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进入DE分制后,高低杠项目进入了井喷式的发展,运动员的飞行与连接能力较08周期有了显著的改善(这里仅讨论高低杠,其他项目当然也一样取得了较明显的技术进步),高低杠的难度与编排思路呈现大跃进型的进步,往往一个新颖的成套,在两年之后即显得落伍与陈旧。而且独创技术很难“独创”,那种只有一个国家擅长的技术已近完全绝迹。我们看一下近几年(从2009年进入DE分制开始),高低杠依次出现了哪些创新技术:

2009年,俄罗斯的Kuznetsova第一次完成了pak+shapo180(腾身版)

2010年,俄罗斯的Mustafina第一次完成并命名了团身540旋下(E组下法)

2010年,俄罗斯的Nabieva第一次完成并命名了蹬杠直体特卡(G组腾跃)

2010年,俄罗斯的Komova第一次完成并命名了并掏shapo180(E组低换高)

2011年,俄罗斯的Nabieva在训练营中尝试shapo180+京格尔,首次在shapo180后连接有效动作

2011年,俄罗斯的Komova第一次完成并命名了并掏shapo(E组低换高)

2011年,以色列的瓦塞雷拉第一次完成前团两周360旋下(F组下法),但世锦赛上未成功因而命名失败

2011年,中国的黄慧丹第一次完成了正掏shapo+pak+正掏shapo180的连接,成为体操史上第一次做出D+D+E组以上换杠连接的运动员

2011年,英国的Downie第一次完成并命名了正掏屈体特卡(F组)

2011年,美国的李安娜在训练营中尝试特卡180+叶诺娃及腾身屈体特卡

2011年,美国的Gabby Douglas第一次完成四个动作连接的下法连接:并掏180+扭掏180+正掏360+团身旋下

2011年,德国的Seitz第一次完成并命名了蹬杠shapo360(E组高换低),并在之后连接短半径动作正掏180

2011年,英国的Whelan第一次完成shapo+京格尔的连接,成为第一个在shapo后连接飞行动作的运动员

2011年,乌克兰运动员Kononenko第一次完成并命名动作特卡180(E组腾跃),并在之后连接叶格尔空翻

2011年,英国运动员Tweddle第一次完成连接蹬杠特卡180+ezhova+shapo180(FDE连接),成为第一个做出用飞行动作构成的0.4连接加分的三动作连接,该类连接也是新周期规则下仅有能拿到0.4CV的三动作连接,具有开创性历史(值得一提的是,特姐实际完成时在前面还连接了转体蹬杠360)

2012年,俄罗斯的Grishina第一次完成了并掏360+屈体特卡,成为第一个在并掏360后连接E组飞行的运动员

2012年,美国的李安娜第一次完成并申请命名跳转540(E组转体),因未上大赛而没能命名成功

2013年,德国运动员Scheder第一次完成连接并掏shapo+bail,并成为世界上第二个完成并掏shapo的运动员

2013年,英国运动员Ruby Harrold第一次完成连接shapo180+中穿后摆至低杠倒立(ED的换杠连接),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成功于比赛中在shapo180后面连上有效动作的运动员

2013年,俄罗斯运动员Mustafina第一次完成连接shapo360+pak+shapo180,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完成EDE换杠连接(拿到0.4的连接加分)的运动员

2013年,中国运动员商春松第一次于正式比赛中完成并成功命名动作腾身屈体特卡(F组腾跃)

2013年,中国运动员谭佳薪第一次于正式比赛中完成腾身特卡+京格尔,成为第一个用京格尔连接的ED同杠飞行连接(之前ED以上的同杠飞行连接为李娅空翻+叶格尔、特卡180+叶格尔与特卡+金光淑空翻)

2013年,加拿大运动员Moors第一次完成并命名动作蹬杠前直180下(D组下法)

2014年,美国运动员Kocian第一次于完成连接并掏shapo+pak+shapo180,成为世界上第一次在并掏shapo+pak后面继续连接动作并且是世界上第三个该周期规则下0.4CV的连接

2014年,英国运动员Downie第一次完成连接shapo+腾身特卡,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在shapo后连接短半径特卡的运动员,也是世界上第一个在shapo后连接E组高杠动作的运动员。

2014年,美国运动员Dowell第一次完成连接shapo+大回环360,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在shapo后连接大回环转体的运动员

2014年,俄罗斯运动员Spiridonova第一次完成并掏360+并掏shapo+pak,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在并掏shapo前连接有效动作的运动员

2014年,中国运动员黄慧丹第一次在正式比赛中完成后摆180-后团两周下(即后来的范忆琳下),(需标明的是,该动作其实在国内比赛中已由付博完成,黄慧丹是第一次在世界比赛中完成)当时被判定为前摆180-后团下,但实质是一个新动作,该动作后来由范忆琳于2017世锦赛上成功命名

2015年,美国运动员Gowey完成连接并掏shapo+大回环360,成为第一个不在并掏shapo后连接换杠的运动员

2015年,美国运动员Alyona Shchennikova完成连接正掏shapo+并掏180的连接,成为第一个在shapo后连接并掏动作的运动员(同时也完成了并掏shapo+并掏回环)

2015年,英国运动员Kelly Simm与德国运动员Scheder共同完成并掏屈体特卡(F组腾跃),但因为两人都在世锦赛上成功因而无缘命名(实际上该动作于同年更早的时候即由加拿大小将完成,但因年龄不够未能上世锦赛)

2015年,美国运动员Raisman首次完成连接shapo+特卡,成为第一个在shapo后连接大回环特卡的运动员

2015年,某运动员命名运动bail180(完成bail后杠上加转180),后该动作被删除,不作详细解释。

2016年,法国运动员Lepin首次完成并掏360+并掏shapo+正掏特卡的EEE连接,并成为第一个在并掏shapo后连接同杠飞行动作的运动员

2016年,德国运动员Seitz首次完成正掏屈体特卡+pak+shapo180的FDE连接,并成为继tweddle,mustafina,kocian之后第四种三动作0.4CV连接的形式。也是第一个能在高组别特卡+pak后再连接shapo180的运动员

2016年,俄罗斯运动员Iliankova首次完成shapo+腾身180+ezhova的DCD连接,开创解决握法特定的新思路

2016年,英国运动员Fragapane首次完成蹬杠360+后直两周下,成为继江钰源后首位在后直两周下前连接转体的运动员

2016年,俄罗斯运动员Skrypnik首次完成并掏360+团身旋下,成为第一个在并掏360后连接下法的运动员

2016年,西班牙运动员员罗德里格斯在训练营中完成正掏弧形360(E组低换高),暂未命名

2017年,美国运动员Lee Sunisa首次完成蹬杠直体特卡+pak+shapo+京格尔,成为首次包含G组动作的四个动作长串连接(要求每个连接都有效)

2017年,俄罗斯运动员Eremina首次完成蹬杠直体特卡+pak+shapo180,成为首个GDE的0.4CV连接

2017年,澳大利亚运动员Mizzen首次完成shapo+腾身特卡+pak的DED三个飞行动作的连接,低换高+短半径特卡+高换低的连接也成为另一种三动作0.4CV连接的形式

2017年,美国运动员Gabby Perea首次完成并掏shapo+正掏特卡+pak+shapo180的EEDE连接,融合了mizzen模式与seitz模式成为首个四个动作0.6CV的超级连接(实际完成时前面还有一个并掏360的转体,是五个动作EEEDE的长串)

2017年,乌克兰运动员Varinska在训练营中首次完成了蹬杠shapo+pak+正掏shapo+腾身360+特卡180+叶格尔的六个动作超长串,正式开创了超长串的高低杠纪元

2017年,意大利运动员Ilorio完成了扭掏360+前团两周180下的下法连接,成为第一个EE下法连接。

2017年,比利时运动员Derwael与英国运动员Fenton共同完成正掏特卡180,因规则修改两人得以共享命名

2017年,德国运动员Alt命名运作中穿后摆180至低杠悬垂与蹬杠前团180下两个动作,都定为C组,略过不谈

2017年,中国运动员程诗怡首次完成shapo+蹬杠特卡,成为第一个正式比赛中完成shapo接蹬杠系动作的运动员

2017年,某运动员在训练营中完成shapo+叶格尔,成为第一个完成shapo后接后摆动作的运动员,成功完美解决了shapo后虚摆的问题,如下图:

2018年至今比赛较少,暂无特大创新产出,但一些东西已粗见端倪。下面整体说说我个人对以上这些创新的看法:

1.从上面这些创新中,我们已经可以看出高低杠发展的潮流与趋势。在里约周期后,各大国主力纷纷将成套进行调整,开发出不少喜人而观赏性强的动作或连接。在这个不调整已注定死亡的年代,沿用前几个周期的思路已确定迟早会被时间所淘汰。

2.2008周期高低杠的思路是通过转体+飞行的连接,将高低杠刷成单杠。2012周期开始注重换杠动作,而2016周期则开始通过换杠动作的连接将成套调整到更加流畅、扣分点少、用时短的趋势,以现在的眼光看08年的高低杠普遍落伍,而中国队仍然将08年时我们的致胜法宝作为现今高低杠的刷分工具,前景是比较堪忧的。

3.很明显地看出高低杠在朝着“重飞行,轻转体”的方向转化,高低杠的飞行动作包括同杠飞行(空翻与腾跃)、高换低、低换高、下法,而转体越来越显得“服务于成套”而不是“刷分”的作用。近几年来关于飞行的创新越来越多,无论是新动作命名还是新连接,都将高低杠带向观赏性更强的方向,而一个好的成套,转体一般用于节奏调整塞在飞行动作之间,而高低杠高手很少利用转体动作来刷分。这一点中国是个例外,因为中国的高低杠难度依赖于高组别转体动作,而飞行动作与连接受体力与能力影响很难打到高难度。

4.高低杠发展越来越向长串方向靠拢,本周期已出现不少世界级长串与长串的壳子,如perea,derwael,varinska,iliankova等人都展示出拉世界级长串(至少5个D组动作以上,串中至少三个换杠与一个同杠飞行)的能力与成套编排趋势,这就需要丰富的换杠与飞行储备,将成套展示得眼花缭乱,轻盈舒展。

5.可以预见的是,本周期高低杠高手集中突破在两个潮流:一是shapo接短半径动作,用来将高换低动作pak空翻解放以连接同杠飞行,这样成套将更加流畅,飞行连接更为丰富;二是特卡180接叶诺娃的飞行换杠连接用来满足握法特定,让握法特定成为了一种艺术而不是成套的负担(许多高低杠好手都在成套里塞进一串并掏180+叶格尔,这个连接非常无聊,纯是为了解决握法特定)。可以说,本周期的高低杠好手许多都在这两个技术上有所突破与发展,从得分角度来看也都是得到认可的。

6.比较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大国选手往往在奥运年,创新方面表现得比较“矜持”,因为为了奥运往往会选择更加稳定的成套,而在奥运前一两年往往是创新方面的井喷期,错过了这一两年往往就再也“追”不回来了。小国选手却在奥运年可能会选择突击一些难度,用来“搏眼球”制造爆冷机会。

7.更需要注意的是,这几年来中国的创新显得乏善可陈,除了商春松腾跃的命名外,缺少其他重量级的创新,且部分创新来自省队选手(如程诗怡,以及文中没有提到的项雪蕾与李林静,发明了两个动作表上没有的非主流动作),而且一线运动员的编排越来越“返古”,复制陈旧成套的趋势非常明显。整体上说,中国的高低杠是逆潮流而动的,主流运动员的成套都是在上个周期的眼光看上去还尚可的成套,当然,这点与教练缺乏冒险精神、思路保守以及运动员人数不足有关,当下教练不敢尝试新技术,只想稳定下来拿一个看得过去的成绩,导致近几年来几乎全无创新,渐渐被各国超越甚至拉开距离。

8.从上面看不出来的一点是,近几年来高低杠的走向是流畅、少换向、多飞行、少转体,特别是换向方面,主流的一线高低杠运动员成套中的无价值换向动作(如大回环180、KCH180等)不会超过一次,理论上所有的高低杠成套都可以通过动作重组将换向减少到一次以内。然而现在中国的高低杠换向超过两次的成套比比皆是,这点与队员能力有关(把难的动作放成套后半套体力不够做不出来),也与国家队一直以来不重视这点有关。

总的说来,本周期的高低杠比赛整体是比较好看的,世界赛场上本周期的高低杠已呈现百花齐放的场面,但相对而言,中国的高低杠前景并不容乐观。保守、官僚、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舍不得放弃传家宝的心态在这样一个快速发展的项目上成为了严重拖后腿的因子,可以预见的是,如果再这样下去,中国的传统强项高低杠将很快被世界体操界所抛离,从拉分项变成拖分项,这一天,并不遥远。

PS:本文提到的程诗怡,原本拥有shapo+正掏特卡与shapo+蹬杠特卡的连接,是少数在一定程度上贴近国际潮流的运动员。但因为国家内部不鼓励创新,以及成套稳定性的问题,现为了保证一个稳定的分数,已将成套改回了传统成套,显得泛善可陈、寡淡无味,不得不说殊为可惜。相信看到程诗怡的结果,其他运动员也很难会走上尝试新事物的道路。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李龙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