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时间:2018 年 5 月 27 日~7 月 28 日

展览地点:杜梦堂(上海)

艺术家:丹尼尔·达维欧 Daniel Daviau

56 岁的法国艺术家丹尼尔·达维欧(Daniel Daviau)喜欢用铜雕塑动物,他的作品里既有相对常见的猫头鹰、长颈鹿,也有“冷门”的鸭嘴兽、狐獴。相比原样再现真实的动物形态,丹尼尔并不求“真”,他更喜欢定格一些诙谐逗趣的瞬间。比如,一只被水“淹没”只露出半个身子的河马,或是一只正在挠头的熊。

丹尼尔的大型雕塑作品曾出现在上海、南京等多个城市的广场和商业空间,大尺寸的犀牛、河马可以呈现力量感。但在他的许多中小件作品里,青铜材质有了柔软的一面。

本周末,他的 33 件中小型铜雕将在上海杜梦堂画廊展出。

Fat Lola

展厅现场最为“日常”的动物是那只瘫坐着表情松弛的猫。一度,丹尼尔并不愿意雕琢一些常见的宠物,认为它们太过“驯服”。直到一天他在朋友家遇到了一只名为“萝拉”(Lola)的肥猫,当时它正百无聊赖,瘫坐在一旁抚摸着自己松软的肚皮。丹尼尔被这个瞬间逗乐了,不久后烧制出了这只棕色的 Fat Lola。

丹尼尔在野生动物身上发现了更多的“灵性”,鹈鹕振翅的片刻,一只极力伸长身子正准备“逃跑”的水獭,或是两只从表情到身体形态都很滑稽的狐獴。他的刺猬成了一只“蛋壳”,丹尼尔去掉了它的刺,但人们仍然很容易辨认出这是一只蜷缩着的柔软刺猬,当然,去除刺的原因也有可能是为了工艺的便利。

习惯了城市生活的人会对这样的“野趣”有些陌生,法国 FEMS 基金会的主席 Jacques Philippe Wapler 曾评价,这是“存在于孩童梦中的动物形象”,以“笃定的永恒性”平静地注视着你。

丹尼尔也会在作品里探讨一些严肃议题,比如,他为《犀牛》(1993)设计的“基座”是一排铜质的木条,殖民时期,犀牛和犀牛角都成了稀罕物,人们在非洲把犀牛装箱,漂洋过海到达欧陆。

作为世界顶尖的上釉工艺家之一,丹尼尔使用了一种特殊的“锈色”工艺,使得每一件动物雕塑都有了斑驳的纹理。有机会可以去展览现场感受这些细腻又逗趣的瞬间。

部分展览作品

丹尼尔和他的河马们
河马
狐猴
猫头鹰
树懒
狐獴
鸭嘴兽
金丝猴
杜梦堂画廊展览现场

(文中图片均由杜梦堂提供)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