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调一气呵成一镜到底的综艺节目越来越多了。

先有《演员的诞生》,将舞台话剧的形式搬上了大荧幕,让每一位参赛演员都接受无剪辑的现场直播演技考量;再有《声临其境》,让参赛嘉宾在镜头前一气呵成地为整段剧情配音,而这项工作原本是需要费很多时间在幕后一次次重复调整的。

7 月 20 日,国内首档音乐表演类综艺《幻乐之城》开播,据官方介绍特色是“沉浸式观演舞台”。

每期请来四位嘉宾和四位导演,由嘉宾提供灵感,导演根据这四个灵感选择出自己所喜欢的主题,并联系对应的嘉宾组队共同完成一部音乐故事短片,用王菲的话来说就是“拍 MV”。需要注意的是,这些短片都没有经过多次试拍和后期剪辑,而是实时拍摄直接传送到现场舞台前的大屏幕上,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也是一样。

有些人也许不理解实时拍摄传送意味着什么,这时就可以参考一下天王轶事了:王家卫曾经给张学友一个镜头拍了 60 多次,张国荣也曾被 NG 了47 次。

而《幻乐之城》上的嘉宾需要在不同的场景中跑来跑去不停歇,且保持情绪连贯,表情动作都表演到位,唱歌的气力也不能减。其中情绪这种看不见的东西,对演员的考验最强。

任素汐

目前节目已经进行到第二期。上一期的嘉宾是黄晓明、任素汐、雷佳和易烊千玺,一位湖南台人民的老朋友,一位话剧演员出身的实力派保底嘉宾,一位根正苗红的歌唱家,再加一位努力上进的流量小鲜肉。四位嘉宾分别对应不同的个人风格和观众群体。

第二期请来了大张伟、贾乃亮、马思纯和韩雪。大张伟不必介绍了,还是芒果台的好朋友,且个人风格强烈;马思纯和韩雪都是上过《声临其境》且收获好评的嘉宾,无论从实力、影响力和综艺度来说都很靠谱;而贾乃亮经过个人生活变故后低调了好长一段时间,这次在镜头前重新露脸想必也会引起一定关注。

说了这么多,节目有什么好看的?

第一期作为开山之作,以展现节目形式和内容为主,呈现的作品都很完整,同时也偏保守,所以我们这次重点聊聊第二期(其实真实原因是第二期刚播完)。

作品放出来之前,就先为我们展现了导演和演员在准备阶段的冲突矛盾。伊能静想传达的是“虽然我总是在笑给你们看,但其实我不是真正的快乐”,大张伟的真实想法是“我就是喜欢嘻嘻哈哈,我不是痛苦”。从最终成形的视频来看,两人的观念大概还是没法完全调和,这两种想法夹杂在一起,最后导致出来的作品本身还是有些矛盾。

这部作品名为《世上最幸福的病》,他在里面饰演的是一个得了怪病的男孩,天生只能保持笑脸没法做别的表情。但在剧情中他面对了无情的否定和嘲笑,这时要演绎出那种既带着笑脸又非常难过的表情,对演员的挑战其实是非常高的。那么大张伟演得怎么样呢?

平心而论,他应该是真的很努力了……

接下来另外三组都有了与上期不同的新创作形式。马思纯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同一个房间里活动,但房间的不同角落里会冒出搭档魏大勋的身体或是影子。注意哦,是影子。

随后导演向观众解释了画面呈现的原理。搭建两个结构相同的场景,马思纯身处实际拍摄场景,魏大勋则穿梭于绿幕场景,在时间同步的前提下将两个画面合并。

魏大勋跑来跑去

贾乃亮则选用了最近比较流行的社会话题“外卖配送员”,一人分饰两个双胞胎兄弟。因为是实时直播的原因,观众会很疑惑,怎么做到的前后两秒分别切换两个角色,连衣服颜色都不一样。

下一刻答案揭晓,同一件上衣,左右两边不同颜色。

韩雪的作品则难度更高,甚至可以说是“花里胡哨”。运用全息投影技术,完成无间断切换六个时空,在这六个时空里韩雪分别扮演着六个时代的人,衣着和妆容都不一样。

全息投影并不是一项难以控制的新技术,但难的是演员需要在看不见画面的情况下准确控制脚步,踩点到全息影像即将出现的位置上,同时还需要兼顾表情动作和歌唱;对后台制作人员来说,他们需要跟随演员的行动现切画面,前一秒后一秒都不能出现偏差,同样要求很高。

总的来说,《幻乐之城》是一档对演员、导演、每一位幕后工作人员,甚至硬件设备都要求极高的节目。演员需要有表演功底和情绪控制力,唱歌也不能跑调,导演必须能全程掌控全场,每一位幕后工作人员也要跟上节奏配合前二位工作。这之间但凡有一个地方出了差错,出来的作品就会出现很明显的穿帮镜头。

要求这么高,观众感受呢?

老实说,受限于音乐题材,演员需要保持情绪上的克制以完成歌唱,所以它并不能带来像《演员的诞生》和《声临其境》那种酣畅淋漓的体验感。像韩雪的海绵宝宝这种噱头是没法展现了,欧阳娜娜“蚂蚁竞走十年了”传播梗也难造,节目组最多只能让天后王菲站舞台上跟好友郑钧谈“来亲普”造词玩梗(意为来往亲密的普通朋友)。

所以站在观众的角度,观众都不一定领情。因为我们不是专业的影视制作人员,无法切身地完全体会到拍摄和后期的高难度,即使通过旁人讲解大概了解到了,也多半不那么关心。

所以有很多人不理解,这些明明是可以通过前后期多次拍摄剪辑,精心打磨来完成的,为什么非要用实时直播?这种创新有意义吗?

《演员的诞生》的意义很明显,吊打凡事用替身的面瘫派演员,唤起真实表演为正途的演员初心;《声临其境》就是一场大型的高段位大咖表演秀,让嘉宾玩得过瘾观众也看得过瘾。

而《幻乐之城》呢?

用 @咆哮女郎柏邦妮 的一句话来回答:

创新的意义也许是提升美感,改变业态,启发新作。创新就意味着冒险和不成熟,向创新要当下的实际意义,是短视,也许就是我们总是抄袭的原因。

只是,这种良心制作和创新,能否真的获得市场的青睐,就看接下来的播放量和话题量了。

文内附图皆来自节目截图,题图来自 @幻乐之城 官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