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chatIMG72_meitu_1

【猎云网北京】7月28日报道 (文/房丽强)

在商业模式上的拼杀,美国企业入华几乎没有过好下场。比较惨的是,Groupon这个发源于美国的团购鼻祖,不光是败给了中国的5000团购创业大军,如今在美国的业务也做不下去了。

7月7日消息,继印尼新加坡等地业务被收购后,Groupon的高管们已经在准备把整个公司卖掉,阿里巴巴可能会接盘。

作为团购模式的鼻祖,Groupon经历了10年的独立发展,曾经风光无限。2011年成立仅3年就在纳斯达克上市,同时也是当年科技公司的第二大IPO。Groupon的市值最高曾达160亿美元,如今Groupon的股价为4.75美元,市值27亿美元左右,仅不到巅峰时期的1/6。

Groupon落得如此下场,而作为中国学徒的美团,近期在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据彭博社透露,美团的估值约600亿美元。Groupon的结局让人唏嘘,但是正如“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一家曾经如此风光的公司衰退,其实都是在为曾经的“胡闹”买单。

结局,有时候很早就已经显露。

屌丝美团,富帅Groupon

如果说Groupon是一个家道中落的富帅,那本土“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美团,演绎了一个屌丝逆袭的故事。

凭借着团购鼻祖的巨大光环,Groupon在资本市场一直顺风顺水,上市时募资7亿美元,在这之前通过一级市场的融资超过11亿美元,投资方中不乏DST这样的优秀基金,还曾拒绝过谷歌60亿美元的收购要约。

01.jpg

(Groupon历年融资情况)

当时的美团在中国却只能算1/5000,还不是头部的,拉手才是中国本土的团购明星,市场也给予了很高的期待。业务发展之快,融资金额之大,一点不逊于如今的滴滴和摩拜。资金充裕的拉手,甚至大手笔的投放线下广告,还请了葛优做代言人。

02.jpg

(美团网历年融资情况)

03.jpg

(拉手网历年融资情况)

而美团王兴当时在干什么?韬光养晦,节衣缩食,准备过冬。

忍受着被拉手高薪挖人,只能给员工画饼充饥。一方面美团确实没有竞争对手的钱多,另一方面尝到过资金链断裂滋味的王兴,不敢轻易加入团购广告大战。

2011年10月,拉手上市失败后,团购网站的冬天,很快就来了,就在3个月前,美团融得了包括阿里巴巴在内5000万美元的B轮,美团也开启了自己的团购下半场。

Groupon的扩张魔咒,美团的如鱼得水

舶来的美国企业,向来走的是国际范儿。在美国本土跑通商业模式后,凭借国际语言的优势,迅速向全球扩张,在这一点上是国内企业难以企及的。

百度是靠中文搜索起家的,长时间也仅仅是占据着国内的市场;腾讯的诸如QQ、微信等大杀器产品,也是主要针对国内市场或者是华人,海外市场是Facebook、Twitter的天下。

技术是没有国界的,美国的芯片、操作系统,凭借技术上的绝对领先,横行世界。但商业模式却是灵活多变的,不同国家和地区的人文环境,成了阻挡外企的一个门槛,寄希望于把本土的管理团队、管理方式、经营策略、市场战术搬家似的复制一套在海外市场,美国互联网企业在这方便没少吃亏。

Uber如此,Groupon如此,十年前的eBay也是如此,天生高贵,却水土不服,再加上当地管理团队和总部消息沟通滞后,很难抵挡当地企业的进攻,反而是本土的草根团队更懂当地的“潜规则”。Groupon在进入多个国家后发现,当地迅速copy出一堆团购网站,懂团购,更懂自己的消费者。

一名高朋网的基层销售员工曾讲述到:“原来我们和客户的合同都还是英文翻译的,有很多条款完全不合中国国情,后来也改成了中文版本的。”高朋在中国的销售话术,实际上也是一名中国实习生搞出来的。

Groupon的业务一度扩张至全球40多个国家及地区。Uber在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展了业务。2014年开始Groupon就开始撤出韩国、台湾、菲律宾、泰国等多个国家的业务,如今中国的高朋网,已经变成了一家移动营销解决方案商。优步中国,在2016年被滴滴收购后,退出了中国市场,之后今年相继撤出东南亚的市场。

劣势也是优势。国内的企业在国际文化和语言上的劣势,海外是没有什么想象空间了,起码会国内市场必须要精耕细作。在拉手上市失败后,美团开始向三四线扩展业务以快速提高营收,并从阿里引进了干嘉伟,给美团在今后的商户拓展上,带出了一只铁军。

Groupon战略上的短视,美团的及时醒悟

在团购业务发展遇到天花板后,美团和Groupon都向其他领域扩张寻求突破。美团扩张到外卖、票务、酒旅等领域,甚至上线美团出行和收购摩拜单车,打造综合性的生活服务平台,这是支撑美团600亿美金的资本故事。

同样,Groupon团购业务遇到天花板后,相继上线了Getaways(酒旅)和GrouponLive(票务),2015年向徒弟美团学习,上线了外卖业务Groupon To GO。

Groupon选择了团购电商自救。实物电商的相比于服务类的团购,毛利高,可以快速增加营收和利润。Groupon Goods确实也让Groupon尝到了甜头,第一个季度就实现了盈利,不过这也招惹了亚马逊这个电商巨头。

美团也曾经购实物电商平台猛买网,一度想要用团购电商来壮大自己。但是王兴很快就想清楚了,实物团购干不过阿里,与其(当时)和阿里短兵相接,不如尽早放弃。

现在回看,如果王兴当初给美团选择了团购电商的道路,不知道是会成为上一个拼多多,还是送命聚划算。

团购网站的价值更多在于建立线下商户和线上用户的连接,如果非要和电商所擅长的供应链、物流这些领域硬碰硬,才是得不偿失。美团后来的商业逻辑是,用亏损的美团外卖的高频的流量,来带动酒旅、出行等频次较低但是利润更高的业务。

Groupon的频频自救却毫无章法,每一次的改变,都会带来营收的快速增加,但更多的也只是财务报表的好看,其追求的就是给资本市场一个交代。过早的上市成了Groupon最大的牵绊(当然这也和创始人的个人目的有关),这也是美团迟迟不上市的原因之一。

王兴曾经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讲到:“行业还拥有巨大的想象空间,在这个时候,不应该用上市来束缚住自己。”,“上市后就要对公众负责,会有过于追求短期业绩的压力,这对于富有想像空间的行业来说,不是最优选择。”

创始人决定了Groupon和美团能走多远

互联网行业,无论硅谷还是中国,都崇尚创始人文化,他们相信能带公司走向伟大的,只能是创始人。恰巧,美团和Groupon两家的创始人,偏偏有着截然不同的品行。

王兴的骨子里是体现出来的就是一种狼文化,而Groupon的创始人却有点像Uber的卡兰尼克,骨子里是“浪”文化。

美团的王兴,作为校内网(人人网前身)和饭否的创始人,已经是一个很老道的连续创业者了。校内和饭否的两次失败,给了王兴足够的创业经验和教训,这也是他在美团关键时刻能做出正确决定的因素之一。更难得可贵的是,王兴是国内创业者中少见的硬骨头,有很强的野心,敢和巨头公开叫板,追求的不是短期利益。

Groupon有两个创始人,分别是安德鲁·梅森和埃里克·莱夫科夫斯基,两个人都不能算的上优秀的的创业者。

据传安德鲁·梅森在自己的办公室养了20只猫,在公司对企业文化不屑一顾,喜欢恶搞,童心未泯,对于他有很多奇葩的事迹和传闻。

当然安德鲁·梅森最著名的事迹,就是在拓展中国业务的关键时期,策划了超级碗事件,引发全球华人的强烈抵制。

因为业绩没有达到预期,安德鲁·梅森在2013年被自己的公司解雇,他甚至自己也公开表示过,在Groupon迅速变成一家大公司之后,自己不太适应这种快速的发展,不适合再继续担任Groupon的CEO。

Groupon的另一位创始人埃里克·莱夫科夫斯基被称为“创始人背后的创始人”,比安德鲁·梅森稳重老道,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短线资本家”。

他在Groupon持股比例是22%,远高于安德鲁·梅森的7.7%,在Groupon上市之前,埃里克·莱夫科夫斯基就已经套现3.82亿美元。除Groupon之外,埃里克·莱夫科夫斯基其他企业经营也是劣迹斑斑,他曾将自己创建的企业Starbelly.com出售给Ha-Lo Industries,交易完成后不久,Starbelly.com增速大幅减缓,亏损巨大,被拖累的Ha-LoIndustries宣布破产。

除此之外,埃里克·莱夫科夫斯基身上还有很多其出售和投资公司与收购企业的诉讼和纠纷,埃里克·莱夫科夫斯基被打上了一个“不惜亏损拉高营收,出售企业自己套现”的标签。

高逼格的Groupon,有点low的美团

去年的时候有篇非常火的文章,《假装高逼格的公司都死了》,Groupon算得上一个真正的“高逼格”外企。

创投圈传闻:王兴出差住汉庭,张旭豪则住万豪。如果按照彭博社给出的600亿美元的估值,王兴的身价应该已经近70亿美金了(王兴持股11.4386%),依然过得很节俭。美团的10号员工沈鹏,回忆起当年加入美团的日子,公司就在居民楼里,王兴派他一个人到天津开拓市场的时候,只给他拨了5万块钱。

王兴不是缺钱,他算的上创投圈出名的富二代创业。他的节省,除了性格使然,可能也只是不愿看到当年校内网因为资金断裂而被迫卖身的事情再次发生。如果只是因为缺钱而导致公司倒闭,王兴恐怕自己都不会再原谅自己了。

美团从团购到O2O再到现在生活服务平台,互联网线上和线下结合本身就是比较苦的事,需要大量的底层的员工一单单跑下来,远比广告游戏等行业来钱慢。从千团大战的死人堆里爬出来,王兴知道苦日子什么滋味,也知道融资再多,钱永远是缺的。

千团大战各家都在烧钱砸广告、砸市场的时候,美团是紧紧的捂着两轮刚融来的6200万美金活了下来。

Groupon在全球扩张中本来就是很烧钱的事情,Groupon在海外市场却还过着挥金如土的日子。

中国的高朋网的高官全是外籍,普通员工中也很少比例当地华人。外界高管们领着美国的工资,过着美国的工作节奏。

一位前高朋网员工回忆当时的面试,走进办公室熙熙攘攘人来人往,基本都是异国面孔。一位销售岗位的员工面试,Groupon给对方基层销售岗而不是总监的理由是:1、不是外国人。2、没有MBA文凭。3、没有大团购网高管经验。

后来Groupon在中国组建团队期间,高调招人,用数倍工资挖人,迅速的组建了一直3000人的团队。

Groupon的工资有多高,一个销售部门的经理每个月底薪2-3万,而且Groupon中国的很多员工还是外籍人,他们的工资是每个月5000-6000美元,住免费的酒店。

高朋最后的结局是,中国业务一直没有好的进展,高管团队很大部分无所事事,最终全部离开。

结语

每当一个昔日明星企业衰落,都会引发行业人士的感慨。但实际是,没有哪家企业的身上的问题是一朝一夕形成的。正如Groupon这10年间的发展,每一步都在给自己留下隐患,直到有一天,发现自己已经深陷泥潭。

正如雷军说的,踩中了风口,并不代表一定会成功,还要需要勤奋的经营,创始人是如此,企业也是如此。当你反思结局的时候,会恍然大悟:原来这一切早已注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