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大的食品香精香料生产商 International Flavors & Fragrances (简称 IFF)宣布花 71 亿美元收购了一家同类的以色列公司 Frutarom,主要是为了满足消费者对食品更高的健康要求。

IFF 成立于 1889 年,目前市值 110 亿美元左右,主要是为卡夫亨氏、联合利华等大的食品饮料厂商提供实用色素、香精香料、甜味剂、增稠剂等食品工业原料。被收购公司 Frutarom 和 IFF 是一家主打天然食品工业原料提供商,市值 52.2 亿美元,大约是 IFF 的一半。这次收购,帮助这个已经有 129 年历史的老牌食品添加剂厂商在新兴的健康食品潮中占得一席之地。

Frutarom 旗下有一个叫 Frutarom Health 的品牌,官网称其实 “用科技手段提供自然、健康、高质量的食品工业原料”。

“消费者在寻找配料表上更干净的食品。” IFF 主席兼 CEO Andreas Fibig 说道。“他们现在更倾向于购买全食超市(售卖有机食品)里出现的牌子。”

生产更健康的食品添加剂,是 IFF 收购 Frutarom 的原因之一。

由于人们健康消费的意识越来越强,食品厂商也更强调有机、自然等概念。比如雀巢在 2017 年 12 月收购了天然膳食补充剂公司 Atrium Innovations,又在一个月后卖掉了其在美国的糖果业务;雪碧添加了宣称不会转化为卡路里的 “抗性糊精”;益生菌走出酸奶,进入到了汽水、软糖等其他食品品类里;在中国,无糖饮料在推广了九年之后开始流行起来。

可口可乐中国在今年 3 月推出的雪碧纤维+。 所谓的“纤维”来自一种叫“抗性糊精”的成分。这种水溶性膳食纤维能让人产生一定饱腹感。

食品添加剂是一个毛利率相对较高的行业,财报显示, IFF 2018 年第一季度的营收为 9.3 亿美元,毛利率达到了 43.6%,相比之下,它下游客户卡夫亨氏同期毛利率为 23.5%,有机食品公司全食在被亚马逊收购前的毛利率也只有 30% 左右。

但对 IFF 来说,卡夫亨氏这样的客户由于订单量大,价格制定的主动权也比 IFF 更大,这限制了 IFF 进一步提高利润率的空间,因此公司更倾向于和议价能力相对较弱的中小品牌合作,而这部分客户占了 Frutarom 客户总数的 70%。

另一方面,主打健康、轻食等新概念的中小品牌也正处于快速发展的阶段,食品咨询顾问 A.T. Kearney 统计,从 2012 年到 2016 年,美国中小食品公司从美国前 25 家食品饮料厂商那里至少抢走了 150 亿美元的市场份额。

但宣布收购消息当天,IFF 的股价跌了 11%,“这笔收购的金额太大了,而且存在不少风险。” 食品行业分析师 Brett Hundley 评论道,“虽然收购后双方在节约成本和提升销量上有很大发展空间,但 IFF 之前已经在这么做了。”

食品添加剂行业里的其他几个巨头: Givaudan、Firmenich 和 Symrise 也都在着手收千禧一代消费者更喜爱的食品公司,这些公司通常比较小,强调自然、有机、低卡等概念,比如瑞士公司 Givaudan 就在今年 3 月份用 16 亿美元收购了法国天然食材公司 Naturex 40% 的股份。

题图/depositphotos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