老的房子留给我奶奶住。红岗的房子很早就卖掉了。爷爷去世之后就把我奶奶接过来了,130 多平吧。我姑姑家更大,复式的房子,这回过年咱们没去。

如果留在大庆,难免要落入人脉的关系网,这也是我不想回大庆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市政体系工作,必须要接受他们的规则。小时候记得我姑父有一个司机,每到逢年过节司机都拿东西来家里,平常也各种车接车送,一个电话就来。姑父在应酬,他就在外面等着他就在外面等着。你会想,他是不是本来可以干别的?你往深里去想,我以后是不是也要做这些?不管我是服务的那一方,还是被服务的那一方,我都觉得不太舒服。当然现在没有了,都是好多年前的事儿了,但是给我的印象比较深吧。

平心而论,姑姑姑父可以说是改变了我的人生,这一点我也特别感激他们。我会去大庆上学,就是他们的要求。因为家里的关系,我们家族的话其实算是市政体系,以前他们会说你考个研,就可以去市政……

郑雯:“监狱。”

哈哈哈,不是监狱,就可以去市政府。刚上大学大庆管得还没那么严的时候,家里好像是能帮忙找找关系,但就至少得有个研究生学历。这几年关系也不能照了,必须得参加考试。我读书那几年也是落马了好几个大领导,有个叫韩学健的。但你必须要承认关系在大庆,或者说东北确实有用。你在大庆菜市场卖个菜都得有关系。如果没关系,你卖几天生意好的话,可能某个有关系的人就会把你的摊位顶掉。

也没待很久,就 7 年,我不算是土生土长的大庆人。可能我找到了替代的部分吧,虽然爸妈不在,但我在大庆找了一群特别好的朋友。

郑雯:“打架的事不聊聊?”

打架也要聊吗?哈哈,我们那两年太丰富多彩了,经历的事儿比较多。我们初中在一块混,为啥关系好,因为在一起打架。今天把这个班打服了,后天去打那个班。

当时我们去实验中学打架,我是祥阁学校。初中生打高中生。实验中学的那种姿态,怎么说呢?就是你学你好你了不起呗,你学习好你牛逼呗。你牛逼就得让你服我。一般来讲就是看了你一眼,两边就不对付了。

一次去实验中学跟人打架,那次比较严重,都是带刀去的,就把对面的头儿胳膊砍成粉碎性骨折,带头的家里房子都卖了赔钱。我当时反侦察意识比较强,换了3趟出租回到学校。后来才听说,你反侦察根本没任何意义,警察一下就知道你是谁。听说是找人的那个人家里把钱掏了,把这个事解决了。

联络就靠手机发短信。那时候还没有微信。诺基亚 6700S,这是第一台手机,二哥送我的,让我跟他们保持联系。他们还是很有钱的。一个限量版的绿色 6700S的。我排老四。

诺基亚其实早就被发现了。去年我妈还说,我知道你高中时候就有手机,哈哈哈!他们给我买过一台联想。当时我还留胡子,我爸说,考进前二十名就给你刮胡子,然后再给我买个手机。允许你刮胡子就相当于认可你了。父亲的脑回路很难理解。别人家没听说呀,都听说小孩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别人家小孩要么不长,长了也会处理。我爸妈就觉得让我邋邋遢遢的挺好,不然就是分心了会不好好学习。

初四的时候,一个兄弟在外边跟人吵起来了,别人就打电话给我说。电话接过来,我说,你别给我装逼,然后就我叫啥,我在哪,你来找我吧。那天他们就来了,只来了三个人,我们有十几个。我就说,我妈也不欺负你们,咱们找个地方,定个时间碰一下。然后就这么散了,我们就去吃饭了,吃完饭回来,我们还是这几个人,他们来了20多个,把我在学校门外一顿好打。兄弟们知道这个事就都不干了,但当时的大哥就说这个事算了。已经发展成全大庆市地找人,打电话联系,找了差不多一百个人,能用的人脉都用上了,打架也要靠关系啊。甚至开始花钱找人。

其实现在想想这个事要是真搞起来,确实我们全都得进少管所。大哥就怂了,说算了,我们就跟大哥掰了,到现在也跟他没联系。

不过真是一届不如一届,现在这帮孩子,他们整那事儿完全都不行。说什么打架,就是几个人在学校里我推你一下,你骂我一下。就我在哈尔滨那朋友,高二那年,帮兄弟出头,被人拿枪顶脑门上了,黑社会,是真枪。当时全怂了。

到高中我就不搞这些事了。我表达一个观点,就是我要好好学习了,金盆洗手了。我也不招你们你们也别招我。高一的时候也会有人过来跟我搞这搞那。我会同他讲,你别跟我得瑟,你跟我得瑟没有意义。他不服就出去打听,一打听就发现整不过,慢慢就没人招我了。三哥当时混得特别明白。

学生时代在大庆,喝酒也是那几个地方喝酒,洗澡也是那几个地方洗澡。初中我就开始喝酒了。那时候在新村上学,大晚上开个车。未成年,无证,加酒驾,胆太大了这。除了那种特别好的学生,一般都喝。不像大城市有专门给小孩儿玩的,在大庆你玩啥,去荡秋千吗?很奇怪,只能喝酒,洗澡,大人玩啥我们玩啥。环境对人的影响还是挺大的。我们考出来的人基本没有要回去的,但如果大学考在大庆或者哈尔滨这些地方,又基本没有想着出来的,都想留着。

大庆让胡路区香港街。大庆的夜生活大都围绕着这样密集开着烧烤火锅店、KTV 和洗浴中心的餐饮商业一条街。摄影:朱凯麟/好奇心日报(www.qdaily.com)

三哥最后找了一个客运站当安检员的工作。上学的时候叱咤风云,毕了业去了大专,回来在朋友圈卖衣服,家里托关系给找了个能不被开除的工作。每个月 1700 块钱工资。为这工作花了三十万打点,因为有编制,算是国企。什么叫有编制,说白了就是这工作你想干到什么时候就干到什么时候。

我现在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当产品经理。大二大三的时候就想做产品经理了。互联网几大行业嘛,研发我不会,运营门槛低,上手慢,产品经理入门难一些。我报了网课,参加行业论坛,还找了实习。去武汉学商务英语就只是跳出来。但如果考上我想考的中文系,可能又是另一条路了。

高三当时我表哥结婚我都没去,因为要跑去哈尔滨。奶奶不让我去,说要争分夺秒。

郑雯:“那也就是来到我们学校。”

哈哈。我觉得咱们学校挺好,你不觉得吗?我觉得我们学校很棒。

但高三的时候,我们班有一个人一直跟我不对付,有一次把我搞急眼了,我有朋友过来把他堵住了。我扇了他一个嘴巴,赔了 5000 块钱。把他耳朵这地方打裂了,下手比较狠。

郑雯:“我先走了。”

别,我怎么会冲你动手呢。奇怪,到了武汉,到了大学就完全没有了。你突然一下子觉得,有什么问题非要用暴力去解决呢。

题图为苏晗学校的教室,长题图为坐火车回家时车玻璃上的雾凇,由苏晗提供


我们还有另一个应用,会在上面更新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高通发布第一款支持5G的XR芯片骁龙XR2

PingWest品玩12月6日讯,高通正式发布骁龙 XR2 芯片,这是第一款支持 5G 的 XR 芯片。骁龙 XR2 支持七路并行摄像头,拥有专用的计算机视觉处理器。相比上一代 XR 芯片,其 CPU、GPU 性能提升了 2 倍,视频带宽提升 4 倍,分辨率则提升 6 倍,AI 性能则提升了 11 倍。

7个并行摄像头支持高度精确地实时追踪用户的头部、嘴唇和眼球,并且支持26点手部骨骼追踪。计算机视觉提供高效的场景理解和3D重建。能为用户建立全新的虚拟环境。

在具体视觉效果上,XR2 支持单眼 90fps 3K 分辨率,同时也支持本地播放 4K 120fps、8K 60fps 360° 视频,因此能够给用户提供极其逼真的视觉效果,实现沉浸式体验。同时高通特别开发了定制芯片,能减少整体的系统时延。

音频方面。骁龙 XR2 包含一个定制的始终开启的、低功耗的Qualcomm® Hexagon™ DSP,支持诸如语音激活和情境侦测等硬件加速特性,帮助用户在沉浸于数字世界的同时,也能听到真实世界的声音。

并且有了 5G 的加持,XR2 能够有更低时延和超高数据速率。在未来,高通认为• 5G能够通过支持终端和边缘云之间的分离式处理营造逼真的高品质体验,从而摆脱任何线缆或空间的束缚,实现真正无拘无束的XR。

高通发布两款 PC 专用芯片,骁龙 7c 和骁龙 8c,分别针对入门级、主流级别的笔记本电脑。它们和此前发布的骁龙 8cx 共同覆盖了不同价位段的 PC 产品。

高通的 PC 芯片目标为打造更轻薄、散热更好、续航更长、即时响应和随时在线的笔记本电脑。

骁龙 8c 采用了 7nm 制程工艺,其性能相比骁龙 850 提升 30%,支持 Instant-On(即时响应)和长续航,内部集成 X24 LTE 调制解调器(也能支持 X55 5G),其 AI 引擎算力可达 6 万亿次。并且支持轻薄、无风扇的设计。

骁龙 7c 面向入门级电脑,采用了 8nm 制程工艺,内置 X15 LTE 调制解调器。高通称相比竞品,其性能可提升 25%,续航时间可达 2 倍。

此外,高通还基于骁龙 8cx 进行优化,带来了骁龙 8cx 企业级计算平台,AI 算力可达 9 万亿次,拥有更高安全级别的保障,支持 5G 和 WiFi6。

关于骁龙芯片在 Windows 软件适配问题上,高通产品管理高级总监Miguel Nunes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的骁龙芯片支持 32 位的 X86 程序,64 位还未完全兼容,但高通正在与其它合作伙伴编写更多支持 ARM 架构的程序,例如 Adobe 这样的公司。另一方面,根据目前用户的调查和反馈来说,绝大部分人并不认为软件适配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大部分主流程序都是可以使用的。


郭明錤:苹果明年发布5款iPhone,4款支持5G

PingWest品玩12月6日讯,据新浪科技消息,天风国际证券分析师郭明錤在其最新的研报报告中表示,苹果将在明年发布5款新iPhone。

其中上半年发布的是iPhone SE2,屏幕大小为4.7吋,采用LCD屏幕,外型与iPhone 8相同。下半年发布的的4款,外型与iPhone 4相同,这4款iPhone均配备高通X55基带,支持5G。

郭明錤表示,这4款iPhone的区别主要集中在屏幕尺寸上和后置摄像头的规格上。其中,5.4吋和6.1吋OLED屏幕的iPhone配备后置双摄,6.1吋屏幕的OLED iPhone将配备后置三摄和ToF,最大的6.7吋OLED iPhone ,将后置三摄和ToF。

此外,对于这4款iPhone支持5G网络的类型,郭明錤表示,苹果会根据不同国家发售仅支持Sub-6G或支持Sub-6G+mmWave的机型。郭明錤称,针对没有5G、或普及率很低的国家,苹果可能会用软件关闭Sub-6G iPhone机型5G功能,以降低采购高通X55基带的成本。

支持Sub-6G+mmWave的iPhone机型预计在5个市场发布,包括:美国、加拿大、日本、韩国与英国。郭明錤预计,支持Sub-6G+mmWave iPhone机型的出货量占新款2H20iPhone出货量约15–20%。

郭明錤预计,因受益于5G升级、新的外观设计与更佳的产品组合,2020年iPhone的出货量将增长6%达到2.05–2.1亿部,2021年iPhone的出货量将增长8%达到2.2–2.5亿部。

  此外,郭明錤预计,苹果将在2021年上半年发布iPhone SE2 Plus,屏幕尺寸大小为5.5或6.1吋,将采全面屏设计。由于iPhone SE2 Plus不支持Face ID,所以刘海区域较小,而Touch ID将会与侧边电源按键整合。

  对于2021年下半年发布的iPhone,郭明錤称,最高端机型可能会取消Lightning连接孔并提供更完全的无线体验。郭明錤表示,苹果将会创造更多最高端机型与其他高端机型之间的差异性,有利于提高最高端机型出货量与iPhone ASP。


欧盟同意对Facebook的Libra等数字货币采取强硬措施

PingWest品玩12月6日讯,据路透社消息,欧盟财长周四达成一致,在明确解决私人数字货币(如Facebook的Libra)可能带来的风险之前,不应允许它们进入欧盟。

此举印证了欧盟对Libra的强硬立场,自去年6月宣布Libra可能对金融体系造成影响以来,Libra一直受到全球监管机构的批评。在监管机构的持续压力下,包括支付巨头万事达卡(Mastercard)和Visa在内的Libera四分之一的原始支持者在10月份放弃了该项目。目前还有20个项目成员继续推进这个Libra,该项目将于明年6月推出。

欧洲央行在提交给各国财长的一份文件中表示,如果欧洲内部的支付仍然过于昂贵,可能需要一种公共数字货币。但警告称,此类举措对金融体系的影响可能非常大,因此需要仔细评估。


情感机器人CIMON 2进驻国际空间站

PingWest品玩12月6日讯,据路透社消息,周四,一个配备有情感感应语音探测器的智能机器人从佛罗里达州发射升空后,前往国际空间站,成为一名人工智能宇航员。

Crew Interactive Mobile Companion 2(CIMON 2)是一种球形机器人,配有麦克风、摄像头和一系列软件,可以进行情感识别。CIMON 2号的首席建筑师Matthias Biniok告诉路透社,CIMON 2的“总的目标是成为一个真正的伴侣。宇航员和CIMON 2之间的关系非常重要,它将试图了解宇航员是否悲伤、愤怒、快乐等等。”

CIMON 2是基于IBM的算法和2018年推出的几乎相同的原型CIMON 1的数据打造的,能与人类进行更好的沟通。它将测试对未来载人航天任务至关重要的技术,因为长期与地球隔离和通信滞后对宇航员的心理健康构成威胁。

这个会说英语的机器人被设计用来帮助宇航员进行科学实验,同时也被训练来帮助缓解群体思维——一种行为现象,在这种现象中,孤立的人类群体可以被驱使做出非理性的决定。

“集体思维真的很危险,”比尼克说。他说,在宇航员之间发生冲突或分歧的时候,CIMON 2最重要作用之一将是充当“一个客观的局外人,你可以和他交谈。或者它实际上可以让团队再次合作。”。

CIMON的概念是受到20世纪40年代科幻漫画系列的启发,该系列漫画以太空为背景,由一个名叫Simon教授的有感知、大脑形状的机器人指导一位名叫未来船长的宇航员。CIMON 2也与HAL类似,HAL是斯坦利库布里克的《2001:太空漫游》电影中的感知计算机。


Facebook起诉ILikeAd利用广告欺诈用户

PingWest品玩12月6日讯,据路透社消息,星期四起诉了一家香港公司,称该公司诱使人们点击名人的照片和虚假的广告链接,安装恶意软件,并为假冒商品、减肥药和男性用品做广告。

Facebook指控ILikeAd media International Co软件开发商陈晓聪和营销人员黄涛至少从2016年起使用不当的“名人诱饵”和“伪装”做法,劫持用户的广告账户,即所谓的“账户接管欺诈”,违反了Facebook的服务条款和广告政策。

Facebook表示,此类诉讼非常罕见,自今年4月以来,Facebook已通知数十万用户,他们的账户可能遭到了泄露。Facebook表示,已向那些账户被ILikeAd用来经营未经授权广告的客户发放了超过400万美元的退款。


独家体验丨迪士尼乐园再开神作:现实版“星战”比电影更奇妙!

大门一打开,你接收了一个神秘任务,变成了潜入了歼星战斗舰的反抗军间谍,被风暴兵(StormTrooper)押送着进入了歼星舰大厅(Star Destroyer)。

一整面巨大的飞船外墙,外面是浩瀚的星空和无数的飞船,但你来不及细看,因为超过50个风暴兵在盯视着你!

你被呵斥审问,随后,又一扇门打开,你登上一个由R-5 机器人驾驶的全尺寸运输太空梭,飞快地进入歼星战斗舰内部,开始一场惊险刺激的冒险逃命之旅。

身旁,就是宏伟银河里的激战;一抬头,就是熟悉的星战人物向你走来。幻想与现实之间的界限开始变得模糊。身边还有很多第一军团的军官走来走去,他们低沉傲慢的语调,威胁恐吓的言论,让你知道你来到了这个世界上最邪恶又迷人的地方——歼星战斗舰。

这不是什么电影情节,而是佛罗里达州迪士尼世界里的“星球大战:反抗军的崛起”游乐设施的场景。作为迪士尼星战园区第二个主题游乐设施,“反抗军的崛起”里充满了惊喜:

比如,新三部曲里的主角Rey和机器人BB-8会通过全息投影会给你下达指令;

在飞速行进的运输太空梭里,你会与第一军团进行激战,在巨型机器人AT-AT的身下穿梭;

你甚至还与会与凯洛•伦有(好几次)正面对峙, 他的光剑在你头顶劈过,而驾驶着你的太空梭的机器人却慌乱不已,让你几次深陷险境!

究竟你能不能带着你收集到的情报逃回到反抗军基地呢?……

在迪士尼的邀请下,硅星人来到园区,提前体验了“星球大战:反抗军的崛起”的游乐设施。由于细节实在太丰富,硅星人体验三次,才对整个设施有了一个完整的感觉。就像迪士尼的幻想工程师对硅星人说的:

即使以迪士尼的标准,这也是前所未有的成就了。

用一句话总结:无论你是不是星球大战的粉丝,如果你想要最高级别的游乐设施体验,坐它就对了!

反抗军的崛起:迪士尼的最大野心

“反抗军的崛起”的项目主管Michael向硅星人介绍,反抗军的崛起这个项游乐项目早在5年前甚至是更久,就开始筹划。

事实上,它也已经创下了好几个主题公园的游乐设施记录:

它耗时最长,整个体验是由四个部分组成,全过程超过18分钟;

占地面积最大,其中光是歼星战斗舰大厅,就有超不多30米宽,容纳了50个风暴兵在里面,等着在你进入的那一瞬间给你宏大的太空感的震撼(和惊吓);

而且它还使用了非常多种新的技术,包括整个游乐车都是由电脑控制无轨运行,完全没有游乐车在车轨上变向时的卡顿感和局限性,而是经常大角度地扫过整个大厅,非常流畅,甚至还随着情节的发展,有升起和降落,在让人有电影般的沉浸感的同时,又增添了一些刺激。

Michael说,“你会觉得自己是整个体验的一部分,是自己在开启一段冒险经历,而不是坐在那里被动的观看一段影片。即使你不是粉丝,你也可以能够充分的享受它!你会觉得,天啊,怎么有这样神奇的东西!”

他介绍说,这个体验由四个故事组成:从登上反抗军号飞船,到被“逮住”进入歼星战斗舰大厅,再到战斗舰内部,最后开启逃生之旅,中间会不断切换地点。“我们需要有一个让你‘哇’的元素,而不是让你一直待在一个非常狭窄的小空间,这不是一个传统的上车-下车的设施。”

就像他说的,整个过程都让人目瞪口呆:

疾风直射在眼前,激光在周围爆炸,眼前的墙壁和天花板上都爆裂出碎片,BB-8和Rey出现在全息图消息中,高耸的AT-AT向你开火。Kylo Ren会以动画人物到数字图像的形态多次出现,他甚至会跟踪你!

难怪它被迪士尼乐园体验和产品事业体总裁鲍勃·查佩克(BobChapek)称为史上最具身临其境效果、壮观且技术先进的体验之一,“是我们有史以来最有雄心的游乐设施”,“创造出电影级的流畅故事。”

在体验过整个设施之后,玩遍几大游乐园的硅星人也不得不表示,无论是对于星战粉丝还是普通游客而言,它都会是从来没有过的体验。唯一的缺点,可能是太、火、爆、了!不过由于迪士尼早就预见到了这一点,所以它采用了虚拟排队的方式,排好队就可以去别的地方玩啦,App会告知你该什么时候回来,这样就不用在原地等待。

“反抗军的崛起”已经于今天在佛罗里达州迪士尼世界里向公众开放,Michael告诉硅星人,等到2020 年 1 月 17 日,它也会在加利福尼亚州的迪士尼主题乐园正式开放,而且,两者最后的效果会保持完全一致。

银河边缘:完全沉浸式的冒险体验

不仅仅是反抗军的崛起,整个星球大战银河边缘园区,都是一个完全的幻想乐园。

今年早些时候,在奥兰多和洛杉矶,星球大战14英亩主题园区《银河边缘》已经开放,作为迪士尼史上最大的单一主题园区扩建项目,它提供了一个完全沉浸式的星战体验:

在偏远的巴图(Batuu)星球这么一个银河系外缘的遥远目的地,走私者、商人和冒险者齐聚在这个恶名远播的港口,找寻稀有而独特的商品,发现罕见的食物和饮料,还会遇到外星人、机器人和这个星球的其他居民,和著名的星战人物。

为了能够彻底提供遥远太空的沉浸感,迪士尼在所有细节里都下足了功夫:

里面所有的工作人员都身着角色衣服,所有的建筑都是电影风格(就连洗手池和饮水台也都完全如此),工作人员的对话里充满了标志性的用语。

比如,他们称货币单位为“Credits”而非“Dollar”,游客们被也被称为“Traveler”,街上巡逻的风暴兵时不时逮着游客就进行盘问,“你看着很可疑啊,来跟我走一趟!”

就连这里的食物和饮料都是最特别的,可口可乐是手雷形状,上面都是银河系文字,蓝牛奶或绿牛奶尝起来有独特的口感;在火爆的餐厅Oga’s Cantina里,墙上烧焦的爆炸机螺栓都有一段故事。在这里,人们可以在船只型空间里点一些奇怪的饮料,一个别名叫Rex的R-3X机器人当 DJ,偶尔餐厅还会断电;

另外一个餐厅是一部停靠在一个大型机库顶部的多用途运输班车,一个曾在冶炼厂工作的机器人运转着烤肉炉,烤炉引擎来自大型飞梭……

对于星战粉丝来说,这些熟悉的元素会让他们兴奋又激动,对于非星战粉来说,这么一个完全新奇的银河系异世界,也会带来完全不一样的新鲜体验。

迪士尼幻想工程团队的创意总监Cory Rouse对硅星人说,“这是一个从来没有过的完整的体验,你看到的不是先进的技术,不是工作人员,而是一个游客们可以打造自己的故事的地方。你会看到史诗级的大战,也有小小的幽默支线故事,这是星战之所以成为星战的原因。”

他提到的支线故事,就是园区里另外一个热门的设施“千年隼:走私者逃亡号”。它是一个全互动式的游乐设施,你可以登上号称银河系中最快的庞然大物千年隼号的驾驶舱,开始自己的星球大战冒险。当飞船在太空中疾驰之际,你将担任飞行员、射击手或者枪手,并掌握千年隼号的控制权。

(如果你是和硅星人一样糟糕的飞行员,你的千年隼号将会不停地坠毁……)

“抢钱”不能停

花尽力气打造了这么一个异世界,迪士尼怎么可能让你空手而回。整个星球上有原汁原味的各种店铺小摊和形态各异的收藏品。

其中,最受欢迎的是可以自己动手打造的机器人DroidDepot和光剑铺。

在DroidDepot,你可以从传送带上选取各种部件,构建属于你自己的R2D2或者BB8机器人,用各种零件和颜色来进行独家定制。在光剑铺Savi’s Workshop s中,你可以在大师在Savi的引导下,制作和打造你自己的光剑,感受到满满的原力。

Cory Rouse 最喜欢的就是坐在光剑铺的出口,看人们背着自己打造的光剑走出来,看他们脸上的欢笑甚至泪水。“他们拥有的不是某一把光剑,而是自己的光剑。”他说。

这样独特的店铺还有很多。比如有地方出售代表《星球大战》星系不同时代的一系列罕见和神秘的物品,包括全息记录仪、古代绝地和西斯文物,以及星战人物的光剑等。

在商店内闲逛时,你也会看到Dok-Ondar在他的办公桌前,那时高大的伊索人(Ithorian)正在检查他的库存并偶尔向他的助手咆哮。

除了这些特殊的体验之外,你还能买到银河系众多稀有和迷人生物(的玩偶)、最新银河系流行服装和佩饰、由托伊达利亚人(Toydarian)所制作的玩具和游戏商品,还有反抗军和第一军团的别针、徽章、帽子和其他配饰。

就连园区的音乐,也非同小可,不仅由奥斯卡获奖作曲家谱曲,还获得了格莱美提名……难怪整个园区会被《时代》杂志列入“2019 年世界最佳景点”,DroidDepot 中的可建造机器人也被提名为“年度创意玩具”。

就像Cory Rouse说的,“这是一个充满热情的项目,几千上万名艺术家和设计师、工程师在一起,打造了它。一想到它会一直存在这么久,让这么多人体验,我就非常激动。巴图是一个存在了几千年的地方,它是活的,人们会在这里开启自己的旅途、创造自己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