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脱欧的英国,在去年夏天开启了与美国的双边自由贸易谈判。但是关于要不要从美国进口“氯洗鸡”的问题,正暴露出英国和美国之间,以及英国政府内部的一个深刻分歧。

这个分歧就是:英国要不要为了与美国签订自贸协议,而放弃欧盟时代的动物福利和环保标准。

英国在欧盟的时候,采用欧盟的食品安全法规,禁止对鸡肉进行氯水漂洗。然而在美国,这是屠宰业的常规做法——用高浓度氯水杀死屠宰过程中动物尸体表面沾染上的李斯特菌、沙门菌和弯曲菌等致病菌。

欧盟禁止的理由是,一旦依赖于在加工的最终环节采用化学手段杀死病菌,屠场就会降低整体卫生标准,养殖场也不会重视动物健康和动物福利。事实上,美国的禽畜养殖标准确实比欧盟宽松许多,饲养场普遍使用高密度封闭式养殖模式,让其中的禽畜更容易得病、更容易携带病菌。除此之外,氯洗工艺还被一些不法肉类加工商用来让肉看起来比实际上更加新鲜。

英国南汉普顿大学于 4 月发表的一项研究还发现:氯洗并不能杀死菠菜表面的李斯特菌和沙门菌,而只是让它们无法在实验室里被培养出来,因而无法被检测出来。研究人员认为这一结果同样适用于鸡肉。虽然烹饪可以杀死细菌,但是它们还是会污染厨房。

不同的英国政府部门对“氯洗鸡”问题采取截然不同的立场。正和美国谈判的贸易大臣利亚姆·福克斯(Liam Fox)至少从去年 7 月谈判伊始就倡议英国应该放开食品安全监管政策,允许从美国进口氯洗鸡,因为这会让与美国的自贸协议更容易达成。而美国在自贸谈判中总是极其重视为本国农产品谋求市场。

福克斯频频强调氯洗鸡的食用安全性,表示只要消费者知道他们买的是什么,而且它是安全的,他们就应该被给予不同的选择。

虽然欧洲食品安全局的一项研究曾显示:使用二氧化氯对食品进行冲洗本身“并没有安全问题”,但是《卫报》援引专家们的观点,指出如果浓度超标,它也会产生诸如氨基脲(semicarbazide)和三卤甲烷(trihalomethane)等致癌物。此外,美国鸡肉产品的外包装也不会告诉消费者肉是经过氯洗的,因为氯水将被视为“加工助剂”而无需在包装上加以标注,这意味着消费者并不会完全知道“他们买的是什么”。

环境、食品与乡村事务大臣迈克尔·戈夫(Michael Gove)的观点和福克斯针锋相对。他在去年 7 月表示:英国不能为了与美国建立新的贸易关系而和美国“比烂”(race to the bottom),必须仍然坚持自己的食品安全和环境标准。去年晚些时候他再次表态:氯洗鸡不可能进入英国,内阁在这个问题上是一致的。他同时表示,反对的理由是动物福利,而非食品安全。

此外,英国食品标准局(Food Standards Agency)也坚持:只有人类可以安全饮用的水才可以被用来清洗禽肉,当前的规定在脱欧之后不会变化。

反对进口氯洗鸡的另一种声音来自英国农民团体。他们担心一旦美国氯洗鸡进入英国,他们将因为保障动物福利而具有更高的生产成本,而难以与之竞争。

除了氯洗鸡,饲喂生长激素的牛肉和转基因作物等其他“美国特产”,也长期因动物福利、食品安全和环境保护等方面的考虑而受到欧盟抵制。

题图来自维基百科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