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制造是全球分工的典范,一架波音 787 梦想飞机的零件就来自美国、韩国、日本等 7 个国家。现在,这场组装生意里最大的玩家波音花了 32 亿美元买下了航空部件生产商 KLX,准备把原本外包出去的部分零部件业务拿回家自己做。

KLX 主要生产飞机制造商提供细小的零部件,比如夹持器、轴承、封条、灯泡、扳手等,细分下来有上百万种。财报显示, 公司去年营收为 17.5 亿美元,利润率为 17%,波音把这部分业务买回来,相当于它可以用 KLX 的成本价买到这些零件。

这次对 KLX 的收购也是波音现任 CEO Dennis Muilenburg 自 2015 年上任以来开出的最大手笔,32 亿美元现金相当于它现金储备的 33%。

波音抱怨飞机制造的成本太高不是一天两天了。

根据财报,公司在 2016 年的经营利润率为 9.9%,相比之下,他的直接供应商(比如联合技术和罗克韦尔·柯林斯)利润率 14%,二级供应商的利润率更高,为 17%,它们主要生产起落架、舱门等小型飞机部件。

波音近一季度的财报显示,其来制造飞机的利润率为 11%,比两年前张了 1.1%,但即便如此,也远不如它专注于供应链和零部件的全球服务部门高,后者的利润率有 16.3%。

来自客户航空公司的施压进一步压缩了波音等飞机厂商的利润。航司们为了提高飞机空间利用率以赚更多钱,要求飞机制造商把座位排得更紧密,比如英国航空就计划对 777 客舱进行升级,使座位数从 280 个增加到 332 个,还有航空公司考虑让乘客站着。

另外,波音对其零部件供应商议价能力的减弱也让公司考虑自己制造零部件。

2017 年 9 月,美国联合技术宣布以 230 亿美元收购罗克韦尔·柯林斯公司。联合技术是全球最大的发动机罩供应商之一,这样的强强联合对波音、空客来说就意味着卖方有更强的能力制定交易价格,对波音来说又是一笔额外的支出。

这些原因都让波音着手建拓展自己的业务边界。

除了把外包的零部件活收回来,波音也在发展数据分析服务,比如通过对飞机后续的保养和维修,收集其运行数据,拿回实验室里以造出飞行效率更高的飞机。通用电气也有这样类似维修航空器以及分析数据的业务,为此,波音在 2016 年 11 月挖走了通用电气服务商务部门负责人 Kevin McAllister,让他来负责公司的飞机商务部门。

据报道,KLX 将被归为波音全球服务部门中,该部门成立于 2016 年 11 月,主要由供应链、飞机的优化和保养,航空数字分析以及专业训练四部分构成,波音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把全球和飞机制造相关的服务聚合起来,除了降低成本,也是在寻找除了制造飞机以外的收入增长点。目前该部门已经有了航空地图公司 Sanderson 和零部件公司 Aviall。

在 Muilenburg 的计划中,全球服务部门将在未来五年里给波音创造 500 亿美元营收,KLX 将贡献其中的 15 亿美元。

“我们一直都把全球服务部门( global services unit)视作公司发展中最有潜力的一块。” Muilenburg 在宣布该笔收购前几小时对媒体说道。目前,该部门的利润率接近 17%,而波音整个公司的利润率为 10.3%。

题图/lapresse.ca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