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弗里达的美国展览,从物品中勾勒她鲜明的个人风格

2 月 8 日起,展览“弗里达·卡罗:表象可能会骗人”(Frida Kahlo: Appearances Can Be Deceiving)在纽约的布鲁克林博物馆举行。

墨西哥女画家弗里达·卡罗(Frida Kahlo)以自画像著名,她的许多画作也受到墨西哥自然及文化的影响。女性主义、墨西哥与美洲原住民、后殖民、性别、种族等问题都是弗里达热衷于表现的题材,她的画作被认为融合了超现实主义以及魔幻现实主义。

2002 年的传记电影《弗里达》使得更多人知道这名女艺术家的坎坷人生。

6 岁时因患小儿麻痹症,她的右腿明显比左腿瘦弱。18 岁时的一场严重车祸,造成了她下半身的行动不便,而且影响日后怀孕的可能性。即使一年多后恢复了行走的能力,她的一生都深受车祸后遗症的痛楚。在经过多达三十五次的手术之后,她右腿膝盖以下被截肢。

她的丈夫是著名墨西哥画家迭戈·里维拉(Diego Rivera),他们俩的爱情纠缠了一生,既给弗里达带了灵感,同时也给她带来了巨大的痛苦。

就是在这种身体和心灵的双重痛苦中,弗里达画出了她对于病痛与痛苦的感受和想像,她的作品经常充满了隐喻、具象的表征。而身为女性主义者,弗里达也大胆地描述了女性的经验。同时,她也是一名双性恋者。

弗里达也深受墨西哥文化的影响,她经常使用明亮的热带色彩,并且将这种风格融入到了她的个人着装风格中。而在墨西哥革命后的动荡时期中,她和里维拉积极投入革命,追随早期共产主义。

Frida and Diego with Gas Mask,Courtesy of www.FridaKahlo.org

Frida Paint on her Bed,Courtesy of www.FridaKahlo.org

布鲁克林博物馆展出了超过 325 件她生前的物品,这些物品包括服装、矫形背心、珠宝和眉笔等。比起画展,这更是一场弗里达的人物传记展。展览以 2018 年伦敦 V&A 博物馆的 Frida Kahlo: Making Her Self Up 展览为基础,其中很多从未在美国展出过,还有几十张弗里达的照片。

展览的物件来自她的故居“蓝房子”。在她 1954 年去世后,里维拉将她的 6000 张照片、300 件个人物品和衣物,以及 1.2 万份文档锁在“蓝房子”中,并规定要在他去世 15 年后才能开启。里维拉于 1957 年去世,但直到 2004 年这些物件才被开启,历史学家花来 4 年时间进行归类整理,直到去年 V&A 的展览中,这些物件才在墨西哥以外的地方展出。

布鲁克林博物馆在 V&A 展览的基础上进一步扩大展品,加入了更多的照片、档案材料和另外三幅画作,以及与弗里达和里维拉的作品相似的中美洲作品。

3 幅画作包括《迭戈在我脑中(穿着传统 Tehuana 裙装的自画像》(Diego on My Mind (Self-Portrait as Tehuana),1943),这幅作品描绘了她戴着传统的 Tehuantepec 白色头饰,额头上画着里维拉的肖像。

还有 1943 年的《自画像与猴子》(Self-Portrait With Monkeys),背景是一种热带植物,这是她非常经常使用的一个主题。她身边有四只大眼睛的黑猴子,其中一只用胳膊搂住她的脖子,另一只将放在她的心上。有人认为这些猴子就像她从未有过的孩子一样,也有人认为猴子是她的四个学生

另有画作 The Love Embrace of the Universe,the Earth,Myself,Diego and Senor Xolotl(1949),这是一幅超现实主义作品,画面充满了印度教、基督教和墨西哥的符号,描绘了里维拉像个婴儿一样在她的臂弯中,他俩都被地球母亲所包围的景象。

Self Portrait as a Tehuana, 1943 by Frida Kahlo,Courtesy of www.FridaKahlo.org

The Love Embrace of the Universe,the Earth,Myself,Diego and Senor Xolotl,1949

Courtesy of www.FridaKahlo.org

Self-Portrait With Monkeys,Courtesy of www.FridaKahlo.org

https://www.fridakahlo.org/self-portrait-with-monkeys.jsp

展览中的物件展示了弗里达如何塑造自己的形象、个人和公共身份,也反映她的文化和政治信仰,同时可以看出身体残疾对她的影响。

这些物件中,有弗里达喜欢佩戴的玉和绿石项链(她也画过自己佩戴这些项链),以及 rebozos(长方形手工编织的披肩)、绣花裙、棉罩衫、丝绸靴子、珠宝、化妆品等。还有被她当作波洛领带佩戴在脖子上的金色长项链,这也出现在她的朋友兼情人 Nickolas Muray 于 1939 年拍摄的著名照片《穿蓝裙子的弗里达·卡罗》(Frida Kahlo in Blue Dress)中。

Frida Kahlo in Blue Dress,来自 nickolasmuray.com

还有七种材质的矫形背心——金属、硬纸板、皮革、石膏、绷带、棉和毛毡。为了克服车祸后的背痛,她长期穿着矫行背心。她还在其中一些背心上作画,在 Florence Arquin 拍摄于 1951 年的照片中,她就穿着画着镰刀、斧头和一个胎儿的石膏背心。

而展出的瓶瓶罐罐表明,即使她正在通过药片、药水和药膏来寻求病痛的解脱,她也在精心地化妆,并用眉笔画出与众不同的一字眉,以此塑造自己特立独行的形象。

展览的最后以大约 20 套服装结束。弗里达的的服装包括传统的墨西哥服装(大多来自瓦哈卡州),也有来自危地马拉、中国、美国和欧洲的服装。她喜欢将色彩缤纷的荷叶边长裙、绣花套衫和飘逸的披肩精心地组合在一起。

弗里达与画着镰刀、斧头和一个胎儿的石膏背心,Photo: Florence Arquin

石膏背心,由 Frida Kahlo 画和装饰,来自 brooklynmuseum.org

Frida Kahlo 的一些化妆品. Before 1954. Photograph Javier Hinojosa. © Diego Rivera and Frida Kahlo Archives, Banco de México, Fiduciary of the Trust of the Diego Rivera and Frida Kahlo Museums

弗里达的服装,来自 google arts & culture

这些物件勾勒出了弗里达在时尚行业的影响。事实上,她曾为Vogue、《时代》和《名利场》等时尚杂志拍摄过照片。摄影师和杂志们喜欢她的风格感、个人魅力和蕴含的个人能量。

2012 年,弗里达·卡罗博物馆和墨西哥版 Vogue 杂志合作,开办了弗里达个人服装的展览,从残疾和女性充权的角度展示了她的服装,以及她对时尚的持久影响力。从家庭合影中的男装打扮、给自己设计的一字眉,到充满墨西哥风情的服饰和头饰,弗里达拥有鲜明的个人风格,并从来走在来时代前沿。

2012 年 Vogue 墨西哥版 11 月刊就以摄影师 Nickolas Muray 1939 年拍摄的照片为封面。而早在 1937 年 10 月,Vogue 美国版的内页中就曾出现过弗里达。

墨西哥版 Vogue 所用图片,摄于 1938 年,由 Nickolas Muray 拍摄,来自 brooklynmuseum

eliteproductionsintl 网站所言:“她打破了 20 世纪 30 年代的穿着习惯,从世界各地订购自己的面料,设计自己的服装。她的风格大胆而富有异国情调,经常结合传统的墨西哥图案和线条与她自己的风格。多年来,她一直影响着时尚设计师。”

展览将于 5 月 12 日结束。第二场规模较小的展览 Frida Kahlo and Arte Popular 将于 2 月 27 日起在波士顿美术博物馆开幕。

题图为 Frida in New York,1946,有裁剪,由 Nickolas Muray 拍摄,来自nickolasmuray.com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发表评论

youtube abone hiles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