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主持人崔永元调侃完 #Metoo 和疫苗等近期热点之后,2018 年 FIRST 青年影展的颁奖典礼正式拉开帷幕。

今年颁奖典礼的开场有一种颇为让人振奋的意义。颁发最佳剧情短片的两位嘉宾分别是忻钰坤和文牧野。他们都从 FIRST 影展走出来,前者已经有两部电影长片大规模公映,而后者则是总票房超过 30 亿元的《我不是药神》导演。他们的出现似乎暗示着,在 FIRST 影展上获过奖,就会有一个光明的前途。

若以奖项分量来衡量的话,未来前景最为广阔的会是获得最佳剧情片的《郊区的鸟》导演仇晟,以及获得最佳导演的《旺扎的雨靴》导演拉华加。

仇晟本科在清华大学学习生物医学工程。研究生阶段,申请去了香港浸会大学,就读于电影、电视、数字媒体艺术的硕士课程。此前,凭借着他的毕业短片《高芙镇》入围了 2016 年 FIRST 影展的训练营,接受韩国导演罗泓轸的指导。

他所拍摄的《郊区的鸟》是这一届影展中结构最为复杂的一部电影。主人公夏昊是参与一起地面沉降事件的调查队的一员,他回忆起他小时候的一次探险经历,而“另一个世界里,夏昊正在找一种蓝色的鸟”。似乎在这部电影中,至少存在三组不同的人物和时空。

电影语言的运用上,《郊区的鸟》也别具一格。不少场景都只有一个机位,通过平移以及变焦这样常见于韩国导演洪尚秀的技法,来讲述它的故事。按照导演仇晟的说法,这是在模仿一个小孩子观察世界的方式。

也正是因为这样,《郊区的鸟》并不是一部对于观众友好的电影。每一个镜头都有导演预设想要表达的东西,但联系在一起,却会让人感到有些摸不着头脑。仇晟给出的对于电影的整体性理解是,唯一真实的乐园是失去的乐园。或者,他也觉得可以用王维的一首诗来理解,“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

相比《郊区的鸟》,《旺扎的雨靴》就更容易被观众理解。它讲述的是一个藏族的小男孩因为没有雨靴而被排挤的故事,而当他得到一双雨靴后,又开始期盼一场大雨。关于这部电影和他的导演拉华加,《好奇心日报(www.qdaily.com)》此前有过详细的报道,可以点击这里查看

其他奖项中,最佳纪录片颁给了《四个春天》。这是 45 岁的导演陆庆屹关于自己家庭的记录,展现了从 2013 年春天到 2016 年春天,这个位于贵州独山人家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他没有记录苦难,而是以平实的风格展现了生活本身,也成为了评委会褒奖这部影片的理由。

除此以外,此次 FIRST 影展的其他获奖影片展现出的一个共同特质似乎是生命力。获得最佳演员的《美丽》关于一个不断被亲密的人背叛的女孩复仇的故事。获得一种立场奖项的纪录片《狂热自白》记录了反扒队员、小偷、和导演自己三者之间的张力。而最佳艺术探索奖得主纪录片《驯马》导演古淘则拍摄了一个当代青年的生存状态。

对于 FIRST 影展来说,他们旨在鼓励年轻导演的创作,这也成了整个影展最大的特点。他们的作品也许充满瑕疵,但是他们提供了当下电影院线少见的题材,并且在影片中能够看到导演们饱满的表达欲望。

在克服困难完成了自己的第一部作品,并且获得嘉奖之后,导演们仍然需要面临整个产业和市场的考验。

就在今年 FIRST 影展开幕前一天的 7 月 20 日,去年最佳剧情片和最佳导演得主,蔡成杰的《北方一片苍茫》获得了在艺术院线分线上映的机会。而在影院上映仅仅 9 天后,电影就将在爱奇艺上播放。通常情况下,电影在院线放映的周期为一个月,之后才会交给各大视频网站。

忻钰坤和文牧野无疑是从 FIRST 走出的年轻导演中最幸运的几个。不过,忻钰坤在第二部电影《暴裂无声》之前也有过很长时间的困惑。而文牧野两次参加 FIRST 影展还是 2013 年和 2014 年。

如同影展之名所述,FIRST 只是一个开始。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