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今天是 517 国际不再恐同日”, 陈佳林与他的朋友们站在上海文汇路上,跟每个下课的学生们说。

上海市的文汇路位于松江大学城旁,周围共有上海外国语大学、上海对外经贸大学、上海立信会计金融学院、东华大学、上海工程技术大学、华东政法大学、上海视觉艺术学院七所学校。而文汇路把这些学校串联在一起,因此每天的上下课时间,这条路上都是学生。

5 月 17 日下午五点半,陈佳林和朋友们,每个人手上拿着一束花与一罐彩虹糖,他们沿途只要看到有人经过,就会问一句:“你知道今天是国际不再恐同日吗?”当路人露出怀疑眼神的同时,他们会伸手请路人吃颗彩虹糖。

其中很大一部分的人,接过彩虹糖的当下,并不知道陈佳林口中的节日是什么。

上海文汇路:请你吃一颗彩虹糖,聊下这个节日

不同学校的学生在上海文汇路上发放彩虹糖(图 / 陈莉雅)

1990 年 5 月 17 日,世界卫生组织正式把同性恋从精神疾病名册中去除,实现同性恋的非病理化,承认同性恋是人类性向中一个正常类别,自此每年的 5 月 17日,被定为国际不再恐同日。

陈佳林是两年前才知道这个节日。这段期间他开始注意此话题,同时发现国际社会对这个话题的重视与进展都走得相当前面。在他看来,这节日所代表的意义,怎么想都是好事,应该让更多人知道。

上周末,陈佳林从朋友圈里看到有人分享 这一天将会有些学生,带着彩虹旗来到文汇路,用快闪的方式响应节日。尽管他并不认识发起学生,但他还是打定主意要参加。“我是觉得如果可以让一些同学知道这个节日,还是挺不错的。”

但过没多久,他听说快闪活动已经取消了,“我看到他们说,因为个人原因取消,具体我不确定为什么,只知道最近很多类似的活动都是这样。”

这天上午,陈佳林在朋友圈问,谁有兴趣一起到路上发彩虹糖,有 10 个朋友决定加入。夏木(化名)与陈佳林一样,都是原先打算参加彩虹旗活动的人。

夏木下课之后跟其他人会合,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初次见面,他们一起到附近的商家买了花与彩虹糖,随即开始发放糖果,并且普及节日的意义。

发糖的过程比想像中的顺利,但有一个小插曲。

大约下午六点半,附近的治安人员看到他们一群人在发糖,便前往询问为什么要在这里发糖,随后跟在后面,并制止他们继续发糖。夏木事后说自己当下非常担心。她想起了之前取消的活动。

“我觉得我们也没有做些什么,没发标语,没有发传单,其实挺和平的。” 陈佳林说。

尽管有些担心,但夏木发现大家对此反应都不错时,就觉得蛮有意义的,“有些人觉得虹糖好像是特殊群体才会在意,但其实彩虹糖应该是包容所有性倾向的,你喜欢谁都行,无关性别,或是有人觉得自己不该是男或是女。”

至于为什么拿著花,陈佳林解释这象征爱与和平,“花代表着美好,我觉得跟国际不再恐同日挺符合的”。

北京外国语大学:拼单买了件彩虹 T,就来张大合照吧

北京外国语大学庆祝国际不再恐同日(图 /李茜)

5 月 17 日,下午 3 点 17 分 “同志之声” 在微博上发出几张照片,上头写着:“截至阿声发文时间,起码有 32 个北外的童鞋一起给阿声发来了这句话!数以百计今天在 @北京外国语大学 校内拍摄的彩虹照片。”

李茜(化名)对于最后有这么多人参加,其实非常意外。

四天前,李茜的朋友随口问她,要不要拼单买彩虹 T-shirt ,李茜答应之后,在微信群问还有没有人想一起拼单,消息扩散地比她想像中快,不到一天,有两百多个人加入这个群组。

此前,李茜确实想过是否要响应国际不再恐同日,在她看来 T-shirt 似乎是个不错的契机。既然这么多人拼单买了 T-shirt,那何不来张合照。于是,她邀请大家一起穿着彩虹 T-shirt 到校园广场里合照,借此作为响应。

北京外国语大学庆祝国际不再恐同日(图 /李茜)

中午十二点半,来的人数比李茜预估的还要多,“还有学长,给我们免费提供彩虹文身贴,自己印海报到学校里贴,买了三面旗子。我总感觉只是承担了算帐和拿邮包的事,莫名其妙后来知道的人很多。”

这段期间内,李茜也听说其他学校的响应方式,她总觉得自己的临时起意显得有些随意,“我在想,如果我早点开始策划,或许可以做点东西,但这次时间比较少。不过,我也不是想搞得多正式,就觉得说可以做一点点贡献。”

南京大学:FREE HUG LGBT RIGHT

中午十二点,南京大学仙林校区里,第四、第五、第六食堂前面,有南大的学生披着彩虹旗,手举着写上 “FREE HUG LGBT RIGHT” 的标牌,只要任何人过来与他们拥抱,就可以获得一张彩虹的明信片。

这种拉近彼此距离的方式并不陌生,此前有许多网友为了测试社会上的包容程度,也会路上透过这种“免费拥抱”的方式看看路人们的反应。

根据南京大学《新记者》的报导,整个活动从中午十二点开始,进行约一个小时,现场准备的四百张明信片就发完了。发起人表示,“什么时候才算是真正的平等了呢?”,就是“当你说你是同性恋的时候,别人会觉得无所谓,而不是觉得你很酷”。

“江苏同天” 于南京汉中门举办的免费拥抱活动(图 / 江苏同天)

不仅在南京大学有免费拥抱的活动。前一天,南京市汉中门广场也出现一场七分钟拥抱的活动。当天下午五点时,有三位民众身上披着彩虹旗,提供免费拥抱换取彩虹纪念品。他们每个人的前方,都排着一排的民众等着拥抱。

不过,活动开始之后的一分钟,就受到当地的保安人员关注,过几分钟,警方要求他们疏散。与此同时,还有很多民众还没拥抱完,他们换到另一个空地,继续进行拥抱,但没多久依然遭到疏散。

5 月 17 日这一天,发起方“江苏同天”并没有举办免费拥抱的活动,而是在下午五点发文感谢此前来参加的民众。

武汉大学:100 多个手环,9 万多的关注

5 月 15 日武汉大学的 “WHU 性别性向平等研究会” 在公众号上发出一篇文章《在武大,来一起造彩虹》。文章解释国际不再恐同日的由来,以及进行相关性别知识的科普,像是“同性恋是心理疾病吗?”、“同性恋倾向可以治疗吗?” 等问题。

文章最后写道,5 月 17 日当天武大校园里会发放彩虹手环、彩虹贴,彩虹旗供民众交换,方法是换头像或转发贴文。

陶平(化名)说最初用这种方式,就是希望能达到科普。这文章的传播效果远超过他们的想象,短时间内,阅读量就超过了 9 万。“我们非常激动,完全没想到会有这样好的响应,但接下来就是紧急准备物资,说真的,当时没有任何风险考量。”他们第一时间做的是,就是赶紧加购彩虹手环。

 “WHU 性别性向平等研究会” 彩虹手环 

除了准备彩虹的纪念品,为了扩大响应这个节日,他们在武汉大学附近找到一些愿意挂彩虹旗与放彩虹科普手册的商家。

但事情变化的速度,让他们措手不及。5 月 16 日,陶平得知商家的彩虹旗部分被撤下、部分没撤的则在商家里头,他说校方发了一项通知,表示店家不可以挂上彩虹旗。

陶平开始感觉校园内的气氛不太对劲,为了让彩虹纪念品可以顺利发放,他与伙伴们讨论之后,5 月 16 日的晚上发表声明,表示取消原定的公开发放,改以将纪念品放在定点,让有兴趣的人自己去取。此后,部分院系辅导员们也给学生下通知,说不允许参加此活动。

最终,陶平他们在不同定点分别准备近 150 个彩虹手环。

陶平说,事后不少伙伴收到了良好的回馈,这令他们感到欣慰。与此同时,陶平却也难掩失落的情绪,“当通知出来之后,我们原先想科普的想法就被扭曲,开始出现误会、质疑,各种反对声音,也有人认为我们抹黑学校,事情变得很乱,当中甚至还有一些并不真实的言论。” 直到 5 月 17 日的晚间,陶平都还忙着在替网络上流传的错误信息辟谣。

“一方面我很开心大家通过这一次对此有了了解,但另一方面我也对环境感到有些忧虑 ” ,陶平说。

事实上,除了学生们想方设法响应节日,长期关注 LGBT 的许多组织也在这一天用不同的方式庆祝。

“同性恋亲友会”找了 369 个商家,邀请他们一起贴上“LOVE IS LOVE 勇敢爱”的海报,据他们统计,这些店家遍及全中国 22 个城市。此后,他们发表声明表示:“不只是 517 国际不再恐同日,我们希望每一天…让每一种不同的爱,都获得理解,支持与尊重”。

题图来自Yannis Papanastasopoulos on Unsplash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