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是地球上最古老(或许也是最恐怖)的现存物种之一,从白垩纪幸存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