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说:“爱情本就是一件很过分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