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二月 2020

特色方便食品研发商白家食品完成1.1亿元A轮融资,同创伟业集团领投

WechatIMG72_meitu_1

【猎云网北京】2月19日报道

猎云网近日获悉,特色方便食品研发商白家食品宣布完成1.1亿元A轮融资,由同创伟业集团领投,前海股权投资基金和常州彬复现代服务业基金跟投。

据了解,本轮融资将主要用于将主要用于扩大现有产能,扩宽销售渠道等。

白家食品董事长兼总裁陈朝晖表示:“基于国内市场进入资本市场上市的战略规划,我们对公司进行了重组。同时我们在2018年决定启动A轮融资,借助资本市场力量加快公司发展的速度,更好更快进入到资本市场获得自己的更大的融资平台,获得更大的成长。”

“方便食品有巨大的市场前景。一方面,国内的中产人群越来越大,有消费升级的需求,同时购买力提升。另一方面,双职工家庭越来越多,生活节奏加快,外出场景也越来越丰富比如旅游、野营等。大家对食物的要求是更健康、更美味、更便捷。对我们食品行业而言,要跟得上消费者的需求变化,覆盖好头部客户和意见领袖,也就是中产人群,再依靠他们聚拢其他消费群体。”

同创伟业董事长郑伟鹤表示:“我作为同创伟业创始人,我们一直关注大健康、大消费、大科技这些领域,目前来讲已经有70多家上市。我们也看到白家食品身上具备的优秀品质,无论是产品、财务、公司规范度都做得非常好,他们也在紧锣密鼓赶上深圳创业版,赶上创业版的春风,我们会协助消费企业打造更加美好的未来。”

白家食品是一家致力于特色方便食品的产品研发、生产制造、营销推广的专业食品企业。天眼查信息显示,四川白家食品产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12月,法定代表人为陈朝晖。陈朝晖毕业于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拥有法学学士学位,2010年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研究生毕业,获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公司现有职员、工人共计1100余人,其中从事技术研发和质量管理的人员近50人。

截至目前,白家食品拥有传统方便食品、新型方便食品、复合调料、即食酱料、休闲食品五大品类,21个系列,100余支产品,隶属于“阿宽”、“白家陈记”两大品牌。公司产品畅销全国31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并出口包括美国、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日本、新加坡、韩国等在内的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

据白家食品相关部门披露的数据,白家食品已经连续实现5年的高速增长,近三年的平均销售增长率达到45%,利润增长100%,显示企业已经驶入发展的快车道。而今年1月份以来的数据更是惊人,线上线下双双大幅增长,天猫旗舰店的单天销售额增长十倍以上,沃尔玛、北京物美等大型商超也呈现几何级数增长。

陈朝晖也对白家如今的市场情况做了详细的介绍:“目前来讲,平均售价单价在10元以上我们称为新型方便食品,已经占到整个公司销售占比百分之三十几。线上销售规模已经占到整个销售占比的40%。基本上形成了前渠的渠道模型。同时我们产品结构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对标外卖、对标中式快餐的中高端的产品线,占据了我们主要的产品结构。经过几年的努力,我们公司的发展,继续保持加速度的发展,2018年我们比2017年同比增长30左右,2019年比2018年达到40%多的同比增长,而且我们利润的增长远远超过销售的增长。”

值得一提的是,2月13-14日,白家食品成都龙泉驿工厂、宜宾高县工厂在集团的统一指挥下,面向成都和宜宾高县的医院、社区、机关、社区等共计23个抗疫一线单位进行首批物资捐赠。

截至目前,白家食品已累计向华西医院、四川省人民医院、成都天府新区人民医院等定点医院完成了定向生活食品物资捐赠。同时,向抗疫一线,四川省市场监督管理局、龙泉区政府、龙泉区交警局等政府机关单位,以及东光社区、接龙社区、高新区区桂溪街道天华社区等人员集中社区完成了定向生活食品物资捐赠,累计赠出数千箱热销产品。


美餐升级零接触企业用餐解决方案,保障复工用餐安全

WechatIMG72_meitu_1

【猎云网北京】2月19日报道

从2月17日起,全国大量企业单位陆续复工营业,无论在哪办公,吃饭依旧是头等大事。不少企业行政负责人和返岗上班的员工发愁去哪儿吃工作餐最放心,周边餐馆、企业食堂关闭,随便叫个外卖又不踏实,为此企业外卖订餐平台美餐联合全国超过2000家品牌商户和集体用餐配送单位,为企业全天候提供零接触企业用餐解决方案,让员工能够好好吃饭。

在抗击疫情的非常时期,美餐升级零接触企业用餐解决方案,线上线下一体化联动,以严苛营运标准保障产品与服务质量,实现点餐-备餐-运输-分餐-取餐全过程“零接触”。

为保证餐品卫生安全,美餐严格要求和监督平台供餐商户严格按照《餐饮服务食品安全操作规范》及疫情防控工作的相关要求,认真落实各项防控措施,确保备餐中制作与分装严格隔离,全程消毒监控。在餐品制作完成后及时封箱保温,全程封闭直送至企业办公地点,避免任何流动人员加入送餐、分餐环节,严控人员健康管理和非必要的接触风险。

美餐充分利用数字化优势,支持用户全面在线点餐、收到取餐通知后分时分批错峰取餐,同时帮助不同规模的企业单位行政负责人高效、透明管理非常时期的员工用餐,实现人员、食材、送餐全程可监督、可追溯。

在北京、上海、广州、成都等城市,越来越多的知名品牌餐厅和集体用餐配送单位加入美餐平台,为机关单位、金融、物流、互联网等多个行业已经复工的企业级客户提供团体供餐配送,美餐严把质量关,让员工吃得更放心。

美餐还联合行政人交流平台知行晓政发布《企业复工用餐专业指南》,建议企业单位更多选择专业的企业外卖订餐平台,在商户准入、人员管理、食品安全、零接触配送多个层面做好严格把控,保障用餐安全。

餐饮行业资深人士认为,聚集性消费场景,必将更多通过线上化、分布式、少接触,完成交易闭环,在提升用户用餐效率的同时保障用餐安全。面对依然严峻的疫情防控现状,聚集性堂食、聚会型用餐暂时难以恢复,以美餐为代表的新型互联网用餐平台倡导的零接触供餐、工作餐集体直送的模式将会被更多企业选择。


返城复工在哪落脚,高德地图联合八大酒店集团推出“安心住酒店”

WechatIMG72_meitu_1

【猎云网北京】2月19日报道

外地回来上班,租住小区临时封闭管控,需要临时在外落脚,如何住得安心,吃得放心成了返城复工人员迫在眉睫的需求。为此,高德地图近日联合八大酒店集团推出“安心住酒店”搜索和在线预订服务;对口碑提供的无接触自提服务餐厅在地图上进行了快速标注,让复工复产无后顾之忧。

据了解,高德地图联合八大酒店集团推出的安心住酒店服务,覆盖全国近300个城市。这些酒店将提供安心房,确保酒店严格全面消毒,服务人员上岗前测温并佩戴防护用品,其中部分酒店还提供自助入住、退房和送餐到房等无接触服务。大众在高德地图上搜索“安心住酒店”便可找到这些房源,完成在线预订。这八大酒店集团包括:华住酒店集团、首旅如家、锦江酒店、东呈国际集团,格林酒店集团、香格里拉酒店集团、凯悦酒店集团和希尔顿欢朋中国酒店。

为了让复工人员吃得放心,高德地图还对口碑提供的全国300多个城市近10万餐厅设置了搜索分类,用户可以查看附近哪些餐厅已经恢复“正常营业”,哪些餐厅“可自提”,获得外出到店就餐指引。

此外,高德地图近期接连推出多项新举措,上线“返程直通车”一站式服务,在北京上线地铁、公交的实时满载客流查询,联合众多网约车平台启动“安心出行月”,共同承诺每日消毒测温上岗,全力保障大众在疫情复工期间的吃、住、行。


简明丰富的蒙古帝国史,今天的时代与它还有联系吗?

《蒙古帝国与其漫长的后世》


内容简介

为什么说蒙古帝国是世界史的开端?欧亚草原疾驰的征服者如何看待自身?为什么蒙古帝国的形象在俄罗斯和欧洲总是负面的?俄罗斯帝国、奥斯曼帝国、莫卧儿帝国、明清帝国都继承了蒙古的遗产?今天的时代与蒙古帝国还有联系吗?

作者简介

杉山正明, 1952 年出生于日本静冈县。现为京都大学研究生院文学研究专业教授。于 2003 年获第六届司马辽太郎奖。主要著作有《大蒙古的世界》《忽必烈的挑战》《蒙古帝国的兴亡》《游牧民眼中的世界史》《蒙古帝国与大元兀鲁斯》。2006年获紫绶褒章, 2007 年获日本学士院奖。

译者简介

乌兰,历史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研究员。 1986 年至 1987 年,赴日本东京外国语大学进修。 2004 年至 2005 年,在日本早稻田大学做访问学者,开展蒙元史方面的研究工作。出版有学术著作《〈蒙古源流〉研究》《〈元朝秘史〉校勘本》等,另有汉、蒙、日、英等数十篇学术论文发表。

书籍摘录

序章 历史因何而存在(节选)

蒙古长长的身影

在残影的尽头 1920 年,中亚。蒙古帝国的残影,终于从这块土地上消失了。回首遥望,从 1206 年成吉思汗统一蒙古高原,开始向着前所未有的庞大帝国发展之时算起,岁月已经过去了七百一十四年。

消失的是两个国家。国名有几种不同叫法,其一为“布哈拉汗国”或称“布哈拉埃米尔国”,另一个被称为“希瓦汗国”等。两国都可追溯至起源于中亚的城市。虽然二者都已经突厥化和伊斯兰化,但要追寻其政权的脉络和由来,则可上溯至曾创造人类史上最大版图的蒙古世界帝国。其没落正处在衰微殆尽的弥留期。然而不管怎么说,蒙古帝国的根缘实际上在进入20世纪后

还依然在欧亚大陆中心区域存续了二十年。

这两个小国气数将尽的时刻,距离统称为“俄罗斯革命”的 1917 年爆发的“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已经过去了三年的时光。就是说,长期占有并统治欧亚大陆北部大片区域的俄罗斯帝国已经彻底消失。给布哈拉和希瓦最后一击的是社会主义的苏维埃政权。然而,对于 19 世纪以后在俄罗斯强权之下其领属性质逐步深化的中亚地区的人们来说,“新时代”的到来并不意味着“解放”。

代之而起的苏维埃国家,在暂时渡过内战加剧、日本等各国列强出兵西伯利亚的干涉和侵略等眼前的困难局势后,在列宁及其继承人斯大林的领导下,从1922 年左右开始迅速踏上了以联邦为名的“新帝国之路”。中亚自不必说,即使是旧俄罗斯帝国领地内曾经存在的实为由不同地区和人们组成的大、中、小聚合体,也在多少出现近代化之萌芽的同时,逐渐失去了当初所抱有的希望和意愿。乍一看,似乎国家和政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然而作为汇集诸多民族的混合国家,内陆庞大殖民地帝国的“北方国家之传统”基本上被原封不动地继承了下来。尤其是作为其“东方属领”的中亚以东地区,被迫接受新的服属、轻视和分割。

不久,自 20 世纪 20 年代中叶至 30 年代,在苏维埃联邦内的中亚地区,若干“人造国家”在历史、语言、人种、文化和习俗等方面均不具备适当立国理由,依据官方学者们毫无道理之论被逐个创建起来,开始了莫斯科所控制的政权的“新时代”。

过了半个多世纪,直至 1991 年苏联解体。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土库曼斯坦、塔吉克斯坦这中亚五国,不得不勉强接受并背负着从俄罗斯帝国至苏联时期的近现代史本身的各种“负面遗产”,包括漫长的国境线在内,无选择地“独立”了。 

现在,东边是保有庞大地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南边是似乎更加动荡不安的阿富汗、巴基斯坦、伊朗和中东,北边和西边是依然据有广阔版图而逐渐复兴的俄罗斯联邦。站在欧亚大陆的中心区域环顾周边,会不由得陷入一种奇怪的想法。这块广阔的开放空间曾经由草原和绿洲交织而成,在 19 世纪变成了以英国和俄国为主的强权政治的世界。这种局势在 20 世纪实际上变得更加激化,进入 21 世纪后越发明显。不只是政治和军事,就连经济和环境等方面也都充满了流动性和不安定因素。所谓当今的时代,似乎就是刚刚才开始的。

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能否整理人类史上各种各样的进程和结果,有时又放弃这些进程和结果而找到世界应有的“形式” 和“存在方式”呢?特别是在历史悠久的欧亚大陆上,包括美国、欧洲和日本,能否建立起一个超越现代型强权政治的平稳缓和的安定结构呢?

每个人都应该意识到,人类这一群体所生存的全球化时代的关键,很大程度还在于地球上这块最大大陆的走向。那里曾经是产生大多数人类文明之交流的大空间。假如存在有益于人或人类的大“智慧”,那么大概只有在贯通历史和现在的视线中才寻求得到。想到这一点时,对于八百多年来宽松地统治大半个欧亚大陆、平稳维系包括非洲在内的广阔陆海地区的蒙古帝国及其时代的记忆,就会再次浮现。


帝国消失的时候

在 1920 年前后,存在于欧亚大陆的几个帝国相继消失了。那是一个世界史上罕见的帝国灭亡的年代。

总之,是发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的事情。众所周知,战争本身虽然只是欧洲大战,但其影响却很广泛。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确实是一场世界大战。进一步从其结果来说,则是在世界史上刻下了超越时代之大意义的深深印记。

首先,是已经有所论及的罗曼诺夫王朝的俄罗斯。俄罗斯帝国,在由其欧洲列强同伙发动的史上最初的正面总体战和消耗战中,几乎是不战自败。随着战局的激化,成分复杂多样的“帝国臣民”们被强制驱赶到战场和工厂,造成了空前的大流血。由于民众和各民族已达顶点的怨恨和愤怒,加上原本不充足的国内生产力已经支撑不了过重的负担,开战仅三年,王朝就非常迅速地自灭了。俄罗斯在欧亚大陆东方确曾表现得强大,实际上与其强大的外表不同,本质上已经是从社会、经济到其他各方面都充满危机和脆弱性的“纸老虎”那样的老式帝国了,其弱点一下子暴露出来,王朝、国家和社会同时从体系上崩溃了。

紧接着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站在德国、奥地利一方的奥斯曼帝国也解体了,只是名义上的消失被算作苏丹制废止的 1922年。拥有近六百年超长寿命的奥斯曼帝国,是存续时间超过俄罗

斯的大国,先盛后衰,自17世纪以来经历了漫长的低落和萎缩的衰亡史。总之,是从超越地域和人种的宽松的帝国不断沦落为现实中缓缓走到头的“虚像帝国”或“心中的帝国”。

尽管已是一种任何人都看得很清楚的无序状态,但是不管怎么说,Dār al-Islām(原义为“伊斯兰之家”)即“伊斯兰世界”之盟主的衰落和消亡所带来的冲击,不能不在众多的穆斯林当中产生巨大波动。此前在中东各地,对似乎将超过自己而长足发展的欧洲和基督教世界有所意识的动向,已多次以不同形式出现,

就奥斯曼帝国之后局势将会怎样、前途如何等问题,开始了对新前景的探寻。另一方面,除了引起中东至今纷争不断的主要原因, 即臭名昭著的《侯赛因—麦克马洪协定》(1915—1916)、《赛克斯—皮科秘密条约》(1916)、《贝尔福宣言》(1917),以英、法等国为主的欧美方面也野心十足,陆续开始了行动。就是说,奥斯曼帝国的灭亡作为伊斯兰中东地区“荆棘之路”的象征,也恰恰成了直通今天的现代史的起点。

把目光转向亚洲的东方,即可看到在稍早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 1911 年即辛亥年爆发了革命,次年所谓的大清帝国灭亡。大清帝国正式名称满语为 Daicing Gūrūn ,译为汉语即“大清国”, 而“清朝”则是俗称和通称。这一欧亚大陆型帝国,拥有长达三百年之久的扩张和安定以至飘摇和衰败的历史。

在满洲山野的一隅,这个国家发迹于以女真族为核心的微小联盟,横跨长城南北不断扩大疆域,到中后期的乾隆朝时,消灭了一百年来的宿敌准噶尔游牧王国,实现了囊括蒙古高原、帕米尔高原和西藏的大版图。事情发生在 1755 年至 1758 年之间。对于大清国来说,作为名副其实的由多民族构成的庞大国家而存在的岁月,就是其后半程的一百五十多年。

有种看法将这一巨大空间视为所谓“中华”固有的传统地域和组成部分,在清末的动乱时期至民国初年的议论中变得更为高涨。反复争论的结果,最终使这种看法不知不觉成了理所当然。不得不说,这其中存在对古代以来之“汉土”与大清国皇帝个人所维系的多元帝国世界之间界限的模糊不清或错觉、误解。对于汉族民族主义与巨大版图之间难以填补的鸿沟,孙文试图以新造的“中华民族”一词来填平,但实在是很困难。现政权以“多元一体”为口号,当然是可以的。

再将目光引回到欧洲,作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直接结果,两个帝国灭亡了,即霍亨索伦家族出身的皇帝统治的德意志帝国和哈布斯堡家族出身的皇帝统治的奥匈帝国。二者都拥有神圣罗马帝国所传续的古老因缘。从此,带有“帝国”之名的政体正式从欧洲彻底消失了。 

题图为电影《黑骏马》剧照,来自:豆瓣


我们还有另一个应用,会在上面更新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简明丰富的蒙古帝国史,今天的时代与它还有联系吗?

《蒙古帝国与其漫长的后世》


内容简介

为什么说蒙古帝国是世界史的开端?欧亚草原疾驰的征服者如何看待自身?为什么蒙古帝国的形象在俄罗斯和欧洲总是负面的?俄罗斯帝国、奥斯曼帝国、莫卧儿帝国、明清帝国都继承了蒙古的遗产?今天的时代与蒙古帝国还有联系吗?

作者简介

杉山正明, 1952 年出生于日本静冈县。现为京都大学研究生院文学研究专业教授。于 2003 年获第六届司马辽太郎奖。主要著作有《大蒙古的世界》《忽必烈的挑战》《蒙古帝国的兴亡》《游牧民眼中的世界史》《蒙古帝国与大元兀鲁斯》。2006年获紫绶褒章, 2007 年获日本学士院奖。

译者简介

乌兰,历史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研究员。 1986 年至 1987 年,赴日本东京外国语大学进修。 2004 年至 2005 年,在日本早稻田大学做访问学者,开展蒙元史方面的研究工作。出版有学术著作《〈蒙古源流〉研究》《〈元朝秘史〉校勘本》等,另有汉、蒙、日、英等数十篇学术论文发表。

书籍摘录

序章 历史因何而存在(节选)

蒙古长长的身影

在残影的尽头 1920 年,中亚。蒙古帝国的残影,终于从这块土地上消失了。回首遥望,从 1206 年成吉思汗统一蒙古高原,开始向着前所未有的庞大帝国发展之时算起,岁月已经过去了七百一十四年。

消失的是两个国家。国名有几种不同叫法,其一为“布哈拉汗国”或称“布哈拉埃米尔国”,另一个被称为“希瓦汗国”等。两国都可追溯至起源于中亚的城市。虽然二者都已经突厥化和伊斯兰化,但要追寻其政权的脉络和由来,则可上溯至曾创造人类史上最大版图的蒙古世界帝国。其没落正处在衰微殆尽的弥留期。然而不管怎么说,蒙古帝国的根缘实际上在进入20世纪后

还依然在欧亚大陆中心区域存续了二十年。

这两个小国气数将尽的时刻,距离统称为“俄罗斯革命”的 1917 年爆发的“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已经过去了三年的时光。就是说,长期占有并统治欧亚大陆北部大片区域的俄罗斯帝国已经彻底消失。给布哈拉和希瓦最后一击的是社会主义的苏维埃政权。然而,对于 19 世纪以后在俄罗斯强权之下其领属性质逐步深化的中亚地区的人们来说,“新时代”的到来并不意味着“解放”。

代之而起的苏维埃国家,在暂时渡过内战加剧、日本等各国列强出兵西伯利亚的干涉和侵略等眼前的困难局势后,在列宁及其继承人斯大林的领导下,从1922 年左右开始迅速踏上了以联邦为名的“新帝国之路”。中亚自不必说,即使是旧俄罗斯帝国领地内曾经存在的实为由不同地区和人们组成的大、中、小聚合体,也在多少出现近代化之萌芽的同时,逐渐失去了当初所抱有的希望和意愿。乍一看,似乎国家和政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然而作为汇集诸多民族的混合国家,内陆庞大殖民地帝国的“北方国家之传统”基本上被原封不动地继承了下来。尤其是作为其“东方属领”的中亚以东地区,被迫接受新的服属、轻视和分割。

不久,自 20 世纪 20 年代中叶至 30 年代,在苏维埃联邦内的中亚地区,若干“人造国家”在历史、语言、人种、文化和习俗等方面均不具备适当立国理由,依据官方学者们毫无道理之论被逐个创建起来,开始了莫斯科所控制的政权的“新时代”。

过了半个多世纪,直至 1991 年苏联解体。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土库曼斯坦、塔吉克斯坦这中亚五国,不得不勉强接受并背负着从俄罗斯帝国至苏联时期的近现代史本身的各种“负面遗产”,包括漫长的国境线在内,无选择地“独立”了。 

现在,东边是保有庞大地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南边是似乎更加动荡不安的阿富汗、巴基斯坦、伊朗和中东,北边和西边是依然据有广阔版图而逐渐复兴的俄罗斯联邦。站在欧亚大陆的中心区域环顾周边,会不由得陷入一种奇怪的想法。这块广阔的开放空间曾经由草原和绿洲交织而成,在 19 世纪变成了以英国和俄国为主的强权政治的世界。这种局势在 20 世纪实际上变得更加激化,进入 21 世纪后越发明显。不只是政治和军事,就连经济和环境等方面也都充满了流动性和不安定因素。所谓当今的时代,似乎就是刚刚才开始的。

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能否整理人类史上各种各样的进程和结果,有时又放弃这些进程和结果而找到世界应有的“形式” 和“存在方式”呢?特别是在历史悠久的欧亚大陆上,包括美国、欧洲和日本,能否建立起一个超越现代型强权政治的平稳缓和的安定结构呢?

每个人都应该意识到,人类这一群体所生存的全球化时代的关键,很大程度还在于地球上这块最大大陆的走向。那里曾经是产生大多数人类文明之交流的大空间。假如存在有益于人或人类的大“智慧”,那么大概只有在贯通历史和现在的视线中才寻求得到。想到这一点时,对于八百多年来宽松地统治大半个欧亚大陆、平稳维系包括非洲在内的广阔陆海地区的蒙古帝国及其时代的记忆,就会再次浮现。


帝国消失的时候

在 1920 年前后,存在于欧亚大陆的几个帝国相继消失了。那是一个世界史上罕见的帝国灭亡的年代。

总之,是发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的事情。众所周知,战争本身虽然只是欧洲大战,但其影响却很广泛。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确实是一场世界大战。进一步从其结果来说,则是在世界史上刻下了超越时代之大意义的深深印记。

首先,是已经有所论及的罗曼诺夫王朝的俄罗斯。俄罗斯帝国,在由其欧洲列强同伙发动的史上最初的正面总体战和消耗战中,几乎是不战自败。随着战局的激化,成分复杂多样的“帝国臣民”们被强制驱赶到战场和工厂,造成了空前的大流血。由于民众和各民族已达顶点的怨恨和愤怒,加上原本不充足的国内生产力已经支撑不了过重的负担,开战仅三年,王朝就非常迅速地自灭了。俄罗斯在欧亚大陆东方确曾表现得强大,实际上与其强大的外表不同,本质上已经是从社会、经济到其他各方面都充满危机和脆弱性的“纸老虎”那样的老式帝国了,其弱点一下子暴露出来,王朝、国家和社会同时从体系上崩溃了。

紧接着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站在德国、奥地利一方的奥斯曼帝国也解体了,只是名义上的消失被算作苏丹制废止的 1922年。拥有近六百年超长寿命的奥斯曼帝国,是存续时间超过俄罗

斯的大国,先盛后衰,自17世纪以来经历了漫长的低落和萎缩的衰亡史。总之,是从超越地域和人种的宽松的帝国不断沦落为现实中缓缓走到头的“虚像帝国”或“心中的帝国”。

尽管已是一种任何人都看得很清楚的无序状态,但是不管怎么说,Dār al-Islām(原义为“伊斯兰之家”)即“伊斯兰世界”之盟主的衰落和消亡所带来的冲击,不能不在众多的穆斯林当中产生巨大波动。此前在中东各地,对似乎将超过自己而长足发展的欧洲和基督教世界有所意识的动向,已多次以不同形式出现,

就奥斯曼帝国之后局势将会怎样、前途如何等问题,开始了对新前景的探寻。另一方面,除了引起中东至今纷争不断的主要原因, 即臭名昭著的《侯赛因—麦克马洪协定》(1915—1916)、《赛克斯—皮科秘密条约》(1916)、《贝尔福宣言》(1917),以英、法等国为主的欧美方面也野心十足,陆续开始了行动。就是说,奥斯曼帝国的灭亡作为伊斯兰中东地区“荆棘之路”的象征,也恰恰成了直通今天的现代史的起点。

把目光转向亚洲的东方,即可看到在稍早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 1911 年即辛亥年爆发了革命,次年所谓的大清帝国灭亡。大清帝国正式名称满语为 Daicing Gūrūn ,译为汉语即“大清国”, 而“清朝”则是俗称和通称。这一欧亚大陆型帝国,拥有长达三百年之久的扩张和安定以至飘摇和衰败的历史。

在满洲山野的一隅,这个国家发迹于以女真族为核心的微小联盟,横跨长城南北不断扩大疆域,到中后期的乾隆朝时,消灭了一百年来的宿敌准噶尔游牧王国,实现了囊括蒙古高原、帕米尔高原和西藏的大版图。事情发生在 1755 年至 1758 年之间。对于大清国来说,作为名副其实的由多民族构成的庞大国家而存在的岁月,就是其后半程的一百五十多年。

有种看法将这一巨大空间视为所谓“中华”固有的传统地域和组成部分,在清末的动乱时期至民国初年的议论中变得更为高涨。反复争论的结果,最终使这种看法不知不觉成了理所当然。不得不说,这其中存在对古代以来之“汉土”与大清国皇帝个人所维系的多元帝国世界之间界限的模糊不清或错觉、误解。对于汉族民族主义与巨大版图之间难以填补的鸿沟,孙文试图以新造的“中华民族”一词来填平,但实在是很困难。现政权以“多元一体”为口号,当然是可以的。

再将目光引回到欧洲,作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直接结果,两个帝国灭亡了,即霍亨索伦家族出身的皇帝统治的德意志帝国和哈布斯堡家族出身的皇帝统治的奥匈帝国。二者都拥有神圣罗马帝国所传续的古老因缘。从此,带有“帝国”之名的政体正式从欧洲彻底消失了。 

题图为电影《黑骏马》剧照,来自:豆瓣


我们还有另一个应用,会在上面更新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17、18 世纪的东印度公司,在世界历史上发挥了何种作用?

《东印度公司与亚洲之海》


内容简介

本书跳出文明、国别、地区的局限,通过东印度公司的兴亡,再现全球两百年的激变。这些 17 世纪初期成立的“公司”,在世界一体化之初耀眼登场,用船只和贸易连接全世界,并在一体化完成时黯然退场。它们在亚洲之海赚取利润、掠夺权力、掌控土地,势力俨然如帝国一般。香料、茶叶、纺织品,则将这片被当地统治者视为边陲的海洋变成世界中心。作者以海洋为中心,打破欧洲中心论和东亚疆土观念,勾画出历史新图景。

作者简介

羽田正, 1953 年出生于日本大阪。京都大学研究生院文学研究专业博士课程修毕、巴黎第三大学博士,曾任京都橘女子大学副教授、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所长,现任东洋文化研究所教授、东京大学副校长。著有《伊斯兰都市的研究》《清真寺诉说的伊斯兰史——建筑与政治权力》《夏尔丹勋爵的生涯——十七世纪的欧洲与伊斯兰世界》《“伊斯兰世界”概念的形成》《走向新的世界史》等。合著有《世界的历史15 成熟的伊斯兰社会》等。

译者简介

毕世鸿,南开大学世界史博士,云南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为东亚地区国际关系史。著有《太平洋战争期间日本对东南亚的经济统制》《冷战后日本与湄公河国家关系》等,另有《越南政治、经济制度研究》、《安南史研究Ⅰ·元明两朝的安南征略》等译著多部。

李秋艳, 1978 年生于云南江川。云南大学外国语学院日语专业毕业,长期从事中日文翻译和教育事业,现就职于云南省科学技术协会下属单位。

书籍摘录

前言(节选)

四百年前的世界

让我们打开世界地图,一边看着它,一边想象距今大约四百年以前的 17 世纪初期的世界。在那里,有着与我们生活的现代社会全然不同的另外一个世界。我们可以尝试从美洲大陆向东环绕地球一周来俯瞰这个星球。

现在美国所处的北美大陆的大部分地区,当时还是土著居民世代居住的地方。英国移民最早开始建设正式居住地—詹姆斯敦是 1607 年的事情,而清教徒乘坐“五月花”号抵达北美大陆也不过是 1620 年的事情。在中美洲和南美洲,西班牙和葡萄牙殖民者开始强迫土著居民和从非洲大陆带来的奴隶挖掘银矿、种植经济作物甘蔗。新大陆被欧洲人“发现”已经过去了一百年。美洲土著居民所建立的阿兹特克和印加帝国先后灭亡,与现代民族国家前后连贯的独立国家一个也没有。

与此同时,在位于欧亚大陆最西端的欧洲,自 16 世纪前半期发生的围绕基督教信仰、礼仪的政治斗争也一直在持续。新教徒势力占据绝对主导地位的北尼德兰发动了对强行扩张天主教的哈布斯堡王朝的独立战争。这场战争在这时基本尘埃落定,尼德兰联省共和国(荷兰)最终成立。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失去了手工业和金融中心的地位,所受打击可谓沉重。而在中欧地区,以德国诸邦的宗教对立为源头,不久之后即爆发了三十年战争,法国、瑞典等周边国家也卷入其中。

另一方面,根据伊丽莎白一世的统一令、亨利四世的南特赦令,英国和法国境内宗教冲突基本结束,王权势力渐强,所谓的绝对主义王权体制逐渐形成。而曾经主导文艺复兴的意大利各城邦,其光辉在这一时期已然消退。有学者推测,当时欧洲的人口大约为1亿。在欧洲东部地区,俄国罗曼诺夫王朝已处于诞生前夜,俄罗斯人的势力终于开始扩张到乌拉尔山脉的东侧。

让我们把目光从欧亚大陆西南端转向南方。在这一地区,众多帝国互为邻国,其规模远超欧洲各国,并拥有广泛的影响力。该地区从西向东分布着奥斯曼帝国、萨法维帝国以及莫卧儿帝国。莫卧儿帝国的人口超过 1 亿,也有学者认为其人口甚至接近 1.5 亿。据推测,当时世界总人口只有大约 5 亿,而其中约五分之一的人口集中在这一地区。三大帝国的皇帝和统治阶层都是伊斯兰教徒,但其境内也居住着众多非伊斯兰教徒。与欧洲不同的是,就当时而言,此类宗教和教派之间的对立与斗争均隐藏在皇权之下,尚未发展成为大的问题。从现代的视角来看, 17 世纪初期大致是上述三个王朝的鼎盛时期。奥斯曼帝国和萨法维帝国虽然在边境交界地区不时爆发激烈冲突,但在同时代的人看来,上述帝国的统治非常稳定,皇帝的权力和威望也是空前的。

而在当时的东南亚地区,与现在相比可谓人烟稀少。总人口大概只有 2300 万,人口密度仅为 5.5 人/平方千米,这只相当于当时中国和印度的七分之一或六分之一,也只达到欧洲的一半。但是,自此前两百年开始的海上交易盛况持续至这一时期,以此为背景,该地区出现了拥有一定规模的政权。例如,在苏门答腊北部的亚齐、爪哇西部的万隆、苏拉威西南部的望加锡等海岛地区,出现了信奉伊斯兰教的国家,而在东南亚大陆的泰国和缅甸境内,则分别出现了大城王朝和东吁王朝等信奉佛教的国家。

欧亚大陆中部到东北部的这一地区,是使用突厥系诸语言、蒙古语的世界,但该地区并没有实现政治和军事上的统一,对于周边地区的影响力也没有超过三百年前的“蒙古和平”。这些民族虽然大多数是游牧民族,但他们在与使用枪炮的定居民族军队的较量中,逐渐处于劣势。

在欧亚大陆的东部,明朝已经持续了近二百五十年,其影响力举世无双。明朝统治下的人口与莫卧儿帝国不相上下,大约有1亿人。不过,这个时候明朝的财政状况已经濒临破产。 16 世纪末,丰臣秀吉下令日本军队入侵朝鲜,明朝派兵支援朝鲜并与日军开战。前后两次的战争加重了明廷的财政负担。统治阶层的士大夫和太监之间的对立白热化,帝国濒临崩溃。另一方面,在现在中国的东北地区,后来取代明朝建立清朝的女真族首领努尔哈赤建立后金国,在这之后,其统治范围也不断扩大。

最后,我们再来关注一下漂浮于欧亚大陆东端的日本列岛。日本列岛此时已经经历了长达百年以上的战国时期,德川家康建立江户政权。但在规模庞大的大阪城中,丰臣家族仍然掌握部分权力,由德川政权完成的“天下统一”究竟是何种程度的稳定社会此时尚不明晰。关于当时日本列岛的人口,一般认为大概在 1200 万到 1600 万之间。

在其他地区,大洋洲和非洲大陆也应该有很多人居住,过着各自的生活。但关于他们的政治和社会,现在我们掌握的信息极少。他们没有记录本民族历史的做法,外国人到当地访问甚至对此进行相关记载也非常少。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些地区的政权和社会对外界的影响不是很大。


四百年的沧桑巨变

当我们把上述四百年前的世界和现在的世界做比较,读者可能会为两者之间的天壤之别而再次感到震惊。当时地球上的总人口不到现在的十分之一。让我们以现在的知识来想象出生在当时的情景,没有飞机,没有铁路,没有汽车,人口也很有限,这样的地球和现在相比,应该是无法言喻的空旷。当时,地球上速度最快的交通工具是马。核能自不必说,没有电,也没有煤气,夜晚漆黑一片,冬季异常寒冷。特别是在 16 世纪末到 17 世纪初的寒冷期,法国南部的罗纳河在 1590 年到1603年之间曾经冻结三次。 1595 年,马赛附近海域也曾经发生过大范围的冰冻。

在当时地球上不到 6 亿的人口中, 80% 以上的人口从事农业生产。前述几乎所有的帝国或国家,均是依靠其境内农民生产的农作物来维持生存。这和城市化进程日益加快、劳动力多转向第三产业的现代社会相比,无疑是完全 不同的生活方式。

在当前引起全球关注的中东地区,伊拉克、以色列、巴勒斯坦、阿富汗等国家当时均不存在。说起来,这个时候就连世界上的超级大国美国也还没有诞生。与现在拥有相同领土范围的国家,一个都没有。也许会有人认为不是那么回事,不是还有“日本”吗?但的确没有。当时,德川幕府的势力尚未涉足北海道和冲绳。在冲绳群岛,还存在一个国家—琉球王国。我们现在所称的英国,当时的英格兰、苏格兰和北爱尔兰还没有联合起来。没有被我们常见的国家等政体覆盖的地区,在当时的地球上还有很多。美洲大陆和非洲大陆的大部分地区就是这样,生活在北海道的阿伊努族也是其中一例。即便在存在国家的地区,其边境的划分也非常模糊。这和地球上所有的陆地甚至海洋都以边境来划分的现代相比,简直是天差地别。仅仅过了四百年,地球和居住在地球上的人类社会就发生了如此剧变。到底是什么原因引起如此巨大变化呢?


将全世界连成一体的历史

要回答这个所有人都抱有疑问的根本性问题,仅局限于一个国家或一个地区来追溯历史,是远远不够的。必须把全世界合成一个整体,从而回顾和梳理其历史发展的脉络。本书尝试对 17 世纪到 18 世纪这两百年的历史进行论述。对于过去的这四百年,我们只要了解其前半段,就能获得思考其后两百年的确切线索。

让我们再一次把目光投向 17 世纪初的世界。表面上看,这一时期世界的政治权力、国家和地区等都比较分散,均是各自按照其自身的发展进程来镌刻各自的历史。在欧洲、西亚和东北亚等地,区域内的人口不断迁移,并产生了相互之间的政治关系,继而引发军事冲突,但就地球整体而言,某个地区的人和其他地区的人毫无关联,均是各自生存在自己的空间之中。由于地域的不同,政治权力结构和社会特征也大相径庭。实际上,占地球总人口80%以上的农民,绝大多数到死都只知道生养自己的这片土地和附近地区。与现在通信、交通发达,人、物、信息眼花缭乱地大量交汇不同,当时的世界绝对没有达到一体化。对于这样的世界,我们到底能不能把它看成一个整体?

笔者认为,这要看你是站在什么样的立场去看待过去。由于所处地区和时代的不同,其具体表现形式也有所不同,但地球上任何一处,人类和周围的生态环境都是相互影响并发展至今的。如果将该过程作为一个整体进行把握,继而描述环境和人类相互作用的历史的话,就必须把世界看作一个整体了。在这样的历史叙述中,一直到离现在很近的时候,国家可能都只是一个配角。在环境问题非常严重的现代社会,这是特别需要的一种理解历史的方法。对此,笔者期待在不久的将来挑战这种历史论述方式。

另一方面,本书试图关注人和物的相互联系,继而回顾世界的过去。之所以有这样的考虑,是因为至少从人类迁移和商品流通的观点来看,在 17 世纪初,除南半球部分地区和北极圈以外,世界上大部分地区确实已经连成一体。南北美洲的银被运抵中国和印度,东南亚的香料被运送到中国、西亚甚至欧洲。作为商品,非洲奴隶也被贩卖到新大陆从事劳动。中国的丝绸和瓷器在从东南亚到西亚、欧洲的整个欧亚大陆全境都风靡一时,印度的棉织品也远销亚非各地。就日本列岛而言,也并非与世界商品流通网络无缘。当时,日本各地大量生产的白银出口到中国,然后进口中国的生丝,东南亚的染料、香木等。为了运送这些商品,商人和水手自然也就奔波于世界各地。

当然,如果只是关注欧亚大陆的话,从公元前开始,大陆的东西两端之间就出现了交流活动,在 13 、 14 世纪的蒙古统治时期,紧密连接欧亚大陆东西两端的海陆交通已变得非常发达。但是,因商品流通和人员流动,包括非洲和新大陆在内的整个世界被紧密连为一体,即人类历史上首次出现全球一体化的现象,却是在 16 世纪以后。也许还谈不上是很大的潮流,但若从现在回顾过去,正是这一时期的人和物所促成的全球一体化,成为决定世界历史发展潮流的重要因素。

题图来自:维基百科


我们还有另一个应用,会在上面更新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步步紧逼Intel:AMD股价继续疯涨 得益于市场份额提高

对于AMD来说,在苏妈的带领下,他们正在一步一个脚印的向上逆袭,Intel也是感受到了极强的压力。

从昨天收盘的信息看,AMD每股股价达到了56.89美元,总市值为670.62亿美元,这是他们近段时间最好的表现,不得不说,他们凭借Zen架构打了一场成功的翻身仗,为此AMD将用于奖励研发团队的股权激励提升到了9亿元,同比增长50%。

之前的统计报告显示,AMD在PC市场的份额已连续8个季度提升。苏姿丰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在台式机和服务器方面,他们的注意力集中在CPU和利用芯片技术方面;在笔记本方面,他们已整合了CPU和GPU,他们也在尽力延长电池的寿命。

苏姿丰同时透露,在过去的8个季度,他们每一个季度在PC市场的份额都有增加,他们认为随着第三代锐龙移动平台的推出,他们在笔记本市场的份额会提升到新的高度。

AMD在发布Zen架构处理器之后攻势凌厉,在不同市场都夺回了不少份额,最新消息称,Intel会在今年下半年调整其CPU价格,以捍卫他们的市场地位。如果是以前的话,Intel的处理器是很少降价的,一款Core i7的价格可以坚挺两三年,然而两年前AMD打破了这个游戏规则,就如玩家口中所说的那样:“感谢AMD,让我们用上了便宜的Intel处理器。”

其实Intel处理器的降价在HEDT平台上早已发生,特别是去年十月Intel发布Cascade Lake-X处理器时,对应型号和上一代相比几乎都有50%的下降,Core i9-10980XE的售价从上代的1999美元直接跌到979美元是让人印象最为深刻的,当然国内的售价因为种种原因并没有降那么多就是了。

文章


特斯拉公布中国融资安排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可能将展开调查

【TechWeb】2月19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分析机构Evercore ISI的分析师表示,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上周公布了其在中国的融资安排,而此次安排可能遭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调查。

特斯拉

本月中旬,特斯拉表示,去年12月4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向其发出了一张传票,要求它提供有关某些财务数据和合同的信息,其中包括该公司的常规融资安排。

一份新的监管文件显示,同样在2019年12月4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结束了对特斯拉在2017年发布的Model 3生产目标是否误导投资者的调查。

此前在2018年年中,该金融监管机构曾启动了对Model 3生产数据的调查。自2018年以来,美国司法部也一直在调查特斯拉Model 3的增产是否存在违法犯罪行为。

去年12月份,特斯拉提交给监管机构的文件显示,该公司与中资银行达成了一项高达90亿元(约合12.9亿美元)的担保定期贷款协议,以及高达22.5亿元的无担保循环贷款协议。这两笔贷款总计112.5亿元。

这份监管文件还显示,借贷方包括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工商银行和上海浦发银行。

特斯拉表示,这两笔贷款都将用于该公司位于上海的“3号超级工厂”(Gigafactory 3)。该工厂是该公司在中国建造的第一家制造工厂,也是中国首家由外国汽车制造商全资拥有的电动汽车工厂,同时也是该公司在全球建设的第三家超级工厂。

早在去年3月份,特斯拉也曾与中资银行签署了一项为期12个月贷款协议,规模最高达35亿元(约合5.21亿美元),以用于其上海超级工厂的建设。这笔贷款将于2020年3月4日到期。(小狐狸)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