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没乘坐潜水艇逃去了阿根廷,也没有躲在南极洲的一个隐蔽基地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