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倾向于通过有限且不公的指标评判动物智商,而且常常胡乱做实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