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无论建筑设计还是室内设计,在全球范围内都刮起了一股“性冷淡”风,然而色彩心理学认为,饱和度满满的颜色对于人体感官具有刺激作用,从视觉到知觉,甚至影响人们的心情、感情、意志等,特定的空间场所、特定的色彩运用可以塑造出特定的空间感观,分享几个色彩丰富又不落俗套的建筑案例:

1.乐高之家

由丹麦建筑设计事务所 BIG 设计、位于丹麦比隆市中心的乐高之家 (Lego House)2017年落成。设计团队将经典乐高玩具与建筑造型相 结合,21 个相互重叠的体块就像是 21 栋单独的建筑,围合出 2000 平方米的公共广场,灯光通过体块之间的间隙将此照亮。

黄金分割律被运用其中,从楼梯和墙面上的釉面瓷砖到21个体块的排列均有体现。乐高之家首层和二层的每一个展览空间都装饰着乐高的原始颜色红黄蓝绿,因此前往各个空间的过程也仿佛是一场颜色图谱之旅。每个区域都分别代表了孩子不同方面的学习技能,创造出流动性的综合体验。

红色是创意区,在里面人们可以亲自动手来搭房子,体验创造的乐趣。

蓝色是认知区,人们在里面必须学会用理性来解决问题,例如操控智慧机器人在北冰洋探险中解救冻在冰块中的猛犸象,或者用积木建造一辆汽车并测试它的速度以及安全性。

绿色是社交区,在这里乐高积木搭成了一个微缩城市,这个城市里有无数有趣的人和事件可以去挖掘,甚至还可以让人们自己去创造不同性格的角色,在故事实验室(Story Lab)中导演自己想象的情节。

黄色是情感区,这里是一个动植物的世界,人们可以用积木搭出自己喜欢的动植物。这里的积木印上了一些表情, 所以人们搭建出来的动植物就会有不同的情绪,由此使得小朋友在创造过程中,对情绪有基础性的认识。

被“众星拱月”般环绕的顶层是“杰作画廊”(Masterpiece Gallery),它由乐高标志性的 2×4 乐高块组成,8个点状圆形天窗象征着乐高块上的8个螺旋,里面展示着乐高迷们最喜爱的作品。 通过像素般的阶梯,人们可以直接踏上 2 个体块建筑的顶部,将这里变成一个玩耍平台,而平时这些阶梯也可充当演出活动的天然座位。

在地下一层的“乐高历史陈列室” (History Collection),人们可以在观看展品的同时了解乐高的发展历史和品牌故事 。 在 “地窖”( Vault ) 中 , 痴迷于乐高的孩子和成年人可以看到乐高从最初到现在制作的每一款产品,包括最新、囊括 774 块和 197 个搭建步骤在内的乐高套装,这个套装完美地复 制了乐高之家的造型。

“这是乐高积木无限可能性的实体呈现。通过系统性的创造体系, 所有年龄段的人们都能够通过玩具打造他们自己的世界。这就是乐高和乐高之家的价值所在:让人们尽情想象一个充满兴奋的新世界,同时也赋予其实现这个梦想的技能。” BIG 创始合伙人比亚克·英格斯 (Bjarke Ingels)如此说道。

2.谢菲尔德儿童医院

设计师莫拉克·麦耶斯考(Morag Myerscough)进行了一次积极的尝试, 她在谢菲尔德儿童医院空间设计中注入更多的人文关怀, 赋予医院一个崭新的、活泼的形象, 让医院转型成为一个人们愿意去的地方。

设计的每一步都限定于医院建筑设计规范和诊疗指南的范围内,同时在可供发挥的空间里力求严谨、得体。在莫拉克·麦耶斯考的设计中,白色墙体的传统设计得到了保留,这尊重了医护人员的习惯;她钟爱的斑斓色彩则主要应用在病房大 门、柜体、窗帘和沙发上,这样既给患儿营造了一个活泼的氛围,也不干扰各项诊疗活动的进行。

为了满足医院严苛的卫生要求,设计师使用了层压塑料,这种材料将含有多层树脂胶液的基材叠压在一起,经热处理整体成型。由于这种材料不能在表面上直接绘画,所以设计图案都是预先印刷到纸上,再压制在塑料面板中。这种做法可以使图案长久保持,表面更易清洁,同时环保系数也更高。但缺点则是费时费力,色彩效果不易把控,为了实现纯净的色 彩和逼真的木纹,设计师足足花了一年时间,才制作出了令人满意的效果。

这个设计最直观的特点就是使用了大量鲜艳亮丽的颜色,这的确是麦耶斯考惯用的风格,但也大大突破了一般医院室内设计中选用浅绿、浅蓝作为主色调的做法,大量锐利几何形的应用更是颠覆了强调柔和、舒缓的医院传统。然而,设计师并非是一味地挥洒才情,有过相关工作经验前,麦耶斯考和 Artfelt 的经理对患者和医护人员进行了细致的数据收集和调研访谈工作,以找出他们喜欢的色彩搭配和设计时需考虑的因素。

最终,她决定选用更加抽象的形象定位,同时不辞辛劳地为 46 间单人病房和 6 间多 人病房设计了不同的方案,力求在保证舒适性的基础上,尽可能地适应各类患儿的需求。为了照顾自闭症和不喜欢 光亮的患儿,设计师在一些病房中使用了灰白色系和冷色系。为了更适合稍微年长的患儿,设计师减少了彩色的面积,使用了更多的木纹和灰色的面板。

设计师使用了大量色彩鲜艳的三角形和平行四边形元素来破除传统病房呆板的形象,但与此同时,她又非常克制地采用了整齐有序的排列方式,避免设计效果显得过于跳跃。在活泼与严肃之间,设计师精心搭配色彩、形态和材质,努力维持着设计的平衡感:尽量让患儿有身处自家卧室和幼儿园的感觉,尽量将病房变成一个家长愿意去的空间,但同时也不能放松对病症的警惕。

“偶尔治愈,常常帮助,总是安慰。”这是生活在 19 世纪的美国医生特鲁多的名言。虽然现在医药科技水平已 经与 19 世纪不可同日而语,但这句话一直在被不断引用。对于许多病患来说,比起常规的诊疗手段,人文关怀可能是更加重要的一环,儿童尤其如此。人文关怀的制度设计和操作手段有很多,麦耶斯考则在空间设计领域为我们带来了一个新的启发:一个好的空间设计应该、并且可以成为医院诊疗全程的组成部分,它可以有效地消除患儿的紧张情绪,提振其精神面貌,并且建立起对医护人员的信任;对于医 护人员和医院的管理者而言,它同样可以提高工作效率。

展望未来,医院的定位可能会从被动的病痛医治之处转型为积极的国民健康管理中心。医院也可以积极地承担起传递健康理念、认识生命价值、提升生活质量等复合职能。这种意识的培养显然需要从娃娃抓起,虽然这中间无疑还有 很多路要走,但是麦耶斯考已经探索了一种可行的路径,在儿童心中播下了多彩的种子。

3.奥泰跨境桥梁

简洁、浩大、与环境相融合,用色彩和石头划分外立面层次,通过栽种植物的露台和花园与周围景观产生 关联……这些特点是建筑师维克多·莱戈雷塔(Victor Legorreta)在设计生涯中紧随建筑师父亲里卡(Ricardo)的步伐,逐渐累积而成的。在他看来,想要探索甚至发现全新的建筑类型,过程往往是复杂的,就像圣地亚哥的奥泰跨境大桥一样,它跨越了地球上最热的边境线,连接起墨西哥和美国。

建成于 2016 年的奥泰跨境桥梁(Otay Cross Border Xpress)是一座机场的航站楼,连接着美国加州的圣地亚哥和墨西哥的蒂华纳机场。从建筑类型学和象征学的角度来说,这个建筑物就像在机场外安装了一个连接两国的紫色隧道。一层高的建筑物主体是一座玻璃房,厚实的白色屋顶连接着入口处的紫色中央大门,左右延伸出两个由红色石头建成的“张开的翅膀”,好像随时准备拥抱旅客。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INTERNI设计时代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此问题还有 44 个回答,查看全部。
延伸阅读:
怎么才能算用光线进行建筑设计?
家居中有哪些设计不合理的地方?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