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月 7 日,奥林巴斯深圳负责人小松享向员工宣布停产停工,并准备将该工厂的数码相机业务与越南工厂合并。

据小松享给员工的一封《告部分员工书》,由于受到智能手机的冲击,数码相机市场正在萎缩,工厂的运转率降低至顶峰时期的 1/5,设备也逐渐老化,外销业务也无发展空间,所以决定停产停工。在此期间员工无需出勤可以照常拿到工资,自愿离职员工将获得经济补偿,但小松享并没有说何时会复工。

奥林巴斯深圳工厂位于南山科技园,1991 年成立,主要生产数码相机和相关产品零部件,曾是亚太区总部,巅峰时期有约 1.5 万名员工,现在只有不到 2000 人。在成立的 27 年时间里,这间工厂经历了相机行业的各个转折点。

小松享说,深圳工厂从 1994 年开始组装生产胶片相机,2001 年时还成为了“亚洲技术中心”,2002 年胶片相机迅速衰退,数码相机开始流行后,工厂也将业务重心转向了数码相机,曾一度保持着月产 100 万台的产量。

2011 年智能手机功能逐渐开始普及后,相机组件和拍照功能越来越好,大家开始认为买一部好手机要比买数码相机划算得多,数码相机市场总量持续缩减,2016 年全年,奥林巴斯深圳工厂只生产了 200 万台相机。

奥林巴斯共有三个主要业务板块,医疗、科学和映像,数码相机所从属的映像业务的净销售额仅占全公司总业务比重的 8.8%,医疗和科学则分别占 76.9% 和 12.5%。但奥林巴斯近年来一直是日本无反相机市场占有率最高的品牌。

日本相机和映像协会数据,2017 年 11 月数码相机市场的出货量较 2016 年同期下降 17%。而 2016 年全年的市场规模已缩减至 2008 年顶峰时期的 20% 至 2400 万台。

奥林巴斯不是第一个缩减业务的相机厂商。

据《日本经济新闻》,今年 4 月 24 日,卡西欧确定了退出卡片数码相机市场的计划,包括很受女性欢迎的“自拍神器”。

今年 1 月,尼康宣布退出巴西市场,仅保留售后服务部门。

去年10月,尼康宣布关停映像事业部位于中国无锡的生产子公司,关停的当天,该工厂约 2200 名员工就地被遣散。

除此之外,由于劳动力、土地价格、税费的成倍上涨,越来越多的工厂开始搬离深圳。

今年 3 月 30 日,位于南山区的深圳三星电子通信有限公司开始整体裁撤。这家工厂曾是三星设立的首个海外通讯设备制造工厂,除通信基站设备在国内市场销售不佳外,2012 年在越南投资百亿美元新建工厂后,越南也正在逐步取代中国,成为三星最大的海外生产基地。

华为和富士康也开始将生产线向国内的三四线城市扩展。2016 年 12 月,华为将企业数据中心迁移至东莞,并把电商业务切换至东莞公司。富士康则从 2010 年起就开始在郑州、重庆、南宁、烟台等城市扩招劳动力,并减少深圳工厂工人数量

题图:TechRadar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