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等多家媒体报道, 5 月 19 日,英裔美国犹太历史学家、中东史大家伯纳德·路易斯(Bernard Lewis,又译伯纳德·刘易斯)在美国新泽西州去世,享年 102 岁。

《华尔街日报》编辑委员会称,人们曾经把研究中东文化和历史的西方学者称为东方学家。虽然东方学家这个标签现在被认为是政治不正确,但我们可以安全地说最后一位伟大的东方学家是伯纳德·路易斯。路易斯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在研究中东的语言、宗教和历史,尤其关注伊斯兰和西方的互动。毫无疑问,他是西方世界最为重要的研究奥斯曼帝国历史的学者。

路易斯生于 1916 年的英国伦敦。 23 岁时,他从伦敦大学东方研究院(现为亚非学院)博士毕业,专攻伊斯兰史,后留在该学院任教。二战期间,他是一名军人,效力于英国皇家装甲兵团和情报部队,后又被借调到外交部。二战后,路易斯回到了伦敦大学任教,研究中东史。

1974 年,路易斯离开英国,来到美国的普林斯顿大学任教,直到退休。这段时间也是他最为高产的阶段。路易斯精通阿拉伯语、波斯语、土耳其语、希伯来语等多种语言,出版了超过 30 本书籍,发表了上百篇文章。其中,翻译成中文的书籍有《中东两千年》《穆斯林发现欧洲 : 天下大国的视野转换》《历史上的阿拉伯人》《现代土耳其的兴起》等。

《华尔街日报》称,因为路易斯的深度研究帮助他预见和解释了中东最近几十年主导性的动荡,他获得了超越学术以外的声誉。“9·11”之后,人们认为路易斯的书用来解释什么是激进的圣战分子很有价值,比如《哪里出错了?》(What Went Wrong?)等。

“20世纪的历史明白无误地表明,中东毋宁说整个伊斯兰世界确实出现了严重问题(went badly wrong)。相较于他们的千年竞争对手基督教世界,伊斯兰世界变得贫困、虚弱和无知。……如果中东人继续沿袭当前的道路,人体炸弹可能会成为整个地区的隐喻,并且也将无法避免憎恶与怨恨、愤怒与自怜、贫穷与压迫的恶性循环,日积月累迟早会导致外国统治:或许是新欧洲重新诉诸于旧式的帝国主义,或许来自于俄国,当然也有可能来自于东方新兴的强权国家。如果他们放弃抱怨或受害者情结,解决自身的分歧,将他们的才华、能量和资源投入到创造性努力中,他们可以再度使中东,在当代就像在古代和中世纪那样,成为文明世界的主要中心。当下,决定权在他们手中。”路易斯在《哪里出错了?》一书中写道。

但是,路易斯也被一些人批评带有强烈的意识形态倾向。他和著名文学批评家、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爱德华·W.萨义德(Edward W.Said,1935-2003)就曾有过很多论战。萨义德认为,路易斯忽略了不同穆斯林个体、穆斯林社会或穆斯林传统和地区之间的差异。“他的全部工作似乎就是为了警告西方消费者注意一个恼羞成怒的、具有不民主的天性的、崇尚暴力的伊斯兰世界的威胁。路易斯的冗繁似乎一点儿也没能掩盖住他观点中的意识形态内涵。”萨义德在《东方学》一书中写道。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 2018 年,以色列建国 70 周年之际,以色列政府将路易斯评为了 70 位“美以关系最为伟大的美国贡献者”之一。

题图为伯纳德·路易斯,来自:亚马逊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