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是波兰冬攀远征队的一员,却无意成为创造历史的人。

与传统登山下撤方式相比,他认为滑雪下撤更安全,更让自己感觉快乐。

从K2滑雪下山,并非他的终极目标。安杰伊•巴吉尔(Andrzej Bargiel)有一个疯狂的计划,这场征途还远未结束。

8611米,这是巴吉尔迄今到达的最高海拔。由于攀登搭档身体不适,他只得单人无氧完成冲顶。K2(乔戈里峰)是世界第二高峰,至今只有不到350人登顶,但这一成就并没有让他激动多久,

因为我知道,最困难的事情就在眼前。(信息来源:《Andrzej Bargiel podsumowuje zakończoną sukcesem wyprawę na K2》刊于wspinanie.pl)

从K2顶峰滑雪下山后,安杰伊•巴吉尔(AndrzejBargiel)站在冰川上。图片来源:redbull.com

从K2滑雪下山绝非易事,在顶峰停了不到15分钟,巴吉尔穿上雪板,开始下撤。

下撤途中,有的雪坡接近60度,他将雪板横过来,左手抓住滑雪杖,右手将利用技术冰镐入雪进行制动,才得以挂在雪壁之上,一步步慢慢下滑。

自从三年前第一次在布洛阿特峰看到K2,他就开始在心中酝酿滑雪下山的路线。无数次预演终于成真,而他内心分外平静,

我知道我能做到,但我也知道自己必须百分之百集中,这样才不会犯错。(信息来源:《Andrzej Bargiel podsumowuje zakończoną sukcesem wyprawę na K2》刊于wspinanie.pl)

小心翼翼下撤。图片来源:AndrzejBargiel官方视频

两次挑战K2

K2又被称为“野蛮巨峰”,以攀登难度大著称,这里山势陡峭、气候多变、雪崩频繁,每一样因素都是杀手般的存在。

史上第一人——在巴吉尔之前,也曾有人尝试在K2滑雪下山,但从没有人成功从顶峰滑下。

  • 1998年,Edmund Joyeusaz从大约7000米处滑雪下山;
  • 2001年,Hans Kammerlander在距离山顶大约400米处滑下,后因救助一名坠落的登山者而放弃挑战;
  • 2009年,Michele Fait从2号营地滑雪下山时遇难;
  • 2010年,Fredrik Ericsson尝试滑雪下山,但在接近顶峰时于瓶颈地段坠落而亡;
  • 2011年,Luis Stitzinger从8050米滑雪到大本营。(信息来源:http://Planetmountain.com
巴吉尔滑雪下山的路线。图片来源:wspinanie.pl

在完成这项不可能的任务之前,巴吉尔其实已经失败过一次。

第一次挑战——2017年7月28日,巴吉尔已在K2脚下等待了近1个月。他已经设计出一条滑雪下山的路线,一切看起来充满希望。

然而,天公不作美,第三营地和顶峰之间有一片云,能见度很低,对于滑雪下山来说,这种天气极其危险。他们什么也做不了,除了等待。

两天后,他终于等来窗口天气,便立即和同伴Jakub Poburka一起前往第三营地。在海拔5800米处,Jakub Poburka被落石击中,虽然伤势轻微,但两人判断雪况不稳,随时都有雪崩的可能。

第一次挑战K2,因天气原因不得不放弃。图片来源:rmf24.pl

为了赢得战争,你必须输掉这场战斗。(信息来源:skimagazyn.pl)

巴吉尔不得不告别K2,祈祷下次好运可以站到他这一边。

第二次挑战——2018年,巴吉尔和团队再次来到喀喇昆仑山脉。迎接他们的,是持续的大雪。许多探险队的攀登进程因大雪延误,人们只得躲在帐篷里,对半米厚的积雪无可奈何。

作为适应训练,巴吉尔原本计划攀登迦舒布鲁姆Ⅱ峰(8034米),最后也因为大雪不得不放弃。

好在暴雪之后,K2忽然变得慷慨起来,连续多日的晴好天气,让今年的K2登顶人数近60人。

整理装备。图片来源:rmf24.pl

7月22日凌晨4点,巴吉尔从三号营地出发,于七个半小时后独自登顶。当他穿上雪板从顶峰滑下,等在山下的队友似乎比他更紧张。

他们不停地查看天气预报,通过望远镜观察巴吉尔的行动,帮他找到正确的路线,用无线电告诉他何时转弯、何时下降到另一个雪面。巴吉尔的弟弟Bartek Bargiel则控制无人机,记录下人类史上第一次从K2顶峰滑雪下山的画面。

巴吉尔的弟弟在控制无人机。图片来源:rmf24.pl

在无人机的镜头下,巴吉尔时而变成小小的黑点,在茫茫雪山间移动;时而行走在陡峭的山壁上,显得小心翼翼;时而在开阔的雪坡上滑行,画出优美的“之”字形路线。

惊险刺激的画面下,巴吉尔需要一直保持专注:

有一两个陡峭的路段,你必须在正确的时间通过才能安全。这样雪不会太硬或太软,没有雪崩的危险。太阳正好照在你需要的地方,但它又不能太温暖,否则你头上会落冰。(信息来源:《Read an exclusive interview with Andrzej Bargiel about his K2 skidescent》刊于http://redbull.com

滑雪下山途中。图片来源:wspinanie.pl

最大的难关——下降过程中,最大的难关在4号营地和3号营地之间。晴好的天气陡然改变,云层笼罩了山峰,能见度下降到只有几米。此时,极其微小的失误都可能带来严重后果。

巴吉尔不得不放慢速度,一个干脆的刹车后,他没有脱掉雪板就躺在雪地上。天地静默,坐在云雾里,巴吉尔想起自己曾观测到这个区域的雪崩,巨大的雪流奔腾而下,瞬间就淹没了整个山谷。

云雾笼罩山峰。图片来源:rmf24.pl

他一个人坐在雪地上,不知道有什么会突然降临。漫长的一个小时后,无线电里同伴传来好消息,云雾散去,他可以继续下降。

从8611米的顶峰到5100米的大本营,巴吉尔用时约8小时。背着雪板回到营地,他与队友一一拥抱,没有过多的言语,暮色中的庆祝显得轻描淡写。

然而,从他完成挑战的那一刻起,在群山之外,巴吉尔的名字早已有了不同以往的重量。

走在K2山脚下。图片来源:rmf24.pl

成为全球第一人之前

7月22日以前,在中文网站搜索“Andrzej Bargiel”,得到的搜索结果大多与越野跑者“K天王”(Kilian Jornet)有关。

对于17小时速攀珠峰的K天王而言,在他的“Summits of my life”计划中,只有厄尔布鲁士峰(5642米,为欧洲最高峰)一站尚未完成挑战。2010年巴吉尔创造了厄尔布鲁士峰FKT速攀纪录(上升)3:23:37,至今无人打破。

厄尔布鲁士峰速攀路线。图片来源:wspinanie.pl

当他从K2滑雪下山后,一切都改变了。曾经只出现在注释中的名字,一夜之间被冠以“全球第一人”之称。他的名字出现各国新闻里,夹在不同的文字中,与“K2”紧密相连。

人们开始了解到他之前的诸多壮举:

  • 2013年,从希夏邦马峰中央峰(8012米)滑雪下山;
  • 2014年,从马纳斯鲁峰顶峰(8156米)滑雪下山,从大本营到顶峰用时14小时5分钟,刷新了最快登顶纪录;
  • 2015年,从布洛阿特峰顶峰(8051米)滑雪下撤,成为第一个从布洛阿特顶峰滑雪下山的人;
  • 2016年,连攀前苏联境内5座7000米雪山获得雪豹奖(SnowLeopard),用时29天17小时5分钟,打破了尘封27年的纪录。
攀登团队在K2脚下。图片来源:rmf24.pl

当惊叹声此起彼伏时,巴吉尔正为回家做准备。那双伴他探险的雪板被小心收纳,上边刻着巴吉尔全家13人的签名。

第9个孩子——巴吉尔出生在喀尔巴阡山脉下,在11个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九,父母经营一家小农场。从小他就是一个精力旺盛的孩子,爬树、游泳、骑马、骑自行车,所有运动他都乐意尝试。

9岁那年,他用一副乒乓球拍和一把小刀,向邻居换了一块旧滑雪板和一双雪鞋。这一天他兴奋得睡不着觉,之后每一天都盼着下雪。

巴吉尔小时候。图片来源:AndrzejBargiel的Twitter

当初雪降临,9岁的他穿着44码的雪鞋,踩上190厘米的雪板开始了人生第一次滑雪。

当我背着雪板上坡时,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信息来源:《Bargiel: Polski himalaizm jest sztucznie męczeński》刊于gazetakrakowska.pl)

结果当然可想而知,他不得不回家将装备修理一番才行。整个冬天,他和村里的小孩总是跑到附近的山丘,自己建造跳台,玩的不亦乐乎。

滑雪运动员——滑雪是他第一项认真对待的运动。2009年,在高山滑雪项目上,21岁的巴吉尔已经获得过三次波兰冠军,在世界排名前三。

2009年参加比赛。图片来源:skimagazyn.pl

在2010年的一次比赛中,组委会动用了5架直升机进行拍摄,结果引发雪崩,15名滑雪者被淹没,其中就包括巴吉尔。

那是我与死亡直接接触的唯一时刻,雪来得那么快,我们都很无助,我突然意识到一切可能结束了。(信息来源:jak-kuba-na-blogu.przegladsportowy.pl)

幸运的是,救援人员很快就将他们挖了出来。

2009年,和弟弟同在赛场。图片来源:skimagazyn.pl

波兰冬攀者——那次雪崩之后,巴吉尔开始审视自己的运动生涯。他并不是职业选手,为了攒钱换装备,清理屋顶、擦窗、涂烟囱等工作他都做过。但是,他还是没有钱参加训练营,接受专业教练的指导。

巴吉尔不得不摇醒自己,选择离开这项运动。

他开始尝试别的项目,参加Elbrus Race比赛,并创造了至今无人打破厄尔布鲁士峰FKT速攀纪录(上升)。

当他到达顶峰时,工作人员都陷入了慌乱,因为他们还没有设置好终点线。没人能想到,这个22岁的年轻人仅用了3小时23分就跑上欧洲最高峰,比之前的纪录快了半个多小时!

奔跑在山间。图片来源:kingrunner.com

在比赛期间,他认识了波兰登山家Artur Hajzer(曾完成安纳普尔纳峰冬季首攀)。Artur Hajzer建议他参与波兰冬季喜马拉雅计划,挑战8000米山峰的冬季首攀。

接下来的两年,巴吉尔加入波兰登山队,在冬季远征马纳斯鲁峰和洛子峰,结果都未能登顶。在攀登洛子峰期间,一名夏尔巴不幸遇难,这让巴吉尔不得不反思喜马拉雅式登山。

攀登雪山。图片来源:wysokieobcasy.pl

他认为喜马拉雅式登山速度缓慢,会增加人类在死亡地带耗费的时间,各种危险也相应增加。

他向往以一种更为自由、快速的方式进行探险。他相信,在喜马拉雅地区使用滑雪板将是一种革命,它将缩短人们在空气稀薄地带的行程,帮助人们在较低营地间更快移动。

2013年,他拒绝了Artur Hajzer的邀请。也正是这一年,波兰登山队完成了布洛阿特峰的冬季首攀。

行走在冰川上。图片来源:sport.wp.pl

疯狂计划——错过创造历史的机会,巴吉尔并不感到遗憾,因为这一年他开启了远征计划“Hic Sunt Leones”

“Hic Sunt Leones”意为狮子所在的地方,古人用狮子在地图上标注未被发现的地区。这是一项独特的滑雪项目,巴吉尔希望利用滑雪的方式去探索地球上未知的地方。

“Hic Sunt Leones”团队。图片来源:redbull.com

“Hic Sunt Leones”的第一站是希夏邦马峰。在攀登途中,巴吉尔的登山搭档体力不支,选择自行下撤,而他独自冒着大风前进。在7500米处的营地,他遇到一只西班牙探险队,队伍的夏尔巴向导提醒巴吉尔,天气条件不适合继续攀登。

那一刻,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信息来源:national-geographic.pl)

经过短暂的思想斗争,巴吉尔决定独自前进。风雪乍起,他找到一个藏身处等了半个小时才得以继续攀登。

风雪中登山希夏邦马峰。图片来源:wspinanie.pl

天气虽然改善,但积雪太厚。最后的两百米,巴吉尔在齐腰的大雪中尝试了四次,最终他选择一处陡峭的岩壁才得以登顶。这是他第一次站在8000米之上:

顶峰全是雪,风无情地吹来,但我很开心。(信息来源:national-geographic.pl)

没有过多停留,他固定好雪板,踩着厚厚的积雪小心下撤。一个半小时后,巴吉尔回到营地,此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刚刚是在8000米的山峰上。

我感到很惊讶,滑雪是非凡的事情,我再次意识到这一点。(信息来源:national-geographic.pl)

登顶布洛阿特峰。图片来源:rmf24.pl

他想起童年生活的村庄,想起第一次踩着换来的旧雪板滑下山丘。直到这一刻,他才真切感受到——

这是我的梦想,它成真了!(信息来源:national-geographic.pl)

边界只在心中

从希夏邦马峰开始,巴吉尔开启了一系列探险活动。他像狮子一样纵横在险峰间,马纳斯鲁峰、布洛阿特峰、K2,每一站他都能突破逆境,出色完成挑战。

在“Hic Sunt Leones”计划的官网中,巴吉尔团队将目标列了出来。在这个列表中,目前尚有卓奥友峰(8201米)、洛子峰(8516米)、格陵兰岛、南美、珠穆朗玛峰(8844.43米)未被点亮。

通过望远镜观察路线。图片来源:rmf24.pl

早在2012年,巴吉尔就已经透露从珠峰滑雪下山是自己的梦想。完成K2的挑战后,他在接受波兰媒体采访时表示,

我不会放弃自己的主要目标:从珠峰上滑雪下山。(信息来源:4sport.ua)

在波兰重获独立100周年之际,他计划在2018年10月前往珠峰大本营,尝试从8844.43米的顶峰滑雪下山。

“Hic Sunt Leones”计划远未完成。图片来源:rmf24.pl

对于巴吉尔来说,滑雪带给他一种自由的感觉,这是登上顶峰最好的奖励。两次挑战K2,他曾遇到诸多困难,但完成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像孩子一样快乐。

巴吉尔今年刚刚30岁,“Hic Sunt Leones”计划是否还会增加新的目标,谁也说不准。这头来自波兰的狮子,或许原本就是为探索未知而生。离开K2时,他说:

对我来说,边界只有在我们的心中。如果有人把它们强加在我们身上,我们应该将其作为挑战,面对它们、跨越它们。(信息来源:Andrzej Bargiel的Facebook)

户外探险杂志:登珠峰玩的是钱,登乔戈里峰玩的是命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户外探险杂志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