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chatIMG72_meitu_1

【猎云网、猎云财经】6月15日报道(文/王非)

今日,2018年度区块链产业峰会在北京千禧大酒店隆重举行,YeeCall创始人张磊在此次峰会上发表主题为“区块链,开启价值互联网的新世界”的专题演讲时表示,区块链是自组织的信任机器。

区块链之所以被称为技术革命,是因为其具有不可篡改、不可销毁的分布式数据库;Token的商业逻辑再造让价值有了明确的技术定义,重构了价值流动网络;DAO(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去中心化的自治组织,产生了生产关系的变革,让彼此在不信任的基础上,建立了信任机制,试图消灭信任中介。

至于区块链、Token、DAO这三者的关系,张磊表示,“三位一体,缺一不可。”

zhanglei1.jpg

大家所广泛谈论的价值互联网,在YeeCall内部被称为互信网。张磊解释到,因为建立了信任之后,价值的流转才有意义。互联网和互信网是不可分割的,它们加在一起才是大家所认为的革命。

关于YeeCall张磊介绍称,YeeCall从私链做起,做了全球第一张分时通讯网络,大约400多个节点和5个数据传输中心。由于YeeCall做的是针对移民的跨境通讯,所以其底层是一个通讯网络,做的存储和数据网络是跨境的数据调度。

YeeCall主要解决了两大问题,一是从不同数据中心进行调度的过程中的效率问题,二是针对移民来说的跨境转帐业务需求。

张磊把公链比作是区块链时代的操作系统,他认为,过了基础设施建设阶段之后,才有可能在应用生态层面迎来大发展,在整个商业生态中产生巨大作用,从而迎来区块链3.0时代。

最后,张磊还在现场呼吁在场的各位,如果真的认同区块链,就沉下心来做点有价值的事情。需要大家好好地深入发现机会,去探索这个机会在各行业具体该怎么落地。

qkl3.jpg

此次峰会以《破界·颠覆》为主题,由猎云网、猎云财经主办,锐视角、 猎云资本、AI星球、Kcash、威客星球和创头条协办。峰会聚焦区块链、数字资产领域最前沿的技术、资本、产业和生态话题,探讨“区块链+”这场伟大社会实验对实体经济转型升级和数字经济时代的变革性意义。来自全国各地的上千名区块链行业专家、创业家、投资机构等业内人士齐聚一堂,碰撞智慧、分享思考,为中国区块链行业的蓬勃发展把脉前瞻、献计献策。

以下是张磊的演讲分享实录,猎云网整理删改:

主持人(于波):谢谢。下面有请YeeCall创始人张磊先生为我们带来“区块链,开启价值互联网的新世界”的主题演讲。有请张总!

张磊:原来,我以为参加这种大会大家就是扯扯,后来看大家讲的还挺多干货的。还有,刚才谈到的有些问题,比如说要不要做公链,以及产业的演进等。其实,我们在行业中已经有些实践。

我大概是从2010年开始尝试挖矿,那时候根本没觉得比特币是钱,就觉得好玩儿,因为自己有相应的一些从业背景。也出了很多状况,比如说很多挖到的币丢了、机器不见了,密钥什么都没有了。等到2013、2014年的时候觉得那玩意儿真值钱了,然后自己有点钱,于是就买一点,投一点。原来认识的很多兄弟也有做钱包、矿场、矿机什么的,就开始进入这个行业。但是很不幸的,那一波很快就下来了,很多都改行了,甚至还有转型做空气净化器的。所以变成两类信仰:一个信仰是真的信这个事,觉得能改变现实,那就等待。第二,就是麻痹自己,等着别人来解救他。

到了2016年底,因为自己正好做通讯方面的事,碰上了一些弱网通信的问题,就是创业做物联网通讯的找我们来解决问题。问他们到底在干什么,才发现他们做的是物种溯源。在物种溯源里会做像标签化这些事,这些事撞上区块链,是想用区块链做一个确权数据库,然后来进行数据管理。我们就把这个项目翻出来看,想探索区块链在产业中到底有没有啥应用。实际上,从全世界范围来看,当时还没有多少能够落地的应用。

但是,的确在2016、2017年交界的时候,相比于2014年有了更大的进步。今天区块链这么火,我觉得有几个原因:第一,财富效应,要不然在座的各位也不会来听。第二,大家真的想研究研究,这个玩意儿是不是真能落地,是不是会对自己的行业产生变革。未来,它到底是什么东西呢,我觉得放眼全行业也没有人能把它说出来。

我来总结一下这几年,我们看到的东西。区块链发展了八、九年的时间,只有三个东西出来:第一,它是一个技术革命,是一个不可篡改、摧毁的数据库。相信很多人都已经完全了解了这套技术,也知道了这个概念。其实这个技术本身用非区块链的方式也能做到,比如用一个传统的数据库技术。第二个维度,其实大家发现,这个价值可以做技术定义,其实就是Token,就是商业逻辑的再造化,只要公司本身在创造价值,你就很有可能用这套体系进行重塑。这个事情我觉得对很多公司来说是冲击和颠覆。第三个,是这些年最火的,就是分布式商业体系,怎么把整个的生态和产业链做一个拆解,怎么进行去中心化。去中心化并不是一个目的,只是它遇到了很多的成本挑战、效率挑战,甚至说还有一些妄想,像电子巨头想打破垄断。但是分布式商业本身,也是这几天全球的一个热点,但是在系统的基础上是不是建立一套低成本的系统结构。

这三个东西我们觉得是三位一体,缺一不可的,缺任何一个都将没有意义。但是要把这三个都做到位也是特别有挑战的,互联网本身做的信息流转,底层协议是TCP/IP,它之所以能够胜出,是自己向上生长出来成为的协议标准。我在93年上的大学,那个时候刚刚进入网络世界的时候,我们争论到底是哪个好,压根儿没想到TCP/IP这么破的东西能变成统治世界的东西。但是现在,像它的生命力这么强,它不是谁规划出来的。现在,关于区块链,我们称为信任协议,最终哪个信任协议能胜出?我觉得全世界都没有人知道。很有可能,最终不是一种协议,而是多种协议并存,构成的像TCP/IP这个层面。在这个层面上流转的不是信息,是价值。所以大家认为区块链是价值互联网。我们内部叫互信网,因为建立了信任之后,价值的流转才有意义。互联网和互信网是不可分割的,它们加在一起,大家才认为是革命。

这是这几年大家对区块链的理解,但是这仅仅是对发生事情的总结,它未来会演进成什么,我觉得所有人都是在瞎子摸象。中本聪怎么能够解决人工智能用电的问题,怎么发明区块链,它的分叉又跟神经原一样等等,这些都是没有答案的问题,所以我们觉得这个事情本身最大的魅力,就是它的生命力很强,不是任何一个组织机构能主导,而是所有人在一起共同演进的体系。它的发展阶段我相信很多人都很了解,刚才大家也说了很多,我说说一些争议点。

其实,在2013、2014年之前,大家很少说区块链,全都盯着比特币。虽然当时有在说,但是人们并不认为它是能够改变基础架构的东西。后来以太坊出来,大家才觉得以太坊是一个挺革命性的东西,当智能合约这个东西发明后,它的出现不亚于互联网有了浏览器,你可以登陆各种各样的网站,去做各种各样的事情。但是事实上,以太坊到处都是漏洞,因为我们是做安全的团队,我们在讨论中谈到,以太坊的顶层安全问题其实是令人发指的。一个是它的机制本身,像今年发生的那些攻击。最近,大家也很关注机制上的安全漏洞。其实,那些安全漏洞都傻的要命,是因为程序写的不好,是工程师犯的错误,一行代码,没有学习,就是学的别人,没有问题不容天理。但是,不可否认,现在V神的水准在我们看来是超高水准。这个俄罗斯人还是天才,他写了好几份Paper,如果大家认真看的话,就会觉得V神比后面这些人的水平高太多了,他真的是在认真做研究,所以,以太坊现在还是一个革命性的东西。

到了区块链3.0时代,大家都说做基础设施,各有特点,像EOS。机制共识很难达成购买共识,购买共识就是有人在那儿振臂一呼,粉丝经济,明星让小粉丝干什么,很多老人不理解这个事,这个太正常了,Idol的能量太大了。所以我们谈到的社区共识,其实不是我们这些搞技术所擅长的,但是社区共识确实是特别牛的一件事。还有IPFS,这个是把存储区块链话。如果从技术维度理解无外乎区块链分布式计算,计算里头,存储里头,带宽,带宽像玩客云是典型的落地产品。计算部分的话很多原来都在挖矿,像比特大陆做的人工智能是非常有道理的,它是继续演进计算结构,进行分布式的计算,很有可能诞生大公司出来。像波场TRON,它的牛皮吹的没有EOS大,但是波场TRON涉及的12个技术维度中有7个是可实现的,有3个技术维度有争议,还有两个是纯粹扯淡。我相信在全国,把这些Paper读完的没有几个人,大家看的都是媒体报道,因为媒体报道有故事性。但是研究这个底层的人不多,对其有较深认知人的又有多少呢?我觉得从业界发展来说,这些事情都是有益的,都在推动行业快速发展。

过了基础设施阶段后,才有可能在应用生态迎来大发展,在整个商业生态中产生巨大作用。其实,这是目前区块链发展的现状。举个例子,比如说,我们在做的到底是什么呢?YeeChain就是以公链为例,我们做了一年多。我们做公链是先从私链开始,因为我们做了全球第一张分时通讯网络,大概有400多个节点和5个数据传输中心。那么,我们遇到了什么问题呢?因为YeeChain做的是针对移民的跨境通讯,我们的底层是一个通讯网络。YeeCall当时遇到了两个大问题,一个是技术问题,因为移民经常迁移,从A国迁移到B国以后,他的归属地就不一样了,所以从不同数据中心进行调度的过程中是否有效率,这是比较有挑战的问题。第二个是移民的业务需求,他们在金融业务上的需求是跨境转帐,而用银行系统进行跨境转账的成本是很高的,很难完成。所以,我们就在想用区块链的技术去解决。去年上半年,我们专门到东南亚去调研,我们看到Ted上的很多演讲,其实那些人根本没有那样的水准,说用什么电子化手段解决,但是他就记住一点,就是用这个玩意儿能省钱。怎么做呢?从国外汇一点比特币到菲律宾,拿一张纸写下来,给多少钱,贴到小卖店。有人看到的话就给他电话。这个对我们的触动非常大,普通人进场而且能解决实际问题,那就说明这个事情是有价值的。我们单节点能力在分布式是5千到1万TPS,用区块链可以做到1万TPS以上。我们共识算法,我们现在很难叫一个名字,昨天我们有一个人起了一个名字,叫俄罗斯方块。一个是这款游戏致敬,一个是它掉下来能消除一行这是一个削掉的方式。同时我们做的存储和数据网络是跨境的数据调度。我们做到这种程度都没有想过把这个东西开放出来,是因为觉得它还不够成熟。说这个东西怎么演进,还没有能到给人做应用阶段的事情。那些粘贴拷贝的做公链我其实参与好几条了,大家都是做市场营销玩玩,对产业来说并有没有用,对结构有大的落地的体系还挺复杂的。我们把第一个应用落地放在哪儿?是车。我们当时研究了三个产业:农业、医疗和车。最后还是选择了车。主要的原因是什么?未来会诞生一个重大的模型转换。2017、2018年之前大家都在做所谓的数字货品交易,但是2017、2018年后会产生一种新的交易模型,叫数字资产交易模型。就是数据本身值钱了,数据本身可以流转。但是数据交易确权和一系列复杂的商业体系不成型。

我们为什么选车呢,因为医疗涉及大量的用户隐私,这一重监管领域很难做。农业里的体系架构还不成熟。只有车的商业体量足够大,而且还有成型的商业模型,比如说跟保险公司合作,所以它是做标准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这个平台可以用于车的数据,也可以用于其他资产的数据,我觉得这是2017、2018年的大事件。未来三、五年一定会出现很多数据资产交易企业。数据资产交易的第一个阶段也是做链上的,就是数据本身值钱,而不是跟链下结合。今天有朋友讨论说艺术品能不能上链什么的,其实这是挺复杂的一件事,尽量先去做数据本身的流转,再去做这些。

总结:这个行业真的是一日千里。但是它的泡沫也实在太重,而且起起伏伏,搞得大家的心情也是跌宕起伏。我觉得如果真的认同区块链,就沉下心来做点有价值的事情,肯定是有机会的,而且是最近十几年最大的机会。这个机会在各行业怎么落地?我觉得需要大家好好地深入其中,进行一个总体的认知,包括我们在内。我觉得最合适的方式就是研究自己产业地落地的可能性,再去研究区块链技术能不能给你带来巨大的价值。谢谢大家!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