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七月 2019

胡润全球富豪榜:中国799位10亿美元企业家,为世界第一

PingWest品玩2月26日讯,胡润研究院发布《胡润全球富豪榜》(Shimao Shenkong International Center·Hurun Global Rich List 2020)。上榜企业家财富计算截止日期为2020年1月31日。这是胡润研究院连续第九年发布“全球富豪榜”。

其中,亚马逊56岁的杰夫·贝索斯连续第三年成为全球首富,身家9,800亿人民币,下降5%。其前妻麦肯齐以3,080亿人民币首次上榜,排在第22位。得益于路威酩轩股价飙升,住巴黎的伯纳德·阿诺特财富增长1,700亿,至7,500亿人民币,位居第二。 比尔·盖茨和沃伦·巴菲特分别以7,400亿和7,100亿人民币位列第三第四。特斯拉股价翻倍,埃隆·马斯克财富增长1,300多亿,至3,220亿人民币,超过了中国首富马云。中国首富56岁的马云财富增长15%,以3,150亿元位列全球第21位,比去年上升一位。

全球十亿美金企业家人数增加346人,达到创纪录的2,816人。中国799位,比美国多173位。美国626位,与中国差距扩大。印度、德国和英国其次,各有100多位。中国新增182位,是全榜单新增人数的四成,是美国新增人数的3倍。美国新增59位,全榜单新增479位,只130人落榜 。


特斯拉和松下将终止在纽约联合生产太阳能电池

PingWest品玩2月26日讯,据日经新闻报道,特斯拉和松下在多年合作运营纽约北部Gigafactory 2后,正在放弃在太阳能电池生产方面的伙伴关系。

此前,两家公司计划继续合作开发用于特斯拉电动汽车的汽车电池,这种关系曾经被认为是松下扭亏为盈的关键因素。

特斯拉和松下于2016年宣布成立太阳能电池合资公司。这家日本公司承担了布法罗Gigafactory 2的部分设备成本,该工厂于2017年开始生产太阳能电池板的核心组件。松下制造的太阳能电池也应该用于特斯拉的太阳能电池板。

特斯拉产品被称为“Solar Roof”,其外观类似于普通的黑色屋顶瓦片。报道称,松下制造的电池在保持效率和成本的同时仍无法达到这种外观。

去年秋天推出的最新版本的Solar Roof使用的是中国电池。同时,松下一直在将其在超级工厂生产的电池出售给日本的房屋建筑商和其他客户。

由于特斯拉获得了当地补贴以建造工厂,因此无论生产计划如何变化,特斯拉都需要保持工厂处于开工状态。但是两家公司都认为那里的太阳能电池产量不可能增加,并且他们不再需要继续联合生产。特斯拉可能会在4月在美国举行的投资者会议上宣布Gigafactory 2的新用途。


联想集团跌5% 会计调查机构Bucephalus指其疑似欺诈

2月26日消息,联想集团(00992.HK)大跌4.8%,开盘跳水一度跌近6%,此前会计调查机构Bucephalus指其疑似欺诈。

Bucephalus 今日在社交媒体称联想集团(00992HK)疑似欺诈,并将发布视频:联想,它开始看起来像欺诈。同时其表示,公司在病毒扩散前的第三季度结果有一些非常令人担忧的迹象。

2月20日联想集团公布第三季度业绩,集团营收达993亿人民币;税前利润实现27.5亿人民币,同比增长超过11%;净利润实现18.2亿人民币,同比增长10.9%。其中,软件与服务业务营收实现41%的同比增长,首次突破10亿美元。

联想

文章


三星电子2019年研发支出达165亿美元 创历史新高

据外媒报道,三星电子周三公布的年报显示,因为试图专注于新的增长动力,该公司2019年的研发支出达到20.1万亿韩元(约合165亿美元),较上年增长了8.3%。

QQ截图20200226095317

三星电子研发支出2019年占营收的比例达到8.8%,较上年的数据提升了1.1个百分点。在研发支出大幅增长的同时,三星电子的营收和营业利润同比均出现了下滑。整个2019年,三星电子的净利润为21.73万亿韩元(约合185亿美元),同比下滑51%;营业利润为27.76万亿韩元(约合235.6亿美元),同比下滑52.8%;营收为230.4万亿韩元(约合1956亿美元),同比下滑5.5%,创出自2016年以来的最低值。

据估计,三星电子把大部分研发支出都投入到了系统芯片和下一代显示屏面板的开发。作为全球最大的存储芯片制造商,三星电子在去年4月曾表示,该公司到2030年将投入133万亿韩元(约合1132亿美元),成为全球领先的系统芯片制造商。

去年10月,三星电子又宣布将投入13万亿韩元(约合110亿美元)用于制造量子点显示屏面板,并将投入3.1万亿韩元(约合25亿美元)用于开发新显示屏技术。

与此同时,三星电子还表示,受公司业绩不佳的影响,该公司去年的企业税支出达到8.6万亿韩元(约合71亿美元),较上年同期下降48.3%。

文章


疫情影响苹果工程师来华 iPhone 12生产或受阻

2月26日消息,据外媒报道,苹果前员工和供应链专家表示,当前因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导致全球旅行受到限制,而以往这时候,苹果工程师正飞往亚洲各地,对秋天上市的全新iPhone的生产流程进一步完善。

两名前苹果员工表示,一般新款iPhone大批量生产要到夏季才会开始,但在每年的头几个月,苹果将与富士康等合作伙伴一起进一步完善组装流程。

一位要求匿名的苹果前员工表示:“他们可能会选择一条生产线进行试产。”

他说:“苹果的工程师与富士康的工程师现在在一起吗?如果是,他们可能正取得进展。但如果他们没有,如果他们被隔开,那就糟了。”

苹果供应链专家表示,尽管苹果可以选择纬创资讯(Wistron Corp)等其它代工制造商生产部分iPhone,但一般由富士康负责新机型的生产,因为它的生产能力是最先进的。

今年春节假期后,富士康推迟了设在深圳和郑州的主要iPhone工厂的重新开工时间,但希望在2月底前恢复其在中国大陆工厂一半的产能。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自春节假期以来,一直在中国台北远程工作的富士康高管尚未大规模返回大陆。

苹果拒绝置评。富士康没有立即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文章


美国三大股指周二继续全线下跌 费城半导体指数大跌3.06%

【TechWeb】2月26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疫情继续在多个国家蔓延,投资者忧虑增加,美国三大股指周二继续全线下跌,费城半导体指数大跌3.06%。

费城半导体指数表现

费城半导体指数表现

道琼斯工业指数下跌879.44点,或3.15%,报27081.36点;标普500指数下跌97.68点,或3.03%,报3128.21点;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下跌255.67点,或2.77%,报8965.61点。

科技巨头方面,苹果股价下跌3.39%,亚马逊股价下跌1.82%,微软股价下跌1.65%,Facebook股价下跌1.97%,Alphabet股价下跌2.33%。

明星股特斯拉股价下跌4.06%至799.91美元,总市值约1469.53亿美元。

费城半导体指数周二下跌55.12点,或3.06%,报1746.11点。

费城半导体指数英文全称为PHLX Semiconductor Sector,简称SOX,由费城交易所创立于1993年,为全球半导体业景气主要指标之一。费城半导体指数在1993年12月1日开始计算,初始值为200。

该指数纳入的企业包括英特尔、恩智浦、高通、博通、英伟达、应用材料、西部数据、AMD等等。

文章


中年女演员,还要演少女吗?

在这全民宅家自娱自乐期间,最火的剧莫过于台湾悬疑爱情剧《想见你》,同期讨论度也比较高的还有《下一站是幸福》。

《想见你》的主演柯佳嬿生于 1985 年,今年 35 岁;《下一站是幸福》的主演宋茜生于 1987 年,今年 33 岁。这两部剧都是少见的由中年女演员主演的爱情题材,且剧情多与少女情怀有关,从某种角度来看有不少相似之处,但却获得了截然不同的两种评价。

得益于严谨精妙的剧本设计和演员出色的表演,《想见你》的豆瓣评分达到 9.2,讨论热度居高不下,在大结局播出后的一周内依然长踞豆瓣热门榜第一。反观《下一站是幸福》,开局斩获 8.1 分和无数推荐,随后评分便一路狂跌直到 6.1 分。

这个评分走势,成也营销,败也营销。《下一站是幸福》刚开播时,宣传的主打关键词是“甜剧”“年下恋”,以及“4 集三场吻戏,本垒打”,因此快速吸引了大量想看甜甜恋爱的女观众。然而剧作本身的立意却不是简单发糖,而是一波三折反映现实生活和伦理,这与其营销对应群体的观影需求之间存在着较大偏差。

另一方面,剧情走向体现出来的三观,以及女主的人设,也存在着巨大争议。

《下一站是幸福》的原剧名为《资深少女的初恋》,剧如其名,主角贺繁星尽管已年过三十,职业做到行政主管,但仍尚未谈过恋爱,且少女心满满沉迷漫画男主角。明明是职业成熟女性,在处理感情和生活问题时的表现却全然是被动、犹豫、无主见,俨然一个天真无知的恋爱脑高中生。

本以为是成熟聪明姐姐的年下恋,结果却是套着大女主躯壳的霸道总裁+玛丽苏那一套,男主壁咚女主懵。就连大结局女主终于勇敢起来主动追求爱,依然是一副傻乎乎被牵着走的无辜模样。

反观《想见你》,同样是中年+少女的搭配,柯佳嬿扮演了 27 岁的职业女性黄雨萱、高中生陈韵如,以及“穿越到陈韵如身上的黄雨萱”三个角色,各有各的特征,各有各的灵动。这自然离不开柯佳嬿长相能驾驭不同年龄段角色的优势,但还有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她并没有刻意装嫩,摆出少女花痴的刻板形象。

演员作为影视创作中的一环,并不一定有权力决定角色的人设应当如何。但《下一站是幸福》中的中年少女贺繁星,无疑被塑造成了这样一个角色:一把年纪了,依然无知,依然容易被骗。这也是这个角色引起如此强烈抵触情绪的原因——许多女性努力工作生活提升自我,就是为了避免自己未来成为这样的人。

反而是同剧中的宋雪老师和吴美音两个配角,因为逻辑清晰言辞犀利圈粉无数,就连恋爱观看起来并不符合主流审美的丛笑,也会因为有主见而受到赞赏——择偶标准上进有能力,这并没有错,她也一直坚持原则没有骗过谁。

此前杨蓉、王媛可等女演员在综艺节目上都声泪俱下地表示过了 30 岁就没戏拍,而宋茜尽管还能接到女主戏,角色的要求却依然是甜美少女感满满。

但观众的审美正在发生变化和进步。

《我的前半生》的马伊琍和袁泉,《都挺好》的姚晨,《小欢喜》的陶虹和海清,都用作品证明了,靠谱立得住的大龄女性角色,一样能受观众喜爱和追随。

中年女演员的戏路不应该窄到只剩“中年少女”和“别人的老妈子”,她们经历了生活的打磨,有着比年轻演员更深刻的理解能力,也更懂得如何去展现努力工作生活、有思考有主见的成熟女性魅力。


日本流行病学教授:钻石公主邮轮上的情况比 SARS 时更糟糕

钻石公主号邮轮已经在横滨港附近的公海上漂泊了 14 天。

这些天里,这艘载着共 3700 名乘客船员的超豪华邮轮在海上漫无目的地乱转。

2月19日本该是 14 天隔离观察最后一天,大家重获自由的日子,然而船上不断涌现出新的病例让“隔离观察”的起始日期不断刷新,回归陆地的日子遥遥无期。

钻石公主号漫无目的的漂泊轨迹,图源:@daxa_tw
钻石公主号漫无目的的漂泊轨迹,图源:@daxa_tw

船上防疫不足致群聚感染

钻石公主号早前曾搭载一名香港男子,在完成行程于香港下船后,该男子被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邮轮在横滨泊岸后,日本当局要求所有乘客和船员留在船上进行隔离检疫。

随后,病毒的阴影开始在邮轮上弥漫,乘客和船员接二连三地病倒。一对美国夫妇中的妻子感染病毒,而丈夫测试结果为阴性,因此两人不得不被强制分离;曾在船上回收乘客体温调查表的厚生劳动省检疫工作人员也确诊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

封闭的轮船,每天都在出局的乘客,钻石公主号邮轮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暴风雪山庄,只不过动手的不是藏在人群中的凶手,而是看不见摸不着的病毒。船上的乘客人人自危,明天被送下船的可能就是曾和你在甲板上谈笑风生的隔壁阿姨。

钻石公主号邮轮上的乘客在甲板上“放风”,游乐设施已全部关闭
钻石公主号邮轮上的乘客在甲板上“放风”,游乐设施已全部关闭

在不彻底的隔离政策下,船上的感染者人数不断攀升。

本周二(2月18日),日本厚生劳动省公布,在对 681 名乘客进行检测后,又发现了另外 88 名感染者,其中 65 人没有症状。至此,已经有 2404 名乘客和船员接受了排查,共有 542 人感染,感染者占船上所有人的 15% 以上。

钻石公主号邮轮的问题正逐渐演变为一场公共卫生危机,然而两周以来,日本政府却一直没有拿出有力的应对措施,反而对船上的情况轻慢忽视,甚至避而不谈。迄今为止,公众的主要信息来源都是被困船上的乘客。

2月18日,日本神户大学医学研究科流行病学教授岩田健太郎历经诸多阻挠,终于登上了钻石公主号。这位曾在 2003 年到北京协助对抗 SARS,也曾参与埃博拉和 MERS 防控工作的学者完全被船上的情况震惊了,在下船后,他立刻在 Youtube 上传视频说明自己目睹的情况:“在二十年的工作中,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船上简直是可怕的惨境。”

在岩田健太郎看来,船上的乘客和船员被确诊并接下船不是事件的结束,而是病毒在日本爆发的开始。

“COVID-19 制造机”

在上船之前,岩田健太郎受到了重重阻挠。在千辛万苦上船之后,也仅进行了一天的调查就被赶下了船。

此前,岩田曾随日本环境感染学会组织的专家调查组登船一次,然而时间紧张,并没有看明白船上的情况实际如何。之后,他陆陆续续从中间人处收到求助信息,称船上的情况“很恐怖”,“感觉病毒已经扩散开了”,于是岩田决定再次登船调查。

在协调上船的过程中,信息不透明的程度令人震惊。

最初,岩田试图通过日本环境感染学会的渠道登船,但被告知学会已经“决定不再登船”,不能为他一人破例,于是岩田便不能以传染病学家的身份上船,只能以 DMAT 灾害医疗队(非专业组织)的名义上船。期间,他多次接到电话,称“不能透露姓名的人不希望你登船”。

上船后,岩田发现船上一个流行病学专家都没有,也无人对疫情进行专业管理。

“已经很可怕了。”岩田在视频中说到。

“我从事这项工作已有 20 多年了,我一直在与非洲的埃博拉,中国的 SARS 以及各种传染病作斗争。我常常身处危险的环境之中,但是我从未害怕被感染,因为我是专业人士,所以我知道如何避免感染埃博拉和 SARS。我在非洲或中国都没有感到害怕,但是在钻石公主号里真的可怕,我从内心深处感到害怕。”

“我真的认为被感染是不可避免的。”

岩田观察到,在船上没有任何对感染区(红色区域)和非感染区(绿色区域)的区分,所有人都混在一起。有防护的人,没防护的人,船员,乘客,官员,DMAT 工作人员四处走来走去。午餐时,餐厅里放着歌曲,人们穿着防护服吃饭玩手机。

“分区是基本的,有病毒的危险区域和没有病毒的安全区域应该被分开,在进入红色区域时要穿好防护,进入绿色区域时做好消毒,这是铁则。”岩田说到。

WHO 关于应对埃博拉疫情的分区要求
WHO 关于应对埃博拉疫情的分区要求

在船舱里,岩田看到一个发烧的乘客,自己沿走廊飘去医务室,医务室里的女医生只戴了口罩,未做其他防护。岩田说,“我敢肯定她已经感染了,她已经放弃保护自己了。”

船上检疫人员的防控意识极其薄弱。路过医务室时,船舱里有个人走来走去,带路的检疫人员竟然转头笑着对岩田说,“刚才那个是患者哦”。

船上检疫人员的装备
船上检疫人员的装备

岩田认为自己已经暴露,在下船后立刻进行了自我隔离。同时他认为,船上的医疗保健专业人员有进一步传播的潜力。当这些医护人员返回自己工作的医院时,可能会造成新一轮医院集中感染。

更令人担忧的是,2月19日,将有约 500 名乘客离开钻石公主号邮轮,下船的乘客需要满足检测结果呈阴性且未与患者近距离接触等条件。厚生劳动省官员称,许多下船乘客为日本国民,他们将乘坐公共交通工具自行回家。

但考虑到船上混乱的管理情况和假阴性的存在,这些乘客可能会成为新的感染源。

文章成稿时间为2月18日。2月19日,有大约500名没有出现症状的人员结束了隔离,开始陆续下船。截至19日,被确诊感染者共计621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