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知道李睿珺是2014年在中国电影导演协会的颁奖典礼上,那天《蓝色骨头》获得了评委会特别大奖,李睿珺的《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得了最佳青年导演奖,而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都空缺,所以《蓝色骨头》和《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就成了最大赢家。当时对这个片名产生了好奇,徐峥开玩笑说有些年轻导演拍电影没钱就把名字取得很长吸引人的注意,我当时就记住了这个片名和这个导演,后来一直想看都没找到片源。2015年在给我的舞蹈作品《斗拱》做海报的时候,想找一些参考给设计师,就偶然看到了一张电影海报:沙漠里一片孤舟,片名——《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这个名字跟画面有一种很特别强烈的对话感和冲突感,哀愁与坚韧并存,我一下子就想到那个把片名起很长的导演,一查果然就是他,后来找到了片源看了这部电影。看完之后非常喜欢,让我怀念起儿时一些宝贵的执念,也许正是还有一些残留的执念让我还留住了一些童真吧。

2016年,《火锅英雄》的导演杨庆跟我说有一个叫李睿珺的导演的新片想找我,我说我知道这个导演,然后就约见面了。约在了一个咖啡厅,他和他已经怀孕7个月的老婆,坐下之后互相傻傻的寒暄两句,他就从头到尾跟我讲了一遍他要拍的故事,我就静静地听着,中间好几处都泪目了。我喜欢听李睿珺讲故事,我们认识以来,他给我讲过好多个故事,有他经历的故事,也有他将来要拍的故事。我听他讲故事让我想起我小时候听我外婆讲故事,让我特别特别相信,我会为故事里面的人共情,感觉我就在他们旁边。这些故事大多是苦涩的,但我喜欢的是这些苦涩里面那一点点浪漫与童真。

听完故事回去导演给我发了剧本,我开始想要怎么准备角色,我问导演有没有什么渠道可以去体验体验生活啊?导演说行,我带你去体验生活。于是,导演约了我在北京夏天最热的一个星期一早上8点在十里堡地铁站,他说据说这是北京最挤的一个地铁站。我们硬是等了40分钟才挤上车,站了一个多小时到了西苑。然后走到一个城中村,导演说他在这住了11年,一个十平米的房间里,他上一个电影《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还是在这完成的。然后他就边带我逛边跟我讲故事,他的故事,他看到的故事…。导演就带着我体验了这一天生活,我当时觉得这其实不叫体验生活,也没有能够让我找到演这个角色的感觉。但通过这一天,我看到了导演的眼睛看到的世界,感觉到了他看到的我们同样看到的这个世界,那些我们没看到或者故意看不到的人和瞬间。通过这一天,我理解到导演他的生活和他关心的生活里的人是什么样子的——那是这个城市的底色。生活的暗褪去了这些底层人的色彩,我们只能看到一片混沌,一片深色的混沌,我们以为自己挑选和塑造成最光亮的色彩之后,就把他们当作一片混沌,而忘记了他们也有他们自己的颜色,而忘记了我们也只是在这一片混沌之中。

太困了,先写到这,问题是要评价《路过未来》的,结果这四个字还没有提到过,醒来《路过未来》就上映了!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尹昉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此问题还有 41 个回答,查看全部。
延伸阅读:
如何评价电影《天注定》?
有哪些关于王家卫的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