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人类出生与死亡,常住人口五年一更新,位于北极圈内,极昼极夜交替,这里是世界最北端的城市——挪威朗伊尔城。

朗伊尔城是挪威属地斯瓦尔巴群岛的首府,位于北纬78度,距北极点只有1300千米。

今年2月,为了拍摄《地球之极·侣行》,我们从北京出发,经哥本哈根及奥斯陆两地转机,共计两天时间,才到达这个传说中的北境之城。

朗伊尔城地处北极圈,每年11月,整座城市进入极夜持续三个月,人们长久处于冰雪覆盖的寒冷和黑暗之中,一直到次年的2月,才能看到太阳升起。

极夜或许是人类最孤独的一种生活状态了。

我们特意赶在极夜结束前抵想看看“不见天日”的三个月多,人们是如何生活的。

落地的一瞬间,这个城市给我们的第一印象就是:童话世界。

高纬度地区特有的纯净,天空上星光点点,映照着冰雪大地。幸运的话还能见到极光,就像生活在真实版《冰雪奇缘》里一样。

从机场到酒店的路上,透过车窗可以看到小城街景。

整个朗伊尔城建在山谷里,三面环山,冬季能挡住极地吹来的寒流,因此拥有1800名左右的居民,成为地球最北端聚集人口较多的城市。

时间已晚,路上几乎不见行人,十分冷清。

我们到了酒店安顿好,也不敢轻易出门闲逛。朗伊尔城是一个北极熊比人还多的地方。所以生活在这里的居民有一门必修课——学会用枪,以此自保。

城里的每个成年人,出趟城都得带着枪。

我们到这里的第一堂课,也是学习信号枪和猎枪的使用。

出门如果真遇见北极熊,得先使用信号弹,再向天开两三枪,吓走北极熊。弹夹里的最后一两发颗子弹,才是万不得已时保命用的。

此行有一个重要目的,我们想看看这里是怎样维持人们生活运转的。

当地人很热情,听说了我们的来意,便带着我们一个个地方参观起来:

首先去的是水厂

在这里,冰块被运到这里,加热、融化、净化。

再通过管道输送回城里,就能保证本地居民的日常生活所需。

随后是排污厂。我本以为会有一个挺有规模的排污厂,不想只是一间小房子。

全镇的污水被收集在这里,通过地下深埋的管道,排放到海洋中去。

地处北极,环保标准自然非常严格。即使大自然的净化能力非常强,但每隔三年,当地人依然会在海水中采样化验,确保他们的生活,对这里的生态系统不会造成破坏。

这样的机制,居民们已经运行了18年。

生活在北极圈内,对当地人而言,最重要的生活需求是什么?

当然是供暖了。

小镇采取的是电供暖,因为地理环境等因素的限制,这里的发电成本很昂贵,达到了挪威本土的三倍。

用于发电的燃料是煤炭。

一直要到20世纪初,斯瓦尔巴群岛上发现煤矿后,朗伊尔城才有人定居。

近些年,当地人也在积极寻找可以代替煤炭的新型能源。他们都知道煤炭的污染效应。

生活在这里的人,对环保更加敏感。因为朗伊尔城在他们心里,是世外桃源一样的存在。

外界有传言,说朗伊尔城是一个禁止出生和死亡的城市。所以我们特地去走访了医院

医院的结构和北京没什么区别,不同的是,人死后在不能埋葬在这里。

这是因为:位于极北地带的冻土下,尸体不会腐化……病毒会连同尸体一同被保存下来,如果一旦传播开来,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在这个意义上,禁止死亡是真的。

整个朗伊尔城只有一块小墓地,但是早在70年前就停止接受新的尸体。

如果有人重病,濒临死亡,就会被迅速带离这座城。

别看朗伊尔城挺小,这里还有座大学呢。

朗伊尔城的大学算是让我大开眼界了,2015年我们穿越中东时,见过许多学校,他们的处境更加危险,也没见配枪。而这里,进门一排枪。

由于北极熊出没,上学也是需要带枪的。对,这可不是在开玩笑。

我想大伙儿一定会问:这里的人是不是也很冷酷?

答案并不是。这里的人和气候不一样,一点儿都不“冷”,反而非常热情。

这里的居民来自世界各地,除了挪威本地人之外,北欧另外三国的人也很多。大家户口本凑一起,能开一个迷你“欧盟代表大会”。

除此之外,还有成长在热带的泰国人,也选择来这里居住。

或许人啊,热的地方待久了,就想在冷的地方多待待。反过来也一样。

就像咱中国的东北人,老往海南跑一样吧…

多种多样的文化在此交汇和碰撞,才造就了独具魅力的朗伊尔城。

生活在北极的人们,忍受着北极的寒冷,也享受着寒冷带来的美景。

出发来朗伊尔前,就有朋友说不能错过那里的冰洞。我们是有备而来的,换了套装备后,我们出发去了冰洞。

花了三个小时我们才到洞口,雪地爬山的消耗真的非常大。

俗话说,好景总不易得。费了那么大劲儿进了冰洞,眼前的景色果然没有辜负我们的一番折腾。

我们身处的地方,在夏天是一条奔腾流淌的河流。

但是在冬天,它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雪花晶莹,河流仿佛被瞬间凝固。

此刻置身河底,抬头就像在仰望星空,宛如童话世界。大自然真的超乎人想象的神奇。

2014年,我们在南极结婚。

梁红的侄子球球和几个队员,在南极冰泳,说是送给我们“最赤诚”的生日礼物。

这次来北极,球球就一直想在北极也游一次:解锁“两极冰泳”体验。

在朗伊尔城,让他遂了愿。在南极和北极都冬泳过的人,这世界应该不多。

镜头之外他冻得咬牙切齿的样子,我就不跟大伙儿说了。

过极夜和暴风雪,天终于放晴了。我们开始去寻找北极熊。

到达海边,我们发现了北极熊的脚印。

厚厚的积雪让北极熊抬不起脚,所以每一处的脚印都拖得非常的长。

透过望远镜和相机,我们终于发现了梦寐以求的北极熊的踪迹。

两只移动的白点,梁红开玩笑:“它们也应该是在侣行吧,哈哈。”

后来,我们还很幸运,遇见了北极最美的极光。

真正站在星空下看极光飞舞,仿佛能听见整座宇宙被弹奏的声音。

我们也很幸运,遇见了这里极夜结束,太阳出来的第一天。

笼罩在阳光下的朗伊尔城,散发出一种独特的温暖。

温度很低,却并不冷漠。

这就是这座世界最北端的城市,留给我们最深刻的记忆。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张昕宇梁红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此问题还有 786 个回答,查看全部。
延伸阅读:
去北极圈周围看极光要做什么准备?
统计物理/生物物理有什么有意思值得深入的研究吗?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