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5月 2022

有哪些中国本土化的克苏鲁作品?

崇祯十七年,李自成攻陷北京,在皇宫内找到上千具糜烂的尸体,臭气滔天,蛆虫遍地。

军队连搜两日,从尸堆中找到长平公主。

此时,长平公主仅剩一臂,状若疯癫。

据她所说,上千嫔妃、宫人皆是被崇祯皇帝下令处死,取上千颗心脏汇于巨鼎蒸熟。

之后,崇祯皇帝带着千颗心脏去往煤山……

1.

李阳山似笑非笑地盯着我。

我毛骨悚然地打断道:「正史记录,崇祯皇帝于煤山自缢而死,太监王承恩、大学士范景文等诸臣从死,明朝灭亡。」

我叫杜乐,历史系大学生,准备考研。课余时间,我都会在这家书店复习。

半个小时前,我才认识李阳山,他见我在翻阅明朝历史书,主动要给我讲一段历史。

「那你打算继续听下去吗?」

李阳山的眼里流露出残忍的光,我预感不妙,后面的故事肯定更加诡异。

只是我这人生性胆小如鼠,却又好奇心重。

「你接着说,但不准用讲鬼故事的语气。」

我犹豫了下,还是合上书籍,把时间留给李阳山的「明朝史」。

「崇祯皇帝将千颗心脏插在煤山,摆成硕大无比的山羊图案,然后他按照奇数的顺序,依次用刀剖开心脏……」

讲到这里,李阳山突然卡壳。

他思索片刻,满脸无奈地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歉意地望向我。

「果然,下面还没想好怎么编。」

我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

李阳山讲的时候一直在瞄电脑,我想他应该是一个小说家,这邪典意味十足的明朝历史,是他的小说。

只是,不曾想竟还在创作中。

李阳山尴尬地耸了耸肩,把电脑塞回书包,唤来服务员。

我抢先拿起手机扫码,将两份茶饮一并付账。

「当听故事的报酬,等你想好下面的剧情,一定要再讲给我听。」

李阳山冲我感激地笑了笑,背起书包,挥手离去。

外面的雨淅淅沥沥地下。

我目送李阳山走到马路对面的车站,他坐在长凳上抽烟,低头摆弄手机。

这时,我的手机疯狂振动。

一个陌生来电。

我按下接通,李阳山低沉的声音从雨声中钻出来:「崇祯皇帝站在千颗心脏的中间,不断重复一句话,山羊来了!」

电话来也急,去也急,不等我开口,就已经挂断。

只是,我分明没有把联系方式告诉李阳山,他如何得知我的电话号码?

我疑惑地望向窗外。

雨幕重重,李阳山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2.

山羊来了。

这句话什么意思,咒语、口谕,还是诅咒?

不等我弄清楚,依诺就出了问题。

依诺是我的同学,家境富裕,典型的富二代。

为了住得舒服,她在学校附近租了套高级公寓,床宽大而柔软,坐上去就像是被裹在云里。

可就是这样,依诺最近却总顶着熊猫眼,无精打采。

我作为班长,没办法推卸责任,只能去打听原因。

被依诺阴阳怪气了一顿,我才得知,她最近睡觉,总感觉后颈顶有一根硬刺。

无论怎么调换位置,换枕头被子,甚至换酒店,都没办法解决,夜不能寐。

过了两天,依诺又说,情况恶化。

不但感觉后颈被顶有硬刺,还总觉得有东西勒住她的脖子,好几次夜里她昏昏沉沉,差点莫名窒息。

又过两天,依诺被送到医院。

我和室友阿念作为学生代表前去看望,躺在病床上的依诺消瘦如同一具干尸,见到我,她畏畏缩缩地将眼神避开。

依诺的左手消失了。

据说是一觉醒来就不见了,伤口没有痛觉,没有流血,送到医院本来还有最佳的手术时机。

但找遍整个屋子,也没能找到依诺断去的左手。

我私下问医生。

医生说,依诺左手的伤口,凹凸不平,像是被某种动物啃噬。

我在脑海里将能啃掉人类手掌的野兽统统过了一遍,但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21 世纪真有野兽能闯进城市入室袭击吗?

怀着疑问,我回到依诺的病房。

阿念慌慌张张地和我撞了个满怀,我问发生了什么事,阿念神色紧张地大叫,依诺疯了!

我让阿念去喊医生,自己走进病房。

病床上的依诺身体不断痉挛,像是触电般,剩下的独手在虚空挥舞,双目圆瞪,嘴里念念有词。

「山羊来了!山羊来了!」

我连忙冲上去抱住依诺的手,想要压制住她的癫狂。

仅剩一掌的依诺力气大得吓人,她将我狠狠甩开,独手勾曲成诡异的弧度,令人牙酸的骨裂声从她的手腕传出来。

这时,医生推门跑进来。

但已来不及,依诺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活生生地折断了自己的手。

我吓得冷汗直冒。

不等我平静,医生说:「你赶紧去急救,通知马尾辫同学的家人。」

我问:「阿念怎么了?」

医生满脸恐惧地说:「她瞎了,眼球突然炸开。」

我迷茫地听完噩耗,冲出病房,配合医院通知阿念的家人。

当我机械地做好一切,累倒在医院的走廊时才发觉,恐惧的冷汗已经浸透衣服。

夜晚,我在医院守着阿念。

她醒了过来,气若游丝地告诉我,她白天为了哄依诺开心,偷偷和依诺说我的坏话。

我累得完全提不起怒气,牵住阿念的手劝慰,别放在心上,好好养伤。

阿念空洞的眼眶流出两道血水。

她哭道:「杜乐,我们看到一头山羊,它站在依诺的病房门口。就是看到那头山羊,依诺就疯了,我的眼睛也没了,那头山羊肯定是某种诅咒。」

阿念的情绪逐渐激动,她胡乱撕扯我的手臂,抓得我倒抽凉气。

「一定是山羊吃了依诺的手臂。」

医生听见阿念的叫声,为她注射了镇静剂。

夜半时分,阿念的家人跑完医院的流程,接替照看的任务,我才拖着疲惫的身躯离开。

刚坐上计程车,我接到李阳山的电话。

「崇祯帝扭过头,看见一头黑色的山羊死死盯着他。杜乐,接下来的故事我想好了,明天咱们在书店碰面。」

李阳山没给我拒绝的机会,就匆匆挂断。

我看着手机屏幕倒映的影子,恐惧后知后觉地涌了上来。

我紧张地搓动冰凉的双手,总感觉有一双诡异的长方形眼瞳,在背后注视着我。

3.

第二天,我如约来到书店。

李阳山从角落里站了起来,冲我挥手示意。他看起来没什么精神,脸色苍白,衣服糟乱,嘴唇脱皮,叼着半根烟头。

等我坐下,李阳山的眼里射出兴奋的光芒。

他把饮料推到我面前,狠狠嘬了口烟,才如同献宝般将一张纸递给了我。

李阳山的字迹十分潦草,胜在还能看懂。

「崇祯皇帝与黑山羊对视,那一双暗黄色,中间横着两条长方形的眼瞳,冰冷而诡异,如同不可望及的宇宙最深邃之处。

『快去抓住山羊,带到朕的面前。』

崇祯皇帝急促地喝令。

臣子们从未见过崇祯皇帝这般失态,不敢怠慢,纷纷向山羊扑去。

冲在最前面的是太监王承恩。

他打算限制山羊行动,以饿虎扑食的姿态,死死抓住山羊的蹄子。

山羊没有任何动作。

太监王承恩却突然撕心裂肺地叫了起来,他的双手竟凭空消失,伤口处也不见血液外涌。

臣子们见识到山羊的诡邪,不敢轻举妄动。

大学士范景文趁此机会,悄悄绕到山羊的身后,从背后欺身而上,骑在山羊的背部。

他本是想捂住山羊的眼睛,但山羊失去视线后,状若发狂,大学士范景文几次差点被甩下去。无奈之下,他伸出修长的双指,打算直接将山羊眼睛戳瞎。

当他的手指插进山羊的眼睛,就像是插进豆腐里,触感润滑,有微微的温度。

范景文兴奋大笑,正要报功。

忽然,他从山羊背上摔了下来。

人们围过去,发觉他的两颗眼球不知何时爆裂开来,暗黄的浓汁混着黑血从他空洞的眼眶里不断流淌。

崇祯皇帝恼怒地割下范景文的头,甩开宝剑,小心翼翼地走向山羊。

距离三步远时,崇祯皇帝猛然扑向山羊。

巨大的冲力之下,崇祯皇帝抱着山羊在地上翻滚了几周。他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和灰尘,癫狂地大笑,张嘴咬向山羊的喉咙。

血肉横飞。

山羊发出笛子般的呜咽声,死了过去。

崇祯皇帝在伤口上狠狠嘬出口浓血,心满意足地趴在山羊的肚子上,他野蛮地撕开山羊的肚皮,伸手在乱成一团的脏器里摸索。

过会儿,他掏出一颗心脏,狼吞虎咽地塞进嘴里。

臣子们忍着内心的恐惧,将宝剑呈给崇祯皇帝。

崇祯皇帝用剑把山羊肢解。将肉、内脏、眼睛、舌头、骨、毛分为六份。

他吃掉肉,一层光滑的鳞片从皮肤上生长出来。

他又将内脏送到嘴里。肩胛骨便碎裂开来,一双黑色的肉翼从血口生长出来。

他吃掉眼睛。裂纹顺着他的眼眶蔓延,原本是眼睛的位置,变成了两条撕裂的巨口,尖牙横生,深处滚动着百颗眼球,哗哗作响。

他吞下舌头;便剧烈地咯出一摊黑血,再抬头时,他的嘴巴张开成夸张的弧度,一颗血淋淋的人头从中钻了出来。

他咔嚓咔嚓地嚼碎骨头,身体内部也爆发出雷鸣般的响声,一条条黑色的触手,在他身上撞出血洞,挥舞着冲了出来。

崇祯皇帝抹着嘴回过头,他又看到一头黑色的山羊。

山羊也注视着他。

如同先前那样,他杀死山羊,吃掉山羊的心、肉、内脏、眼睛、舌头和骨。

当他再次回头,黑色的山羊又出现了。

……

直到日色渐落,崇祯皇帝的身体已经吃成千斤重的肉山,他生出数不清的头颅,一条条触手水蛇般向四周攀爬……」

我厌恶地将草纸丢开,捂住嘴干呕不止。

不知是怎么回事,分明只是粗劣的文字描述,我在看的时候,却产生出莫名其妙的代入感,想到了依诺和阿念的遭遇。

「你没事吧?!」

李阳山扶住我的手臂,我登时如芒在背,甩开他的手,身子向后躲了躲,强忍慌乱地赔笑。

「没事。接下来呢?崇祯皇帝难道没死。他变成了肉山,再也没有什么树能支撑他上吊自杀。」

我抽出纸巾,擦了擦嘴角。

「你忘了,崇祯皇帝还收集了羊毛。傍晚,他把所有羊毛聚集,拧成一条粗壮的绳子。他将数不清的头颅一齐塞进羊毛绳子里,触手狠狠扯动绳子。」

李阳山舔着干裂的嘴唇,露出诡笑。

我吞下口水,在脑海里想象那幅画面,就似数不清的明朝人,不甘成为囚徒,齐齐上吊赴死,宣告一个朝代的灭亡。

只是,更多的是惊悚,诡谲。

想到这儿,我忍不住去揉发寒的大腿,伸手却触碰到一抹柔软。

我诧异地低下头。

一头黑山羊正蹲伏在我的腿边,仰面注视着我。

长方形的眼瞳让我心里咯噔一下,我刚想张嘴惨叫,黑山羊就已经消失不见。

我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什么也没有。

「李阳山,你看到没?」

我惊慌失措地抬头询问,桌子对面,空空如也。

李阳山不知何时离开,而在他先前逗留的位置,散落着不少水渍。我走上前,发现这些水渍赫然是两行字。

「凌晨两点,来景山。」

「否则,你会死!」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李吃鱼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此问题还有 322 个回答,查看全部。
延伸阅读:
怎样的作品可以被称为正统的克苏鲁?

请问当代中国有没有什么优秀的克苏鲁作品?


欧洲航天局将选择 SpaceX 发射欧几里得空间望远镜

品玩10月19日讯,据网易新闻报道,NASA 近日表示,该机构旗下的欧几里得 (Euclid) 望远镜可能在 2023 年搭乘 SpaceX 的猎鹰 9 号火箭发射升空。

据报道,NASA 天体物理学部门主任马克・克拉姆平(Mark Clampin)周一在 NASA 天体物理学咨询委员会一次会议上表示,欧洲航天局可能会在 2023 年中后期用 SpaceX 的猎鹰 9 号火箭发射欧几里得望远镜。欧几里得红外太空望远镜原定于今年从位于法属圭亚那库鲁的欧洲航天港发射升空。


全国首台光储充检智能超充站在福建投用

品玩10月19日讯,据央视新闻报道,10 月 17 日,全国首台光储充检智能超充站正式在福建宁德投用。

这是全国首个采用全直流微网技术,把充电桩、储能等集成为一体的标准化智能充电站。充电站占地面积 2100 平方米,可满足兆瓦级储能系统和 1000V 充电电压平台的需求。这一超充站主要由光伏系统、储能电池系统、新能源汽车充电站、电池在线检测系统、智慧能源管理云平台等组成。据介绍,超充站设计充电速率达到 7-8 分钟即可补充 200 公里左右的续航里程,不仅能对新能源汽车进行快速充电,还能对充电车辆电池进行“体检”。


工信部:建设战略科学家梯队 培养大批卓越工程师

品玩10月19日讯,据工信部网站消息,工信部网站18日发布《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加强和改进工业和信息化人才队伍建设的实施意见》。

《意见》提出,建设战略科学家梯队。立足工业和信息化重点领域,坚持实践标准,从国家重大项目担纲领衔专家中推荐一批战略科学家人选。坚持长远眼光,有意识地发现和培养更多工业和信息化领域具有战略科学家潜质的高层次复合型人才。壮大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队伍。培养大批卓越工程师。组织实施“卓越工程师薪火计划”:建设一批工程师协同创新中心,以技术应用与服务推广为主攻方向,采取“政府搭台,企业出榜,工程师揭榜,共建共享”的发展模式,打造卓越工程师的训练营,孵化器,集散地。


PPT狂欢褪去,美国自动驾驶开启大退潮

作为当前自动驾驶技术领域里的“低调王者”, 英特尔旗下Mobileye的上市原本应该是今年美股市场最受瞩目、以及规模最大的IPO事件。

在它上月底启动上市计划之后,这两天,热度突然暴涨:并不是它突然有了什么重大技术进展,而是大家发现它的估值出现了惊人的暴跌。

根据今天英特尔最新发布的公开文件,此次Mobileye的IPO估值约 159 亿美元,发行价将在每股 18 美元至 20 美元之间。但要知道,去年年底Mobileye的估值高达500亿美元,也就是说,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Mobileye的估值就蒸发了超过340亿美元(约2450亿人民币)。而159亿美元的估值几乎跟5年前英特尔收购Mobileye所花的153亿美元相差无几。

实际上,不仅仅是Mobileye,目前已经上市的自动驾驶上市公司们都正在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大洗牌:有的股价跌到打一折、有的车辆大规模召回、有的技术进展停滞……曾经风光无限的自动驾驶独角兽们,很多都已挣扎在关门的边缘。

即使暴跌,自动驾驶“老大哥”也要逆风上市

Mobileye此次近乎腰斩的IPO估值多多少少看起来有些“冤”。

如果它选择在去年或前年上市,轻松500亿美元市值应该不成问题。毕竟,想当年像Nikola、Rivian那种IPO时都还没有造出一辆车的“PPT概念车企”,市值都能轻松冲破300亿甚至800亿美元,Mobileye的实力在行业里都是有目共睹。

1999年,当如今大部分的新造车企业的创始人们还在玩泥巴的时候,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的教授Amnon Shashua就在以色列创立了Mobileye。

图片来自mobileye官网
图片来自mobileye官网

当时他的研究方向是计算机视觉和机器学习,给公司取名Mobileye,是希望通过技术给汽车装上“眼睛”从而减少事故的发生和提高汽车的智能性。2007年,Mobileye首次推出了EyeQ系列芯片及配套的辅助驾驶解决方案,并被装配到了在了宝马、通用、沃尔沃等知名车企的系统中。

此后几年,Mobileye走上了大规模商业化的道路,2013年10月,Mobileye的销量就突破了100万台大关。紧接着,2014年,Mobileye以80亿美元的市值登陆纽约证券交易所,首日涨幅接近50%,创下了以色列历史以来规模最大的IPO记录。

2017 年,准备在大力发展自动驾驶的英特尔以每股 63.54 美元、总价值 153 亿美元的高价收购了Mobileye,Mobileye也从纽交所退了市。几年来,英特尔一直把Mobileye作为自己的业务重点在发展和培育,不仅将原公司的激光雷达团队并入了Mobileye,2020年还斥9亿美元收购了以色列城市交通数据公司Moovit,进一步拓展了Mobileye的研发生态。

图片来自英特尔官网
图片来自英特尔官网

截至今年7月,Mobileye的解决方案已安装在约800款车型、超过1.17亿辆汽车上,预计到2030年这个数据会翻一倍,Mobileye是当之无愧的ADAS领域的老大。因此,相较于近几年那些打着自动驾驶和新能源幌子来大肆融资的公司来说,Mobileye绝对算得上是靠实力说话。

所以去年年末,英特尔宣布Mobileye上市计划时,市场曾给出了高达500亿美元以上的估值。但如今不到一年,由于当前科技IPO市场正面临近20年来最严重的低迷,让Mobileye的热度也随之大幅下降。

根据Refinitiv的数据,截至目前,今年只有14家科技公司成功在证券交易所上市相较于去年同期水平下降了90%。即便是成功IPO了,这些公司的表现也非常差,约85%的公司交易价格低于发行价。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让Mobileye逆势上市,英特尔显然需要很大的勇气。分析显示,英特尔着急让Mobileye上市可能跟需要疏解目前备受挑战的经营现状有关。今年以来英特尔的股价已经下跌了超过50%,近几年来英特尔的主营业务受到了AMD和英伟达等后起之秀的猛烈冲击,而Mobileye可以说是英特尔分项业务中少有的还在持续增长的业务。

图片来自谷歌
图片来自谷歌

此次Mobileye的目标是募集8.2 亿美元。英特尔CEO帕特•盖尔辛格此前曾表示,这些募集到的资金将被运用于建造更多的芯片工厂。

Mobileye计划在10月26日开始IPO交易。作为今年屈指可数的重磅项目,Mobileye的表现不仅将直接影响母公司英特尔,也将很大程度上影响当前市场的信心。

一批自动驾驶公司开始“裸泳”

在过去这几年的造车潮中,美国市场上涌现了一大批新能源和自动驾驶企业。创业者们前赴后继地用着要让汽车改变世界的宏大理想,吹出了一个个光鲜亮丽的泡泡。

但随着资本市场从疯狂回归冷静,这些公司的实际技术水平和生产能力开始原形毕现。

其中最近最离谱的故事当属Nikola。这个曾经市值超过340亿美元、IPO当日暴涨了104%,曾扬言要跟特斯拉“二分天下”的美国造车公司,上周五,其创始人Trevor Milton被正式宣判被判三项欺诈罪成立,并将最高面临20年的监禁。Nikola所谓的氢能驱动和自动驾驶,到最后证明不过就只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

Nikola的操作有多让人窒息呢?比如在氢燃料电池卡车Nikola One的展示会上,那车并没有天然气动力涡轮机和燃料电池,点亮车灯实际上是由工作人员在后台插电操作。

再比如他们展现的其原型卡车2018年上路的视频,当时大家都以为他们将自动驾驶应用在了卡车的上,但没想到却只是了利用牛顿力学,将卡车拖上很长低坡度山坡,然后让它自动“滑”下去,从而制作Nikola One电动卡车运动宣传片。

图片来自Nikola官方
图片来自Nikola官方

截至目前,Nilkola的股价已经暴跌了超过90%,从2020年6月超过90美元/股的高点已经跌到了如今的2美元/股,将很有可能走入退市危机。其创始人Trevor Milton也将面临最高二十年的监禁。

除了Nikola之外,有亚马逊在身后坐镇的另一家造车明星Rivian最近也麻烦不断。最近,Rivian表示由于所车辆可能存在紧固件松动问题,极端情况下可能导致驾驶员失去转向控制,因此决定召回约13000辆汽车,这个召回数量几乎涵盖了Rivian此前所有已售汽车。今年以来,Rivian截至目前也才仅生产了14317辆新车。

目前,Rivian已收到7份上述缺陷问题报道,并已向相关用户发送召回通知。值得注意的是,这已经不是今年Rivian首次进行车辆召回。自去年年底开始量产汽车以来,Rivian已先后召回了三次所售车辆:今年5月份,因车辆可能导致乘客安全气囊失效,Rivian召回约500辆汽车;8月份,因部分车辆安全带固定不当,Rivian召回200辆汽车。而本次召回,则是Rivian规模最大的一次。

图片来自路透社
图片来自路透社

这样高频率的召回也让市场对于Rivian的造车技术充满了质疑。毕竟作为一个在上市当天就突破了1000亿市值、排名全球车企第六的新车企,这样的数据委实难看。

亚马逊在投资Rivian上目前似乎也栽了大跟头。今年一季度,亚马逊发布了有史以来最难看的一次财报。披露净亏损高达38亿美元,为亚马逊2015年以来的首次季度亏损。而亏损主要是由于投资电动汽车企业Rivian的投资所导致的,在过去一个季度里,亚马逊因为Rivian的投资共计亏损了76亿美元,直接将整体利润拉为负数。

自动驾驶行业快速降温,开启优胜劣汰淘汰赛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自动驾驶行业整体都在一个去泡沫化的进程之中。最近,Crunchbase 对14 家近几年上市的自动驾驶汽车相关技术的公司进行了追踪,结果发现这些公司在上市后的平均跌幅都超过了 80%。

其中表现最差的企业包括自动驾驶卡车开发商Embark、LiDAR 技术公司Velodyne Lidar和Quanergy,这三家公司下跌超过 95% 或更多。

图片来自于Crunchbase
图片来自于Crunchbase

以 Embark Technology 为例,这家硅谷公司主要的产品是为自动驾驶卡车提供动力的软件,去年11月Embark通过 SPAC 合并上市,估值一度达到约60亿美元,其投资者都是Tiger Global和Sequoia Capital这样的顶级风投。IPO当天它成功筹集了 6.14 亿美元的公开募股资金,可以说是风光无限。

但如今,距首次亮相不到一年,Embark股价已经较较首发价下跌了 97%。其估值甚至已经低于了其上个季度末的现金储备。而Velodyne和 Quanery两家公司的股价都已经徘徊在1美元上下。为了不陷入退市危机,Quanery和 Embark今年都相继进行完成了反向股票拆分。

实际上,这些自动驾驶公司在上市时几乎都全部都处于亏损状态,至今它们中的大部分也都没有盈利。简单来说,此前大部分投资者都并没有在做价值投资,而是跟着狂热的炒作情绪于押注大规模技术转变的未来潜力。比如在Rivian上市时,还没有造出一辆车其市值就已经超过了福特、宝马等。

当如今市场一步步入寒冬,这些一直在亏钱的自动驾驶公司也成为了最先被抛弃的对象。

泡泡吹得再大、再炫目,如果它里面空无一物,到最后都是一戳即破。当前,一场自动驾驶的大洗牌正在开启,PPT讲故事的狂欢正在过去,到最后谁能留下还算是要靠实力说话。

*参考链接:

https://news.crunchbase.com/transportation/self-driving-tech-startups-funding-ipos/

*注:封面图来自于亚马逊官网,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果不同意使用,请尽快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删除。


华为 Mate 50 Pro 推送系统更新 新增口罩解锁功能

品玩10月19日讯,据 IT 之家报道,今日凌晨,华为面向 Mate 50 Pro 用户推送了鸿蒙 HarmonyOS 3.0.0.156 更新。

本次更新新增戴口罩解锁功能。支持在佩戴口罩的情况下对手机进行解锁和使用手机进行支付。目前,华为 Mate 50 Pro 用户可在人脸识别设置中选择是否开启戴口罩识别、解锁时需连接可信设备、识别时需注视屏幕等。


索尼 DualSense Edge无线手柄将在1月26日上市

品玩10月19日讯,据 Playstation 中国消息,新款无线手柄 DualSense Edge 将会在2023年1月26日全球上市,大陆地区将在10月26日开启预售,手柄零售价1599元,摇杆模块零售价为159元。

DualSense Edge 是一款可以自定义键位的无线手柄,不仅可以更换不同高度的摇杆模块,还可以对背后键、摇杆死区、扳机键和按键进行自定义设置。用户可以在设定之后直接保存配置文件,并在游戏中进行切换。


一加 Ace Pro 原神限定版发布会将在10月24日举行

品玩10月19日讯,一加手机官方今天宣布,一加 Ace Pro 原神限定版发布会将于 10 月 24 日 19:00 召开。

根据官方海报,一加 Ace Pro 本次联名将与《原神》角色“胡桃”有关。一加 Ace Pro 在今年8月9日发布,配备骁龙 8+ Gen 1 处理器和 6.7 英寸 120Hz 超感柔性直屏。根据官方消息,一加 Ace Pro 原神限定版将会对《原神》进行调整和优化,给玩家特别的游戏体验。

 图源:一加
图源:一加

新能源这桌菜,锂矿主吃肉,“宁王”“比茅”只配喝汤?

喊了好几年的“白色石油”以及过去两年“过山车”般的二级市场行情后,锂矿巨头的财务报表终于在今年三季度的时候彻底“起飞”了。

在10月16日公布的前三季度财务预测中,天齐锂业和赣锋锂业两大锂业巨头都公布了百亿级的利润预测。

其中,赣锋锂业预计前三季度公司净利润143亿元至153亿元,第三季度净利达70.5亿元-80.5亿元,同比去年增长超过600%。而天齐锂业预计前三季度公司净利润152亿元-169亿元,预计增长超过27-30倍,其中三季度净增长净利润50亿元-65亿元。

相比锂业巨头的“暴力财报”,宁王与比茅三季度的利润竟也显得“温和”了不少。根据预报,宁德时代三季度的净利润预计在88-98亿元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69.33%至199.94%;而比亚迪第三季度55-59亿元,同比上涨330%-365%。

看似大家都在吃肉,但却有肥瘦之分。

如果按照上半年的财务口径计算,两大锂业巨头的营收大约在100亿左右,而宁德时代则高达1129亿,比亚迪更是突破了1500亿元。虽然三季度数据,锂矿的营收总量预计会有一个抬升,但总量之间的鲜明差异不会有根本改变。

换言之,两个锂矿公司只用了下游公司6-8%的业务体量,就轻松实现了下游100%的利润规模。

 图源:格林布什锂矿|图源:天齐锂业官网
图源:格林布什锂矿|图源:天齐锂业官网

这或许与很多人的认知不太一致。

行业的发展得益于下游生态的发展。产业链的人赚一份辛苦钱,最终还是不敌矿老板靠山吃山、靠湖吃湖。投资人也犯嘀咕,当年投什么清洁能源车呢,不如买个矿来得实在。

毕竟在5年前,天齐和赣锋的市值大约在30亿美元出头,蔚小理随便一家融下的资本,都足以打包买下天齐、赣锋这样的锂业平台了。更遑论后者还在盈亏线上苦苦挣扎时,锂业公司的股价却早已经旱地拔葱了。

疯狂的锂

三季度的业绩爆发,在大部分市场观察者的意料之中。这种趋势在中短期内或许还将持续。

今年以来,快速扩张的锂矿产业并没有带来下游玩家所期待的“价格理性”。相反,出货量与价格同时提升,“量价齐升”带来了锂业公司三季度的暴利业绩。

一方面,全球范围内不断超预期增长的电动车需求,成为了锂矿产业最大的价格支撑。

三季度向来是我国汽车行业“金九银十”的产销旺季。以我国为例,今年9月时新能源汽车销量已经突破了70万辆,而在今年1月份时这一数字还只有40万辆。

短期内快速爆发的新能源汽车需求,超过了锂矿石企业自身的产能爬坡能力,这让锂矿石企业无论怎么增产,也无法将资源价格降回到原先的水平。

另一方面,全球锂产业的增产也并不是一帆风顺。

三季度由于一些特殊的原因,青海盐湖区域的交通运输受到了一定的影响。这对本来就紧张的供求关系添上了一把火。

在本月,电池级碳酸锂现货均价上涨0.4万元/吨至53.55万元/吨,环比上月同期上涨7%,继续创下历史新高。

要知道,在2020年时,电池级碳酸锂的价格还只在4万元出头。在两年时间内,价格涨幅超过10倍。

不止是锂矿石资源,镍、钴等其他稀土材料,同样迎来了数倍的价格涨势。

可以说,这些上游价格的上涨,都是电动汽车产业在短期内爆发的直接后果。

 图源:天齐锂业官网
图源:天齐锂业官网

类似的困境在短期内还将持续。

在供应链方面,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增长还没有歇脚的样子。已经有分析机构认为我国明年的新能源汽车销量将突破1000万大关,相比于今年预期的600万辆继续高速增长。

这种几何级的增速,或将继续领先全球的锂矿产能放量的速度。

另一方面,锂矿产能的不确定性依然存在。寒冬正在成为悬在北半球锂价的一个达摩克里斯之剑。

数据显示,全球75%的锂都储藏在盐湖中。尤其是对于我国的锂原料产业来说,盐湖开采虽然占总量有限,却是重要的增量来源——超过80%的锂资源都集中在西部地区的盐湖。

但目前盐湖提锂方式基本都是基于卤水做分离,这也意味着冬季低温结冰,无法避免地会对生产造成一定的影响。近期盐湖提锂重点企业盐湖股份便已经对外承认,由于近期低温寒潮,公司产量已经出现了一定的下滑。

考虑到拉尼娜效应下,今年北半球寒冬气候的概率越来越大。如果寒冬级别高、持续时间长,便必然对整个北半球的盐湖开采带来更多挑战。

 图源:盐湖股份官网
图源:盐湖股份官网

“全民”买矿潮

不断攀升的价格背后,一个潜在的背景来自于电动汽车产业的“预期共识”。

过去几年时间中,人们对于电动汽车突然怀疑,转变为了一种激进的乐观主义。许多国家都制定了相应的燃油车退出时间表,而大部分人都将这种燃油车的退出,默认等同于“锂电池动力汽车”替代计划

按照现有的汽车保有量计算,那将是一个十亿级的汽车需求量级。

以特斯拉为例,马斯克提出了未来十年下线1亿量汽车的计划。而科学院院士欧阳明高也预测,我国在未来10年左右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将达到1亿。

相比之下,锂矿的开发周期长达数年,显然无法在短时间内跟上如此迅速的电动汽车爆发势头。

这种几乎是必然发生的需求错配,让产业链的各个环节都意识到,锂矿石或许是行业未来“卡脖子”式的原料选项,进而采用更进取的投资方式,以期对冲原材料上涨带来的风险。

仓库中的金属锂 |图源:赣锋锂业
仓库中的金属锂 |图源:赣锋锂业

最著名的一次产业公案,便是由赣锋锂业持股的美洲锂业与宁德时代竞购千禧锂业,双方反复抬价,最终将价格抬升了近50%,引发了国内舆论的持续关注。

千禧锂业并不是一个完美的标的物。有分析认为,其在短期内并没有能力快速形成产能,本质上是一个只有资源、营收近乎为0的资产包。显然宁德时代搅局千禧锂业,更多是是为了中长期的战略考量。

但这种罕见的中国上下游产业链公司,针对原料资源的争夺战,被认为是过去两年行业锂成本焦虑的一次综合爆发。

快速增长的成本,让电池企业想拿原料、整车企业想拿电池、锂业企业反而成为了生物链的顶层物种。

以宁德时代为例,其在近年来多次出手国内外的锂矿石项目,以提高其锂矿的自给率。今年来,宁德时代就不断增持北美锂业等公司的股份,并收购一系列的上游加工厂,来提高其在整条链路中的话语权。

近年宁德时代的产业投资|图源:东亚前海证券研究所
近年宁德时代的产业投资|图源:东亚前海证券研究所

不止是动力电池公司,整车厂也开始不断参与到锂业的投资中。

近期有媒体报道称,蔚来将下场以超过6亿元资金,投资阿根廷的锂矿项目。而广汽旗下的埃安则直接与赣锋锂业达成战略合作,签署了从资源开发、加工到回收的一系列合作协议。

相比之下,比亚迪由于在锂电池行业里耕耘较早,从2010年开始就率先布局了原料板块,并在近年来进一步加速全球化的锂资源布局,使其得以在综合成本上获得最大的竞争优势。

在最新的澳洲锂辉石精矿拍卖上,锂辉石精矿正在创下新高。

10月18日最新消息,澳洲锂辉石精矿以7100美元/吨被拿下;而在十几天前,类似的价格还只有6988美元/吨。

锂矿的疯狂,意味着锂价未来大概率还有一个继续上扬的过程。

长期仍将回归理性

如上所述,锂矿价格异常的背后是电动汽车爆发式内卷的产物。

电动车战争正到最关键的时刻,而成本控制又是汽车工业的核心竞争力。因此就算锂价高企,下游企业也要硬着头皮顶上去。

但如果回归到总量对比上来看,这并不是锂资源“根本上”稀缺,而仅仅只是锂资源在中期内开采带来的产业瓶颈。

如王传福就曾公开表示,我国锂资源从总量上来说其实是够的,即便按照现有的储量规模,也能够支撑大约3亿台汽车的保有量规模。而截止2022年9月,我国机动车保有量约为4.12亿辆。

 图源:unsplash
图源:unsplash

王传福的另一个底气来自于锂的产业属性。

相比于石油这类一次性的消耗品,电动汽车中锂可以形成完善的回收闭环,将电池中的锂进行二次利用。

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表示,“电池里面绝大部分材料都是可以重复进行利用的,目前我们镍钴锰的回收率已经达到了99.3%,锂达到了90%以上。”

而有行业人士表示,锂的回收并没有达到天花板,未来有空间可以进一步提升到95%甚至更高的水平。

这意味着,如果电动车普及后,全球最大的“锂矿”将是巨大的存量电动车。

因此随着普及率提高,以及近年快速下线的电动车走向报废市场,锂矿的开采也将随之迎来一个生产拐点。锂资源的价格也将彻底回归到正常水平。

 图源:宁德时代官网
图源:宁德时代官网

但如果要依靠汽车保有量迎接锂价拐点,显然需要过于漫长的时间。

目前,动力产业在应对锂价方面,其实有不同的思路。

从市场角度来说,增程式作为过渡方案依然会有优势。

高昂锂价本身会成为电动车普及的拦路虎。目前,同样是入门级的纯电轿车,普遍要比入门油车贵出几万元。而增程式的Bom成本比纯电车成本更低,这意味着汽车毛利率状况的显著提升。

而更好的基础设施也会是解决锂资源短缺的一个乌托邦式的解决方案。

例如未来能够利用道路本身进行加电,那么车辆便可以几乎不使用电池就可以正常行驶,自然也就不需要庞大的电池包了。

而从产业上来说,不断优化电池成本、探索更多元的元素周期表,可能是一个更长远的解决方案。

如最受期待的钠电池,其核心原料“纳”可以直接从海水提取,几乎可以做到“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因此被认为最有可能是未来人类储能模块的基石产品。

此外,氢燃料电池、硫系电池,也被认为是潜在的电池选项。

而锂价高昂也客观上推动了其他元素电池的研发推进。

不过考虑到电动车对于负重和空间的苛刻需求,锂电池在短期内还将是最主流的解决方案。

无论是宁王还是比茅,矿老板的轿子,应该还得再抬上几年。

*题图来源:图虫创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