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外科手术机器人研发企业“华志微创”完成近亿元B轮融资

WechatIMG72_meitu_1

【猎云网】4月30日报道

2020年4月30日,神经外科手术机器人研发企业华志微创宣布完成近亿元B轮融资。本轮融资由国投创合领投,联想创投跟投。融资后公司将继续为已获证产品开拓市场,并蓄力研发、升级技术创新平台,推进其他产品线的研发进度。

对于此次融资,华志微创联合创始人张卫纲表示:“开颅手术是神经外科疾病常见的治疗手段。由于开颅手术创伤较大、手术风险较高、并发症较多、术后恢复慢,神经外科手术医生尤其是基层医生对于新技术、新产品的需求非常大,华志微创研发的神经外科手术机器人正好满足了这一需求。这是华志微创屡受资本青睐的重要原因。”

企查查信息显示,华志微创成立于2000年,是一家神经外科手术机器人研发商,专注于通过无框架脑立体定向技术的临床应用,为颅脑外科立体定向手术设计医疗机器人,旗下产品CAS-R-2机器人具有对脑外科手术规划、导航及立体定向等功能。

自成立以来,华志微创已经累计完成了三轮融资。此前,公司已经完成了天士力资本领投的5000万元融资和同晟资本领投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


字节跳动、快手发力教育,最大对手是钉钉?

WechatIMG72_meitu_1

【猎云网北京】4月30日报道(文/赵家云)

作为互联网新贵,快手、字节跳动的一举一动都引人瞩目,最近,宿华和张一鸣同时把眼光投向了教育。

4月20日,快手以3000万美元注资在线教育平台火花思维D+轮融资。这并不是快手第一次投资在线教育领域,去年5月,精准学宣布获得快手A轮5000万融资。

宿华在教育领域的布局远不止于此,据《2019快手教育生态报告》显示,目前好未来、知乎、喜马拉雅、果壳、文都教育等多家企业已入驻快手,形成了平台名师与企业官方账号并行的产品矩阵。

字节跳动入局教育要更早,数据显示:自2016年1月到2017年11月,今日头条教育类商业合作客户量增长263%;教育行业广告消耗总量增长260%。2018年,字节跳动上线了少儿在线英语平台gogokid。

今年3月12日,字节跳动8周年,张一鸣发全员信,声称要将教育作为新的战略重点。“教育对激发人的潜力非常关键,并且教育本身也还有巨大的潜力”。

4月12日,字节跳动正式上线了数学思维学习平台“瓜瓜龙思维”,更早一些时候,启蒙AI课“瓜瓜龙英语”也悄然上线。

据统计,字节跳动旗下的教育公司已超过10家,已经备案的教育APP达14款。

教育是个巨大的市场,艾瑞咨询数据显示,预计到2022年,国内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将突破5400亿元。其中,K12教育市场预计将达到790亿元,其在线渗透率预计将从2019年的15.7%提升至2023年的40%左右。

当快手、字节跳动在教育领域大肆开疆拓土的时候,他们发现,前面出现了钉钉的身影。

今年以来,因为教育,钉钉屡上热搜,比如,“钉钉被小学生评一分”,“联合国向全球学生推荐钉钉”等等。

此前,钉钉给外界的印象,是一个智能移动办公平台,因此,钉钉作为教育支持软件“爆红”一时间让人意外。

疫情的发生成为钉钉教育出圈的导火索,阿里巴巴合伙人、钉钉副总裁方永新(花名大炮)告诉猎云网,疫情发生后,钉钉在教育方面实现了大量的用户增长。

目前全国有一半学生在使用钉钉上课。数据显示,全国14万所学校、290万个班级在钉钉开课,覆盖全国30多个省份的1.2亿名学生,全国350万人民教师在钉钉上授课。

蓄势已久

早在2015年,钉钉初创时,就已启动教育业务,瞄准的是学校的信息化管理需求。

钉钉最早的团队,很多人来自于2014年“溃败”的来往,那次失败让钉钉CEO无招(本名陈航)看清了一件事情,脱离用户和市场的单纯YY是没有生命力的,所以,钉钉的产品理念是要紧跟用户和市场的需求,“不要自己凭空想象,而是坚持和用户在一起,产品从企业里来,到企业里去。”

钉钉的第一个学校客户是杭州市育才外国语学校,该校尝试使用钉钉平台来解决老师工作沟通协同问题。“当时钉钉刚上线不久,无招来我们学校亲自推荐。很少有公司老板直接走进校园里来的,还给我们老师细致地介绍怎么使用。”杭州市育才外国语学校副校长倪勤说。

2016年初,很多学校教学机构涌入钉钉,让钉钉看到了教育行业对信息化管理的需求。2017年,许多教育行业老师在钉钉的社区论坛上分享攻略,与同行共同研究和交流,“那时就有老师提出希望可以有更好的家校沟通产品,以便区分校内办公和家校沟通。”

到2018年,钉钉中的教育行业已经形成规模,成为钉钉发展中最重要且第一个行业化的用户群。方永新表示,2018年6月,钉钉开始寻找学校共同研发、创作教育产品。这种共创模式受到了学校等教育行业用户的欢迎。

深圳市盐田区实验学校在疫情前就启用了钉钉作为学校信息化管理的软件。校长吕宁静表示,在使用钉钉之前学校一直在寻找适合的信息化管理软件,由于钉钉简化了工作流程,操作简单而且免费,因此就在学校内部开始使用,并在此期间得到了钉钉的帮助。

“钉钉专门派团队下来指导我们使用,并根据我们的建议改善功能,能比较好的满足我们的要求。因此当钉钉推出在线课堂后,我们自然选择使用,毕竟学校内部已经比较熟悉钉钉的操作,而且钉钉团队也会根据使用情况及时进行调整。比如在疫情期间,最初上线的钉钉是有打赏功能的,但是我们试用后认为这个功能不适合我们学校,钉钉就帮我们关闭了。”

2019年3月,钉钉正式发布教育版“钉钉未来校园”,提供课程表、在线备课、空中课堂、家校沟通等教育相关功能。此后的一年中,钉钉针对教育主管机构、教育场景和家校沟通的需要,连续推出了多款产品。12月,“教育钉钉”成为教育部在官网公布首批通过备案的教育类移动APP之一。

顺势出圈

在教育行业的用户与技术积累,对于钉钉在疫情期间的爆发性增长起到了重要作用。“钉钉满足在家上课的需求,实际上是由4个产品组成的产品矩阵来实现的,分别是群直播、视频会议、多群联播和在线课堂。疫情之前,我们的群直播和视频会议已经比较好的满足了教育用户一般性需求。”方永新说。

对于需求的及时响应也至关重要。疫情爆发后,钉钉意识到在线教学的需求,迅速升级了钉钉群直播和视频会议的功能,并于1月29日发布“在家上课”计划,紧急上线直播课堂等,支持全国大中小学远程教学,这成为其下载量暴增的关键性动作。

2月5日,有网友发现,在苹果应用商店的排行榜中,钉钉跃居榜单第一,超越了此前排名第一的微信,这也是苹果应用商店排行榜历史上,首次有办公类应用位居第一。

“当时我们发现多群联播功能操作还不够简便,而在线教学,各地教育局和学校都有组织优质资源,同一年级统一授课的需求,所以我们把多群联播产品进一步升级为在线课堂,可以实现更方便的操作、更大规模的超级联播。教育局可以便捷操作,把每门优质课覆盖到全市所有在钉钉上的学校。我们多方视频会议产品,也迅速从免费支持16方扩大到免费支持最高302方。”

面对流量暴增,阿里内部资源的聚合也被凸显。2月份企业开工首日,钉钉、企业微信等在线办公App曾集体出现故障。阿里云迅速为钉钉连续扩容十几万台云服务器,钉钉平稳度过了流量高峰。且在短短2小时内新增部署了超过1万台云服务器,打破了阿里云上快速扩容的纪录。

而当遭遇“小学生集体打一分”时,钉钉借势营销,一波“在线求饶”再次刷新品牌曝光度。麦奇教育科技(iTutorGroup)中国大陆事业部总经理赖荣明表示,对于钉钉在教育领域出圈也倍感意外,“据我们分析,这与它的品牌认知度和市场推广力度是分不开的。”

英语教育业者王若文表示,此前并未用过钉钉,网上看到钉钉“在线求饶”视频后,才了解到钉钉已经可以支持在线教育了。“一问同行才了解到原来钉钉已经有很高的认可度了,大家纷纷表示钉钉在公立学校用得最多。”

随着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爆发,3月14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官网发布数据,全球4.21亿学生读书受到疫情影响,并且向全球推荐钉钉、飞书等作为视频会议、教学直播和团队协同通讯平台。

4月8日,钉钉正式发布了海外版DingTalk Lite,在海外各大应用市场和钉钉官网开放下载。据介绍,DingTalk Lite更适合海外用户的需求和使用习惯,支持邮箱登录,支持iOS、Mac、Windows、Android多种系统,支持繁体中文、英文、日文等多种文字和语言,主要包括视频会议、群直播、聊天、日程等功能,疫情期间面向全球用户免费。在日本、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菲律宾、澳大利亚、中国香港、中国澳门等多个国家和地区,数万名用户参与了该版本为期两周的公测。

日本已使用钉钉两年的国际学校“翰林日本语学院”成了第一批使用DingTalk Lite的教育机构。“我们在决定使用哪款产品进行网络教学时,开了很多会讨论,最后决定使用钉钉,是考虑到钉钉安全性更好一些。”长冈校长在采访中表示,钉钉的安全性让他放心。而每天要给学生上课的大贺大辅老师对钉钉的功能更满意:“钉钉视频会议是我们最常用的功能,在远程教学中可以共享桌面进行教材演示,这一点很受用。”

势不可挡?

教育业务规模的扩大,让钉钉看到了中国未来数字化教育发展更多的可能性。方永新表示,“明年我们除了去服务更多的学校、教培组织和教育机构之外,更重要的是把目前我们发现的一些学校、学校、老师的的新需求,做重点开发,提供增值服务。”

据介绍,钉钉希望通过技术的手段普惠数字化教育。“未来我们希望通过钉钉的平台能力,帮助老师、学校、区县教育局打造属于自己的数字化教学资源管理平台。另外让这段时间的优质内容沉淀下来,并打造共享平台,让优质的资源可以实现全国共享。”

疫情结束后,“在家上课”需求势必萎缩,钉钉如何留住教育用户?方永新表示,未来线下教育依然会是主流,在线教育会是线下教育的有益补充,线上和线下教育将会长期并存,互相促进发展。

“其实在家上课,在线教学的场景已经存在了一段时间,只是疫情将这个场景进行了放大。但是这次在线课堂带来的价值是全社会有目共睹的,比如促进教育公平、优质教育资源数字化沉淀、共享,教学教研组织模式在线化高效、数据化反馈等。即使疫情过去我们相信仍会有更多的老师和学生,使用互联网的工具来进行教学教研、家校共育。”

钉钉在教育方面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同时其如何进行未来商业变现也同样受到行业关注。前新东方在线COO潘欣表示,这次钉钉的爆火,从阿里的角度肯定会重新看待教育业务。

对于未来变现问题,方永新表示钉钉目前还没有具体的计划,还是以更好的与教培机构构建教育生态为目标。钉钉的定位始终是toB信息化管理服务平台。

对于在线教育从业者而言,钉钉更像是一个合作者,而字节跳动和快手则是对手,尤其是字节跳动。一位业内人士说,“字节跳动布局一个领域向来习惯全面出击,无论是流量、技术还是资金,字节跳动都是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

而字节跳动、快手与钉钉之间,会有哪些碰撞?我们拭目以待。

也许,教育领域并不是第一战场,毕竟,字节跳动已经推出飞书,这也是一个协作平台,算是钉钉的直接竞品。


【猎云早报】蔚来中国总部落户合肥;北京文化董事长宋歌被前高管实名举报财务造假;泰笛9.5亿并购天天洗衣

WechatIMG72_meitu_1

【猎云网北京】4月30日报道

重要资讯

蔚来中国总部落户合肥项目协议正式签署

2020年4月29日下午,蔚来与合肥市建设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国投招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及安徽省高新技术产业投资有限公司等战略投资者签署关于投资蔚来中国的最终协议,并与合肥经济技术开发区就蔚来中国总部入驻达成协议。根据投资协议,战略投资者将向蔚来中国投资70亿元人民币。

北京文化董事长宋歌被前高管实名举报财务造假

4月29日晚间,自称为北京文化原副董事长娄晓曦的微博用户“我是娄晓曦”,转发微博实名举报北京文化董事长宋歌“挪用资金、职务侵占、业绩造假”,并附上了向证监会、深交所递交的“举报信”部分截图。

滴滴武汉恢复运营,将为司机推出专属补贴

4月29日消息,滴滴今日发布公告,根据武汉市交通运输局的部署,受疫情影响暂停服务近100天的滴滴网约车将于4月30日零时在武汉恢复运营,滴滴顺风车、代驾业务也同时开启武汉市内服务。

滴滴方面表示:“我们将依据武汉市防疫指挥部等部门的统一要求,严格落实消杀工作,守护安全出行。”

斗鱼最新股权结构:腾讯占股38%,为最大股东

斗鱼向SEC提交的2019年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腾讯通过旗下全资子公司Nectarine Investment Limited持有斗鱼12,068,104股股票,持股比例为38%,拥有38%的投票权。斗鱼创始人兼CEO陈少杰持有4,681,436股股票,占股14.7%,为第二大股东,拥有14.7%的投票权。

谷歌母公司一季度营收412亿美元:净利同比增长3%

北京时间4月29日凌晨消息,Alphabet(谷歌母公司)今天发布了截至3月31日的2020财年第一季度财报。报告显示,Alphabet第一季度总营收为411.59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363.39亿美元增长13%,不计入汇率变动的影响为同比增长15%;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Alphabet第一季度净利润为68.36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66.57亿美元增长3%。

京东回应物流融资传闻:消息完全不实

4月29日,有外媒报道称,京东正在寻求一笔29.1亿美元的在岸/离岸五年期贷款,用于物流业的开发和再融资。京东方面对此回应称:消息完全不实。

百度智能云2019年营收目标仅完成70%,至今持续亏损

4月29日,从一位知情人士处获悉,百度智能云2019年未达成营收目标,仅完成70%,而且还在持续亏损中。前几年,百度智能云每年的亏损在15亿元左右。

华为海思麒麟芯片居一季度国内市场占有率第一,首超高通骁龙

市场调查机构CINNO Research公布了今年第一季度中国大陆市场手机芯片出货量排名,华为海思麒麟处理器位列第一,市场份额为43.9%;高通骁龙芯片位列第二,份额为32.8%。联发科和苹果分别以13.1%和8.5%排在第三、第四位。

三七互娱一季度净利润7.29亿元,同比增长60.4%

4月29日,三七互娱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报告,报告显示,三七互娱一季度营收43.43亿,同比增长33.7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长60.4%,达7.29亿元。

Uber正讨论裁员计划,拟裁减20%员工

据外媒报道,因疫情爆发,Uber正在讨论裁员计划,估计将会裁减20%员工。Uber在全球有员工27000人,裁员数量可能会超过5400人。另外,Uber首席技术官图安·潘(Thuan Pham)已经提辞呈,5月16日生效。图安·潘2013年加入Uber,成为公司的重要高管。

快手推出青年文化社区产品“Before社区”

快手正式上线了一款青年文化社区产品“Before社区”。产品定位是专为文艺青年打造的互动交友社区。这也是快手继“豆田社区”、“蹦迪”后推出的第三款社区产品。

融资消息

泰笛9.5亿并购天天洗衣,推动洗衣行业数字化升级

4月29日,泰笛科技在北京举行并购发布会,宣布9.5亿元收购华南最大的洗衣品牌天天洗衣。据了解,泰笛已为1200万户付费家庭用户提供在线洗衣、订阅鲜花等服务。通过此次并购,泰笛将重新定义5G时代的洗衣行业,推动全行业的流程重构和数字化升级,服务覆盖全国672个城市和4亿多人口,突破洗衣服务的地域边界让用户以国民价格即可享受统一的高品质服务。

IT在线教育品牌奈学教育完成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

日前,IT在线教育品牌奈学教育完成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本轮融资由58产业基金和初心资本联合领投。奈学教育创始人兼CEO孙玄表示,本轮融资资金将用于C端课程教学教研体系的进一步深耕以及市场拓展。

奈学教育由前58集团技术委员主席孙玄于2020年2月创立。CEO孙玄毕业于浙江大学,曾任转转公司首席架构师和技术委员会主席以及百度资深工程师。团队其他核心成员来自百度、腾讯、阿里、华为、58集团等头部科技企业。

无人机全自动系统供应商星逻智能完成数千万元A轮融资

4月29日消息,星逻智能(SKYSYS)宣布完成数千万元的A轮融资,本轮投资由常春藤资本领投,老股东遨问创投与远瞻资本继续加码。

星逻智能表示,本轮融资将用于加强“祺云”无人机综合操作系统以及丰富基于“祺云”的多SaaS应用,并加快部署无人机充电管理网络,为更多的智慧场景应用落地和“新基建”项目提供专业的解决方案。

北非B2B电商平台MaxAB完成数百万美金Pre-A轮融资,清流资本投资

4月29日,北非B2B电商平台MaxAB宣布完成由清流资本投资的数百万美金Pre-A轮融资。此前,MaxAB曾于2019年9月完成由BecoCapital,4DX Venture和EndureCapital共同领投的620万美金种子轮融资,为MENA地区(中东和北非地区)科技初创公司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种子轮融资。

MaxAB总部位于埃及开罗,于2018年11月开始运营,定位为连接分散的小零售商与品牌商的B2B电商平台,杂货店主可以通过MaxAB手机程序进行在线一站式商品采购,由平台负责物流配送。过去一年MaxAB GMV同比增长超过20倍,月对月环比增速近30%,是目前中东及非洲增长最快的电商之一。目前MaxAB服务埃及开罗超过22000家杂货店。MaxAB计划在完成对埃及的覆盖后,逐步拓展至北非及中东区域。


ARM宣布向初创企业免费开放半导体设计知识产权

【TechWeb】4月30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芯片设计公司Arm日前宣布,向初创企业免费开放半导体设计知识产权。

ARM400

ARM

该免费项目名称为“Arm Flexible Access for Startup”,累计融资不到500万美元的初创企业可以利用。

具体免费知识产权可参考这个网站:https://www.arm.com/products/flexible-access/startup

另外,除了免费知识产权外,初创企业还能在测试、产品评估、试制生产等方面得到支援。

外媒称,这样可将产品量产及投放市场的时间缩短6至12个月。

Arm高管Dipti Vachani表示,在今天这个充满挑战的环境中,促进创新显得尤为重要。

Arm公司成立于英国剑桥,主要出售芯片设计技术的授权。采用ARM技术知识产权的微处理器,即我们通常所说的ARM微处理器。

文章


交通部:五一预计发送旅客1.17亿。

PingWest品玩4月30日讯,据中国新闻社报道,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吴春耕30日在新闻发布会上披露,五一期间预计发送旅客逾1.17亿人次,日均超过2336万人次。

据统计,虽然相比今年前期客运量有所增长,但是和去年相比,只有同期的34.8%。除了飞机之外,铁路预计日均发送旅客500万人次;道路客运预计日均发送旅客1798万人次,约为去年同期38.9%;水路客运预计日均发送旅客45万人次,约为去年同期50%左右;民航预计日均发送旅客约为去年同期33.2%。


11部委联合发文延迟国六排放标准,对于要买车的你有什么影响?

事实上,早在2月份,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就在与企业紧密沟通和大量调研的基础上,代表汽车行业向政府部门提交了《新冠肺炎疫情对轻型车国六标准实施的影响及建议》,建议对国六PN限值新标准给予适当延缓实施。

此前,根据中汽协对行业主要整车生产企业的调研结果表明,虽然目前国六库存车数量约在300万辆左右,但其中相当部分车型PN限值为6.0×1012个/km,而原计划将于2020年7月1日实施的国六PN限值则要求达到6.0×1011个/km,在疫情影响下,这将导致大部分企业库存难以按期消化。
  此外,受疫情影响,企业正常的生产节奏、销售计划已被打乱,一些认证和实验无法按计划完成,若7月实施新标准,企业产销均面临极大困难。所以中汽协建议给予库存销售过渡期,将PN限值新标准的实施时间适当延缓。
  如今,在国家稳经济、促消费的主基调下,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关于此项国六切换的建议最终被政府部门所采纳。

以下是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总工程师兼副秘书长叶盛基从行业组织的角度,从5个方面对该政策的出台背景、中汽协的观点以及该政策对汽车行业发展的意义进行的点评

1、汽车行业坚持绿色发展、节能减排,一直是国家环保升级的积极践行者。中国汽车行业用了较短的时间周期不断提升产品清洁化水平,大大缩短了与欧洲、美国等发达国家在汽车环保排放水平上的差距。在这一点,不管是乘用车还是商用车企业都做出了积极的努力,成效有目共睹。

2、汽车行业坚决执行党中央、国务院有关节能减排的相关政策法规。2019年的国六排放标准提前实施,是在原本就技术难度大、时间紧的排放升级基础上,又提前了一年实施。汽车行业顶住压力,积极支持国家打赢“蓝天保卫战”的工作部署。行业企业纷纷调整原有产品升级计划,加快产品的研发、生产准备,有的两步并成一步走(直接开发国六b产品)。

3、受国内外宏观形势、消费信心不足影响,2019年汽车市场再度大幅下滑。汽车行业2018年下半年,汽车市场出现了严重的负增长,给企业生产经营计划带来了巨大影响。原有的营销和生产计划被打乱,产品积压的问题在行业普遍存在,而2019年7月1日实施的重点地区,实际执行的市场覆盖面大。两方面影响的叠加让企业在市场端一时应接不暇。2019年上半年,为了完成标准切换行业付出了巨大的经济成本,也证明了用停止市场销售的方式执行法规是不科学的做法,应当是规定停止生产的时间,剩下的交给市场、企业去消化库存。

4.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国六PN限值实施适应性调整。今年国六PN限值升级(由PN12升级PN11,颗粒排放物指标降低10倍)又赶上了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一季度行业运行处于停摆状态。通过分析去年的经验、教训,协会提前调研分析,加紧与政府部门沟通,客观反映了当前汽车行业发展态势和企业关于国六PN限值实施的具体情况,共同研究措施应对疫情带来的突发状况,得到了政府主管部门的理解和认可。如今,发改委、生态环境部、工业和信息化部等11部委联合发布:轻型汽车(总质量不超过3.5吨)国六排放标准颗粒物数量限值生产过渡期截止时间,由2020年7月1日前调整为2021年1月1日前;2020年7月1日前生产、进口的国五排放标准轻型汽车,2021年1月1日前允许在目前尚未实施国六排放标准的地区销售和注册登记。未经批准,各地不得提前实施国家确定的汽车排放标准。

汽车行业欣慰地看到国家和地方政府一系列有助于排放治理的综合配套措施的出台,包括全国范围促进国三排放水平以下的老旧车淘汰等政策的陆续实施。这充分体现了国家在行业治理水平上的明显提升。

5.汽车强国建设需要科学的治理体系。重要体现之一在于政府部门科学出台政策,引领产业科学发展。汽车工业是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持续践行了科技的进步,承担了社会的责任,也稳定了经济增长。在环保治理等国家战略执行过程中,既要只争朝夕,提高法规、标准的水平,又要科学、有序的稳步推进。只有产业健康发展,政策执行少走弯路,才能保证国家经济的可持续、高质量发展。

附:有关轻型车国六排放标准

一、标准的制定和实施时间

为防治汽车尾气对环境的污染,保护生态环境,保障人体健康。2016年12月23日,生态环境部、国家质监总局发布了《轻型车污染物排放限值及测量方法(中国第六阶段)》(GB 18352.6—2016)标准,并且根据不同的标准限值要求,制定国6a和国6b两个阶段依次实施轻型车国六标准。要求2020年7月1日起,所有销售和注册登记的轻型汽车应符合标准国6a阶段要求,2023年7月1日起,所有销售和注册登记的轻型汽车应符合标准国6b阶段要求。

二、标准的有关要求

1、执行国6a和国6b阶段标准要求的主要区别在于车辆常温下冷启动后的各项污染物排放限值要求有所不同,其中国6b大幅严于国6a。标准中定义的车辆排放污染物主要包括:一氧化碳(CO)、氮氧化物(NOx)、碳氢化物(THC、NMHC)、颗粒物(PM)以及粒子直径超过23nm的粒子数量(PN)、氧化亚氮(Nz0,俗称笑气)等。

2、“粒子数量(PN)限值”是首次出现在我国车辆排放标准中的考核指标,因此无论是在国6a还是国6b阶段,这项指标的要求是相同的,即标准均要求车辆PN的排放限值为6.0×1011个/km。同时,考虑到国六标准提前实施情况,结合产业发展实际,对2020年7月1日前,提前实施国六标准地区车辆的PN限值实施过渡期要求(PN过渡期限值为6.0×1012个/km)。

三、轻型车国六标准所要求的车型

轻型车国六标准适用于最大设计总质量不超过3500Kg的M1类、M2类及N1类车辆。主要包括乘用车(汽油)、轻客(汽油、柴油)、轻卡(汽油、柴油)、微卡(汽油、柴油)、皮卡(汽油、柴油)等。

1、M1类指包括驾驶员座位在内,座位数不超过九座的载客汽车;

2、M2类指包括驾驶员座位在内,座位数超过九座的载客汽车且最大设计总质量不超过5000Kg的载客汽车;

3、N1类指最大设计总质量不超过3500Kg的载货汽车;

四、轻型车国六标准和国五标准比较

1、增加了部分试验项目。主要包括:增加了行驶污染物排放(RDE)要求;增加了加油过程污染物排放要求;增加低温冷起动排放要求等,标准对车辆的排放要求大大强化。

2、国六号称最严标准,主要体现在相对国五排放限值要求更为严格,项目增多,指标加严幅度大。

——国6a阶段的排放标准与国五标准相比主要增加、加严项目包括:增加氧化亚氮(Nz0,俗称笑气)、粒子数量(PN)的限值要求;CO加严30%;

——国6b与国五标准相比更为严格,包括:氮氧化物排放下降42%,颗粒物下降33%,挥发性有机化合物蒸发排放限值下降65%,总碳氢化合物(THC)和非甲烷碳氢化合物(NMHC)分别下降50%。

五、重点区域等标准提前实施情况

2018年6月27日,国务院正式印发了《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要求2019年7月1日起,重点区域(京津冀及周边地区、长三角、汾渭平原)、珠三角地区、成渝地区提前实施国六排放标准。文件发布之后,各地也出台了地方提前实施国六标准的政策文件。

按照国家及地方文件要求,2019年7月1日,重点区域、珠三角、成渝地区(整车销量占全国销量70%左右)轻型车已经如期提前实施国六标准。

六、国六产品PN限值实施情况

2019年7月1日,重点区域等省市提前实施国六标准,上述区域在售国六产品实施过渡期PN限值为6.0×1012个/km。按照标准要求,2020年7月1日后PN限值执行6.0×1011 个/km。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中国汽车工业协会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此问题还有 13 个回答,查看全部。
延伸阅读:
7月1日的汽车销售新规怎么看?

买什么价位车合适?


工业富联一季度管理费用激增 致使扣非净利润下降30.9%

【TechWeb】4月30日消息,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报告。

报告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营收800.54亿元,同比下降0.0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8.67亿元,同比下降35.01%。

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 17.99亿元,同比下降30.92%。

工业富联披露,一季度因受疫情影响停工期间固定资产折旧及职工薪酬成本计入管理费用,管理费用达到17.12亿,同比增长47.66%。

TechWeb分析师关熙子认为,尽管营收较去年同期下滑0.08%,相比其他制造业公司而言工业富联受疫情有限,一季度扣非后净利润下滑主要由管理费用激增47.55%导致,具有偶然性;此外,尽管经营净现金流较上年同期减少,但总体收现比仍然大于1.25。相信随着全面复工,二季度业绩会尽快恢复之前水平。

文章


拼多多员工涉嫌受贿 已报警

PingWest品玩4月30日讯,据路透社报道,拼多多旗下一名员工涉嫌受贿,目前拼多多已向上海警方报案。

据悉,拼多多员工陈瑞侃接受开域集团经理潘凯行贿,帮助他们赢得一项40亿元人民币广告预算有关的项目,受贿金额高达200万元人民币。目前双方高层已经参与调查,并向警方报案。


张朝阳将尝试直播带货 尝试全新营销方式

PingWest品玩4月30日讯,搜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朝阳今天表示,他会在下个月尝试直播带货。

据张朝阳透露,他认为直播带货是一种新的营销方式。他会在直播中推荐自己看好的东西。这之后,搜狐的签约艺人也会参与带货直播,甚至会邀请明星到搜狐视频上带货。除了直播带货,搜狐近期在“关注流”“视频直播”上持续进行创新。


塑料在未来会变成什么?人们又能做点什么呢?

今年5月1日开始,最新制定的《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将正式启用,严格的垃圾分类举措将重新定义这座城市的街头巷尾。也许,类似去年上海市垃圾分类时的全网狂欢场面将再度出现,不知又有多少类似于“你是什么垃圾”的段子被网友们制造出来。

垃圾是“被放错位置的资源”。厨余垃圾和剩饭剩菜等有机垃圾可以用来生产肥料或者沼气,金属、玻璃、塑料、废纸、布料、大木材、废轮胎等垃圾可以回收,重新加工成产品。即便是看似无用的建筑垃圾,人们也可以用填海造陆的方式让它发挥一些余温。

在所有的垃圾中,有一大类垃圾非常特殊:合成高分子化合物,简称高聚物。它们是一大类相对纯粹的人类造物,是现代有机合成工业将许多简单有机物组合而成的物质。人们根据弹性、塑性等性能差异又将这类物质划分为三种用途不同的材料:塑料、橡胶合成纤维

尽管在自然界也有许多天然的高分子有机物,如松香等由树木分泌的天然树脂,但它们的分子更轻、结构更简单,通常作为工业合成塑料、橡胶合成纤维的原料。换言之,经过人类有机合成工业制造的高聚物,在自然界中几乎没有类似物质

正是凭借在自然界中的独特性和在人类生活中广泛的应用,高聚物制品具有十分特别的地位:一方面是在20世纪之前的世界里几乎不存在,另一方面则是在20世纪50年代后出现爆炸式增长,充斥在每个现代人的周围,这给了它们转变为人类文明纪念碑的机会。

它们将占领全球的每个角落,在地质历史中留下自己的印记,并最终转变为一种出人意料的物质。

但就像所有伟大的故事都有一个平凡的开头一样,这趟专属于塑料/橡胶/合成纤维的华丽变身之旅,也始于那辆早已默默消失在巷口的垃圾车。


01 踏上旅程:塑料去哪儿?

由于近年来国内的垃圾分类效果实在不理想,塑料垃圾(本节所指的塑料垃圾不包括废旧轮胎)在离开我们的视野后,通常仍与其他垃圾混合在一起,即便是北京也不例外。人们必须用机械和人工的方式进行分拣后,才能分别送往垃圾填埋场、焚烧站或回收企业[1-2]。大城市尚且如此,欠发达地区的情况可想而知。

2009至2013年,我国废塑料垃圾的回收率为23%-29%(发改委算法,为废塑料回收量/塑料总消费量)[3-4]。如果考虑到一些塑料制品的使用年限长,不会在短期内被人们丢弃,那么按照国际通行算法,这一数据将变成41%-47%(国际通行算法,为废塑料回收量/废塑料产生量)[4]。

但考虑到垃圾分类回收在中国还是一个新鲜事物,发达国家是否就做的更好呢?

在德国,2013年产生废塑料共计568万吨,其中有57%被焚烧,42%被分类回收。乍一看,这个比例似乎与中国在一个水平(按国际标准计算),但这里面也有一半以上作为“废塑料资源”出口到其他国家(如中国),真正自行处理加工的废塑料,只占到19%,其中仅有1%作为原料进行再利用[4]。

在美国,2013年废塑料产生量为2300万吨,分类回收了270万吨,毛回收率占到10%左右。而根据2012年数据,有215万吨分类好的废塑料出口到其他国家(其中出口中国169万吨,为历史峰值,占79%),本土加工利用废塑料的比例仅为2%[4]。

如果要给“废塑料去哪儿了”找一个国家作答案,那便是中国。2018年“洋垃圾”进口禁令之前,中国每年进口超过700万吨塑料垃圾[5-6]。其中,绝大多数来源于欧美发达国家。根据联合国商品贸易统计数据库,自1992年以来,中国一共回收处理了1.06亿吨废塑料,占全球同期回收废塑料总量的45.1%以上[7-8],为世界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

由于多年为全世界处理废塑料,中国早已培养出一个胃口惊人的废塑料处理行业,对废塑料的实际回收利用水平明显高于美国和欧盟[4]。2018年1月1日“洋垃圾”进口禁令生效之后,这个全球最大规模的废塑料处理行业竟出现供不应求——2019年全年处理废塑料仅为1890万吨,分类回收工作遇到的瓶颈,直接制约了废塑料处理的能力。

塑料回收利用率在全球范围内偏低的另一面,自然是居高不下的焚烧率、填埋率和遗弃率。2019年,中国产生废塑料6300万吨,其中有7%遭到遗弃,32%被填埋在垃圾场——这意味着,有39%进入了自然界[9]。

有学者做过估算,从1950年至2015年,人类已经生产出共计83亿吨的塑料,其中有25亿吨仍然在人们的生活中发挥作用(比如每个人家里都会有的一些“祖传老电器”),有7亿吨被扔进焚化炉烧成一缕黑烟,通过回收的方式重新进入人们生活的废塑料仅有5亿吨,剩下的46亿吨则以填埋和遗弃的方式,流失在自然界的各个角落[11]

5亿吨被回收的塑料经过二次利用后,又会有相当一部分被遗弃或焚烧。于是,最终被焚烧的废塑料达到8亿吨,而遗弃或填埋的废塑料达到49亿吨——这意味着,人类生产的所有塑料制品,有近59%留在了自然界。

在当代,废塑料的处置情况仅比历史总体情况好一点:有55%的废塑料被遗弃或填埋,25%被焚烧,20%得到回收利用[12]。

就这样,因为人类自己的漫不经心和乱扔垃圾,性质稳定的塑料垃圾正在以一种出人意料的方式“占领”地球,将自己变成这颗星球历史的一部分。

在时光的轻抚下,这些被人们抛弃在自然界的塑料垃圾将存在多久?


02 旅程中:塑料有多难分解?

全球海洋和陆地上的塑料污染早已不是新闻,至少49亿吨的塑料已经成为这颗星球的一部分,参与到地球所有的生态系统里。其中可降解塑料的比例能够忽略不计——因为即便是可降解塑料占全球产能25%的中国,2018年的生物降解塑料产量仅有65万吨,还不到中国当年塑料产量的1%[13-14]。而其中可以完全降解的塑料,仅有不足10万吨。

对于已经广泛分布在自然界中的难降解塑料,它们大多被人类工程师有意设计成经久耐用的结构,分解速度慢到令人发指。在海洋等环境中,塑料可以在紫外线、温度、水流、砂石和微生物的共同作用下,逐渐遭受物理破坏、化学分解和生物降解作用

物理破坏,能将塑料破碎成大小不一的碎块,从大块塑料转变为小块塑料、微塑料甚至纳米塑料;化学分解可以将塑料转变为其他物质,有助于它们破碎甚至消失;生物降解对于塑料的最终消失至关重要,总有一些奇怪的微生物以塑料为食物,它们或许是未来帮助人们处理塑料垃圾问题的关键之一。

塑料分解所需要的时间也很重要。如果你关注环境话题,相信一定通过不同途径了解到许多关于塑料分解的时间数据,它们通常是数年到数百年不等,如下图所示。

但实际情况却是,塑料对于自然来说还是一种非常年轻的物质,类似上图的数据其实并不具有很大的参考价值,人们对于塑料在真实环境里的分解速率还缺乏明确的认识。在仅有的一些研究中,人们只是将塑料样品表面厚度、直径的减少作为“分解”的参考指标,强调一大块塑料的体积损失和质量损失,并未深究它到底变成什么[16-18]。

废塑料残留质量的角度,有研究者效仿放射性物质的半衰期,建立起一个“质量半衰期”的塑料分解速率概念,如下表所示[17]。

由此可见,不同塑料在不同的环境中有截然不同的保存时间。一个漂在海面的PET(聚对苯二甲酸乙二醇酯)矿泉水瓶,可能两年半后就能在紫外线、微生物和海浪的共同作用下损失一半的质量。

但是,一个埋在地下的HDPE(高密度聚乙烯,一种再生塑料)水管,可能需要5000年以上才能损失一半的质量。还有一些PS(聚苯乙烯)塑料制品,不排除要数千甚至数万年后才能损失一半的质量。

笼统地说,塑料可以在海面留存成百上千年在土地里留存成千上万年,也不排除数万年之久,这是现阶段人们对塑料留存时间的初步认识。更多的细节,比如沉积到深海沉积物中的微塑料会存续多长时间,目前还是未知数。而且质量的损失不等于化学意义上的完全分解——它们也有可能只是碎成了微塑料,并且人们对微塑料留存在自然界时间更不了解。

虽然不是永恒,但对于人的寿命、国家的兴亡、王朝的更迭来说,胜似永恒。

但有没有一种可能,让塑料存续得更久?

还记得前文里的琥珀吗?目前已知最古老的琥珀,形成于3.2亿年的石炭纪[20]。琥珀由树木分泌的天然树脂形成,其有机质结构远比塑料简单。但是,在适当的环境中,固态树脂却能在地层里保存数亿年,在经过一系列化学改造后,转变为琥珀,为人们打开一扇通往古代的大门。

塑料垃圾,在某种意义上会有着与天然树脂类似的命运,它们不会一直停留在海面或者地表一动不动,而是会逐渐停止运动,沉到泥沙中去,最后转变为地层中的物质。这就为塑料转变成人类文明的纪念碑,提供了可能性。


03 永恒的塑料:人类文明的纪念碑

塑料碎片已经实现了字面意义的“无处不在”:从天上的云中水滴到地下的石油钻井,从数千米高的高山之巅到几千米深的大海之渊,从赤道地区的偏远岛屿到两极和高原的冰层,从马里亚纳海沟的深海动物到夏夜路边摊上的小海鲜,大大小小的塑料碎片分布在你我不曾注意的地方,甚至也分布在你我体内,为人类世地球送上最独特的点缀[21-30]。

如前文所述,在不同的环境中,受塑料材质、紫外线强弱、温度高低、微生物种类多寡及活动是否活跃等因素影响,塑料在自然界的存续时间大为不同,短则数年数十年,长则数千数万年。

但在一些地质过程的帮助下,塑料可能在地球上保存更久。

飘散到极地或者高山的微塑料,可能会比其他环境的微塑料保存得更好。当微塑料随着雨雪落到冰面上以后[30],它们会被逐渐冻结在冰里。冰层会遏制大多数微生物的生命活动,也能渐渐隔绝氧气和紫外线,有利于塑料的保存。如果转变为冰川内的塑料,则能够在冰川的生命周期里一直保存——它可能是数十万至数千万年。

在陆地上,数十亿吨计的塑料被埋在地下的垃圾坑里,可以保存至少成千上万年。但地下垃圾场并非一成不变,它们可能被后世的人们意外挖出,可能发生滑坡,也可能被河流侵蚀。最后,一部分填埋塑料可能在一段时间后,重新归于江河湖海。

如果埋藏地点未遭破坏,配合上地表一直缓缓下沉,最终让含有塑料的砂土深埋地下转变为岩石,那么天然树脂转变为琥珀的过程也有可能出现。这个过程可短可长,短则几十上百年,长则超过数十万年。在一些地质过程活跃的地区,一些塑料经过几十年已经与周围的砂粒粘为一体,成为学术意义上成立、但超过人们平常认识的岩石,只不过此类岩石并不稳定,随后还会发生其他变化[31]。

就像天然树脂一样,即使一些塑料已经保存在岩石中,它们也会发生复杂的化学变化,形成我们无法预知的模样,也许它们会保留一点塑料的外观,也许会变成碳化的颗粒。就像这片远古的树叶,曾经复杂的生命物质沐浴在阳光之下,如今仅剩黑色的碳膜

即便岩石里的塑料消失,但它的形状可以继续存在,会有其他的矿物充填这个空间变成一个“带有形状信息的化石”,例如下图就是菊石的生物遗骸消失后,黄铁矿充填在遗骸存在过的空间里,长出菊石的形状和精细结构。换言之,后世的某处砂岩地层里,或许可以发现一串(塑料)珍珠耳坠形状的“黄铁矿充填物”,也许可以将它命名为“黄铁矿化耳坠化石”,作为人类世的一种“技术化石”,成为人类文明的纪念碑。

海底(及湖底)则是这颗星球上规模最大的微塑料埋藏地——垃圾填埋场里埋着的,主要是大块塑料。虽然海水里也漂浮着许多塑料,但微塑料最终会大部分沉到在幽深的海底(及湖底),与淤泥混合在一起[22,31]。

即便是地球上最深的马里亚纳海沟,也早在1998年就发现了塑料垃圾。近年来研究也进一步表明,此处的淤泥中存在数量惊人的微塑料[33-34]。

延伸阅读:

海底深处一万米到底有什么?

总有一天,这些海底或湖底的淤泥,将会一如亿万年前的淤泥,变成富含有机物的泥岩。微塑料也会借此机会混进深海/深湖泥岩里,将旅途进行到底。它们的终极命运并不会与周围的生物残渣存在什么不同——都会遭受微生物降解、都会遭受氧化破坏、都会在高温高压的作用下释放出一些物质、都会残留下一些东西。

这些释放出来的物质,被我们叫作石油和天然气[35]。

殊途终将同归

千百万年前乃至更古老时代的生物残骸,将石油和天然气馈赠给当代地球,人们将它们加工成塑料;千百万年以后,保存在地层里的塑料将有可能重新转变为石油或天然气,完成一个精彩的超级轮回[19,37-38]。

在实验室里,人们早已可以利用特定的催化剂,在高温高压条件下,使塑料分解成简单的烃类,生产出柴油、汽油甚至更简单的甲烷、乙烯[39-43],类似的过程一样可以在自然环境中出现,只是需要的时间十分漫长。

也许,数百万年或数千万年后,这颗星球上的石油资源里,会有一部分来源于今日人类排放到大自然里的数十亿吨塑料,和未来将会继续排放的N亿吨塑料。

而只有到了那时,塑料的旅程才算真正结束。

源于石油,归于石油,这是专属于塑料垃圾的终极旅程。而在这个旅程里,它也留下了一些“技术化石”,作为记录人类文明的永恒纪念碑。

30.Plastiglomerate,一种当代形成的全新岩石 | 这个单词来源于塑料(plastic)和砾岩(conglomerate),用来描述在自然火场中融化的塑料将一些砂石、贝壳或其他生物硬体,及其他人造物质粘合起来的产物,也许可以翻译为“塑化砾岩”。它质地比较坚硬,也许可以作为“技术化石”,在自然界里存在很久。图源@文献[45]

该如何评价塑料的终极旅程,和它给人们留下的文明丰碑?

从石油到塑料,人类的工业文明将自然造物转变为工业造物,创造出一种自然界不曾拥有的物质形态,创造出古人不曾享有的便捷材料和便利生活。这是塑料旅程的前半段,辉煌并且荣耀。

从塑料原材料到微塑料垃圾,人类的无序活动为世界加入了一种新的物质,却没有很好地处置它们,使之散布全球,成为“人类世地球”的一部分,保留在这个时代形成的地质记录里,默默记载下人类活动后果。它们就像一座座丰碑,定格下这个时代的剪影。这是塑料旅程的后半段,苍白并且沉默。

从微塑料到地层中的分散高分子有机质,再到未来将要形成的石油和天然气,自然的伟力终将接手一切,用漫长的时光来消弭人类无序活动引发的种种后果。这是塑料旅程的终点,波澜不惊,但却也有几分精彩的回味。

这样的旅程应该对人们有所启迪。增加可降解塑料的产能、增加塑料无害化分解途径的研究、增加废塑料制油的产能、增加塑料回收利用的力量,都是人们应该从中学到的东西。

但人改变自己的意识和行为同样需要一个过程。如果一定要在现在找出一个第一步,严格的垃圾分类措施,或许是改变未来的一个小小起点。

末了,是时候问自己一声了:

明天就要严格实施垃圾分类了,家里的分类垃圾桶,都准备好了吗?

| END |

全文完,感谢阅读。

这是新栏目“星球科学评论”的Vol.009篇文章,欢迎关注。

星球科学评论

  • 策划撰稿@云舞空城
  • 视觉设计 | 陈随
  • 图片编辑 | 谢禹涵
  • 内容审校 | 王昆,巩向杰
  • 封面来源 | VCG

【参考文献】

https://www.npr.org/sections/goatsandsoda/2018/06/28/623972937/china-has-refused-to-recycle-the-wests-plastics-what-now

  • [9] 中国物资再生协会再生塑料分会. 2019年中国废塑料回收量1890万吨 回收率30%. 2020-04-01. (http://www.replastics.org/news_detail.php?id=324
  • [10] 商务部. 中国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报告2017[J]. 资源再生, 2017(5).
  • [11] Geyer, R., Jambeck, J. R., & Law, K. L. (2017). Production, use, and fate of all plastics ever made. Science Advances, 3(7), e1700782. doi:10.1126/sciadv.1700782
  • [12] Hannah Ritchie and Max Roser (2020) – “Plastic Pollution”. Published online at OurWorldInData.org. Retrieved from: ‘https://ourworldindata.org/plastic-pollution‘ [Online Resource]

https://ourworldindata.org/plastic-pollution

  • [13] 消费日报网. 我国成世界塑料生产和消费第一大国 可降解塑料产量占世界产能25%. 2019-09-12. (http://xincailiao.com/news/news_detail.aspx?id=538686Plastic Pollution[13] 消费日报网. 我国成世界塑料生产和消费第一大国 可降解塑料产量占世界产能25%. 2019-09-12. (http://xincailiao.com/news/news_detail.aspx?id=538686
  • [14] 中国产业信息网. 2018年中国可降解塑料行业发展背景、产能需求及相关政策分析. 2020-02-06. (http://www.chyxx.com/industry/202002/832031.html
  • [15] Booth A, Kubowicz S, Beegle-Krause C, et al. Microplastic in global and Norwegian marine environments: Distributions, degradation mechanisms and transport[J]. Norwegian Environment Agency. M-918, 2017.
  • [16] Weinstein J E, Crocker B K, Gray A D. From macroplastic to microplastic: Degradation of high‐density polyethylene, polypropylene, and polystyrene in a salt marsh habitat[J]. Environmental toxicology and chemistry, 2016, 35(7): 1632-1640.
  • [17] Chamas A, Moon H, Zheng J, et al. Degradation Rates of Plastics in the Environment[J]. ACS Sustainable Chemistry & Engineering, 2020, 8(9): 3494-3511.
  • [18] Brandon J, Goldstein M, Ohman M D. Long-term aging and degradation of microplastic particles: Comparing in situ oceanic and experimental weathering patterns[J]. Marine pollution bulletin, 2016, 110(1): 299-308.
  • [19] Zalasiewicz J, Waters C N, do Sul J A I, et al. The geological cycle of plastics and their use as a stratigraphic indicator of the Anthropocene[J]. Anthropocene, 2016, 13: 4-17.
  • [20] 宗普, 薛进庄, 唐宾. 追溯最古老的琥珀——树脂植物的起源与演化[J]. 岩石矿物学杂志, 2014(S2):111-116.
  • [21] LAURA PARKER. In a first, microplastics found in human poop. 2018-10-22. National Geographic.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environment/2018/10/news-plastics-microplastics-human-feces/
  • [22] Van Cauwenberghe L, Vanreusel A, Mees J, et al. Microplastic pollution in deep-sea sediments[J]. Environmental pollution, 2013, 182: 495-499.
  • [23] Andrady, A. L. (2017). The plastic in microplastics: A review. Marine Pollution Bulletin, 119(1), 12–22.
  • [24] 张翔, 李铁成, 周红杰,等. 长庆油田气田水平井酸化压裂中树脂球的应用研究[J]. 中国石油石化, 2016, 000(0z2):227-228.
  • [25] 李小刚, 廖梓佳, 杨兆中, et al. 压裂用支撑剂应用现状和研究进展[J]. 硅酸盐通报, 2018(6):1920-1923.
  • [26] University of Exeter. Micro-plastics in the Antarctic. 2018-06-11. Phys.org. (https://phys.org/news/2018-06-micro-plastics-antarctic.html
  • [27] Kelly A, Lannuzel D, Rodemann T, et al. Microplastic contamination in east Antarctic sea ice[J]. Marine Pollution Bulletin, 2020, 154: 111130.
  • [28] Zhang Y, Gao T, Kang S, et al. Importance of atmospheric transport for microplastics deposited in remote areas[J]. Environmental pollution, 2019, 254: 112953.
  • [29] Zhang Y, Kang S, Allen S, et al. Atmospheric microplastics: A review on current status and perspectives[J]. Earth-Science Reviews, 2020: 103118.
  • [30] Bergmann M, Mützel S, Primpke S, et al. White and wonderful? Microplastics prevail in snow from the Alps to the Arctic[J]. Science advances, 2019, 5(8): eaax1157.
  • [31] Woodall L C, Sanchez-Vidal A, Canals M, et al. The deep sea is a major sink for microplastic debris[J]. Royal Society open science, 2014, 1(4): 140317.
  • [32] Fernandino G, Elliff C I, Francischini H, et al. Anthropoquinas: First description of plastics and other man-made materials in recently formed coastal sedimentary rocks in the southern hemisphere[J]. Marine Pollution Bulletin, 2020, 154: 111044.
  • [33] Peng, X., Chen, M., Chen, S., Dasgupta, S., Xu, H., Ta, K., Du, M., Li, J., Guo, Z., Bai, S. (2018) Microplastics contaminate the deepest part of the world’s ocean. Geochem. Persp. Let. 9, 1–5.
  • [34] 星球研究所. 海底深处一万米到底有什么?2019-08-16. 知乎.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40162829/answer/790894342
  • [35] 柳广弟, 张厚福. 石油地质学第四版[M]. 北京: 石油工业出版社. 2009
  • [36] 斯坦福大学地球学院. Unravelling hydrocarbon charge history of the Shublik Formation, Central North Slope of Alaska. (https://bpsm.stanford.edu/unravelling-hydrocarbon-charge-history-shublik-formation-central-north-slope-alaska
  • [37] Gabbott S, Key S, Russell C, et al. The geography and geology of plastics: their environmental distribution and fate[M]//Plastic Waste and Recycling. Academic Press, 2020: 33-63.
  • [38] Taffel S. Technofossils of the Anthropocene: Media, Geology, and Plastics[J]. Cultural Politics, 2016, 12(3): 355-375.
  • [39] 钱伯章. 英国建第一套废塑料生产柴油商业化装置[J]. 国外塑料, 2011, 029(002):69.
  • [40] 陆江银. 废旧塑料催化裂解制汽油的研究[J]. 新疆石油天然气, 2001, 013(002):52-57.
  • [41] 刘塑边. 西安石油学院研制的废塑料炼油装置问世[J]. 工程塑料应用, 2003(07):27.
  • [42] 李厚洋. 废弃橡胶/塑料共热解制取液态油的实验研究[D]. 2015.
  • [43] 魏鑫嘉, 刘博洋, 王鸣,等. 废塑料裂解及塑料油精制研究进展[J]. 工业催化, 2019(2).
  • [44] Caitlin Taylor. Burning the Midnight Plastic: Researchers turn ocean debris into usable oil. 2017-04-10. 北卡大学威尔明顿分校新闻中心.

Burning the Midnight Plastic: Researchers turn ocean debris into usable oil

  • [45] Corcoran P L, Jazvac K. The consequence that is plastiglomerate[J]. Nature Reviews Earth & Environment, 2020, 1(1): 6-7.
  • [46] Worm B, Lotze H K, Jubinville I, et al. Plastic as a persistent marine pollutant[J]. Annual Review of Environment and Resources, 2017, 42: 1-26.
  • [47]Zalasiewicz J, Gabbott S, Waters C N. Plastic Waste: How Plastics Have Become Part of the Earth’s Geological Cycle[C]//Waste. Academic Press, 2019: 443-452.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星球研究所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此问题还有 2 个回答,查看全部。
延伸阅读:
固体废物一般是如何处理的?

现在地球环境这么恶劣为什么各国没有把环境治理放在首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