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我把我后背上

一颗二三十年的色素痣切了。

为什么要切?


或许你也从影视作品里听说过,色素痣是会恶变的,尽管黄种人中这个概率很低,大概十万人里有两三个吧。

为什么会这样?我们从病理的角度来看就明白了。正常情况下,黑素细胞均匀地分布于表皮基底层,每8-10个表皮细胞就间插一个黑素细胞。即使是不同肤色的人种,黑素细胞的数量也是一样的,只是生产黑素的效率差别。而色素痣呢,则是黑素细胞数量增多,并且抱成一团(痣细胞团),但细胞核没有异型性。所以,色素痣的本质,就是个良性肿瘤。

如果有一天它受了什么刺激想不开,细胞核也开始出现异型性,开始疯狂增殖,并蠢蠢欲动想要通过淋巴管、血管网络扩散到全身,它就变成了一个恶性黑素瘤。

为什么不选择激光点痣?


有一些常见影响因素可以帮助我们做出粗糙的初步判断。比如说:

  • 童年出现的大多良性,30岁后新长的就不太妙;
  • 位于不受摩擦部位的比较安全,手掌脚底等经常被摩擦的部位就不太妙;
  • 反复激光烧灼刺激仍然复发的痣,很不妙,
  • 边界不规整、颜色不均匀、或者偏蓝黑色的痣,要警惕;
  • 短期内迅速增大、破溃的痣,高度警惕。

然而,还有一些我们以为的色素痣,其实根本就是一个早期的黑素瘤,只是位置表浅,只在表皮真皮交界处,还接触不到真皮深层那些丰富的淋巴管和血管,所以没有扩散到远方。

这时假如不动它,还未必进展,又或者早期切掉,完全根除的几率也还很高,最怕就是被误当做色素痣,激光点了。

我曾经见过一个人激光烧灼耳朵上的一颗「痣」后发现复发,且色素染得范围比原来大得多,这才意识到原来那是个黑素瘤,最后只好整个耳朵都切掉。但如果再不赶快扩大切除它,一旦发生转移甚至进入脑部,就九死一生了。

所以,色素痣要么不动它,要么就手术切掉,不要激光,也不要用腐蚀类药水点,因为这些都有可能造成激惹、恶变。

我的这颗色素痣在左后腰略上方,从我记事起就能摸到,随着年龄的增长,它也缓慢地变厚了。其实童年就出现的痣,大多是良性的,进展又那么慢,没有任何恶变的征兆,不切也可以。不过因为我经常情不自禁地摸摸它,经常被摩擦刺激的痣,恶变的概率会略高一些。既然不能剁手,就找个时间把它切了吧。

怎么处理色素痣?


处理色素痣的正确方式,是去皮肤科门诊手术切除。这是一个很小的手术,打个局部麻醉,20分钟就可以完成。

很多人犹豫是因为担心切了可能留疤,不好看。我觉得这完全是无稽之谈。只要不是瘢痕体质,留一条细细的白线总比一坨黑色的疙瘩好看吧?况且手术切口是一个倒金字塔形,把两边皮肤拉拢缝合后,切口其实比激光烧灼的还小。

我犹豫了很久没有切,一是因为这事不急,二是因为我在等一个合适的人:要麻利,又要温柔。

不要笑,有什么好笑的。很多医生切别人的时候都很爽利,到了自己被切的时候就渴望人文关怀,恨不得切完还送个毛绒小熊给我,夸我好勇敢才好。

就算不能,边切边跟我说说话,安慰安慰我也行啊。但是我所有的同事都只会说:「什么时候切?来来我正好练练手。」

「……走开啦!」

所以我就一直等到了外出进修的时候,在别人的医院里观察了几个老师,发现他们动作轻柔流畅,间或还和病人聊聊生活琐事来化解紧张。太棒了!我就是要找这样的人!于是我迅速去开单子缴费,趴到了手术台上。

老师进了门诊手术室,看了我一眼:「是你啊?」

「嗯,是啊。老师你轻点啊!」

「哎哟就切个痣还有什么轻不轻的……你看你矫情的……你切别人的还切得少吗,什么感觉你自己心里没点,啊,数吗……」

麻蛋,说好的人文关怀呢?

「切完啦。」

???

我一边悻悻地「哦」了一声,一边放下上衣爬下来。后背只有胶布绷着的感觉。我看了看托盘里纱布上那颗孤零零的痣,好小。

好像真的是一件,很小很小的事啊。

原文首发于丁香医生。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陈语岚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