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森纳足球俱乐部上周公布首个衣袖赞助商。球衣袖子上 30 – 40 平方厘米的面积每年会花费卢旺达旅游局 1000 万英镑,双方签订了三年合约。

这笔赞助引发了外界争议。从表面上看,也确实有滑稽的地方。卢旺达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2016 年人均国民收入为 700 美元;阿森纳在今年年初 Soccerex 公布的世界足球俱乐部财力排行榜排第二,仅次于曼城。

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赞助了世界上最富有的俱乐部,这是批评者认为这桩赞助刺眼的地方。

荷兰发行量最大的日报 DeTelegraaf 援引荷兰议员和政界人士的呼吁,要求荷兰发展局重新审查对卢旺达的援助,卢旺达是荷兰提供长期援助的 15 个国家之一。

英国《每日电讯报》也指出,卢旺达每年从英国获得的援助物资达 6200 万英镑。

卢旺达的极权统治也成为政客和人权组织抨击的目标。现任总统卡加梅通过内战结束了 1994 年震惊世界的卢旺达大屠杀,并且在 2003 年通过了新宪法,参加了第三次选举,以 98.8% 的支持率将总统任期延伸到 2024 年。

凑巧的是,这位总统以阿森纳死忠著称,时常在社交网络上表白心爱的球队。外界质疑卢旺达旅游局的赞助没有通过内阁讨论,不符合预算批准的正常流程,是总统个人意志的产物。

卢旺达总统卡加梅的个人 Twitter 

卡加梅与阿森纳名宿托尼·亚当斯合影

卢旺达外交国务部长 Olivier NDUHUNGIREHE 在 Twitter 上强势回应了荷兰议员的挑战,表示卢旺达旅游局的赞助是来自于国家公园的收入,属于正常的营销投入。

(这用词也是颇为随意👇)

尊敬的荷兰议员们。这不关你们事。卢旺达用国家公园的收入做推广,吸引投资和游客,旨在自主发展。什么时候阿贾克斯或者费耶诺德也像阿森纳这么有影响力,我们可以谈谈生意!

卢旺达发展委员会首席执行官 Clare Akamanzi 也在 Twitter 上支持了这一说法

“任何人都不应该因为卢旺达贫穷就批评我们和阿森纳的合作,这么做的人要不就是看死了卢旺达永远会那么穷,要不就是不了解营销成本是任何企业组织的重要支出组成。”

过去二十年来,卢旺达依靠国际援助、旅游业和咖啡出口重建经济,旅游业是卢旺达最大的外汇收入来源,贡献了卢旺达 GDP 的 12.7%,创造了 13.2 万个就业岗位

Akamanzi 在参与 BBC 节目录制时表示,卢旺达对援助的依赖已经从 15 年前的 80% 缩减到目前的 17%。“我们不希望永远做一个等待救援的对象,我们的目标是到 2024 年将旅游收入从 4.04 亿美元增加到 8 亿美元。”

对这笔赞助乐观的评论则认为,3000 万英镑的投资可能为卢旺达带来 3 亿英镑的新收入。过去的 12 个月内,访问中非国家的英国游客数量增长超过 20%。

阿森纳俱乐部目前没有对此发表官方回应,但从社交网络的评论看,卢旺达民众对这笔赞助的态度还是挺开心的,不少人晒出了阿森纳的球衣。还有人回击了荷兰议员 Voordewind 的抗议,质疑其不了解卢旺达和这笔赞助的商业价值。

按照协议,“Visit Rwanda” 的标志将出现在阿森纳球队一队、U23 队和女队的球衣左袖上。阿森纳的男队女队球员都将会访问卢旺达,支持当地足球事业发展。

题图来源:theguardian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