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着1号球衣的以赛亚-奥斯汀站在黑色的幕布前,拍着定妆照。仔细看会发现,他的两只眼睛,闪烁着是不一样的光芒。

此刻的他,胸口上是2018NBL全明星的字样。他是广西威壮男篮的大外援,入选了南部全明星名单,过于瘦削的身材,四肢上的青筋显得格外刺眼。

I.C.奥斯汀,是他在中国篮协官网上的注册名字,他打了27场,每场得到34.5分,排在NBL得分榜的第五位,而他前面,有三个曾经出现在NBA。除此之外,每场还有10.3个篮板,1.74个盖帽。

在中国的次级联盟,这样的数据不算夸张。NBL的球队签下能砍数据的外援,让神仙打架,国内球员只是配角。这样的联赛也意味着,比赛胜负几乎都取决于外援的水平高低。所以外援会依照数据领奖金,NBL球员的更迭,也比其他联盟频繁得多。

以赛亚-查尔斯-奥斯汀,作为他们中的一员,已经习惯了随着球队穿梭大半个中国,再赶赴去每个省份的三线小城打球。这是他在广西威壮犀牛队的第二个赛季了 ——去年7月份,他就来打了16场,每场34.6分13.4篮板2.8助攻,外加4.3个盖帽。然后在台湾和黎巴嫩打了两份短工,现在又回到了广西。

对河南,他拿了41分;打拉萨,38分;打河北,46分;面对安徽,他豪取57分;他甚至还有单场11盖帽的三双。偶尔也会有被他打到失去自信的对手,提出一个疑问:你为什么不试着去NBA闯荡一下呢?

这是一个甜蜜却又充满着心酸的问题。如果你听说过以赛亚-奥斯汀这个名字就该知道:不会有NBA合同,他不被允许得到NBA合同。

时间回到2014年,就在选秀大会的前几天,联盟的医生诊断出奥斯汀患有马方综合征。这条诊断如同晴天霹雳,彻底毁灭了他的NBA梦想——联盟医生在经过诊断后,宣称奥斯汀不具备参加比赛的资格。

马 方综合征,是一种遗传性结缔组织疾病,患病特征为四肢、手指、脚趾细长不匀称,身高明显超出常人,伴有心血管系统异常。该病同时可能影响其他器官,可能会 出现眼睛晶状体脱落,80%的患者伴有先天性心血管畸形。据调查,有1/3的马方综合征患者死于32岁以前,2/3死于50岁左右。1995年的报告显 示,患者平均寿命仅40岁。

奥斯汀显然与上述的病症完全吻合:他在高中右眼受伤,最终完全失明,眼眶中的只是一只义眼。但他将这个秘密一直藏到了2014年的1月份,在透露的时候,他的队友们完全不敢相信。

1993年出生的奥斯汀身高达到了2米16,却只有102公斤。在2011年,他被著名选秀网站http://Rivals.com评为高中第一人,然后他选择了名校贝勒大学

第一年,因为肩伤他推迟了参选,到第二年,他宣布参加选秀。这两年,他和各路天才内线过招,场均拿下12.1分6.9篮板和2.4个盖帽。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会在4天的选秀大会上,被首轮选中,和总裁萧华握手,戴上一顶球队的帽子。

然而此时,他只能在推特上,颤抖着敲下这样的句子:

“我无法用言语表达过去这些年参加篮球运动的美好时光,让我心存感激。它永远地改变了我的人生。我想感谢每一个关心我安慰我的人,这是我人生中最艰难的一天,但不是我人生的最后一天。生活还会继续的,上帝会眷顾我的。”

“四天后就是选秀了,我做梦都想,我的名字会被念到。但很抱歉,我的支持者们无法看到我出现在NBA的赛场上了。但这绝对不是重点,只是一个新的起点。”

四天后,选秀大会如期进行,奥斯汀受萧华邀请,西装革履坐在待选席。苦笑着看着同龄人们一个个登上那个梦幻的舞台,自己却只能送上掌声。

然而,当老鹰用15顺位选走亚德里安-佩恩之后,奥斯汀却意外地听到了自己的名字——萧华宣布,“NBA选择了贝勒大学的以赛亚-奥斯汀!”他慌乱地整理衣衫,走上选秀台,和总裁握手戴上选秀帽的时候,一只眼睛流下泪来。

萧华同时表示:当奥斯汀完成贝勒大学的学位后,NBA将会向他提供一份永久的工作,他将作为NBA官方的成员,一直为心爱的篮球事业做出贡献。

在大多数看来,这该是最好的结局了吧——奥斯汀实现人生夙愿,萧华也赚足了名声,在篮坛、体坛甚至社会新闻中,都打了一个完美的广告。而奥斯汀也一定是幸运者:因病无缘继续打球的人有许多,但也许只有他一个,被选中,被NBA邀请永久任职。

只是,他拒绝了。“我真的只想打篮球,”奥斯汀说。

两个月后,他出席了年度马方综合征会议,与患者和医生会面。不久后,他联系到了斯坦福大学的马方综合征专家大卫-梁博士,奥斯汀在梁博士的建议下保持有限的身体训练,并一年中几次飞往加利福尼亚接受检查。

梁博士现在还记得奥斯汀听说自己还能打球时候的震惊,但他同时也感觉到,这个年轻人身体很好,梁博士通过基因测试证实了NBA关于马方综合征的诊断,但他觉得,奥斯汀的病症看起来“非常温和”。

“以赛亚处于灰色地带。”梁博士说。

在12岁的时候,奥斯汀就长到了1米98,他被送去了明尼苏达医院检查马方综合征,但这里只是根据身体状况判断,没有做基因检查。虽然奥斯汀明显过于瘦长,但身体没有明显的背部弯曲或者肌肉密度过低,他被排除了患病可能。

当他14岁的时候,右眼视网膜脱落,从此失明。这是马方综合征的显著特征,但当时大家都没有察觉——伤势源自于一个棒球击中了他的眼球,大家都以为是一起意外,没有往病症上想。

当奥斯汀和梁博士会面时,他并没有表现出常见的马方综合征的常见症状:呼吸急促或者昏厥。在斯坦福大学,他们主要关注点在于奥斯汀的主动脉大小一致:没有扩大化,这是一个良好的迹象。

“技术上来看,他的主动脉还是有些异常,但非常轻微异常,”梁博士说,“如果测量出来的主动脉只有一毫米差距,那就属于正常情况。”

在2015年年底,奥斯汀开始怀疑,自己有一天可以再次上场,梁博士也有同样的想法。

于是他们制定了一项计划:奥斯汀将从非职业比赛开始打起,他不能全力竞争,与此同时,梁博士将会继续监察他的心脏,只要他的主动脉保持稳定,他就可以有条不紊地增加训练的强度,奥斯汀渴望回归球场。

但他的妈妈丽莎-格林对此深表怀疑,她去问奥斯汀的好友是否有在场上收力,好友无言以对——但妈妈心里很清楚,只要上了场,奥斯汀一定是全力以赴的。

乐 观的是,奥斯汀的身体对持续增加的强度反应良好,2016年底,梁博士允许他参加职业比赛,但肩膀的扭伤和膝盖撕裂的旧伤仍然需要停下来休养——2014 年,奥斯汀接受了NCAA的一项职业选手的残疾保险,在条款中,如果奥斯汀因为肩伤或者视力不足而生涯结束,保险不予支付,而马方综合征的诊治费用,该项 保险会予以报销。

但威尔康奈尔医学院的心脏病专家蒂莫西-杜塔博士并不认同梁博士的观点,这位曾经处理过运动员的比赛许可的专家认为,并没 有完全痊愈这回事,只有对风险的评估,如果有人被判断危险已经被清除了,那他就是被误导了。所以奥斯汀的马方综合征只能被认定为暂时乐观,仍需认真观察。

梁博士也认可这个观点,他强调,自己的工作并不是告诉人们能不能做什么,而是明确地把风险讲述给患者。

梁博士认为,他需要在身体风险和情绪风险中作出权衡。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遇见奥斯汀的时候的感觉,双方都很清楚:不打球会享受很好的生活,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梁博士发现如果奥斯汀不回到球场打球的话,心理会出现一块巨大的创伤,最终让他改了主意。

梁博士和奥斯汀的家人最终对一个计划达成一致:当奥斯汀开始他的职业生涯时,他们会一直监控他的主动脉。对此,奥斯汀一家欣喜若狂。

丽莎-格林说,“我心里知道,以赛亚从深坑里爬了出来,我又一次看到他笑了。”

奥斯汀收拾行李来到NBA,准备开始漫长的职业生涯,此时的他,依然二十出头。

很多球队对他充满兴趣,有些人直接问他是否愿意参加试训,或者签约G联赛,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面发展。

但只有一件事不行。

奥 斯汀不得不再次参加NBA的体检,证实了马方综合征的诊断,他依然没有出场资格。虽然没有书面的联盟规定禁止马方综合征患者参加NBA比赛,但联盟遵循了 美国心脏协会和美国心脏病学会的建议,其中提到,马方综合征的运动员“不应该参加任何涉及强烈的体力消耗或者身体对抗的竞技运动”,联盟发言人引用了医疗 隐私法,拒绝就奥斯汀的具体事例发表评论。

毕竟,有些篮球运动员死于其他类型的心脏问题,其中包括了1990年的大学明星汉克-盖瑟斯和今年3月因为心脏病猝死的G联盟球员泽克-厄普肖。马方综合征的性质,可能导致主动脉破裂和猝死,让奥斯汀的情况增加了额外的难度。

因此,虽然梁博士可能给了奥斯汀祝福和希望,但NBA并不愿意这样做,NBA球队不得不遵循裁决,即使在国外,球队也开始流传奥斯汀的不利情况——他有严重的健康危机,而且缺乏任何职业经验。

在那段时间里,格林回忆奥斯汀的状况,“沉没到了非常黑暗的谷底”。

大 起大落让奥斯汀认为对他的保护像是“一个恶心的笑话”,他妈妈提醒他要对还能继续活着心存感激,但奥斯汀的回应是,“我看起来活着,并不代表我活 着。”2017年1月7日,奥斯汀在塞尔维亚签署了他的第一份职业合同。这份合同包含了一项医疗豁免:球队不会对任何心脏问题负责。但对奥斯汀和他的家人 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胜利。

这也标志着这个大个子第一次独自生活,要长时间在遥远的土地上定居。

“最大的不同是,你必须要独自应对前几个月的孤独感,”奥斯汀说,“在那里,我不认识任何塞尔维亚人,还要学会找你住的地方的样子。谷歌地图没有加载出来——那些东西你都要必须学会。”

他 开始享受这种体验,球队给他安排了一套公寓,他开始学会和周围的塞尔维亚人良好相处。他去当地的面包店吃早餐,自己做饭,有些饭菜是他和队友一起享用的, 他和队友们打成一片。后来,他的女朋友加入其中,他们的儿子在首都贝尔格莱德降生,而他场均数据,差一点,不到10分。

然后他签约了广西队,生活调整更加辛苦。

对于这位大洋对面的友人来说,这里距离德克萨斯州有8000英里,那里有他的家人,也是他最后一次在美国比赛的地方。而现在,奥斯汀住在广西的偏远城市玉林,最近的大城市是省会南宁,相距3小时车程。

奥 斯汀也基本上没有可以打发的时间,他大部分时间往返于健身房,或者回去打《堡垒之夜》,偶尔用得上FaceTime,但奥斯汀的下午是家里的半夜,而且旅 途中经常没有信号。另一件事是,在NBL打球意味着经常要在中国度过12个小时的旅程,吃的不习惯,奥斯汀还要学会如何点菜,他可以和翻译以及两个队友交 流,但总归是麻烦事儿。

不过,奥斯汀依然对一切充满感激。

“我很高兴我可以再次参加比赛,因为这是我生命中所缺少的最重要的内容,”他说,“离开篮球就像是要了我的命,能继续职业生涯,并且赚大钱照顾我的家人,是一件令我充满感恩和感激的事情。”

奥斯汀的心脏依然需要定期扫描,并且将图像发回给梁博士,他指出,奥斯汀的主动脉多年来仍然“没有一点改变”,和许多马方综合征病人不同,奥斯汀不需要接受任何药物治疗。

“我在比赛中不会想到自己的健康状况,”他说,“我知道我的感受,我了解我的身体,我知道我是健康的。”

在 从前,国际联赛因为医学和篮球问题将奥斯汀拒之门外,但他已经为此竭尽全力,时间将会证明他是否做得足够好,或者证明他有可能继续下去。NBA也许不再是 一个选择,奥斯汀理想中的下一站是CBA,或者欧洲联赛——那里每支球队都会对球员做出自己的医学判断。而从前效力过的菲律宾联赛也随时欢迎他回去——菲 律宾甚至把他列为归化名单的一员,打算请他来国家队效力。

此时,排在第四的广西队已经在季后赛首轮3-0击败贵州,将在半决赛面对第一位的陕西队,奥斯汀说,自己的目标,是率领球队夺冠。

然后大概在九月底,也许是十月份,他会回到德克萨斯的达拉斯,和家人共度时光,他的儿子已经15个月了,母亲也住在达拉斯。以赛亚打算到时候在附近买房安定下来,现在还没有,这是他的动力源泉。当奥斯汀结束国外的长途旅行回国,他只剩下一个目标了:带儿子,去迪士尼乐园。

参考资料:

http://sports.163.com/18/0906/22/DR28R5US0005877U.html

原文作者是 @王欢辰 老师

独眼巨人得怪病或活不过40岁,NBA怕他暴毙拒其加盟,坚持篮球梦在中国场均34+10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网易体育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此问题还有 1 个回答,查看全部。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