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月 29 日晚,白宫发布一份让中国“出乎意料”的声明

美国将在 6 月 15 日前公布自中国进口商品增加 25% 关税的清单。另一份旨在防止中国收购美国技术的投资限制也将在 6 月 30 日之前公布。美国贸易代表处则将继续在 WTO 框架下对中国施压,以解决中国歧视性技术许可要求。

这让许多政界观察人士惊讶。前奥巴马政府的中国事务顾问 Jeffrey Bader 对《纽约时报》说,“特朗普已经背弃了一笔交易。”

中国商务部在白宫的声明发出约三小时后发表谈话,对白宫发布的策略性声明“既感到出乎意料,但也在意料之中”,认为这有悖于不久前中美双方在华盛顿达成的共识。

曾经一度看上去是缓和了的。

5 月 20 日凌晨,在完成中美第二轮经贸磋商后,中美发表联合声明,双方同意将采取有效措施实质性减少美国对中国货物贸易逆差,中国将大量增加自美购买商品和服务。美国亦同意增加农产品和能源对中国的出口,并将派团赴中国讨论具体事项。

当时中国国务院副总理、中美经贸磋商首席代表刘鹤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谈判的最大成果是(中美)双方达成共识,不打贸易战,并停止互相加征关税。

现在又开始了,而且除了关税,签证也受到影响。

据新浪援引美联社报道称,美国使领馆接到指示,要求对于专业在机器人、航空和高科技制造等领域的部分中国学生的签证将仅限于一年期签证。新规自 6 月 11 日开始实施。此举和之前美国认为“中国制造 2025”计划是个威胁相关。

一位消息人士告诉《华尔街日报》,在停止贸易摩擦的声明发布前,美方已经向中方表示,特朗普总统的政府“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可能会对中国采取强硬措施,“这就是为什么今天白宫发表的言论也符合中国的期望。”

但白宫其实本来也不能什么都管,这次涉及到的一些具体决定是美国政府各部门和国会决定的,而它们有不同的想法。比如近期争议较大的中兴销售禁令,相关制裁决定就是由美国商务部做出。

当初特朗普在推动制裁中兴的案件上获得多少支持,试图解除禁令时就会遇到相同的阻力。

在特朗普 5 月中旬发推文说要给中兴一个机会时,立即遭到一些国会议员的批评,包括纽约州参议员 Chuck Schumer 和佛罗里达参议员 Marco Rubio 在内的一些资深议员敦促特朗普政府不要在中兴问题上让步,他们认为中兴涉及美国的执法和国家安全问题。

白宫副新闻秘书拉杰·沙阿对此谨慎回应道,中兴公司问题是美中复杂双边关系的一部分,特朗普已下令美商务部基于美国的法律法规处理此事。

《财经》援引 Chris Van Hollen 在中兴问题上的表态称,“商务部通过对中兴制裁时,得到两党的支持,特朗普政府突然态度转弯,议员们认为我们不应该为了总统可能试图成交的协议而牺牲国家安全利益。”美国众议院则迅速通过了一项将会阻止政府放松对中兴限制的法案。

但根据美国立法程序,任何法案议案必须通过参众两院的半数投票同意后,再经总统签署才可成为法律。如果总统不同意,可以实行否决权。同样,总统提出的议案,如数百亿美元修边境墙、驱离非法移民等,也需要在两院获得通过才可以实行。

这是美国政治体制下,白宫、特朗普所代表的行政部门和国会代表的立法部门相互制衡的一种体现。它使美国总统和两院会在一些重要法案上进行沟通和协商。比如政府预算拨备。

今年 2 月,由于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在移民政策以及 DACA 追梦人问题上存在争议,一份旨在让特朗普政府支撑到 2 月 16 日的临时预算在参议院以 50-49 票遭否决,美国政府由此关门。作为美国最高行政长官,特朗普也有权利撤换他不满意的职能部门高管,比如解雇前 FBI 局长 James Comey。

同样的,这次白宫提出的加税清单也不是特朗普和国会单方面就能决定的。《纽约时报》称,此前美国对中国进口、铝增加关税在特朗普政府内部引发了激烈分歧,遭到了许多共和党议员和商界人士的反对,但为惩罚中国盗窃技术而采取的措施很可能会让特朗普在国会和某些行业中获得政治上的支持。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定于 6/2 – 6/4 访问中国,协商中国自美进口商品的清单。目前传言说中国考虑从美国新增煤炭进口,美国则希望中国允许美国家禽业进入中国市场。在朝核问题上,特朗普原本也表示正依靠中国向朝鲜施加压力。

但白宫还是发了个态度跟之前 180 度大转弯的声明。

一个可能是为了重新取得国会在某些问题上的支持。议员 Chuck Schumer 在一份声明中说,“这份大纲代表了我们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需要采取的行动,但总统必须坚持下去,而不是讨价还价。” Mark Rubio 则在 Twitter 上表示,特朗普在限制中国收购美国技术的决定上 100% 正确。

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智库的中国问题专家 Scott Kennedy 认为,特朗普也可能只是试图在罗斯访问中国之前先施加压力,这样一来,更有可能取得对美国有利的实质性进展;同时无论取得什么成就,他都可以向美国人声称这都是因为他发出的威胁。

中金公司在一份简报中说,中美贸易摩擦发生的背景是中国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企业在越来越多的领域和美国公司竞争,在这种背景之下,贸易战很难避免,美国对华的态度和策略可能面临着近几十年来未有的变化。

题图/Flickr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