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 年,美国知名记者托马斯·弗里德曼曾在他的畅销书《世界是平的》里预测,世界的沟壑将被全球化进程逐渐填平。十多年过去了,结果真的是这样吗?

今年一月,知名调研公司 Ipsos 对全球六个大洲 27 个国家的近两万名 16 到 64 岁民众进行了一次调查,结果显示,多数受访者认为本国的社会分化正在加深。

社会分化似乎成为了全球共识

  • 研究发现,超过四分之三(76%)的受访者认为他们的国家“社会产生了分化”。对这个命题认同程度最高的国家是塞尔维亚(93%),其次是阿根廷(92%)、秘鲁和智利(均为 90%)。
  • 关于社会分化程度的变化趋势,近六成(59%)受访者认为“近十年间,本国社会的分化程度在加深”,只有 16%的人认为分化程度在缩小。欧洲人对这个话题似乎尤其敏感:持前一种观点比例最高的国家是西班牙(77%),瑞典、德国、英国和意大利(全部为 73%)。

是什么造成了社会分化?

  • 受访者认为,造成社会冲突的几个主要原因是:政治观念差异(44%)、贫富差异(36%)、移民与原住民差异(30%),以及宗教差异(27%)。
  • 不同国家对以上因素的排序也不尽一致:

 对“政见不一”最敏感的国家是马来西亚(74%)和阿根廷(70%);

 对“贫富差距”最敏感的国家是中国和俄罗斯(均为 65%);

 最紧张“移民和原住民冲突”的国家是意大利(61%)、英国(50%)和瑞典(49%);

 最紧张“宗教差异”的国家则是比利时(50%)、英国(47%)和奥地利(47%)。

世界各国的社会宽容度提高了吗?

  • 关于“你的国家是否能容忍不同背景、文化或观点的人”,46%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的国家比较宽容,而 50%的受访者表示自己的国家不是很宽容。
  • 尽管有 20%的人表示他们平等对待所有群体,其余受访者还是对特定人群——政治异见者(18%),和原住民一起工作生活的外来移民(16%),以及富人(13%)等等——表现出了不信任。

简而言之,对社会宽容度的评估,受访者观点并没有达成统一。

然后,我们呢?

在这次研究中,关于中国的数据挺有意思:

  • 只有 48% 的中国受访者同意“本国社会产生了分化”,在 27 个国家中排名倒数第二,仅高于沙特阿拉伯(34%),远低于 76% 的平均水平;在社会宽容度方面,59% 的受访者也认为过去十年“社会变得更加宽容了”,高于平均水平(30%);61% 的受访者认为“大部分人还是可以相信的”。
  • 关于社会冲突来源,中国受访者的高票答案有四个:“贫富差异”(65%)、“政见不同”(28%)、“城乡居民差异”(25%)、“年轻人和年长者的差异”(25%),其中只有“政见不同”得票率在平均线以下。其他几个因素则全部高于平均水平。
  • 关于国民信任度,23% 的受访者选择“一视同仁”,跟 20% 的平均水平差异不大。被认为“最不信任”的人群则包括“不同政见者”(17%)、“宗教信仰不同的人”(14%),以及“比自己更富有的人(14%)”。
图片来自: Ipsos

这种看起来有点矛盾的态度可能不太符合当下观感,但也不是完全无法理解:受访者对社会分化严重程度的评估,取决于个人见闻与认知,但贫富分化、城乡落差、代际差异等等经济困境兼社会症结,却是实实在在能感知到的阴影。换句话说,比起“答案是否准确”,“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答案”也许更重要。 

最后,有哪些好消息?

  • 65% 的受访者认为,各国人民之间相通之处比不同之处更多;
  • 40% 的受访者认为,不同群体的融合可以带来互相理解和尊重,34% 的人认为融合有时会导致冲突,但是可以被化解。

调研结果确实从一个角度展示了这个“多级和多文明的世界”(亨廷顿语),冲突似乎很难避免,但承认分歧的同时,人们依然对更远的未来心怀期待。

题图、插图来自: Giphy © percolategalactic 、Giphy © The Simpsons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