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后,库里说:“这是一场疯狂的比赛。总决赛什么都可能发生。”

表面上看,本场比赛发生的头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就是有个人砍下51分8篮板8助攻然后输球,总决赛历史上头一遭。

乐邦没有怀揣什么“你懂的首战我总是喜欢试探”之类的装逼想法,毕竟对面那支球队,已经相遇过太多次。双方心知肚明,过去三年一年一度的守望,恰如鹊桥相会,干柴烈火, 会って3秒で合体 。

杜兰特赛前说:“火箭逼出了最好的我们。而乐邦会逼出最好的我。我也能逼出最好的他。”

这么多的逼里面,杜兰特实践了自己的誓言,但乐邦没有。这可能是本场比赛中杜兰特唯一战胜乐邦的所在。

作为绝对意义上的下狗球队领袖,乐邦要做的事情当然是全力出击,红着眼给勇士递过一张过去的CD。

每节12分,末节13分,常规赛时间43分钟内投进那些三分,完成那些上篮,送出那些助攻。

最后5分钟,球队落后6分的时候,在杜兰特面前完成三次上篮,包括1次扣篮,和1次2+1。

这就是简单的骑士。上一支这样肉眼可见单核模式的球队进总决赛还要追溯到2011年。

我们知道乐邦可以做到这些,或许稍微有带惊讶,但也绝对没有超脱想象,东部扒皮之旅过后,遛马和绿凯心悦诚服:“地球上最强的男人”,而石龙子挖空辞藻却无力形容,毕竟最狠的“如果我们队有乐邦”已经在去年脱口而出了。

所以乐邦打出那种令人不含而立的数据其实并不能算是什么多么疯狂的结果,真正疯狂的事情在于:

绝对下狗的这支骑士,在客场首战便将勇士逼入几乎输球的境地,只差了4.5秒而已。

所以,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几点策略:

1、防转换

如何防守勇士的转换?

答案是:骑士根本防不了勇士的转换,如果勇士有转换的话。

这后半句,就是骑士给出的答案。

想要有转换这种事情,无非几点:

对手失误;拿到篮板后快速推进;对手进球后快速发球强推。

骑士做到了第二点。他们今天爆了19个前场篮板,比勇士整整多出15个。

护框和护板两个问题,科尔下半场开局试图用麦基来解决。他很快又被换下去的原因,不是因为扣空篮被奥尼尔的淫笑封盖,而是因为下面这两个场景:

转换中思索人生,阵地防守中被乐福彻底拉空,麦基的护框效应几近为0,留在场上就再无意义。

2、乐邦引力

追梦的赛前誓言是这样的:“我们要努力限制乐邦,然后切断他和队友之间的联系。”

显然,这是一句废话。当然,这无疑是战胜骑士的最佳方案,但遛马和绿凯会告诉你,你最好从这里面选择一项。而勇士的选择是:

我全都要。

全都要的结果就是下面这种情况:

乐邦高位挡拆中寻找库里和卢尼的策略和火箭的詹姆斯别无二致,但和哈登需要运600次球来出手一次三分或者进行突破的方式不同,乐邦的等级显然又更高一筹,简单的运球后便可干拔的三分,或者直接晃开半个身位突破的加速袭框,都足以压缩勇士的防守。

如果没有晃开空间怎么办?老子的肉体便是通衢。
常规时间最后5分钟3次突破杜兰特成功,全部是在发动找库里挡拆的瞬间加速。杜兰特和库里在换防瞬间的咫尺空间,在乐邦眼里就是天涯。

本场的问题就在于:乐邦传到三分线外的那些球,有太多化为了打铁。除去乐邦自己拔出来的7投3中三分,他的射手团们合计送出30投7中的三分。如果不是前场篮板熬着,他们血溅当场了。

3、找库里的方式

找库里的方式有很多种,最佳方案当然是用乐邦,背打面框可基可攻,这也毫无意外成为全场骑士的主旋律。
但卢指导开局的玩法还是颇有情调,他选择用JR去背打库里。当然,这一手只是暖场,让库里感受下氛围,追梦一手包夹便破解了,无他,只因JR的出球能力经不起考验。

4、无球挡切

骑士同样是一支被低估的挡切大队。他们之所以能够在贯穿全场的三分打铁声中苟活下来,自然是得益于他们侧翼搞的那些大小射手之间的无球掩护。

今日的乐福和JR,真是在侧翼把各种体位都试了个遍。

体位一:

骑士的这个球,起手打一个三角,准备转移球给JR背打库里。

但乐福观察到追梦的护框倾向,选择和JR走一个侧翼掩护。

请注意此时特里斯坦提上准备给乐邦掩护。

但我们看到特里斯坦掩护到位的时候,追梦的位置依然没有出禁区,这就是他们本场防守骑墙的所在,根本上来讲,选择性放乐邦跳投,更专注护框,是格林的任务。

但我们同时看到,侧翼这个战术已经完成,勇士防侧翼挡切沟通失误,卢尼和库里都被乐福带走。

这也是无奈的选择,如果JR的掩护做得足够扎实,勇士选择换防的话,乐邦的球到内线,乐福也是吃库里的优质选择。

但现在空出来的是JR。乐邦的传球不会迟到。

体位二:

一摸一样的玩法,我们看到追梦依然呈现龟缩态。

甚至在乐福切入后直接去护框,乐邦接特里斯坦掩护,跳投命中。

5、勇士的三分手感和防守犯错

当然,勇士今天的外围三分球手感和自己防守端犯错也是骑士差点赢球的重要原因,今天他们常规时间在三分线外33投10中,同样不及格的表现。

其中最核心的,杜兰特完全没有完成本该完成的那些单挑局,无论是背打JR、突破乐福还是颜射格林,俱是如此。

更重要的是犯错。

上麦基虽然在防守端连续犯错,但至少他们在进攻端用转换还了回来。

最后时刻勇士转换防守中疯狂犯错,被格林和东尼大木桑连续命中两个三分球,再次将7分分差抹去,与此同时,无论是侧翼掩护的杜兰特绕出三分,还是杜兰特肘区策应的库里绕掩护接球三分,都没有命中。

但都是机会。

所以当追梦能够命中给他的空位三分机会,而库里的巨星式单挑乐福也能够命中的时候,勇士在比赛进入最后5分钟时将分差再次拉开到6分。

往往这会是一个击溃心理防线的分差。

但骑士有乐邦对吧。

而且勇士只有4名全明星,等机会出现在篮下的第五人卢尼身上时,他会因为躲避乐邦的封盖而折叠上篮打铁。如果是FMVP伊戈达拉,那这种上篮……对不起,当我没说吧。

勇士犯下的最后一个错误,也可能是他们全场犯下的最大的一个错误:

这是典型的乐邦引力,当最后6.4秒乐邦弧顶直面库里的时候,追梦的注意力完全在这两个人的身上,无视了从背后插入的希尔,仿佛一个在自己房间欣赏动作片的少年背后悄无声息缓缓打开的那扇门。

这才有了克莱的一拉和希尔决定性的两次罚球。


虽然我们说勇士犯了太多错误,但他们最终还是能够在乐邦引力下生存下来,自然也打出了自己的东西,很简单,骑士没有执行无限换防的条件,这样勇士的传切便如脱缰比特出来咬人了。

而在这之前,勇士依然喜欢更简单的方式来拿分:

1、转换

即便被爆了那么多篮板,但勇士依然可以提速,他们在能够拿下篮板的下半场开局前5个回合,全部完成转换得分。再加上持球人乐邦的5次失误,勇士全场快攻拿到28分,依然是一个非常可观的输出,而这还是只是他们全场转换得分中的一部分。

2、挡切体系

到了总决赛,我们终于可以从火箭式ISO认证的比赛中探出头来喘口气。

勇士也终于可以玩一些华丽的东西了。

例一:追杜挡拆,库里兜底

起手,追杜挡拆。

库里兜底,接追梦和尼克杨双掩护绕出。贝尔继续抬上给杜兰特做持球挡拆,意图让乐福换到杜兰特面前。找乐福,是勇士大部分多重掩护的最终目的。

乐福很好吃,杜兰特直接变向突破,此时库里这边的战术还没到位,但面前的护框人只剩乐邦,请注意,因为杜兰特的突破,此时横跨半场追库里的希尔,也放缓了脚步,准备夹击杜兰特。最终杜兰特传球给乐邦的防守人格林上篮命中。

例二:追库挡拆,贝尔空切

追库挡拆起手。

追梦切入后将希尔带入禁区,此时错位已经形成。

贝尔过来进行第二重挡拆,意图将乐福带到库里面前。顺便的,两次掩护过后,骑士防库里挡拆的,变成了他们的两个大个子,这几乎是最糟糕的防挡拆组合。

注意远端尼克杨给杜兰特做了一个掩护,目的是要拉扯篮下乐邦的注意力拉出空间。

结果很简单,库里传球给追梦,追梦传给切入的贝尔,唯一护框的后手乐邦被杜兰特扯开,上线特里斯坦和乐福就不能指望他们跟上库里和贝尔的挡拆移动速度了。

这个球,贝尔完全空位扣篮得手。这样的球,勇士本场多次出现。

例三:追梦策应,杜库交叉

依然是追库挡拆起手,追梦将希尔带到罚球线。追梦极少打这种错位机会,因为没必要,他们就是要玩出水来。

侧翼杜兰特和库里交叉掩护,杜兰特内卷,库里外切,追梦选择一个传球。

最终这个球由杜兰特空切终结。虽然没打进,但杜兰特一旦空切起来,以他的身高、速度、臂展,拿到球,就很难防守。而杜兰特空切,这一手在前三轮几乎绝迹,最后还是拿出来伺候骑士了。

例四:侧翼双掩护后手变化

侧翼双掩护,克莱绕出起手。

但克莱实际上做了一个卷切,变化方向跑向远端底角,而真实掩护发生在贝尔和库里之间,库里绕出后接球。这种侧翼的浪花掩护卷切再掩护玩法,极为考验防守人的注意力,骑士并非无限换防,首先小南斯参与防守就无法兼顾空切人和外切三分手,他此时的选择是跟一步克莱,而克拉克森则已经被贝尔挡住。

这波战术打到这里,实际上已经结束,库里完全可以出手三分,但他选择继续突破,他的突破吸引了小南斯和其他人的注意力。

库里选择回传追梦,这并非是最佳选择,但骑士此时的防守已经是千疮百孔,唯一的希望就是勇士自己犯错。乐邦的回收毫无必要,无非是想抢断,未果,追梦杜兰特两次倒球还是找到被放空一个世纪的克莱,后者三分命中。


当上面这一切掺杂着个人英雄主义、智商博弈和错误百出的戏码层层推进着高潮,无论谁输谁赢,对于此前完全不抱期待的观众而言,至少我们在47分钟又55.3秒的时光里倍感这个世界还是会好的,比赛很精彩,不是吗?

但我们想错了,这部浪漫主义剧本拥有一个无法想象的荒诞结局。

4.7秒,希尔走向了罚球线,面无表情,场边的科尔嘴角抽搐。

赛季罚球命中率81%的希尔第一球稳稳命中,第二球他依然没有表情,但也许是事后复盘的时候才能察觉的一些不同,仿佛一个来自2013年的马刺扑克脸灵魂突然侵入了他的身体。交换之交换。

我曾经觉得今年的骑士会沿着1995年火箭的道路前进,他们太老,他们不被看好,他们常规赛如屎,他们却杀入总决赛,面对一致被看好的新贵对手魔术,出人意料地拿下首战。

魔术后卫尼克-安德森在首战最后时刻,罚丢了4个球,然后被火箭拖入加时,最终输掉了比赛,那次总决赛,他们被横扫。

这是总决赛史上最令人错愕的愚蠢表现之一,能够排在他前面的,可能就是魔术师1984年总决赛首战最后时刻有绝杀的机会,却生生在三分线背身运光时间。

历史会有一些相似之处,但你想要找到完美的巧合几乎不可能,有一些神启式的事件只会以随机碎片的方式嵌入现实的当下。

希尔罚丢了第二球。

仿佛历史觉得暗示和巧合仍不够劲,毕竟关键时刻罚丢致命球还不够惊悚,它又让JR在杜兰特头上抢下这个前场篮板。

然后运出三分线,在乐邦的咆哮和绝望面前耗掉4秒钟再传给底角的希尔。希尔的三分被追梦盖掉。

于是这个荒谬的结局终于完成。

关于这个球的解释有很多,主流有两派意见。

JR:我以为我们会喊个暂停。

其他人:JR傻逼了。

真相究竟是什么并不重要。

历史不会因为你读出什么唇语或者通过“如果觉得领先应该会抱球原地不动等犯规”等逻辑判断得出真相而给你赞美,它仿佛攀附在球馆上空的旧日支配者克苏鲁,狞笑着引导你关注真实而非真相。

真实就是:骑士在这个时候犯下了一个错误。

一个无可挽回的错误,骑士失去的可能不光是最后5分钟加时赛里的心智和斗志,不光是2018年总决赛首战近在眼前的胜利,至于它也许还代表着什么更为深远的意义?

等待这个夏天,等待那个答案。


公众号:猫三的大排档。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猫三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此问题还有 2743 个回答,查看全部。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