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义相对论在宇宙之初的暴胀中失效,弦论和全息理论大放异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