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所谓的研究就是浪费纸张油墨,浪费了实验动物的宝贵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