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密集吐槽VAR,看了很多评论后,我想有必要对VAR技术造成的影响做一个系统性的整理,并且给出一些建设性意见,而不是单纯吐槽。

第一篇梳理了VAR引入的初衷和目前达到的效果。

豪语:关于VAR的系统讨论(1)引入VAR的初衷和效果

第二篇探讨了引入VAR的代价和VAR带来的一些问题。

豪语:关于VAR的系统讨论(2)VAR的代价和问题

第三篇提几个对现有VAR方案改进的可能方向

豪语:关于VAR的系统讨论(3)VAR如何改进?

以下为三篇全文汇总

官方关于VAR介入的情况汇总(摘要)

1.进球是否有效

  • 进球前的犯规(手球、犯规、越位等)或出界
  • 点球过程中的犯规(守门员和其他球员的位置等)

2.点球判罚

  • 点球前的犯规(手球、犯规、越位等)或出界
  • 犯规地点(禁区内外)
  • 点球错判或漏判

3.直接红牌(两黄一红不算)

  • 破坏明显进球机会的犯规
  • 严重犯规
  • 暴力行为或侮辱行为

4.确认身份(红黄牌)

基于以上情形,并结合目前实际应用情形,可以将VAR引入的初衷和效果总结成以下三个方面:

VAR引入的初衷和效果

1.纠错

录像和回放技术在体育各个项目中都存在,被用于辅助裁判是很自然而朴素的逻辑,根本出发点就是再给裁判一次复核、纠错的机会,裁判也是人,是人就会犯错,每个裁判都有想要重新回看一下刚才发生了什么的时刻,每个球员和球迷也都有想要给裁判重现一下刚才罪案现场的冲动。

这就是VAR引入的最主要最根本的初衷。

曾经不少人把“错误和误判也是足球的一部分”作为反对再给裁判一次改正机会的理由,我认为那只是因为之前的技术不具备给裁判提供这样的机会,当技术具备且成熟的时候,这个理由肯定是站不住脚的,当然对于当前技术是否成熟,我们可以打一个问号。

纠错的效果也很显著,英超引入 VAR后,判罚准确率从82%上升到 94%。2018年世界杯更是达到了99.3%。英超19/20赛季共发起了2400多次VAR,纠正了109次裁判的初始判罚,平均每3.5场比赛就纠正一次。

2.依据和证据

许多判罚需要确定的是位置的细节,比如越位、禁区线附近的犯规、底线和边线上的救球、铲球动作中脚部的细节、手球时的手臂部细节,等等。这些都无法在远距离和短时间内有准确的分辨,因此裁判需要录像回放来找到准确的判罚依据。

另外,裁判的角色就是处于竞争两端中间的平衡支点,自然而然会有无法让双方心服口服的时候,回放和录像能够为裁判的决定提供证据,让双方闭嘴。

最典型的就是对越位的证据显示,从画线到动画重现,目的就是更清晰、更直观的让球员和教练,特别是媒体和球迷闭嘴。

3.消除隐秘的角落

足球历史上有不少经典的罪恶名场面,吐口水和无球挑衅等等。VAR的引入让球员和教练都明白:你在场上的一举一动都在严密监视下。

一个数据是俄罗斯世界杯是自 1986 年以来最干净的世界杯,总共只出了四张红牌,这被解读为和球员在VAR监视下比较收敛有关。

虽然技术经过了长时间的验证,采用规则也加了很多限制,但是结果却很不尽如人意,VAR并没有减少争议,相反好像争议更多了,而且除了裁判本身,好像媒体和球迷很少有人认为当前的现状是可以接受的。

主要的问题包括:

1.错误仍然不可避免

按道理VAR是有充足的时间和充足的证据来做出判罚,但事实是VAR只是呈现了发生了什么,至于如何判罚仍然存在许多模糊空间和争议地带,甚至还时不常发生一些显著的错误、失误。原本没有什么东西是完美的,90%+的准确率已经很好了,但是在引发了更多其它问题的基础上,这点准确率的提升让利弊权衡变得复杂:如果VAR无法完美解决错误,那我们为什么要承受使用它的那么多代价?

2.凝固的时间,煎熬的等待

英超统计数据显示,VAR造成的平均延迟现在约为 50 秒,对越位的判罚延迟平均为70秒。卡塔尔世界采用了升级的半自动越位技术,据说可以将越位判罚延迟缩短到25秒。

延迟的问题不在于绝对时间的长短,毕竟新的伤停补时策略已经可以充分把这些时间补回来。其根本问题在于对时间的感知,对比赛进程的打断,“仿佛按下了暂停键”,特别是按键的时刻往往是在激情的庆祝之后……

3.尴尬的激情,精神折磨

VAR对进球的审核严重破坏了进球带来的激情,有些球员必须克制庆祝,以避免进球被取消而引发的尴尬。

VAR 对现场球迷的折磨是最严重的,电视观众可以观看录像,可以跟随导播镜头观看裁判、球员、教练的各种表情和反应,但如果你在现场,你就像在迪厅突然遭遇停电一样,你不知道发生什么,你旁边的人也不知道,你们刚刚正一起嗨,现在正一起猜。

VAR 的影响仍将在很大程度上是负面的。通过剥夺进球庆祝和高风险场上戏剧的原始情感和自发性,VAR 可以说是剥夺了足球的伟大之处。

4.越位线上的教条主义

VAR是机器,机器按照规则执行,因此不可避免走向教条主义。大多明显的越位不需要VAR介入,而需要VAR介入的越位,最终的结果却常常是一个肩膀、一只耳朵,甚至一根汗毛。

于是这就变成了一个笑话,越位规则显然不是为了去追求这个量级的差别,这只是在书面规则意义上的正确判罚,却在足球的话语里、人道层面造成了严重错误。

裁判、球员、球迷,所有人都被VAR困在了越位规则里。许多人会说那你之一的其实不是VAR,而是规则,没错,但我质疑规则的原因是VAR把规则推到了这个极限,如果没有VAR,这个规则的bug是在裁判的灵活掌握中隐匿掉的。

当我们的注意力都聚焦在“如何在球场上画出一条正确的切线”时,这就变成了个笑话。

5.关于角球混战和手球的笑话

故意手球通常很明显,我们不需要VAR,而VAR出现的时候,手球变得不像是一种犯规,而更像是一种惩罚——对不走运的附加惩罚。

没人想用手碰球,很多手球也并不会对当时的攻防产生多大影响,更别说达到“阻止一个进球”的效果,但当禁区里挤满了人,并且互相之间纠缠在一起的时候,每个后卫都可能倒霉。

后卫现在防守得把很大一部分注意力放在自己的手上,而不是对方的脚上,如果没人解释的清楚什么是自然张开,那你最好的额办法就是时刻把手背在身后。

同样,这个问题是规则的问题,VAR只是有能力精确的找到手球的瞬间。但是,问题之所以成为问题,正是由于VAR把手球规则推向了一个极限。于是我们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完善这条规则,来找到一个平衡点。

总之,是否引入VAR是关于一个平衡的选择,即你愿意牺牲多少代价来换取百分之几的正确率提升。

改进的可能方案

1.有限挑战模式

FIFA给VAR的介入定了进球、点球、红牌等几个场景,在这些场景下,VAR裁判就会强行介入。但事实上,大多数进球没有必要去check,很多时候VAR判罚的点球、取消的进球让进攻双方都很莫名奇妙。而很多时候某一方强烈要求裁判让VAR介入,却招来一张黄牌。

裁判主动介入的出发逻辑是绝对客观的公平,而也许我们去追求“让双方都满意”这个主观的相对公平更合适。网球等其它运动的挑战规则正是这样,当你认为判罚错误的时候你可以申请VAR介入,但是这样的申请次数是有限的。

这种挑战模式的好处有6个方面:

1.VAR介入的次数会被限制在一个可接受的上限值内,比如每场比赛每队各3次机会,那么假设每次的处理时间是一分钟,那最多也不过延时6分钟,更关键的是,这个时间是事先大家可以预期的,而且是球队自己发起的,那即便时间再长,球员、教练和球迷都不会感觉是被裁判打断,而是主动参与的一个局面。

2.会让双方都更满意,因为这是授予你的权力,你可以自己去衡量你的判断是否可靠,是否使用这个权力,你可能更倾向于把挑战权力留到最关键的问题和时刻上。如果你放弃挑战,那也是你自己的决定,你不会对自己的决定不满,即便事后证明你的决定错误,那也只能怨自己。于是挑战行为会更多的作为教练组战术的一部分,而不是双方对裁判的讨伐。

3.会减少各类犯规后球员对裁判的施压,长期以来由于没有球员和教练的合法反馈机制,但又不能彻底剥夺球员和教练的表达权力,这个尺度一直是由裁判员主观拿捏,有时候裁判自觉理亏或判罚略重,即便很多球员围上来争辩也不再做追加处罚;而有时候只是单个球员飙一句脏话或做个不满的手势,裁判就加送黄牌一张。有了挑战模式后,一方面对裁判来说,有意见请挑战,不挑战却上来纠缠的可以很明确给警告;另一方面对球员和教练来说,如果不选择挑战,那么心中恶气也有所消解,这是个误判,是我主动选择不咎。

5.避免莫名其妙的点球、红牌等极刑。VAR经常会制造一些莫名其妙、无中生有的点球,攻防双方都没觉得有任何犯规,VAR裁判自作多情,一个点球从天而降,不仅严重改变了比赛形势,让攻方感觉天上掉下个馅儿饼,让守方觉得不可理喻比窦娥还冤。有了挑战模式,对于双方都默认OK的情况,裁判大可以放松一下,不用把自己当作代表公平的神灵,本质上这是把犯规当作“民事纠纷”而不是“刑事案件”。

6.不必限定应用的范畴。红牌、点球和进球前的审查自然很关键,但是某些黄牌、任意球、角球、甚至在终场前的一次界外球也可能在球队看来非常关键,如果挑战权力还没有用尽的话,球队大可以把它用在对对方中后卫的一次黄牌申诉上,或终场前的一次禁区前任意球上。

2.裁判音频和视频画面的现场公开

主裁判和VAR裁判的对话是保密的,偶尔公开分享片段,这种处理可以理解,有利有弊,弊端就是会加剧球迷、球员、教练对裁判的信任,事实上大多数情况下,裁判之间讨论的过程反而可以让其他人代入到裁判视角,站在中立角度去思考如何判罚,进而体会到问题的复杂性。

事实上,NFL、NBA都已经实时将沟通音频和视频公开很长时间了,可以有丰富的参考经验来评估是否适合足球,并解决目前存在的一些问题,据我的个人感受,即便你从沟通内容中听不出个所以然,但至少你不是在傻等,偶尔你还能体会到这个问题的复杂性和分歧,最终大多数人会习惯将这个沟通过程作为比赛的一部分,毕竟NFL和NBA的暂停时间要长的多得多。

3.去掉静止画面和越位线

对VAR越位判罚的改进方法,有人提出给越位线设置一个误差范围,这显然行不通,不管范围扩展到多大,范围的边界仍然是一个绝对精确的数值,因此并不能从“精度”陷阱里逃出来。

我设想了两处改进:

一是将现在的静止画面去掉,只保留动态录像,而且不得慢速播放,录像回看仅仅提供反复回看的功能,回看的内容和现场裁判、球员、球迷肉眼看到的感受一样。

二是去掉越位画线,裁判和VAR裁判组只凭借肉眼去判断,如果肉眼无法分辨,那么按照裁判组对于传球前后的局势理解,和对进攻鼓励的原则等等去做出判罚。

两处改进的理念是一致的,就是彻底消灭精度陷阱,让越位回到攻防球员在那一刹那所能够掌握的信息维度上,如果此时此刻裁判反复回看都无法判断是否越位,那么彼时彼刻的攻防球员也不可能判断,那么合理的判罚就是不越位。

4.限定判罚时间

出于避免掉入“精度”陷阱的考虑,建议VAR限定判罚时间,可以以倒计时方式进行,理论上裁判只需要多看几次录像即可了解发生了什么,如果裁判在一分钟或两分钟内都无法做出判罚,那说明犯规本身就不清晰、不明显或难以界定,那么就应该默认坚持原判不做修改,或设定一个进攻有利原则或其它原则给出通用判罚。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知乎用户(登录查看详情)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此问题还有 598 个回答,查看全部。
延伸阅读:
卡塔尔世界杯多场比赛上演毫米级越位,裁判技术进步如何影响足球发展?

如何评价2022卡塔尔世界杯阿根廷对阵沙特阿拉伯被吹的三个越位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