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月 14 日晚间,申通韵达各自发公告称,将其所持有的丰巢科技股份转让给深圳玮荣,交易完成后,申通、韵达及其子公司都不再持有丰巢的股份。

深圳玮荣是深圳明德控股发展有限公司的 100%全资子公司,深圳明德也是丰巢的股东之一,顺丰创始人王卫在其中占股 9%。

在此之前,韵达通过韵达股份、福衫投资和云韵投资三家公司,总计持有丰巢 13.46%的股份,申通占有丰巢 9.09%的股份,其中申通今年 1 月才向丰巢投了 1.8 亿元

2015 年时,顺丰、申通、中通、韵达和普洛斯投资 5 亿成立快递自提柜公司丰巢,2017 年 1 月,2017 年 1 月,丰巢科技拿到一轮 25 亿元 A 轮融资。这次申通和韵达转手所持丰巢股份的价格是 8.19 亿元和 12.12 亿元转出,依据的是今年 1 月那轮融资时,丰巢的估值 90 亿元人民币。

公告中的丰巢股权结构显示,在这次申通和韵达退出之前,中通就已经消失在丰巢的股东名单里了。交易完成之后,深圳玮荣占股 48.24%,顺丰控股占股 14.42%,深圳明德占股 5.85%,也就是说,顺丰在丰巢中的实际控股比例从 45.95% 上升为 68.51%,通达系快递公司则完全退出了这桩由顺丰攒起来的快递柜生意。

成立三年的丰巢至今也没有盈利。2017 年全年,丰巢获得 3.08 亿元收入的代价是亏损 3.85 亿元,今年前五个月,丰巢的净利润是 -2.49 亿元。在宣布交易的公告中,申通和韵达表示本次交易是“基于公司商业化考虑,实现合理的投资收益,进一步优化公司资产结构,提高运营和管理效率”,交易所得资金则会投入到快递业务板块的运营。

去年年中,顺丰与阿里巴巴的物流网络菜鸟已经上演过一次“相互封杀”。菜鸟物流公告顺丰关闭了对接菜鸟的物流数据接口,停止给淘宝平台上的包裹回传物流信息,顺丰则称菜鸟以安全为由单方面切断丰巢的信息接口。腾讯、京东、美团、圆通、苏宁、网易也迅速表明态度“站队”。最后双方是在国家邮政局出面干预之下,恢复合作。在那之后一个月,菜鸟参与了中国邮政对速递易的并购。

菜鸟曾多次表示自己“并不拥有一辆快递车、一名快递员”,但是阿里巴巴的电商平台,对于物流的掌控程度是其与京东、亚马逊对标的竞争关键点之一。很显然,在“最后一公里”的厮杀里,“站队”这件事并不稀奇,也不会是静止不变的。

申通和韵达清空丰巢股份的原因,也许不仅仅是处于生意不赚钱或是“站队”的考量。

今年 3 月公布的《快递暂行条例》规定,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当将快件投递到约定的收件地址、收件人或者收件人指定的代收人,并告知收件人或者代收人当面验收。收件人或者代收人有权当面验收。

而监督这一条例的邮政管理机构在 2006 年才和 EMS 等业务政企分离。

《人民日报》最近依据这一条,专门针对快递柜的营运模式提出了质疑,称“如果快递员没有征得消费者同意就将快件投放到快递柜,属于违规行为”。

题图来自 walkingwalking on VisualHunt/ CC BY-NC-SA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