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不幸的演奏艺术家更富创造体验,也更重视、更享受创作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