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长时间没更新知乎了,最近在剧组忙得不可开交,不过也在制作实践中了解了更多关于电影美术的干货,等小编闲下来后会慢慢整理分享给大家。

以下一篇是由专注于电影视效研究的众创平台:ACD艺术中心(可搜索微信公众号关注)发布的关于电影《水形物语》的最新电影幕后干货,小编主要负责了内容筹备时的英文访谈翻译工作,有翻译不当之处,请多多包含。

本期文章由ACD艺术中心授权在本专栏发布,转载请联系ACD艺术中心主编。

PS:本次采访的电影制作设计师Paul D. Austerberry也是建筑设计专业背景出身。

以下为公众号原文:


本期分享一部电影如何利用颜色、纹理、材料来创造两个不同世界的典型案例。同时也能更好了解电影美术设计的工作内容以及不同部门的工作职责和方式。在此感谢大家耐心等候和持续的关注。

《水形物语》艺术指导

Paul D.Austerberry

Paul D. Austerberry是一名艺术指导、美术设计,主要作品有《水形物语》、《庞贝末日》、《解放者》等。因《水形物语》获得2018年第90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艺术指导。

视频较长-请诸位耐心观看,为此也特别感谢新加入的小伙伴毁男孩的小图纸对字幕翻译的巨大奉献。

https://www.zhihu.com/video/975333425254801408

Q1:在《水形物语》这部影片中,您主要负责的工作是什么?能否具体描述一下?

A:作为艺术指导,我必须创造整部电影的视觉框架(the craft of look)。你在镜头里看到的一切灯光与镜头外此刻你所看到的不一样。镜头里的一切灯光都像《越野汽车比特》(viet car biet)杂志一样经过设计。我们必须决定观众所看到的一切。有时我们必须决定去哪个国家的哪个城市拍摄。

经常一开始你必须阅读剧本,如果你的职业是建筑师的话,它有点像你的客户所提的要求。你必须决定哪个是已有的场景,哪个比较容易在当地被发现,哪个景需要运用改景的方式等等。所以,我们的工作室提供一个整体的视觉蓝图去帮助导演讲故事。

Q2:当您拿到剧本之后,您需要做哪些工作来保证场景设计的有效进行?

A:拿到剧本后,第一步你必须拆解它。我把需要勘景的地点进行列表,看看哪些能直接成为电影场景,或者说,我需要决定是用实景还是搭景。你拆解它时需要了解这些景的不同,讲故事时需要哪种空间。

之后,你找到了方案:哪个景可以在特定的某处被发现或哪个景需要被搭建。你常常需要和导演、制作人开会,看看你是否找对了。你知道,有时他们会看你之前的工作成果,但有时他们只是想和你讨论你所认为的剧本场景,看你如何推进并创造这个世界来帮助他们讲故事。


虽然该剧设定的发生地点为美国的巴尔的摩(Baltimore),但影片实际的取景地有不少是在加拿大安大略省的多伦多完成。《水形物语》取景地

Elisa的住宅及其工作的研究中心等室内场景均在多伦多的Cinespace Studios完成摄制。

电影中女主工作的研究中心内景
取景地——多伦多的Cinespace Studios

研究中心的外观取景自多伦多大学士嘉堡校区的约翰·安德鲁斯大楼——大楼以曾参与该校区及多伦多电视塔(CN Tower)设计工作的建筑师约翰·安德鲁斯的名字命名,其现代设计与周围的环境相协调,是现代建筑爱好者在多伦多必看的地标之一。

研究中心——剧照
研究中心——剧照
研究中心的外观取景地——多伦多大学士嘉堡校区的约翰·安德鲁斯大楼
研究中心的外观取景地——多伦多大学士嘉堡校区的约翰·安德鲁斯大楼

Elisa住宅所在的剧院外部取景于著名的梅西剧院,不过在拍摄期间临时添加了招牌与售票厅,使其更具上世纪60年代的美国电影院风格。

梅西剧院建成于1894年,每年都会举办上百场乐团、爵士乐演出,已被列入加拿大国家历史遗址名录。

女主住宅所在的剧院外部——剧照
取景地——梅西剧院

多伦多被称为“加拿大剧院之都”,同样位列加拿大国家历史遗址名录的埃尔金与冬季花园戏剧中心便是其中的代表剧院之一。

这处建于1913年的联合剧院是每年多伦多国际电影节(TIFF)的主会场之一,也是《水形物语》在多伦多首映的场所。在影片中,埃尔金剧院成为了Elisa住宅所在的剧院内部的取景地。

女主住宅所在的剧院内部——剧照
取景地——埃尔金剧院

美式餐厅The Lakeview Restaurant在多伦多是很受欢迎的电影拍摄地之一,《跳支华尔兹》、《发胶》等影片均曾于此取景。

《水形物语》摄制组将餐厅的招牌改为了“Dixie Doug’s”,并在店前安置了许多古董汽车,令其更符合片中故事发生的年代。

Dixie Doug’s餐厅——剧照
取景地——美式餐厅The Lakeview Restaurant
取景地——美式餐厅The Lakeview Restaurant

电影中Giles到访的大楼其实为哈密尔顿的市政厅

电影中Giles去这栋大楼推销他的作品
取景地——Hamilton City Hall

生物学家Robert的住宅外景取景地也在Hamilton

电影中生物学家robert的住宅
外景取景地——哈密尔顿

生物学家最后被枪杀的地点其实摄于哈密尔顿的一家砂石厂

电影中生物学教授会面地

影片的经典场景其实是多伦多的Don River

女主最后放生男主的河边——剧照
取景地——多伦多Don River

Q3:当您需要创作一些场景的时候,您要做哪些工作?需要绘制分镜头吗?

A:我不需要为导演绘制分镜。导演经常需要思考分镜事宜,但是我只是看看书,整理有启发的书籍。我们不断地找参考资料,我们有庞大的参考资料图书馆和网络资料库。

有时你需要绘制草图。我倾向于制作3d的SU模型,因为我的职业背景是建筑师,所以我比较擅长操控三维世界。有时,它取决于是什么样的电影,我的意思是,它如果是一个需要创作的场景,你通常需要做一些绘图稿,但是如果他是一个可用的实景,你经常会画一些气氛图去描述你的设想。

Q4:请简单介绍一下您的行业经历?

A:我1989年毕业于加拿大渥太华Carleton University的建筑设计专业,讽刺的是,我有一个很好的建筑学学历,这是许多想从事建筑专业的学生梦寐以求的。但是毕业两年后,我转入了电影行业,因为我已经在建筑的电影相关领域工作了一些时间了,我见了很多做加拿大独立电影的人。我感到很好奇,我总是看到很多人围着我认为什么都没有的地点拍摄东西。所以,我在以建筑师工作了几年后自愿加入美术部门。几天后我就开始驾驶一辆立方体卡车为美术部门搬运家具了。

这是一个好的经历,因为你知道,它是非工会小电影,所以有时我会作为现场道具助理、现场美术助理、木工、喷绘师等。这个经历让你知道在剧组都会发生什么,美术部门会犯什么样的错误,场景上有什么能被做得更好以便于拍摄。所以,它是一段很好的经历,我做了8个月。我逐渐意识到,通过绘图掌控场景的工作更让我觉得得心应手,我的技能更适应这个,也更感兴趣。所以我开始寻找加入行业工会的途径。在加拿大,这个公会通常被称为加拿大导演工会(the directors guild of canada,简称DGC)但在美国,它叫着美国导演工会(Directors Guild of America,简称DGA)。一旦我加入之后我必须十分拼命并让自己获得入门认可。我对于想从事这个职业的人的通常建议是: 不要挑剔一开始的职位,尽自己所能做好任何有关电影场景的工作。在这个过程中,你获得了机会去发现你适合干什么,不要因为一开始的工资低什么的,它不是一件坏事。

Q5:在《水形物语》这部影片美术部门的人员配置上是怎样的?团队之间是如何配合合作的?还有您主要负责的内容是哪些?

A:水形物语,它不是一个大投资电影,只有2000万美元以下的投资。我们有9个在美术部门工作的道具师。

可能很多人不知道美术部门的分工等级,美术部是一个大团队,最终不是我一个人创造了这个世界。这个世界的创造是多人巨型团队合作的成果,美术指导(AD)或制作设计师(PD)在最顶端。之后,美术指导(AD)需要为接下来的置景及绘制工作制定预算和计划。这是一个大团队,一部分负责搭建,一部分负责绘制。

还有另外一头的场景陈设部门,Shane和Jeff也因为这部电影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场景陈设奖。他们还有另外一个团队专门负责场景陈设(Set dressing),还有一个专门的道具部门。场景陈设负责所有家具,比如窗帘等其他你在荧幕上可以直接看到的东西,还包括戏用道具(书之类的等等)。

而我们主要负责图像层面,决定每个视觉方案的是与否,考虑所有的色彩问题。你知道,室内色彩必须和服装色彩相匹配,家具也必须和服装颜色相适应。

所以,尽管服装不在我的负责之下,但我们经常一起讨论和工作。Lois和我从一开始就在针对电影调色板与Guillermo(导演)进行合作。你要指导,导演对色彩非常关注。所以,我们必须是一个合作密切的团队。当然,摄影指导(DP)也要和我们所有人一起工作确保灯光是什么样的效果。比如我们经常要去了解Dan Laustsen(本片摄影指导)的喜好,从而帮助彼此完成各自部分的工作。这是一个共同合作的努力结果,但有时经常需要推倒重来,反复不断。但所有工作的开始还是由导演发起,我们负责帮助实现他的想法,满足他的要求。

《水形物语》工作照

美术指导Production Designer工作职责

美术指导负责整个电影的视觉效果,为了达到电影的整体效果,还将与美术部、服装部、化妆部,以及更多的部门之间相互协调工作。他们将自己的构想带到实际的创作中,不仅要与导演密切合作,还要与制片人一起计算所需的项目预算。成本取决于电影的规模,美术部门决定不同的视觉风格,无论是现代的、梦幻的城堡还是科幻的太空船都要涉猎。

依据视制作情况的不同,美术指导甚至可以在导演确定之前就聘请设计师,通过看剧本来估算故事转换到生活中所需的成本。一旦导演到位,他们就要开始考虑如何更好地拍摄这部电影,并展开更详细的合作。他们要么使用视觉效果,要么通过拍摄外景来决定搭建布景。一切决定后,美术指导将提供草图和概念图给到布景师,之后再把工作交给搭景的部门,他们将帮助布景师和道具师采购员确定最终电影的需要。

Q6:能否讲述一下您和导演之间的工作交流?在《水形物语》影片场景设计工作中,是如何来具体实施的?能否举一些例子来具体讲一下您与导演在影片场景设计中的一些想法?

A:导演Guillermo,他就像我之前说的,非常注重电影色彩。我还记得,我们在办公室开始工作的第一天,那时我提前一年得到了剧本,里面的内容已经渗透在我脑里,形成粗略的草图印象。

导演——吉尔莫·德尔·托罗

“我们第一天见面就一起翻阅了一些关于色彩的书,讨论了关于角色身上的色彩。电影里的女主角是Eliza(Sally Hawkins饰演)。她的公寓整体上是一个水的色调。当然没有水,只是一种生活在水里的感觉。电影以一个她在睡梦中的系列镜头开始。最开始,摄影机慢慢下降到门厅,进入她的公寓,焦散光在水(数字做的水)中闪烁,虽然拍摄时场景是干的,但被后期技术进行了湿化处理。之后,她醒了,场景还原到现实,但剩余的电影部分我们仍然想保持水的色调,感觉微微在水下的感觉。”

Q7:如何创造水中场景——《水形物语》使用“湿片干拍”技巧?

A: 为了避免演员长时间在水下睁开眼睛,“Dry for wet”(湿片干拍)是一种利用烟雾、滤色片或灯光,模拟在水下拍摄的底片技术。可以透过慢动作及风力装置,使衣服和头发看起来像在水中漂浮着。后期增加泡沫,提升画面真实感。《水形物语》拍摄过程中,用烟雾填满了工作室,再将光影投射至环境中,模拟流动水波,并将女主悬吊,仿照水中飄浮之感。

影片序幕女主公寓蓝色基调

“在开头的那个部分,在Guillermo的剧本里公寓地面的光是从下面剧院打上来的,但最后处理成从上面来的太阳光穿透水面在墙上荡漾的效果。 所以,一切都被水重新塑造改变,所有的色彩都被水的蓝色色调影响。

我们的想法是Giles(在女主家隔壁生活的插画家老人)的房间与女主的不一样,他们在相同时空下分裂了。所以,一边用20世纪Art Deco风格细节装饰,另一边贴上了历史遗留下来的1890s维多利亚风格的墙纸。在墙纸方面,我有来自Shane 的非常漂亮的手工绘制墙纸,用木雕版(woodblock scales)印刷制成的形状,就像鱼鳞,它的细节可以被肉眼直接看见。而其他一切都感觉变得十分陈旧,被天花板的滴水浸泡腐蚀过。另一头Giles的房间用了一个温暖的颜色——芥末金,发光的暖色,与片头开始十分不一样。所以你会发现电影从她房间非常酷的蓝色水调逐渐过渡到他的暖色客厅,暖得发光的地方,像日出日落的“黄金时刻”照耀下的样子。 Eliza的一边永远是钢青色。所以,这是一个强烈的对比。我们的方案是一个大房间被走廊一分为二,她的一半略显陈旧,而他得一半显得拥挤。因为他是插画家,所以房间大一点,而她不是,不需要放画,所以小一点。Guillermo从一开始就认为墙本身就是一件艺术品,一个厚重陈旧、生绿锈的墙。”

从灯具到家具,布景师遍寻密歇根州、纽约州和加拿大多伦多的复古家居店,尤其看重家具的色调。“和托罗导演一起工作,不是一上来就挑家具的,而是先定色调。定好色调,之后就是‘填色游戏’了。

鱼鳞状壁纸

整体布景呈现出1960年代及其早期风格。当时美苏正处于冷战时期,为了布置出与时代风格相一致的场景,艺术指导Paul Denham Austerberry、布景师Shane Vieau、Jeff Melvin搜集了1930-1960年代的家具。

邻居老人房间暖金色色调

为了呈现哑女静默的生活环境,Elisa和邻居Giles的房间多使用30、40、50年代等更老的家具,带着些许厚重感。

邻居暖色调温馨的房间

“开始的时候,他给我从网上一个印度摄影展找来的图片,照片里,它是一个真的靛蓝色墙,有着厚重的年代感,受潮侵蚀。他说他想了很久,想要这样一个墙。最后,我意识到,我可以从任何东西中激发灵感去制造墙面的肌理和图案。我开始逐渐理解艺术上和文字上水的形状在场景里该如何表达。我选择Hakka size著名的Kenalog浪潮时期的木刻印刷。我们在一个主要墙上进行叠加绘制。我们遴选出我们要的艺术墙面效果后,我们的布景艺术家Matthew Lam Erick在墙面抹灰上进行绘制。我记得很清楚,那时Guillermo走进来说:我的天,保罗,它太像文字了。我说:别担心,我们会返回去继续改。最后,那个氛围就像水浪已经淹没到了入口门之上,所有进入她世界的人都感觉被水吞没。这只是其中一个在公寓场景设计上的小细节,如果没听我说这些,没有人会注意到。但是我们必须为我们自己创造一些小突破,这是潜意识里的东西。在Guillermo之前的电影里,他就在墙纸上绘制了很多你根本不会注意的小细节图案,这次我们继续坚持了这些。”

女主房间“水浪” 氛围——片场照
女主家中——“受潮侵蚀”的靛蓝色墙

“我们让这个世界有了对比,让它更富有浪漫气息。一个十分旧的世界。我们想要让她房间里优美的家具与她工作的实验室进行对比。实验室对她而言是一个压抑的地方。我选择了野兽派风格的混凝土建筑。你知道,我是一个建筑师,这个是50s-70s流行的主流建筑学所偏爱的风格,是一个提供压抑体质感的好方法。它具有生硬的角度和质感。实验室大部分由混凝土组成,除了一些贴面瓷砖。 在Guillermo的剧本里,卡迪拉克经销商向michael shannon(片中反派)——我们的恶棍推销汽车时说:“ 水鸭绿是未来的颜色” 这个颜色是我们选择来布局整个实验室场景的。实验室铺上了一些水鸭绿的瓷砖。我们用了很多瓷砖样本,并在镜头下检验。色彩是一个串联的方式,来联系所有搭建场景和实景。”

整个影片都蒙了一层绿色滤镜,让人仿佛闻到海水的味道

实验室绿色色调
实验室“水鸭绿”瓷砖

实验室“水鸭绿”瓷砖 “我们选择了一个1964年的建筑,稍晚于我们所设定的年代。它就是多伦多大学里的Andrews building(因为建筑师叫Andrews)。 它是一个十分令人印象深刻的室外景,我们用了它长长的门厅及我们加的自动售货机作为外景。我们改变了它的原有文字标识来适应我们的搭景部分。比如改成了叫Strickland‘s office、Strickland‘s command center 。这个场景有150步长,我们在两端还加了绿幕。之后,我们把实验道具和生物也放了进去。所以,这是一个充满对比的世界。我们拥有女主角白天生活的老旧公寓场景,但当她夜晚工作时,她进入一个充满压抑感觉的地方。 Strickland(反派michael shannon的名字)的位置被刻意抬高,因为他经常向下看,貌似想凌驾于所有人之上,所以我把他的办公室布置在所有人上面。这部电影是一个利用颜色、纹理、材料来创造两个不同世界的典型案例。”

文章中若有词组翻译不妥,还望诸位指出标注!!!


欢迎关注我的专栏——《筑·影·时代》:电影和建筑的跨界日记,不定期更新本人关于建筑专业跨界电影行业的学习经历、见闻和感想。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毁男孩的小图纸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