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chatIMG72_meitu_1

【猎云网北京】3月7日报道

年前,Clubhouse一夜爆火。“一码难求”的同时,国内大量模仿者开始入场,短短一个月内市场上就出现了30余款“复刻版Clubhouse”,其中就不乏互联网巨头们跑步入局的身影。近日,又有媒体曝光,快手版Clubhouse“飞船”App目前正在小范围内测,字节跳动也被传正在筹备相关产品。

而在春节前夕,映客率先推出了“首款中国版Clubhouse”对话吧,当时距离Clubhouse爆火也仅过去一周多。紧接着阿里巴巴、腾讯音乐、网易云音乐也争先恐后地推出相关产品。原本已经宣布关停的米聊也趁着新风口起死回生,火速改变定位,官宣“重新出发”。

但复刻版Clubhouse能够回应大家的期待吗?

像素级致敬,差异化何在?

猎云网整理了巨头们推出复刻版Clubhouse的时间表,可以说,这一次的“抄作业”,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凶猛,速度之快、执行力之强令人咋舌,其背后也体现了众多创投人士对社交赛道的密切关注与期待。

然而这一次的作业,抄的毫无保留,几乎就是在像素级致敬原作。

对话吧、MeetClub、米聊、飞船等应用的产品玩法与底层逻辑与Clubhouse几乎没有什么差别。以对话吧为例,一模一样的语音聊天房模式,新用户同样需要邀请码才可以注册,语音支持技术也是来源于Clubhouse的服务商声网。另外,据测试用户称,MeetClub的接口与Clubhouse差不多完全一样,只是翻译为中文,以及字眼上有些微变动,同样提供房间聊天和好友邀请功能,使用上与Clubhouse未有明显分别。

应用界面也是惊人的相似。

Clubhouse

对话吧

侃侃

甚至连邀请界面也在“致敬”Clubhouse。

飞船

而在话题的侧重点上,各个产品则稍有不同。米聊的介绍中提到,其是一个“面向专业人士的语言聊天App”,这里会聚集“各行各业的专业人士”。飞船的私圈派对“邀请函”提到的6个主题中,有四个都与音乐有关。侃侃的聊天主题则更日常。

但事实上,以映客、陌陌为代表的直播平台上一直都有类似产品,涵盖了红娘相亲、狼人杀、剧本杀为代表的在线游戏、影视剧、赛事等,有多人连麦、轮麦和抢麦等多种模式。复刻版Clubhouse们实在说不上创新。

用户方面,外界对Clubhouse的标签之一就是:高质量用户人群。据悉,Clubhouse的种子用户中部分使用者日均使用时长甚至长达8小时,大部分内测用户对于产品的体验也都给出了高度正面的反馈。复刻版Clubhouse能否获得如此高质量的用户暂未可知,但毫无疑问这是一场小众的狂欢。

各家“主播”的比拼也很关键。Clubhouse之所以能够火遍全球,马斯克功不可没,此外,知名艺人、政商名流、行业精英也都是Clubhouse的座上宾,想让这部分人长时间泡在直播间与用户沟通是非常困难的。罗永浩在断断续续玩了两天Clubhouse后表示“没有一个房间能待上10分钟,也毫无兴趣自己开一个房间,如果不是疫情和马斯克,如果不是来自硅谷,如果不是邀请码……”回到国内,巨头不缺流量不缺人才,众多KOL、KOC们可以为新应用带来可观的追随者。但最终,只有优质的内容能够留住用户,失去了滤镜、美颜,关掉了聚光灯,主播们如何才能用智慧打动听众呢?

无关输赢,巨头各怀心思

拥挤不堪的赛道里,这些大同小异的产品真的真的可行吗?Clubhouse类产品能够一直火下去吗?这些问题,久经商战的巨头们怎么会想不到。扎堆推出复刻版Clubhouse背后,巨头们各怀心思。

防御性产品

巨头们推出的复刻版Clubhouse,更像是防御性产品。风口之下,不愁没有话题度。再加上想要复刻Clubhouse的难度并不大,只要有资金和团队就能很快做出来,巨头们也没有细细去打磨产品功能,甚至连界面也基本照搬。

映客创始人奉佑生提到,“通过4-5天连续加班,春节大年初一(对话吧)就上线了”,打造此类指数级传播的产品“首先跑的是速度。”

多元化产品探索,缓解流量焦虑

对于以映客为代表的腰部厂商来说,推出复刻版Clubhouse是多元化产品探索获取新流量的尝试,进而缓解了它们的流量焦虑。

易观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在流量焦虑的当下,网络音频在2020年仍保持着43%的增速拉动月活净增6000万+。目前来看,复刻版Clubhouse带来的流量是实打实的。

同时,二级市场的反馈也非常诚实,对话吧的首场大咖对话之后,2月22日港股开盘半小时内,映客股价涨幅达20.73%。

稳固用户圈层,活跃生态池

语音社交软件具备音乐属性,在在一定程度上或分食了音乐类软件的用户市场。网易云音乐上线侃侃,腾讯音乐推出hisen也不足为奇,其目的就是稳固用户圈层,打造更丰富的应用场景,活跃自己的生态池。

绕过微信做社交

巨头们一直有着做社交的梦,奈何腾讯挡在前面,长期以来社交产品处于“始于其他,终于微信”的尴尬境地。Clubhouse类产品或许能够成为一个弯道超车的机会。

字母榜在分析今日头条即将推出相关产品时指出,从基于圈层群聊入手,逐渐形成社区文化,再切入单人社交,完成社交关系的沉淀,在理论上就有了杀入微信腹地,实现社交关系转移的可能。凭借抖音6亿日活用户,字节跳动或许能够成为腾讯之后的第二股社交力量。哪怕只是昙花一现,字节也不亏。由于抖音增长放缓,推出产品能够实现对年轻用户和上升用户的获取,对于抖音来说也是个很好的弥补。同理,一直与抖音较劲的快手也绝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网易云音乐的定位一直是一个“移动的音乐社区”平台,在App内推出Clubhouse形式的模块或许是一次试水,是未来进军音频社交领域的一枚试错棋子。

企服厂商推波助澜,实现市场教育

复刻版Clubhouse们竞相出现的背后,或许还有企业服务厂商们的推波助澜。近年来企服厂商们不断尝试教育市场,企业可以专注于自己的业务,将可被标准化的产品模块交由专业的第三方服务商。

模块化复刻Clubhouse就是个很好的广告案例,企业可以将语言连麦功能、审核、运维等交由不同的专业厂商,就像搭积木一样快速地将产品组合起来,更好、更快地上线。而此次Clubhouse大火,也让其背后的实时音频服务商声网Agora浮出水面。

未来几何?前浪已经无影无踪

在巨头的推进下,复刻版Clubhouse在未来有戏吗?目前来看,难。

这些应用首要面临的是内容监管问题,如不良信息滋生、言论自由泛滥、地域歧视突出等等。现象级应用Clubhouse同样也逃不过对内容的诟病。《名利场》于去年12月曾在文章中详细描述了Clubhouse短暂的、仅供音频使用的特性,让其“成为权势人士与厌女症和种族主义调情的避风港”。

此外,语音交流带动的感官有限,容易造成感官失衡。在国内五花八门的社交应用面前,以声音为主要传播形式的媒介产品注定是少数人的港湾。我们也很难想象国内的文化观念和消费习惯能否支撑起复刻版Clubhouse们的明天。

最后,Clubhouse模式的商业变现问题也十分突出。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用户的增加,内容变“水”将会是一个不可逆的趋势,随着内容质量的下降,Clubhouse模式的核心竞争力会逐渐下降,影响变现,还可能就此沦为网红、微商等的导流工具。

也正如我们看到的,对话吧在收割了一波短期红利,刷了一波热度之后也安静了下来。2月22日,该应用在苹果和安卓应用商店均被下架,据称产品形态和技术正在完善升级中,截至发稿,猎云网仍无法在App Store搜到该应用。

Meetclub、hisen、飞船等目前正在内测,实际体验如何暂未可知。打开网易云音乐,侃侃也已经消失地无影无踪。大力出奇迹的字节跳动,目前应该还在蓄力阶段,至于是否会上线相关产品,还有待观望。

回归复刻Clubhouse本身,或许从一开始,巨头们就不在乎输赢,成功只是意外之喜,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看中的是其带来的更深层次的价值。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