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Google 代码艺术家马里奥·克林吉门(Mario Klingemann)的推特首页上,置顶了这样一则漫画:

彼得看着电脑。

“但机器只会创造人类教它的东西“,彼得说道。

“你也是”,妈妈说道。

马里奥是一名以代码作为创作方式的艺术家,他的主要工作,便是研究机器学习与 AI 对文化与创造所提供的众多可能性。

近期,他基于英伟达 pix2pixHD 算法,通过模仿几千幅欧洲著名艺术家的画作,构建了一个 AI 面部生成器。精准的算法和模仿能力使这些 AI 作品看起来同大师们的古油画没有什么区别。

马里奥在推特上戏称,AI 生成的许多男性看起来就像在醉汉拘留所里度过了一夜。
马里奥近期很满意的几幅画作,他说好消息是,他们看起来与训练 AI 的面部标记图像非常不同,言下之意即它们具有了某种创造性。

不过,真实画作与 AI 生成画作之间依然存在差异,这也是马里奥目前所着力解决的问题。困难往往在一些小细节,像是眼睛、头发、或者嘴唇。

例如下面一副对比图,可以看到右边 AI 生成的图片眼睛更亮一些,而且上嘴唇处有“山羊胡”。

它们的头发也会有差异,左边的 AI 的头发的真实质感明显降低了许多。

除了静态图片,马里奥还做出一个具有实时油画效果的生成器,它可以根据人脸实时绘画出一副油画。演示效果如下:

如果用纸张遮挡住脸部,还会出现抽象派的画法:

同样出镜的还有他画着笑脸的手指:

马里奥曾说,如果说一个摄影师,是以相机为起点,散发并窥探整个世界,然后截取其中关于美的部分的话,那么他则是通过世界上已经存在的画作,反身向内,通过代码的形式钻入艺术的大脑中,然后将这些零碎的部件进行重组。

并且他认为,AI 作画会像曾经并不入流的电影、摄影那样,从一门技术变为一种艺术。

如马里奥置顶的漫画所说,与人在社会化中吸收各种意识形态而进行学习一样,AI 的编程也是学习的一种,由算法产生的创造性不能被有意忽略。但同时马里奥也承认,“这些作品背后没有情感”,人的主观意识不能被代替。

题图及文图/ Mario Klingemann 的推特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