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线=================

注:由于知乎平台相对受众较广,因而本文会先做一些科普,如果在后文中对某些名词不熟,可以在本部分查询:

1.前直、前团、后直、后团、后屈等:通常情况下,是空翻方式的缩写,第一个字表示前空翻或后空翻,第二个字表示团身、直体、屈体。例如,后直表示直体后空翻。一般来说,屈体空翻难于团身空翻,直体空翻难于屈体空翻,前空翻难于后空翻。如果后面什么都不加,一般指一周空翻。例如后团,往往指团身后空翻一周。

2.后直540、后直900、后直1080、前直720等表示一周空翻加转一定度数,例如后直1080表示直体后空翻一周加转1080度,前直720表示直体前空翻加转720度。

3.后直两周,前屈两周,后团三周等,一般表示不加转体的多周空翻。比如后屈两周,表示屈体后空翻两周。如果是后空翻,可简称为直二、屈二、团二等。

4.后直两周180、前团两周180、后团两周360等,表示在多周空翻的基础上加转体,例如前团两周180,表示团身前空翻两周加转180度。

5.特别的,如果是两周以上的空翻加360度以上的转体,通常情况下我们称为“旋”。如无特别标明,旋大多数情况为后空翻旋。例如,团720旋,指团身后空翻两周加转720度。特别的,如果不带数字,指360旋。如团旋,指团身360旋,直旋,指直体360旋。

6.阿拉伯系动作,指该动作是由后跳开始,经转体180度后,改为前空翻。比如阿拉伯团身前空翻两周,指后跳180度-前团两周。一般来说,自由操上的阿团两周简称阿团,同理,阿屈两周简称阿屈。

7.快速,指的是快速后空翻,其完成比较像直体后空翻一周(有一定细微的差别,对非资深体操迷来说不必太在乎其中差距),是自由操上的A组动作

8.自由操有直接连接与间接连接,直接连接表示做完一个空翻之后,落地后直接接了另一个空翻。比如快速阿团,指快速后空翻直接连接阿拉伯前团两周。而间接连接表示,做完一个空翻后,利用小翻、踺子等手翻进行过渡后连接一个空翻串,比如540间接团旋,表示后直540踺子小翻(或其他手翻组合方式)团身旋空翻。

9.通常情况下,用两串数字表示转体串的连接。比如,900+360,一般指后直900直接连接前直360.在这种情况下,通常第一个空翻是后空翻,第二个空翻是前空翻。有时会用两个加号表示间接连接,比如540++1080,表示后直540间接后直1080.

10.常用技巧动作组别:(从A到I组,难度价值分别为0.1至0.9)

I组:直720旋(命名者:Moors)

H组:直体旋(命名者:邱索维金娜)、团身720旋(命名者:西里瓦斯)、阿拉伯前直两周(命名者:桑托斯)

G组:直二180(命名者:Biles)、团540旋(未命名,Andraide提交命名)

F组:直二、阿屈、前团二180、后直1260、前屈两周

E组:团旋、屈旋、阿团、前团二、后直1080、前直900

D组:团二、屈二、后直900、前直720

C组:后直540、后直720、前直360、前直540

B组:前直,以及所有加转体的空翻但达不到C组的

A组:后团、前团、后直、后屈、快速、前屈等等一周简单空翻

11.连接加分公式:(注:加分公式为最低满足条件,例如A+E的直接连接有0.2的连接加分,那B+E也一定有0.2.连接加分通常简称为CV)

0.2:

直接连接:A+E、D+C、C+D

间接连接:C++E、AA++E

0.1:

直接连接:A+D、D+A、C+C

间接连接:AA++D、B++D

混合连接(空翻+跳步/转体等舞蹈动作):D+B、E+A

====================正文==================

当今世界体坛,自由操的竞争日益激烈,而决定一个人自由操的主要难度部分,即她的技巧串难度。因为舞蹈动作(跳步、转体)往往认定不稳定,经常会有降组风险,所以自由操的技巧串(即观众看到的空翻跟头)决定了其自由操难度的骨架。

自从2013年体操天后拜尔斯横空出世,自由操的技巧难度便开始“起飞”。2012年看成还不错的技巧,到2013年就开始显得落伍。之前成套四个E组是顶级配置,到2016周期,四个E组的成套在顶级选手的竞争中就显得丢人现眼。不仅单项决赛的难度线直接起飞,甚至团体决赛都容不下保守套的存在。

在2015、2016这两年里,团体决赛里的自由操格外激烈,除了美国之外,中国、日本、英国、意大利等国,团体的自由操平均难度都可以达到6.3左右,而这个难度,放到伦敦周期,可以冲击除奥运年外几乎所有年份的自由操冠军。这就给团体的排兵布阵带来了极大的压力。相当于,团体竞争者的平均水平,等于过去的冠军套,你达不到这条线,就直接出局了。上周期如此高的“及格线”带来影响最大的国家就是俄罗斯,因为相比美、中、日、英,俄罗斯的自由操是偏弱的,可能只有一名或两名选手勉强能达到这个及格线,带来的直接影响就是上周期俄罗斯团体孱弱,14年在中国选手多人次发生粉碎性崩盘的情况下都未能战胜中国,15年甚至直接丢掉团体奖牌,16年团体几乎满血暴走同时中国的商春松与毛艺出现了3分以上的重大失误的情况下以极其微弱的分差战胜中国夺走银牌,这对一个传统体操大国来说其实是不合格的。所以,2020东京周期俄罗斯痛并思痛,自由操也渐渐赶了上来。

一般来说,我们可以大致估计一个选手的技巧串难度。通常情况下,现阶段的主流选手都是做四串。一般而言,一个选手的技巧串难度大致可以计为四串里每串最高的动作之和,加总的连接加分。我举个例子,比如2010年江钰源的自由操,成套为540++1080,团二,900前直,屈二,那其技巧串难度价值,可以这么算:

第一串:540++1080,最高难度动作E,连接加分0.2,所以这串价值为0.5(E组)+0.2=0.7

第二串:团二,最高难度动作D,无连接,这串价值0.4

第三串:900前直,最高难度动作D,连接加分0.1,所以这串价值为0.4+0.1=0.5

第四串:屈二,最高难度动作D,无连接,这串价值0.4

所以,江钰源这套自由操,其总的技巧串价值,为0.7+0.4+0.5+0.4=2.0.

对于伦敦周期,2.0的技巧串难度,是个非常主流的难度配置,顶级选手(单项决赛争夺者)的争夺区间大致就是这个区域,因此,我本人习惯把这个时代称为2.0时代,也即“前拜尔斯时代”。

在进入里约周期后,2.0的难度已经有点吃不住了。简单的说,如果一个人的成套技巧串是四个E组,那四个0.5,加起来正好是2.0.在团体的竞争中,这样的人上团体,可能已经要做好拖分的心里准备了。毕竟,世界整体都很强,你做不到的,人家还可以做到。

在里约周期,我个人习惯将之称为2.5时代。因为在这个时代里,一线主流运动员的技巧串难度普遍在2.5左右。而如果想竞争奖牌,如果低于这个数字,就很难了。甚至想进入决赛,都差不多需要这个门槛。

在里约周期,Biles与宫川纱江两个人都达到了2.9的技巧串难度。两个人的成套技巧串如下:

Biles(0.8+0.8+0.8+0.5=2.9):

直体旋 H

直二180+跳 GA 0.1

团身720旋 H

团身旋 E

宫川纱江(0.8+0.8+0.7+0.6=2.9,注:宫川纱江的技巧串顺序经常变化,下面这个成套是她最常使用的顺序)

直体旋 H

团身720旋 H

前直/前直360+前团两周 BE/CE 0.2

后直两周 F

可以看出,上个周期的一线主流选手其技巧串难度已经非常高了,如果还是江钰源级别的技巧串,那很可能光技巧串就要输一分左右,相当于大失误一次。而同时,上个周期中国的自由操水平迎来了巅峰期,中国历史上自由操能力最强的四人之三都在上周期出现(另一个人是程菲),分别是商春松、王妍、毛艺,因为这三个人的出现,中国的技巧串难度已经跟了上来。这三个人的技巧串难度值都达到了2.6,可以说是国际一线水平,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在2.5时代没有落伍,至少团体的自由操还是有一定水平的。

然而,现在,3.0时代来了……

在2017年度的短暂沉寂之后,2018年,世界的自由操水平开始了井喷式的增长。前不久还被很多人视为女子体操不可能的动作——直体720度旋,即Moors空翻,在今年已经被众多明星相继攻克。据观看了美国GK Classic比赛赛台的观众说,在赛台上,就有四名美国运动员成功完成了这个高难动作。其中包括亚裔选手Lee Sunnisa,去年的自由操世界亚军Jade Carey,华裔天才Morgan Hurd(即夏松),当然还有复出参赛的体操天后Simone Biles。在这当中,有一半都是黄种人。除了Sunnisa在赛台受伤以外,其他几个人都在正式比赛中完成了这个动作,标志着该动作被女子顶尖运动员完全破解。而这,无疑极大地拉高了女子自由操的门槛。

在这里,不得不提一句,直体720度旋这个动作先前一度被认为只有男子运动员能够完成,而实际上,男子运动员能完成这个动作的都可以说寥寥无几。它在男子自由操中,也是一个难度高达F组的动作,仅次于后团三周、直体1080旋与团身1080旋,是男子自由操名将的“标杆”动作。中国的两届奥运会自由操冠军邹凯,其开场串就是直体720旋,其难度可见一斑。而中国历史上完成过直720旋这个动作的男运动员,在我印象中,包括李小双、邹凯、冯敬、孙炜,也是寥寥无几。而今年美国女队直720旋井喷(不得不提一句,直720旋这个动作,最早是由美国女队的Skinner在正式比赛中完成,而Skinner宣称明年将复出,在明年美国女队很可能出现五个直720旋的壮举),对这个动作的掌握度直逼男子,这是放十年前完全不能想象的事情。

而随着直720旋这个女子体操最高难度的普及(该动作被标为I组,是女子体操所有项目中的最高难度),原本2.5的自由操“起评”线,被进一步拉高。先是由Biles,在GK Classic比赛中完成了一套超高难度的自由操,其技巧串难度达到了惊人的3.2:

直720旋 I

前直360间接团旋 CE 0.2

直二180+跳 GA 0.1

团720旋 H

这样,四串价值达到了0.9+0.7+0.8+0.8,总技巧串难度上到了3.2(值得一提的是,有观众看到在赛台上Biles拉了四串,团旋之后也接了跳步,这样总技巧串难度甚至可以达到3.3)。而如果光是Biles一个人,那只能说明是她本人天赋异禀,并不能说女子体操已经达到了3.0时代,但要是再来一个人呢?

在2018年8月16日,美国国内的全美championships锦标赛,去年世锦赛自由操亚军Jade Carey在赛台成功完成了技巧串难度达到3.0的自由操:

直720旋 I

直体旋 H

团720旋 H

前团间接团身旋 AE

这样,四串价值为0.9+0.8+0.8+0.5,总技巧串难度达到3.0.考虑到之前已经达到2.9,并在本周期多次完成2.9技巧串难度的宫川纱江,她的技巧串总难度达到3.0也只差临门一脚。可以说,从现在开始,女子体操自由操的技巧串正式进入了3.0时代。考虑到即将复出的Skinner曾在练习中完成过以下3.0的成套(该成套只有练习片段,没有全套视频,因而一般不予以承认):

直720旋 I

团720旋 H

阿团+跳 EA 0.1

540间接1080 CE 0.2

3.0时代正式到来,你准备好了吗?

情况,来得比想象中更猛烈一些。

在世界一线的自由操运动员一个个甩出直720旋这样的顶级难度或前直360间接团旋、前直360接前团两周这样的超级连接时,中国的自由操,却突然“开倒车”了。

上个周期中国虽然出了商春松、王妍、毛艺这样三个自由操天才人物,但这三个人在遇上Biles时,却一击即溃,完全不是对手。加之世界主流自由操水平太强,不只是Biles,像Raisman、Tinkler、村上茉爱等名将,都拥有不亚于甚至高于中国商王毛三人的技巧串难度。结果,以商王毛三人如此的超高难度自由操,竟也无能在世界大赛上为中国撕下一块奖牌。加之国内对其三人诟病机器人、表现力尴尬,并历经中国体操高层换届调整,短短一年多时间,中国的自由操竟然掉到不能看的地步。

在2017年全锦赛预赛,刘婷婷打到自由操第一,粉丝们归功于刘婷婷虽然缺少理论难度,但表现力出色,擅长在自由操场地上跳舞,同时虽然没有高难空翻串,但现有动作简单、扣分点少,认为这样的成套可以打到高分。于是,即使商春松高达5.7的难度,在预赛中也被将E分压至7.7+,不敌刘婷婷。而刘婷婷决赛中只拿出4.9的难度,难度实在太低,结果以很小的分差“险败”于商春松摘得全锦赛银牌。由此,对国内的导向便可见一斑。刘婷婷的技巧串不足四串,如果以多计一个体操动作评估,其技巧串应是大致1.7左右的水平,尚不及12周期的主流一线水平,更不用说是在竞争如此激烈的3.0年代。可能因为国家队认为高难自由操在国际上并不讨好,从而扭转了国内的导向。

而这样的导向,竟然在2018年全锦赛变本加厉了起来。总难度只有4.5的自由操,竟然能被裁判用高E分保送进入决赛。对比一下,Biles在GK Classic上表现出的自由操难度在6.6-6.8之间,中国4.5的难度已经是十足的弱智套了。但是,就是这样的自由操,竟然也都进入了自由操决赛的门槛,而且还不止一套,简直令人啼笑皆非。在美国一线运动员已渐渐开始普及直720旋的时候,中国也开始普及直720了——哦,不是I组的直720旋,而是C组的后直720,美其名曰防止伤病保平安。国内奖牌水平的自由操,其难度不过是后直1080、900前团、后直720、后团两周这样的水平。相信你已经算出这一套的技巧串难度了,0.5+0.5+0.3+0.4,不过只有区区1.7,而这已经是中国顶级运动员能完成的难度了。在3.0时代,竟然连2.0的基准线都达不到。更可怕的是决赛水平的运动员部分技巧串难度只有1.4左右,你没看错,这是决赛水平,而官方鼓励的,就是这样的成套。

因为这样的鼓励导向,商王毛三人2.6的技巧串难度这样的壮举,只怕很难再现。在面对世界上越来越强的自由操竞争,你用1.7的水平去打人家3.0的时代,其结果无疑是非常堪忧的。就好比美帝的F16已经满天飞舞,而这时你发现你手中对付F16最有利的武器是歼七,这种战斗的结果如何想必不言而喻。比你只有歼七更可怕的是高层觉得歼七也无所谓,或者觉得F16我们压根就做不出来于是彻底放弃了战斗机的研究,在这个项目彻底“投降”,国内将资金转移到其他方面,对努力研究歼十的科学家降薪打压甚至开除(没错,他们可能觉得歼十也打不过F16),而这一切,正在中国目前的体操届,现实地发生着。

所以,3.0时代,你准备好了么?美国启动了这个时代,日本跟上了这个时代,俄罗斯在追赶这个时代,英国意大利加拿大在尾随这个时代,而我们,原本也可能一脚踏进这个时代的门槛,但一眨眼的时间,这道门已经远走,我们转过身去,一步步走向我们曾经走过的原始丛林。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李龙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