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的朋友圈还没有被王菊刷屏,请好好反思是不是大家都屏蔽了你。

在《创造101》节目里,肤色黝黑、身材壮硕的王菊异军突起,从一群肤白貌美大长腿的女孩中脱颖而出,冲到了人气榜第一位。

这种现象的成因,说是网友的猎奇、跟风也罢,说是节目组炒作也罢,不可否认的一点是:在基本看脸吃饭的娱乐圈,王菊做到了许多普通人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情,那就是不美也不想努力变美,还活得特嚣张。

每个女性一生下来,就进入了一场关于美貌的荒诞竞赛。我们从小被教育不要太注重外表,却又时刻感觉到作为女性的外貌压力;而不知什么时候,潮流又开始鼓吹“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将美貌与自律挂钩。

而现在,竞赛规则似乎发生了新的变化,王菊的出现就是一个例证。

“她那么漂亮,一定成绩不好吧”

| 现代女性的“花木兰困境”

性别研究学者戴锦华提出一个概念,叫“花木兰式困境”:花木兰代父从军,在男人的世界取得胜利之后便回家“对镜贴花黄”;而现代女孩也是一样,从小被教导要同男性竞争,而一旦她们在学业、事业上取得了“足够的”成就,又被要求藏起自己的能力,回家做一个好妻子、好母亲。

我和我的同龄朋友们,曾经多少是个“花木兰”。

我们从小被教育要把心思放在学习上,爱打扮被认为是肤浅的表现,别人甚至还可能质疑你的动机。

比如以前我想留长发的时候,父母总说:剪了吧,短发好打理,好节约时间学习。

我有个朋友也说,中学军训的时候她想买瓶防晒霜,妈妈却说:“怎么突然臭美起来了?是不是喜欢上哪个男生了?”

然而花木兰总归要回家做一个女孩的,所以我们也希望自己好看,天生就那么好看;如果天生长得不好看,那么最好埋头读书,别让人发现你有变美的野心。

人们一边打压女孩的爱美之心,一边对不好看的女孩冷嘲热讽,这才是最荒谬的地方。

不久前有个视频节目,“知乎女神对话整容网红”。知乎女神王诺诺不希望别人因为外貌而忽略她的能力,甚至会故意在出席重要场合之前不洗头;而与此同时,她给自己打造了“美女学霸”的头衔,也会在意镜头拍摄的角度。

《不可说》节目上的王诺诺 | 视频截图

很多网友说,看不下去,太拧巴了。

但这种拧巴的态度,不就是社会教给我们的吗?

“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

| 所以不好看就等于不自律吗?

大约从上大学开始,我发现身边擅长化妆打扮的女生越来越多了。

这种变化当然有年龄增长的因素:一旦到了“可以谈恋爱”的年纪,似乎就获得了化妆打扮的许可证。但更重要的是,我发现女孩们不再为装扮和展示自己感到羞耻了。

我们愉快地交流护肤和化妆心得,研究什么样的衣服能够扬长避短。虽然偶尔会流行“斩男色”、“好嫁风”,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同,化妆不是为了吸引异性,而是为了自我感觉良好。这种观念也得到了心理学研究的支持。日本心理学家大坊郁夫发现,常化妆的女性有较高的社会技能,人际焦虑水平更低,并且表现出更少的回避行为。

图:《校对女孩河野悦子》

能够自由地装扮自己,这种感觉真好。哪怕审美标准仍然没有摆脱男权社会的桎梏,多数人仍然在追求更白、更瘦、更年轻,敢于表现出“想赢”的姿态已经是一种进步。

但是,这种改变也带来了一种强大的同伴压力。当我们默认所有的女孩都想变得更美,并将美貌与自律挂钩,那些不够美的就注定成为异类。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那些“产后完美亮相”的女明星。媒体赞美她们的美貌,并将其归功于她们的自律,却只字不提她们背后的私立医院和家政团队;而现实生活中,许多新妈妈光是照顾孩子就忙得焦头烂额,还要面对自己走形的身体,陷入“我为何如此糟糕”的自责中。

产后永远完美亮相的英国王妃

装扮自己是一种权利,而不是义务。那么,我们是否也可以不要这个权利呢?

“地狱空荡荡,王菊在土创”

| 我们都需要“不好看的勇气”

近年来我们见过太多讨喜的偶像明星,甜美元气的,性感火辣的,精致时尚的,温柔婉约的——但她们仍然是被观看的。

而在王菊走红之前,她所模仿的欧美风格在国内已经悄然流行起来。蕾哈娜、碧昂斯、“麻辣鸡” Nicki Minaj 等明星凭借夸张的表情和满不在乎的态度贡献了大批表情包,她们性感、强势、“婊气”,不试图迎合任何一种既有的审美,而是自己定义审美,还敢对批评者竖起中指,传达出一种“老娘就这样”的潇洒态度。

“山东天后”蕾哈娜 | Giphy

而王菊虽然实力还远不如各位欧美 diva,但是她的出现填补了某种空白——第一次,在一个有影响力的国内媒体上,我们看到了这样的明星,而且她正需要你的投票支持。

这股风潮和几年前超女带起来的中性风有所不同。“春哥”的出现虽然也具有挑战主流审美的意义,但是总的来说,当女明星们自封“X哥”、“老公”的时候,她们仍然没有走出那个“花木兰困境”,她们在用男性特质为自己的女性身份加分。

王菊也有过白瘦美的时候,但是她在专访里说:“不想回去,因为其实当时你不知道自己心里美的标准是什么。”

她选择化浓妆、做美黑,选择了主流审美中的“不美”;而且她还想当明星,想进入这个“看脸吃饭”的行业。

所以,如果女孩们心目中有比美更重要的东西,比如学习、事业,她们是不是也可以选择“不美”,把省下来的时间和精力拿去做那些更重要的事情?

杨超越说王菊“不是很少女”,然而不是每个人都想做少女啊。

赞美一个女孩有千万种方式

| “好看”只是最普通的一种

我相信美的标准是有规律的,对某些外貌特征的偏好刻在我们的基因之中,比如我们都喜爱对称的脸庞、光洁的皮肤。但与此同时,美的标准也是多变的,它受到文化的强大影响,而且今天的审美正在变得越来越多元化,这其实是一件好事。

我们正在学会欣赏“你这样就很美”,但是除了美,我们还有更多的形容词可以赞美一个人,比如独立、能干、关爱、优雅——这是王菊母校的校训,她把这个理念写进了新歌《木兰说》里。

“钻戒别送了,老娘自己买”

所以,我希望将来可以说“你不美,但是没关系”。对那些不符合自己审美的人,不嘲讽、贬低,而是尊重他们的不同观念,尊重他们在你心目中“不美”的权利,学会欣赏他们相貌之外的东西。

菊姐不美,但是我很欣赏她。

不说了,我去投票了。

>>今日提问

你有过哪些想要放弃变美的时刻?

在评论区留言,看看有没有人和你一样


如果你也对心理学感兴趣,可以在简单心理获得:

心理自助包:http://www.jiandanxinli.com/learns (教你了解自己、情绪调节、增加自信、缓解焦虑、恋爱困惑

预约心理咨询:http://jiandanxinli.com(或下载简单心理APP)

成为心理咨询师:https://uni.jiandanxinli.com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简单心理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