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们既乐于享用寄主身上坏死的腐肉,也会吃掉它们身上健康的好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