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纪念五月风暴 50 周年,巴黎的各个文化和艺术机构正在举办一系列的展览和活动,将公众的目光重新拉回到那个如火如荼的五月。

1968年,反抗是从巴黎南泰尔学院(Université Paris Nanterre )开始的。 3 月 22 日,巴黎南泰尔文学院的学生发起集会并占领了学校,声援先前因抗议越战而被捕的学生,同时表达对法国落后的高校教育体制的不满。这成为了五月风暴的导火索。 5 月 3 月,学生们占领了巴黎索邦大学( Collège de Sorbonne ),这之后,大规模的抗议、街头暴乱和全国性的罢工开始了,它们迅速席卷了法国的整个知识届和工人群体。

在极短的时间里,五月风暴重塑了法国的文化和社会面貌——我们如今对女性和同性恋权利、移民问题、种族平等等问题的探讨,都可以追溯到那时候。

这些展览和活动关注到五月风暴期间反抗者们制作的一系列图像和标语。它们成为了反抗者在公共领域( public space )发声的媒介,并在这场运动争取外界承认( recognition )和合理化( legitimacy )的过程中起到了关键作用。

从 5 月 2 日巴黎南泰尔文学院被关闭起,由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 Beaux-Arts de Paris )学生组织的“人民工作坊”(Atelier Populaire )就开始为这场运动制作了大量的横幅、标语和海报,它们都是匿名设计和印刷的,并对外免费开放使用权。这些媒介不仅在当时成为了一种“抗争的武器”,也记录下了整个五月风暴的进程。正在巴黎国立美术学院举办的《抗争的图像》( Images en Lutte )展就对这些具有象征力量( symbolic power )的海报做了一次梳理。“ 1968 年 5 月发生的那些事件仍然在法国人的集体记忆中扎根,因为它们体现了对一个乌托邦的具体设想的乐观时刻。”《抗争的图像》的联合策展人 Éricde Chassey 表示道,“在反抗期间,法国社会中的大部分人都被一种共同意志联合起来了,他们都希望能够战胜权力,建立起一个以正义、平等、尊重个人自由的社会。”这些共同的诉求也被融入进了他们制作的图像和标语中。

pic/the artnewspaper
pic/getting images

与此同时,蓬皮杜艺术中心(Centre Pompidou)委托了平面设计师 Philippe Lakits 以 Alain Gesgon ——一位年逾古稀的政治海报收藏者——收藏的标语和宣传海报为基础,创作了一幅长达 60 米的壁画作品。

pic/the artnewspaper

这一艺术和文化机构还举办了一场为期三周的“全民集会”( general assembly ),涵盖辩论会、放映会和学生研讨会等活动。“虽然五月风暴对如今的年轻人而言,已经显得很遥远了,但是它的‘遗产’延续至今。”“全民集会”活动的联合策划人 Jean-Max Colard 说。他也看到了当下和孕育五月风暴的社会土壤之间的联系,“在当时,反抗者们主要的诉求是阶级斗争,而从中衍生的议题,如女权主义、环境保护、少数族裔,成为了我们今天正在面对的主要问题。”

街头艺术家 Escif 为巴黎东京宫( Palais de Tokyo )的外墙创作了一幅壁画,它重现了五月风暴运动期间经典的反抗标语——这也是 LASCO 城市艺术项目的一部分。 2016 年,希腊艺术家 Stelios Faitakis 就已经为这一项目创作了两幅以“五月风暴为当代反抗留下的遗产”的壁画作品。 Escif 的这幅新作,也是对“五月风暴”主题的另一个延伸。

Escif为巴黎东京宫创作的壁画(pic/claudine colin communication)

你还可以在巴黎找到更多类似的展览活动。法国国家档案馆(Archives Nationales)组织了展览《 68:权力档案 》( 68: the Archives of Power ),将首次向公众公开戴高乐总统任期内的档案资料。法国国立图书馆( Bibliothèque Nationale de France )的展览《五月风暴象征符码:图像中的历史》( Icons of Mai ‘68: Images Have a History )则会呈现当时出现在媒体上的一系列黑白及红色图像。“五月风暴”的集体视觉记忆是如何被媒体所形塑的?或许可以在这场展览中找到答案。

题图来自:the artnewspaper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