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yun

猎云网注:闵万里负责的阿里云ET城市大脑,是科技部四大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之一。他认为相对于美国,中国在AI领域具备人才优势但基础理论落后。他还表示,价格战非取胜之道,也无法决定云计算的最终格局。文章来源:新浪科技,作者:韩大鹏。

去年年底,科技部宣布成立四大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同时组建了新一代人工智能战略咨询委员会。阿里云人工智能首席科学家闵万里成为咨询会委员,由他负责的阿里云ET城市大脑也成为四大平台之一。

在常人看来,闵万里的经历带有几分传奇色彩:14岁入选中科大少年班,博士毕业后在IBM和Google工作,上过CNN新闻,登过福布斯杂志……

留美16年后的2013年,闵万里被“挖”回国进入阿里巴巴。而当时,他对阿里并不了解,甚至未曾在淘宝上购物。让他留恋于此的是数据的价值,“我搞大数据,肯定要去数据最多的地方”。

近日,新浪科技对闵万里进行了专访。

谈中美AI差距:“具备人才优势但基础理论落后”

“两国当初都在同一条起跑线上”,闵万里称,在2013年前后,云计算刚开始快速发展,没有人去深究海量数据背后对AI的影响与意义。直到2015年前后,AlphaGo的出现为AI添了把火。

闵万里指出,从技术的层面看,人和机器最大的差别在于人类有自我创造和探索性,而现在几乎所有的机器人,其应用设计的逻辑本身、自我学习逻辑方式是人类预设的。在预设之外,对一些新的情况的反应,机器人目前的技术还很难做到。

而从应用的角度看,机器在制造业当中的普及必然会对工作模式及就业带来冲击。不过,人们在解放劳动力的同时,可以转型做更有价值的工作。

不久前,国务院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为我国人工智能发展设定了明确的时间表和线路图:到2020年人工智能总体技术和应用与世界先进水平同步,预计人工智能核心产业规模超过1500亿元,带动相关产业规模超过1万亿元。

中美两国在人工智能赛道上展开较量。针对差异,闵万里认为,首先是商业环境的不同:在发展中国家,很多公司更关注财报和回报,而发达国家的公司则更愿培养土壤,投资未来。其次从政府的角度看,美国政府对重大科技革命嗅觉非常灵敏,中国政府也对此高度重视,并配有专项资金的大力支持。最后是人才储备,这方面中国有人口红利,具备人才优势,但是基础理论要落后于美国,深度学习、神经网络等理论均非国人首创。

谈数据意义:“不要打着大脑的名义去卖硬件”

随着大数据、云计算以及人工智能的不断进步,城市大脑的设想正在逐步变为现实。

纵观国际市场,早在2008年,IBM就提出了智慧城市的计划,但未取得明显进展。

闵万里认为,城市大脑要搭建的是整个城市的人工智能中枢,而非是建设城市的手或者脚。之前智慧城市的解决方案,都是在尝试建设手脚,并且把手和脚绑到一块去,就希望他们能够协同产生智慧。

在城市大脑概念爆红后,一些原有的智慧城市厂商摇身一变也成了“城市大脑”。对此,闵万里表示:“不要挂着羊头卖狗肉,打着大脑的名义去卖硬件,去铺设更多的摄像头,去卖前端的安防设备这些东西”,闵万里指出,城市大脑要能够对整个城市进行实时、全面、全量的感知,并且调动手和脚做出行动,这是对城市的重新发明。“欢迎同行一起去证明这个未知的概念,但请不要把他变成一个‘营销词汇’”。

对于准备进场的选手,他也给出了建议,“千万不能只做平台,没有应用,大脑与应用之间是互相促进的,否则最后就变成了死脑、变成了空城”。

目前,中国的很多城市已铺设了大量的基础设施,积累了大量数据,这是重要的资产,政府建设的城市大脑是要将“沉睡”的数据价值加以释放。同时,该领域需要制定标准和模式,“我们现在做的,是希望唤醒更多企业按照标准去执行”,他指出,城市大脑更多地承载了开放创新的使命,使更多公司在其中探索。在数据安全、计算可以承载的前提下,让一切变得有可能。

谈云计算格局:“价格战的竞争非取胜之道”

根据美国权威投资研究机构Morningstar发布的报告,全球公共云市场将进一步整合,预计到2021年形成由亚马逊AWS、微软Azure、谷歌云、阿里云四分天下的格局。

“亚马逊的规模比我们大”,闵万里坦言,中美在云计算领域仍存在较大差距,主要原因在于,美国的云计算市场相对成熟,接受程度要高于国内,且对方到了一个成熟阶段。

闵万里称,云计算公司会持续竞争,在纯粹的计算资源层面必然会走向价格战,这对客户来说是好事,也会倒逼产业不断寻求技术突破。“我们有成本优势,有规模优势,但这不是我们最终要胜出的一个地方”。他认为,在市场份额保持持续增长的同时,应该在垂直场景的创新解决方案上发力。

谈区块链乱象:“技术值得研究但需时间沉淀”

“极度狂热后,必然会迅速冷却”,闵万里认为,区块链概念持续火爆,主要原因在于有人从中牟利,且存在以讹传讹的现象,很多人会陷入一个非理性的状态,“投机者最终留下的是一片废墟”。

但是,区块链的技术值得研究。闵万里说,长久以来,信任问题始终未得到解决,该技术或许可让人们的信用体系逐步完善,但还需要时间的沉淀,“我对这项技术还是保持非常开放的态度”。

本文来自猎云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ieyunwang.com/archives/432217

毒镜头:老镜头、摄影器材资料库、老镜头样片、摄影