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通讯服务 WhatsApp 的两位创始人 Brian Acton 与 Jan Koum 在过去 10 个月内先后宣布离职。这是 WhatsApp 在被 Facebook 收购后为数不多的大事。

两位创始人离开的主要原因,还是在 WhatsApp 不做广告生意这件事上与 Facebook 存在分歧。在 Jan Koum 今年 4 月份宣布离职消息时《华盛顿日报》援引信源称,Jan Koum 是因为冲突升级选择了离开。

现在更多的信息被《华尔街日报》曝光。《华尔街日报》接触到了信源称,WhatsApp 两位创始人不惜放弃即将到手的 13 亿美元股票奖励,也要坚持 WhatsApp 不做广告,并因此离开了母公司 Facebook。

按照合约,如果 Brian Acton 与 Jan Koum 继续工作至今年 11 月份,将会分别获得大约 4 亿与 9 亿美元的股票奖励。Jan Koum 预计在今年 8 月中旬离开公司,同时从 Facebook 的董事会离开。

但两位创始人事实上应当获得这两笔股票奖励。《华尔街日报》还获得了一份 Facebook 对 WhatsApp 的收购合约,此前尚未对外公开的部分显示,Facebook 承诺不在 WhatsApp 内插入广告。另外还有一条,当 Facebook 计划增加类似于广告这样额外的商业化项目,两位创始人就有充分的理由提出离职、并且股票奖励也会加速完成。

失去股票奖励,一部分可能是 Facebook 法务团队的阻扰,也可能是这两笔股票奖励相对于两位创始人数十亿美元的身价不算大,但最大的原因可能还是他们在 WhatsApp 不做广告生意上不让步。

不做广告与 WhatsApp 的创立、公司价值观都有关系。Jan Koum 因厌倦了在雅虎从事与广告有关的工作而离职创立 WhatsApp,一直到 2016 年都靠用户付费维持运营。

WhatsApp 官方博客在 2012 年的文章《为什么我们不卖广告》中写过这些语句,以此表明公司不做广告:

广告不只是美学上的破坏,它会侮辱您的智商和打断您的思路。

请记住,当广告涉及您的资料,那么作为用户的你就是产品的一部分。

您的资料不在我们的考虑范围内,我们对此毫无兴趣。

WhatsApp 因此在企业文化、对外发声、商业模式上,与绝大部分收入都来自于广告 Facebook 存在着差异。这种差异在 2016 年被激化了,Facebook 由于广告收入增长变缓,开始加速推动旗下其他产品的商业化。每月十多亿用户使用的 WhatsApp 被视作是重点。

随后,WhatsApp 开始了一系列的调整:取消年费、将用户数据分享给 Facebook 与 Instagram,WhatsApp 200 人左右的团队也从山景城搬到了距离 Facebook 总部只有 20 分钟路程的办公室。

在这背后,是扎克伯格与 Facebook COO Sheryl Sandberg 的推动。他们允许 WhatsApp 员工独立于 Facebook 之外对桌椅等办公设备进行独立采购,会议系统也是单独的。

但另一方面,他们也在拿 Instagram 作为案例,劝说 WhatsApp 的创始人采纳这种商业模式。WhatsApp 提出的向商家、品牌方收费的方案,被 Sheryl Sandberg 认为这没法成为一项规模生意。

Brian Acton 在 2017 年 9 月份离职与此有关。当时 Facebook 催促 WhatsApp 在 Status(类似于微博“故事”、Snapchat 的 Stories)功能中增加广告时,Brian Acton 决定提出离职。他也曾经在 Facebook 爆出数据泄漏丑闻时,对外说:“是时候删除 Facebook 了”。

在 WhatsApp 两位创始人都离开公司后,Facebook 对于公司的控制只会更强,很可能广告业务也会跟上来。在宣布离职消息的第二天, Jan Koum 在全员大会上也说了离职的消息,他还说,如果 WhatsApp 要做广告,在 Status 里增加广告可能是最不会打扰用户的。

上个月月初,Facebook 对公司架构做出了大调整。其中,WhatsApp 又有了一位新的负责人,目前负责 Facebook Internet.org 项目的副总裁 Chris Daniels。Internet.org 是 Facebook 在印度、非洲等国家提供免费互联网服务的项目。

题图来自:pexels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