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chatIMG72_meitu_1

【猎云网(微信号:)】6月7日报道(编译:Kim)

午餐时间,人们一般会选择花5分钟去公司附近的餐厅或者咖啡店吃午餐。然而,Ray Reddy的创业公司Ritual希望能让用户在午餐时间上有全新的体验。Reddy和他公司创始人Larry Stinson和Robert Kim首先是想要聚焦于为单个的建筑物提供咖啡或食物,并且让该栋楼里的人每天都能够与团队一起共进午餐。或者,沿着这个思路提供其他相关的服务。整个过程可归结为一个让用户订购食品或饮品的应用程序,并让同事也可参与该订单,以创建更加社交化的体验。Ritual方面表示,它已经得到了由Georgian Partners领导的新一轮7000万美元的投资,现有投资者Greylock Partners,Insight Ventures和Mistral Venture Partners也都参与其中。

Redddy说:“对于在这栋建筑中工作的300人,如果我们无法打造一些有吸引力的东西,那么这段取餐用餐时间其实是无效的。通过对这点的评估可以帮助我们针对性地确定问题。我们认为,在5分钟的步行时间里,其实存在了12或14个可利用的重点场景。我们现在要关注的是模拟这段时间里会发生什么,而不是去我们担心财务或经济问题,我们将证明这样的考虑是对的。就像Uber一样,他现在成为了一个真实世界的遥控器,我们以类似的视角审视当前的这个应用程序,最终它也应该成为服务于真实世界体验的遥控器。“

在使用体验方面,Ritual应用程序的就和用户们习惯使用的其他软件一样。他们选择他们喜欢的地方,下订单(或咖啡),然后去取餐。但是整个后台流程不仅要让餐厅满足用户具体想要的食物,同时还要尝试校准用户此时与期望的体验是否一致。因为用户已经经历过了像Postmates、DoorDash等应用程序的多年简单习惯养成,当然甚至包含像星巴克(Starbucks)这样的应用程序,也都已经培养了用户在这方面的习惯。

但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当员工们在考虑吃点什么或者吃点什么时,这些应用已经越来越倾向于让用户跳转到相同的订单上。Ritual的整个过程旨在模拟在Slack频道上挑选一个吃饭的地方,并且最终谁有时间出去取餐将承担外出取餐的任务(或者当然,大家也可以同时出去取餐)。整个过程被称为“捎带”,这是该公司18个月前推出的一项功能。Reddy说,公司现在拥有约44,500个团队在使用该应用程序。

外卖应用旨在帮助餐馆适应当前的用户行为,正如过去十年零售业也看到了的相同变化,Reddy说:亚马逊培养了用户在线购买东西的习惯,迫使零售商们改变了他们的相关策略;Postmates和DoorDash培养了用户通过应用程序订购食品且能立即获得大量订餐选择的习惯。随着相关的数据越来越多,这些数据也在帮助这些行业慢慢地调整模型,并努力跟上新需求的增加,而这些需求的增长伴随着整个体验摩擦的减少。

Reddy说“现在餐厅看到的挑战,与10年前零售商看到的挑战是一样的。成为全方位渠道意味着什么,你如何从一个客户群发展到处理散客和数字订单等挑战。零售商在10年前面临着许多挑战,他们在定价、实践、培养新能力等方方面面都面临挑战。他们在处理全新的需求来源,从根本上来说,问题在于很多商店本身并不是为适应多渠道来源而设计的。“

虽然订购应用程序可能是将在线用户连接到实际位置的一种方式,但仍有大量工作要做,因为大多数餐馆,咖啡店或典型商店都未针对数字优先体验进行调整。Reddy说,目前商店甚至没有足够的柜台空间来容纳顾客提前订购的咖啡杯,更不用说包括诸如NFC读取器或QR码之类的东西,而QR码早已在整个亚洲得到广泛流行并且行之有效,这归功于支付宝和微信。当然,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北美的主要系统平台——iOS和Android,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并没有针对QR码有所作为。Reddy说,北美正在取得一些进展,特别是在NFC芯片方面,但现在该公司仍然需要找出将用户连接到这些餐馆的独特方式。

目前可以采取很多不同的形式。但Ritual必须弄清楚如何创建一个覆盖很多不同餐厅或商店的无缝体验,Reddy说,该公司仍然坚持为这些店铺提供某种对体验的控制权。这意味着给予这些客户一些价值主张,而不仅仅是告诉他们注册另一个提前预定食物的应用程序。举例来说,Ritual可以让Ritual客户自己保留购买的全部交易,同时它也会对其他交易进行一些细化分类。

当然,就其本质而言,它还是一款预定餐点的应用程序,即使它是建立在社交体验的基础上。如果你在寻找与同事在附近吃饭的地方,你可能已经通过Yelp或其他一些应用查看过一遍了,甚至可能已经在一个像DoorDash或Seamless这样的在线订购平台上预定了一个大订单来解决这个问题。可以看到,其实目前所有的这些应用程序都已经将用户体验挖了个透,所以尚不清楚Ritual是否能够清除出足够的发展空间,因为很多用户都已经拥有类似经历了,且刚刚提到的这些应用都已经有了一定的用户群体和用户关系。

Reddy说,他们希望通过提供餐厅选择的灵活性,和专注于一个办公大楼的本地化想法,来帮助他们建立自己的“护城河”。

Reddy说:“在亚洲,像微信这样的平台,也是正在努力在平台和商店控制之间取得平衡。当你站在消费者的角度来看时,用户是不可能同时拥有10个零售应用程序的,或者说也不会同时拥有10个食品应用程序。你肯定不会为去过的每一个社区点都下载一个相应的应用程序。人们不会下载10个应用程序,并不是说这些应用程序不好或不能正常运转,因为总会有一批用户需要这个应用程序来访问他们所在社区服务。而我们就是要有一个统一的平台,并且给予餐厅合作伙伴足够的控制权,让他们不仅能够与客户交谈,还能控制店面的外观和给人的感觉。这是我们期望找到的中间立场,我们认为这无论是对客户,还是店面,都是一个胜利。”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